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不能没文化(20111112)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2日 23: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96fc2ea2cbe47f4ab2050c7f9226c2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周刊):白岩松:一段时间以来,围绕着一家民营书店的关门跟开门,人们的议论之声始终没有停止过。曾经是全国最大的民营连锁书店的光合作用书店,仿佛一夜之间人去楼空。关了门不说,还欠出版社很多的书款,而这不过是最近两年民营书店倒闭浪潮当中的又一个案例而已。就在人们哀叹民营书店的这种生存困境的时候,本周人们又听到了消息,光合作用总部所在地的城市---厦门市政府介入了,光合作用将重组。虽然厦门方面澄清,政府只提供协调跟支持,并不会直接地出钱,但地方政府救民营书店,这种故事过去听得可不多,这是为什么?文化想要大繁荣、大发展,得做好哪些小的细节呢?《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我们怎样才能有文化?

  短片一  城市里消失的书店

  消费者:书店实体店慢慢在社会上缺失,我觉得是一种遗憾。

  消费者:有这样一个书店能够净化心灵,或者沉淀下来在里边读读书。

  曲小姐:一个个的好书店,破产都是因为他们交不起房租等等,那真的很遗憾。

  当围绕光合作用书店倒掉而引发的惋惜、讨论还未散尽的时候,本周厦门政府的出手相助也许算个好消息。这家从厦门走出来的民营连锁书店,与厦门市文化产业协会组成重组小组,开始陆续与十余家有意投资的企业磋商,而90天重组计划能否挽救一家曾带给很多人美好记忆的书店?

  时尚廊书店总经理许志强:光合的倒掉,很多爱书的人会感到痛心,作为同行我们也很感叹,它也是象征着这个行业走向死亡的一个征兆,兔死狐悲,就会为此感到很担忧。更多人也起来呼吁,政府你应该来看到这些民营书店的困境。

  从厦门到北京上海,从社区、写字楼到大型购物中心,16年时间光合作用把连锁书店开到了31家。在看似蒸蒸日上的发展背后,却是光合作用连续4年的销售下滑和持续已久的经营困境。要做独特的书店,倡导“悦读延伸世界”,光合作用倒在了自身的快速扩张中,还是民营书店日益逼仄的生存空间里?

  时尚廊书店总经理许志强:所有的民营书店所面临的困难都是一样的。一个是它的房租成本太高,税收也比较重,同时民营书店几乎没有融资渠道,缺乏自有资金。然后因为受到网络的冲击,读者的流失,基本上目前大部分的民营书店都在惨淡经营。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刘瑞琳:现在这个社会好像挣钱又快又多,好像成了一个成功的标准了。尤其是给民营书业投钱的会比较少。大多数书店都是老板自己出于理想、出于爱好,把仅有的积蓄或者做其他行当挣来的钱,或者以此为生拼命努力做这样一个书店。

  从试图打造全国最大民营书店的第三极书局的停业,到偏安于北大南门外地下室的知名人文书店风入松的关门,似乎每一次的热议和叹息都会很快烟消云散。据统计最近四年倒闭关门的民营书店达一万多家。而这次倒掉的光合作用,除了让人再一次看到民营书店的举步维艰,它也意外成为第一家获得地方政府救助的书店。

  台湾图书发行人 黄长发:假如不重视的话,在中国在未来,你也不好看到书店。因为它生存的空间已经没有了。政府在这个时候应该要积极地参与,不然未来年轻人我认为他们是一个苦闷的时代。

  曲小姐:我觉得还是应该在政策上,就是税法上应该对经营书店这样的一个实体,应该有国家的减免税的政策,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刘瑞琳:我们到各个城市看有很多硬件建设都起来,是不是应该在这个书店的这种文化生态上要做出更积极有效的反映,我觉得是值得深思的。

  当网络书店开始走上市之路或者获得风投之时,传统书店却因为利润微薄鲜有投资者问津。而此次幸运获得多家企业注资意向的光合作用能否重生,又如何面对未来发展模式之困?据统计,中国人的平均阅读量每年不足5本,而美国的人均年阅读量是25本。当豪华购物中心容不下小小一爿书店,当传统书店在城市里一家一家凋敝消失,当我们为此而感慨惋惜时,又是否会停下匆匆脚步,在书店驻足或者买一本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刘瑞琳:每个人我觉得在他的生命中,都有很多关于书店的记忆,那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太匆忙,太急功近利,太要物质上的东西。那这样的话实际上它挤掉的都是一些闲适的浪漫的感受和时间。其实日常做这个文化工作,看到那么多的年轻人,有越来越高的学历,但实际上爱读书的是非常少。

  时尚廊书店总经理许志强:中国的人的阅读习惯远远不如欧美、日本,这也是恰恰我们为什么呼吁说要保留书店,城市需要书店的原因。你在书店里你会跟一本好书邂逅,你可以遇到你心怡的作家,你可以碰到跟你趣味相投的爱书人。所以书店提供的这种氛围,这种体验,这种书香气,是网络永远无法替代的。

  白岩松:当我们在谈论光合作用的开门跟关门的时候,有一点是不能回避的:光合作用遇到的困难,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来自于它自己,是它自身在经营、决策方面的失误,然后才是民营书店共同要面对的市场、环境的挑战的问题。仅仅解决环境问题也不意味着光合作用一定能活得很好,内力跟外力共同使劲才有戏,但是我们得承认,文化想要发展,没有外力的支持跟环境的改变,是不可能的。比如电影,这个月原本是国产中小影片的保护月,可院线还是安排了很多部进口大片,让国产中小影片的保护月里都得不到保护。两种声音于是就都放在了这儿呢。该保护吗?不该保护吗?

  短片二:在光影间找路

  470人的放映大厅里,上座率接近四分之三,在这个本该最冷清的时段,这部名为《失恋33天》的小成本国产电影,给影院带来小小的惊喜。

  观众:专门光棍节来看的

  观众:就冲着今天是光棍节,自己一个人来看

  观众:正好现在也失恋了,所以来看一看,她陪你?对 互相陪

  华星影城经理:本来给《失恋33天》的排场并不是很多。那么从当天上映的情况来看恰恰是出乎意料,应该说在同档期上映的进口大片基本上持平的一个状态。上映首周(票房)超过八千万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依靠原著小说在网络上的影响,《失恋33天》可谓把全媒体时代的营销做到了极致,贴近生活的情节、年轻人喜爱的演员,加上“光棍节”的卖点,票房一路飘红,成为年底毋庸置疑的黑马。和它同期上映的国产电影《转山》,刚刚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艺术贡献奖”,然而,征服国内的院线,远没有征服评委那么容易。

  《转山》导演 杜家毅:一两场吧,叫顶天立地嘛,早上9:50,晚上21:50。第一天就是尝试。就万一不行,那“一日游”,第二天还真是瞬间爆发,那马上调厅,就开始不顶天立地了,当中也有点过渡了什么2:40的,3:40的,5:10的,那有一些竟然排到黄金档了

  10月起的“国产电影保护月”,一度被视为国产电影突围的重要机会,然而10月里接连上档的国产电影却没有给人惊喜,观影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甚至还有所下降。面对全年130亿元预期目标,票房压力骤然加重。进入11月,多部进口大片揣着"救市"的愿景卷土重来,一时间,电影市场硝烟弥漫。

  《失恋33天》执行制片人 郝为:有人形容我们前狼后虎,然后形容是一场好莱坞的大片跟国产的中小电影的一种对抗,更有甚者大家称为一个大屠杀,然后说我们去寻找幸存者,谁能留下来,谁能冲出重围

  关于国产电影的保护争论,早已不是新鲜话题。本周日,第六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闭幕,在一周的时间里,除了各路名导的讲座、论坛,还在几家影院安排放映青年导演的作品。这个曾力推《钢的琴》这类优秀国产影片的论坛,试图以“培养观众,建立院线”的方式,为青年导演探索一条出路。

  吴冠平:从现阶段来讲,艺术院线应该做,据我所知政府也开始着手做.实际上保护现阶段,实际上得让创作者认识到我们电影的价值在哪儿你比如说台湾,台湾电影从90年代就垮掉了,一直到2008年,《海角7号》的出现一下激活了台湾电影市场,而且也让那些过二十多年苦日子的台湾电影制作人或创作人看到了,电影核心价值是什么。它跟本土观众的这种文化共鸣的价值,现在逐渐成为台湾电影创作的最原初的一个动力。

  《失恋33天》导演 滕华涛:所谓的保护也好,所谓的这种捧国产片也好,前提条件都是我们自己的内容足够强大,才有这样的一个可能性,不然的话你即使把这个月的所有的美国片都清掉,只剩我们的内容,我们内容不好的话,那观众可以选择我不看

  中国电影一直担当着文化传播的重任,而在今天看来,它的步伐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的速度。去年北美地区的电影票房收益高达98亿美元,中国内地电影票房101.72亿元人民币,总量上相差了6倍;某些美国电影在中国的票房,甚至占据了其海外发行总票房的四分之一;但3年来,没有一部中国电影能在北美市场收获超过一百万美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空间,尊重观众,并且尊重市场,或许是现在包括电影在内的许多文化产业,都需要补上的一课。

  吴冠平:我们现在整个体制的约束性太差,一个是我们的制片体制,哪有权威的制片人和监制啊,都是拍脑门的事。根本没有像好莱坞那样的电影工业的约束力,第二个就是我们的管理体系还是太僵化了,完全不适应目前电影这样的一个高速发展的诉求。十七届六中全会,把文化的使命和责任定得这么高,我觉得应该会有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显然真正遵从文化的规律,而不是过去我们说遵从政治的规律,更不是遵从经济的规律,这样电影才有希望。

  白岩松:曾经有学者在一次论坛上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中国目前是硬的可真硬,软的还是有点软。这硬指的是经济,是硬件、是中国制造;这软的指的是文化等等软实力。是啊,这句话不那么悦耳,但得面对。别的先不说,比如说中国跟日本,谁都知道日本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在日本到处都能看到中国文化的痕迹,但仔细一想,那是咱老祖宗的功劳,近几十年来,从动漫到时尚,从歌曲到卡拉OK,还有游戏机,更多的是日本文化对中国的影响,而且影响的还不小,总这样可不是个事,咱们得怎么办呢?

  短片三:文化的机会

  开心麻花总经理 刘洪涛:整个文化市场确实在放大,这个是我们切身感受的,包括从销售到观众人群,都在往上走。有一个说法,不是说从人均GDP三千美元到一万美元,这个阶段是一个国家文化消费迅速成长的阶段,我们确实感受到了。

  密密麻麻的日程,开心麻花今年的演出将超过三百场,直接观众三十万人次,这样的成绩在北京舞台剧市场数一数二。但即便如此,经营者依然用"如履薄冰"来形容生存环境。

  开心麻花总经理 刘洪涛:临睡前要看一次销售数据,早上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看销售数据。当然担心了,这是我们的生命线。其实我们一句形容,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因为整个环境还是挺严酷的,市场竞争也比较严酷。

  因为租金便宜,开心麻花至今还蜗居在不起眼的居民小区里。目前95%的收入还依赖票房,面对水涨船高的人工和租金成本,开心麻花在薄利中寻找机会、在草根中寻找观众。

  开心麻花总经理 刘洪涛:作为文化创意产业,你只有把内容做好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你就是把摊子铺得再大,有再多的剧场,有再多的演出,如果你的产品不受欢迎,那最后还是没有市场。但是这是需要一步一步积累的,人才的培养是需要很长期的时间,不是说一年两年就能培养出来。

  与缺钱相比,经营者更发愁的缺人。此前开心麻花曾专门做过为期两个月的公益培训,但是从200多个科班毕业生中,只筛选出15个签约演员。没有人,就没有文化品牌的基础,而这不仅仅是开心麻花的忧伤。

  青年影像论坛创始人 吴冠平:现在缺的往小了讲就是中国现在最缺好故事和会讲好故事的人。但是你知道人的创意和人的状态,和整个国家的文化状态和整个人的教育状态是连在一起的,我们不可能在一个很老旧的体系中生出一个很奇异的花朵,这个很难。我们只能等待。

  2010年文化产业只占GDP的2.78%;海外商演每场收入约为引进演出的1/10,全年收入不到1亿美元。文化产业的比重过低、文化贸易的逆差巨大、国家软硬实力的悬殊,所有这些亟待改变的落差,让文化自强成为2011年的新命题。

  开心麻花总经理 刘洪涛:那么当重视文化成为一种社会风气的时候,文化才能够有一个发展的机会。

  当文化被确定为支柱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机会确实多了起来。这一周,在北京举行的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我们看到了更多城市政府的身影、更多银行财团的参与。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 范周:对中小型(文化)企业,起步的企业非常缺钱,他们有的时候就需要一把火能点着,但是就是这把火没办法,因为现在我们的担保制度,我们的信贷制度,还做不到能够适应现在文化创意产业客观需要的经济模式。特别是我们的金融产品的许多设计和文化产业之间有巨大的鸿沟。

  在研究者看来,文化企业是微小企业中的弱势群体,培育文化品牌,不单单是跑马圈地设立产业园区,更是创造政策空间来孵化文化企业,通过深化改革来释放文化的活力。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 范周:传统的观点需要修正,比如我们的税收政策,我们的金融政策,包括我们的审查机制的一些管理条例。现在业态的发展快于我们管理的发展,所以管理滞后也是表现得特别突出。

  文化产业,一头连接着古老的文明,一头连接着日常的消费,这样一个特殊的产业终于等到了久违的重视。我们期待大师的出现、期待本土品牌的崛起、期待百花齐放的春天,而所有这些期待或许都得从文化产业的"轻松起跑"开始。

  白岩松:本周四是中国入世落锤的十周年的纪念日,想想十年前很有意思,入世了,除了兴奋还有很大比例的担心,汽车怎么办?电信怎么办?等等等等怎么办?可是十年后,让人担心的行业,活得挺好啊。这其中的奥妙可不是保护带来的,而是下海去游泳的勇气,去按规则办事等等等等。那么今天,我们开始谈论文化的繁荣跟发展,哪些该保护?而哪些该去竞争?我们该建立怎样的规则?如何按规则办事?哪些要管?哪些要放权让人自主?这些都该仔细地琢磨琢磨,没有细节处的得当,就不会有大面上的繁荣跟发展,对文化以及很多事业来说,自主创新自主创新,有自主才能更好的创新,我们期待着文化事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双百方针”,进一步地向前推进。 

热词:

  • 本周视点
  • 不能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