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 温州:跑路 找路(20111008)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08日 23: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5d45a37f6b9495548c1b183d665331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一段时间以来,温州始终是媒体关注的热点城市,甚至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十一黄金周里,温州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都不低。这期间,温家宝总理率领众多金融界大员去温州考察座谈,这一切都是因为今年以来,温州有一些企业的老板要么跑了,要么跳楼,要么苦苦地在那儿撑着。从4月份一直到现在,据不完全统计,说温州的老板跑了90多位。虽然相对于温州老板的总数,这个数还算不上太大,但已经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不过最近,人们也看到一些变化,比如在跑了的老板当中,眼镜大王胡福林又回来了,这是个怎样的兆头?对此现象政府是该救还是不该救,该救的话又该怎么救?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会不会变成中国式的次贷危机?《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老板因何而跑。

    10月7日的信泰集团门前,已经贴出了破产清算通知,工人们也已经陆续搬走,崭新的宿舍前再无往日的热闹。两周前,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出逃美国,震惊温州。

    “连胡福林这样的人居然都要跑路”!温州城里满是不解和惊诧。尽管近来经常传出某家小企业倒闭、某个老板失踪的消息,但胡福林的出逃,还是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

    胡福林的人生似乎曾是温州商人的缩影。他自小继承家族眼镜生意,是温州最早的眼镜商。1993年时开始为沃尔玛代工生产眼镜,挖到了第一桶金。同年,他成立了信泰集团,凭着精明和苦干,很快成为当地最大的眼镜生产商之一。最为人所知的业务,就是众多的“美式眼镜”连锁和“海豚”眼镜品牌。除了眼镜厂,胡福林还开有鞋厂、打火机厂,近年来由于利润下滑严重,他开始着手把钱投到更容易挣钱的地方去。

    除了在二三线城市进行房地产投资,2008年底,胡福林开始大举进入光伏新能源产业,走上了所谓的“转型升级”之路。他先后投入了6个亿资金,却迟迟没有得到收益。

    20亿元债务,其中大部分是俗称的“高利贷”,这个巨大的包袱压垮了曾经的“眼镜之王”。9月21日,胡福林逃往美国。一时间,胡福林负债出逃引发了连环危机。

    本周,在温州政府和商会的协调下,多家眼镜企业将联合并购重组信泰集团,胡福林也已经回国商讨重组事宜。而几个月来,温州究竟有多少老板“跑路”,多少企业破产,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温州是中国改革中的一个根本绕不开的明星城市,也曾有人探讨,为何是温州人创造了明星效益,他们有什么独特的优点吗?第一个答案说是勤奋,超常的勤奋。但有人反对,全国勤奋的人多了,为什么会是温州?这个时候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又出现了,温州人是富裕了之后依然一如既往地勤奋。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一般人还真很难做到这一点,也正因为如此,一转眼温州人生生地把打火机、灯具、眼镜、制鞋这四个单个产品利润率都谈不上高的产业,做成了温州的四大支柱产业。可是近十年来,人们谈到温州往往要加上一个“炒”字,比如温州炒房团,温州炒煤、炒茶叶等等。怎么着?曾经非常勤奋的温州人已经不那么爱实体经济了吗?

    2011年10月7日,位于温州市双屿镇的中国鞋都,曾经热火朝天的生产区看上去冷清许多,最近几个月来,这里已经先后有多位企业老板,因为资金链断裂破产外逃,国庆节前的9月27日,更是发生了一天之内两家鞋厂老板跳楼自杀的惨剧。

    这是今年6月底,正得利鞋业老板沈奎正,接受温州当地电视台采访的画面,那时他刚刚花了5万8千元从渔民手中买下一只大海龟,并准备放生。

    没有人想到,仅仅三个月后,这个肯花5万8千元救一只海龟的企业老板,就用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关于他自杀的原因,当地传言最多的就是,欠了几亿元高利贷。

    在温州,近段时间跳楼自杀和欠债跑路的企业主到底有多少,没有官方统计数字,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还是能明显感觉出形势的严峻——街上偶尔可以见到楼房和汽车被人刷了讨债标语;二手车市场内短时间涌进不少抵债的豪车;温州市公检法联合发布通告,要求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温州日报又在头版头条刊发了《关于稳定规范金融秩序的意见》。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收紧银根,向银行借贷变得越来越困难,一些需要用钱的企业主便转向民间高利贷,温州当地以担保行、典当行等面目出现的放贷机构一度多如牛毛,但是,随着银根继续收紧,房价也开始下跌,借钱的人不能再靠炒房等获取高额利润,还不起高额利息,放贷的人收不回投资,欠银行的钱也还不上,这个钱生钱的游戏玩不下去了。于是有人跑路,有人自杀。

    之所以温州炒房团、炒煤团大量出现,除了在温州人身上找原因之外,环境更该反思。一个温州老板做实体经济,一千来人的厂拼死拼活干,一年利润刚刚百万,可他夫人在上海买了十套房,八年后获利三千万。您说,再踏实的温州人也可能动心啊。同样的道理,温州一方面严重有钱,民间资本超过六千亿。可另一方面,温州又严重缺钱,民营中小企业贷款贷不到钱,只好走进高利贷的市场。温家宝对此情况在温州用了玻璃门和弹簧门来形容,要么不让进,要么弹回来。

    温州几乎“全民放贷”,根据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发布的二季度报告,温州约89%的家庭个人和60%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而且年息处于24.4%的高位。击鼓传花的游戏就这样一直玩下去,形成了如今的金融堰塞湖。

    怎样破解温州的困局?怎样冲破民营经济的“玻璃门”和“弹簧门”?在与总理的座谈会上,被称为“温州师爷”的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一口气提了五个建议。

    座谈会上,周德文向总理提出,新36条出台一年多了,始终没能真正落地。不论是新36条出台前温州商人申报的“华夏银行”,还是新36条出台后温州海外商人申报的“华侨银行”,最终都无奈流产。

    严打暴力讨债、动员银行注资、政府出面重组,温州正在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度过难关。但所有这些临时措施,都无法改变实体经济微利、亏损的局面,更无法唤回可贵的实业精神。

    温州是一个创造神话的地方,这里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先驱,也创立了最早的私营公司、最早的民间银行、最早的股份合作企业。在这一轮正在经历的困局中,能否对民间资本多疏少堵、对中小企业多予少取,是温州能否延续神话的关键。

    这个时候的确该谈谈该救不该救的问题了,其实这是个伪问题,关键是怎么救的问题。如果政府出钱,其实是用纳税人的钱。简单出手,治标不治本,相信人人都反对,救还不如不救呢。但如何从政策和行为方面,改变对中小民营企业的现实歧视性做法,一视同仁,平等对待,才是面向未来的长远之策。这个问题不止温州有,其他地方也少不了。别把它真的变成中国式的次贷危机就最好了。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