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输掉的比赛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9日 23: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10e5571ec1a43711f2dd195f2862c6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周刊):

    白岩松:今年10月7日,是中国足球冲进世界杯十周年的日子。很多足球圈里的人士在沈阳隆重地纪念了这个日子。一想也真该纪念,那毕竟是咱们冲进世界杯的唯一的一次。也同样在这个10月,现如今,中国的足球日子可不太好过。国家队主场输给伊拉克,想再进一次世界杯的梦想变得不那么现实了。而比这还大的打击出现了,在面对一支俄罗斯来的00后的少年足球队,咱们在北京派出的几个对手呢,好几支都大败而归。其实足球是可以输的,也可以输很多。但大败的背后,我们校园的体育环境,孩子的体质、意志力等等很多问题却充分地暴露出来。中国队输球,也许只是这一次去不了世界杯,但是如果基础不牢,那可意味着咱们很多届世界杯都去不了。《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少年足球技不如人的背后。

  短片一:两场输掉的比赛

  这是本周二在北京进行的一场小学生足球赛,对战双方分别是来自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的少年迪纳摩队和来自北京的南湖东园小学队, 这场比赛吸引了至少7家媒体的体育记者到场,关注度甚至超过了一般的职业足球甲级联赛。

  搜狐体育首席记者徐江:最开始是微博上,转发率已经很高了我看的时候。说地坛小学0:15输给俄罗斯的一个小学球队。其实最后的结果是11:0, 我看了一下评论,有抨击小学教育的,也有说中国足球就不行了,怎么怎么样。那么这个比赛打完之后很快东园小学比赛的消息就出来了,说有这么一场比赛,我想了想,这个比赛应该去看一看。

  地坛小学的比赛在东园小学之前一天举行,没有媒体拍到那场比赛的录像,但是0:11的比分却引来舆论大哗。

  搜狐体育首席记者徐江:如果你知道地坛小学完全是一个兴趣班,足球兴趣班,这种业余的模式的话,去打一个专业队,这种梯队,我觉得输11个、15个、输20个、输30个其实都是不意外的。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总教练蔡伟:他们(少年迪纳摩队)是一支伊尔库次克这个州的冠军队,他们是一只训练非常规范,选材面很宽的一个足球队。他们的学习,基本上每天下午三点以后就没有功课了,孩子们都要进行训练。每周六周日还都会安排一些比赛,而且经常出国,到各个国家踢一些高水平的比赛,所以他们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是很正常的,也代表了欧洲青少年的水平。

  地坛小学在北京只是一所规模不大的普通小学,8年前开始开展足球教育,24日与俄罗斯小学队的比赛,最初只是为了孩子们交流切磋,所以地坛派出的是多个年级学生混编的校队,其中大多数孩子年龄和个头跟俄罗斯孩子差不多,不巧的是,比赛中地坛小学最高的一名球员跟俄方最矮的一名球员被拍在了同一张照片里,这张图片就被以讹传讹的说成是"以大打小"。就连11:0的比分也被夸大成了15:0。

  搜狐体育首席记者徐江:其实这个比分11个跟15个不重要。对我们来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俄罗斯小孩是不是真得那么强,我们的孩子是不是那么差,所以我相信跟我一样心情的会有这么多的媒体记者去到现场去看最后这么一场比赛。

  俄罗斯少年迪纳摩队,这次是来北京其实是旅游的,出于以赛代练和友好交流的目的,联络了6场与中国小学的比赛。前四场比赛,少年迪纳摩队3胜1平,进球数都没超过3个,也没引起媒体关注。直到第五场与地坛小学的比赛,11:0的比分震惊中国舆论。这也直接导致他们最后一场与北京东园小学队的比赛,吸引了众多媒体到场。

  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薛俊鹏:那你听说地坛小学被俄罗斯球队踢了个(11:0)吗,听了。你听了这个你有什么想法?按正常比赛踢吧,挺有信心的。

  南湖东园小学的孩子很努力,遗憾的是,60分钟踢下来,依然以3:7落败。

  北京电视台体育中心记者赵迎军 咱们的孩子从开始训练,没比赛呢,从开始做准备活动,就非常紧张。咱们的教练员在准备会上跟他们说,我们是代表北京,代表中国,去打这场比赛,足球运动是你在轻松的状态下,你才能充分发挥你的技战术。我那天看那球是什么呀?有意识什么都有,但是他做不出来,太僵硬了。

  南湖东园小学队输了,俄罗斯少年迪纳摩队此次中国行的成绩,定格为5胜1平。比赛完当天晚上,他们乘飞机回国,身后是中国网民五味杂陈的讨论:有人略带嘲讽地说,要是比奥数,咱们肯定赢他们11:0;有人开玩笑说,要是把足球列进高考科目,十年内中国准进世界杯;还有不少北京之外的小学足球队,跃跃欲试地想约少年迪纳摩再战,并表示一定要赢回来……

  北京电视台体育中心记者赵迎军:我就觉得国人不要太看重这个比分。其实国人最应该关心的是什么?我们的教育体制,我们的体育教育,中国的体育教育是否正常得向前发展。真的,关心一下孩子们,不要看咱们夺了多少奥运冠军,就看我们孩子的体质。

  白岩松:俄罗斯00后的孩子们带着不错的战绩回国了,可他们留给我们的冲击波却在持续地发酵。输了球的地坛小学校长就感慨,由于怕孩子受伤,怕家长投诉,学校内的很多体育课内容已经取消,一些体育设施都当废品卖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孩子们输场球就再正常不过了。也因此,一场惨败的比赛,反映的正是中俄小学不同的教育环境和理念。不是我们的孩子不行,而是我们通过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的应试教育,让我们的孩子在体育和体质方面比不过人家。在这一点上,咱们不用拿俄罗斯的孩子来说事,咱们自己的学校教育当中也有好的例子。

  短片二 消失的体育课?

  对于3:7输掉的那场足球赛,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的孩子们虽然有过小小的不服气,但几天之后他们似乎早忘到了九霄云外。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能和来自俄罗斯的小朋友踢球是件快乐的事,却并不知道这个比赛结果在大人的世界里引发了轩然大波。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总教练 蔡伟:明天走啊,把机票退了,再踢一场。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总教练蔡伟:要求再战一场,但是第二天他们就离开北京了,就没有机会了。但是他们已经答应我们明年邀请我们到伊尔库茨克参加他们的比赛,青少年的比赛。  

  一心想再战一场的蔡伟教练,他带的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虽然拿了大大小小很多奖杯,却一直没有受到太多关注,而一场输掉的比赛却让他们一朝成名。小球队里的四十多名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与校园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他们都是先经由北京越野足球俱乐部的选拔之后,再进入南湖东园小学就读的。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总教练蔡伟:我们越野足球俱乐部是2002年和东园小学合作的,学校负责给我们安排孩子的上学,学生入学的学位,我们俱乐部负责招生、培训、比赛、输送这四项工作。

  在校园里,这支足球队颇为引人注目。每天下午3点50下课之后,他们还要进行两个小时的足球训练,而承担教学的并非学校的体育老师而是越野足球俱乐部的专业教练,学校还为他们安排了统一的食宿。在2002年越野足球俱乐部进驻南湖东园小学之前,为了在北京中小学校推广足球教育 寻求合作,蔡伟跑过了很多所小学,却几乎都吃了闭门羹。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总教练 蔡伟:我说老师你好,我说我们来这学校招生招足球运动员,对不起我们学校不开展足球运动,我们没有学生踢足球,你们请便吧。因为你开展足球,首先第一个就是安全问题。现在的家长都是独生子,体育课不出现问题就是好的一堂课,现在的体育课基本上控制在踢毽、丢沙包、跳绳,竞技体育对抗的运动几乎就看不到了。

  为了招生,蔡伟曾经去校园里发传单,而南湖东园小学是第一所向他敞开大门的小学。如今这所学校因为体育教育开展得好,也成了北京的足球传统校。而蔡伟带的几支小球队虽然在北京地区也算成绩斐然,但在了解了来访的俄罗斯小球队的情况之后,对对方良好的足球氛围很是羡慕。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程方平(电话采访):我也正好去俄罗斯考察过他们的教育,他们的考试升学压力比我们小,同时他的传统没有丢失,学校里边各种体育活动、艺术活动开展得都比较丰富。而且通过艺术和体育,还有对人的修养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足球队总教练蔡伟:很多很多家长都有顾虑,练了一段时间以后,家长就不练了,我们就主动给家长打电话,就咨询,你的孩子怎么了?家长就说学习紧,经常被老师留下,作业完成不了,踢球影响学习,周六周日还要补习一些奥数、英语等等等等。

  堪忧的身体素质和中小学里被忽视的体育教育,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重视。就在不久前,教育部对国内15个省、直辖市的120个县市区,专门进行了调研,而缺乏足够体育活动,已经成为国内中小学校的普遍问题。

  北京电视台体育中心记者 赵迎军:北京、上海、广州大的城市,供孩子们踢球场所越来越少。真的,孩子们只在楼宇中间踢几下球。

  北京南湖东园小学党支部书记赵宁:如果从长远的看,我觉得这些孩子是幸福的,为什么说幸福的,别的孩子没有这个时间。将来不管说吃不吃足球这碗饭,也是他一种兴趣,一种爱好,在我们就可以看到,踢球的时候有很多孩子都在那儿观赏,其实他内心想,我其实也想去。

  教育部副部长郝平:小学四年级体育课,开课不足率达到56.5%,初中二年级体育课,开课不足率达到了76%,31.6%的四年级,和83.5%的初中二年级,学校不组织课外体育活动。

  白岩松:在我们的孩子接连输球的事实面前,真正让我们担心的不是孩子足球踢不好,而是我们正在培养什么样孩子的问题。难怪连《人民日报》都为此发表评论,去关注中国孩子的体质问题。日子一天天富了,可是很多孩子的体质却不升反降。这不能不让教育工作者、家长,甚至全社会都来共同思考,我们怎么了?问题出在哪儿呢?

  短片三:把时间还给孩子

  学生:右眼4.6 左眼4.7,(去年查的是多少?)去年好像是4.6和4.8,(还是降了一点?)对,(你有没有担忧视力会持续下降?)有过。

  一早上体检下来,初一新生有一半以上裸眼视力在5.0以下,属于视力不良。

  学生:(这是多少?)1400,正常都2500。

  更糟糕的是肺活量,这个反映心肺功能的重要指标大部分同学都不达标。青岛四方区今年用两个月的时间,为全区三万多名学生做免费体检,结果很不乐观。

  南湖东园小学书记赵宁:该硬的地儿软了,该软的地硬了。什么意思?比如说肌肉应该是比较硬的结果特软,灵活度,我们俗称的筋,应该是很软的,结果变得很僵硬。你让他双手触地都很费劲。确实这身体素质不容乐观。再加上这种近视率、肥胖率,都是可以说在逐年上升,也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正是为了改变这种令人担心的趋势,校园体育被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2006年第一次全国学校体育工作会议召开、2007年《加强青少年体育》的中央七号文件下发,今年"保证中小学生 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还被郑重地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今天上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地处城乡结合部的北京市朝阳区十八里店小学,亲切看望师生,并和孩子们一起上了一堂体育课。

  哈尔滨市闽江小学校长张欣:我们学校是三位体育老师,应该是超负荷运转,因为除了上体育课以外,还要组织学生间操,课间活动啊,等等。

  教师缺编、设施陈旧、场地匮乏,被边缘化多年的体育教育重上跑道,需要解决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即使在首都北京,中小学体育教师的缺编比例也高达15%至20%。

  首都体育学院王子朴教授:现在很多学校说缺老师、缺老师,但是你一看那个编制不缺。就是结构性缺编,很多就是说重点学科的,比如语文、数学、英语,占了体育教师的名额进来了,但是从事的不是体育教师,这叫结构性缺编,存在这样的问题。

  体育教育被日益重视,也意味着体育老师的工作量骤增。以中学为例,一周授课超过30节,平均一天要在操场上站7个小时。但与工作强度不相称的是,一位高级体育老师的课时费,只相当于一位二级语文老师的收入,差了两个等级。

  在这场小比赛引发的大讨论中,大多数的声音都把责任推给了学校和教育。但是除去教育环境的问题,还有其他原因吗?家庭和社会又给了孩子什么样的影响?

  首都体育学院教授王子朴:我们校园体育不能因噎废食。什么意思?你不能因为我上课崴了一个脚了,我不敢开这个课了。把很多项目,就是我们曾经读书时候习以为常很正常的跳山羊、跳箱,甚至那个铁饼标枪这些项目,甚至几大球,足球冲撞类的项目更不要说了,甚至冬季项目马拉松都停了,为什么?害怕出事。

  这个小学生的书包重六斤半,放学时记者随机称了五个书包,平均在五斤左右。这个重量必然意味着更多的学业、更少的运动;更多的伏案、更少的阳光。这是一个沉重的矛盾。

  首都体育学院王子朴教授:如果整个全社会对学生的这种压力,对学生健康的一种认识,能够上升到你一个学某一项知识,或上升到考学的高度,我觉得就足矣了。所以咱们曾经说过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体质不强你哪来的少年强,少年不强了中国怎么能强呢?是不是?

  把应有的地位还给体育教育,把应有的尊重还给体育老师,把应有的时间还给孩子。不是我们因为一场小学比赛的输赢想得太多,而是诸多现实必须尽快改变。

  白岩松:回头一想,真得感谢那群俄罗斯的孩子们,几场普通的比赛,留给我们太多真正有价值的思考。这已经不是一个足球的话题,而是我们要培养什么样孩子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不仅教育工作者要思考,做家长的恐怕也得好好思考。不能今天输球骂娘,明天又拒绝让自己的孩子上运动场。只有教育、家长、社会形成良性的循环,我们的孩子才会慢慢真正地健康和阳光起来。

 

热词:

  • 本周视点
  • 输掉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