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焦点访谈]酒色陷阱(20120805)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5日 20: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878a4cad81e46b6b54d8c00f31ad6b5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8月5日 19:38

CCTV-新闻

8月5日 19:38

重播:

CCTV-新闻

8月6日 03:45

CCTV-新闻

8月6日 05:45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说到托儿这个词,大家并不陌生,像房托儿、医托儿、车托儿、学托儿,这形形色色的托儿,靠的就是忽悠蒙人,为的就是骗人钱财。今天,我们要说的也是一种托儿,他们在网络和现实中神出鬼没,他们的姓名性别身份变幻莫测,他们布下诱饵等愿者上钩,受骗者上了当,却大多忍气吞声,这到底是些什么托儿呢?

  酒吧见“网友” 被骗六千多

  小王家在东北,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在天津工作,一天,他在网上遇到了一个网名叫做“一夜情”的女孩儿,两人聊得很投机。女孩主动说自己一个人在家,要求见面。

  小王把手机号码给了对方,没过多久,女孩儿打来电话,约他在天津市滨江道附近的滨江商厦见面。小王如约前往,见面后,女孩儿自称叫林丽丽,她提议,找个地方聊聊,正巧附近有一家名叫“红白蓝”的咖啡吧,她带小王走了进去。

  “她就点了一杯红酒,点了一个干果,点了一个水果沙拉,买单当时一共消费1000多块钱。”小王回忆,这个咖啡吧要求客人每次点餐后都要立即结账,尽管他觉得价格贵得有些离谱,可是当着新结识女友的面,他还是爽快地买了单。没想到,单买了,女孩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她说红酒不好喝,然后又要了一个红酒。一千二三左右。”小王说,这瓶红酒是用没有任何标志的瓶子装着的。

  小王第二次结账,又是1000多元。见他出手大方,这个林丽丽又点了几瓶香槟,第三次结账,又是4000多元。小王有些承受不住了,硬着头皮买了单。而此时,林丽丽的电话响了,说公司有急事,站起来,出门打了个车就走了。这时,小王突然感到,自己可能被骗了,果然,回家以后,再打林丽丽的电话就没人接了,同时,他的QQ号码也被拉入了黑名单。

  “红白蓝”里的秘密

  拿着小王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天津,找到了这家“红白蓝”咖啡吧。进了门儿,刚要坐下,没想到服务员对送上门来的生意似乎并没有兴趣。

  服务人员说,他们这已经被包场了。服务人员不接待,记者便守候在咖啡吧附近观察。不一会儿,就见到一男一女走了进去,十多分钟后,他们从里面出来,很快分了手。看到这名男青年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头,记者便走了过去。

  这名男青年姓刘,他告诉记者,那个女孩儿是他在网上结识的。对方也是提议在这家咖啡吧坐坐,点完单没多久人就走了,花了1900多元。小刘的经历听起来与小王十分相似。记者上网查询有关这家“红白蓝”咖啡吧的信息,赫然发现很多网友都在诉说在这家咖啡吧被骗的经历,有的说被骗数百元,有的多达上万元。那么,这家咖啡吧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记者以应聘者的名义,通过QQ辗转联系上这家咖啡吧的负责人。为拉记者入伙,他把近日的流水单传了过来,用来说明他们生意红火的程度。上面显示了每天客人的数量和消费金额。记者随机选取了几个客人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果然这几个人都有在“红白蓝”被骗的经历。其中一位说,他大概花了七千零七十,“出于那种心理,想占点便宜那种心理吧。”

  这张流水单共有4列,除了客人的联系方式和消费金额,另两列人名又是谁呢?随着与咖啡吧负责人交谈的深入,记者搞清了其中的含义。其中一列是咖啡吧雇用的人员,俗称键盘手,阿洋、抓抓、元少等,就是这些“键盘手”的网名,他们专门负责在网上装扮成女孩儿寻找男性聊天,骗取对方的联系方式,而流水单另外一列上“张琪、张萍、林丽丽”等,其实是“键盘手”所装扮的女孩的名字。

  键盘手下钩钓鱼 酒托女宰客骗钱

  为了进一步调查,记者向咖啡吧负责人表示可以应聘为“键盘手”,并说已经按照他的要求,用“乔若溪”这个名字在网上约到了一个客人,而记者提供的所谓客人的电话,其实是记者自己的手机号码。半小时之后,记者接到了一个女孩的电话,这个女孩自称“乔若溪”,这正是记者告诉咖啡吧老板的名字,看来骗局已经开始了。

  可能是因为记者提供的是北京的手机号码,这个自称叫“乔若溪”的女孩的电话也是北京的,她约记者在北京见面,由于记者当时的调查重点是天津“红白蓝”咖啡吧,所以没有赴约。随后,记者重复了上一次的做法,告诉咖啡吧负责人,自己又用“臧丽芳”的名字在网上约到了一个人,这一次留下的客人电话是记者在天津的临时手机号码,结果,3小时之后,一个自称是“臧丽芳”的女孩儿打来电话,约记者见了面。不出所料,她把记者带到了“红白蓝”咖啡吧。

  记者想看看单价,这位女孩却把菜单抢了过去,非常熟练地点了干果、茶水和果汁。服务员随即过来要求结账。记者交了500元,对方却不找钱,刚喝两口饮料,这位臧丽芳又要点红酒。

  记者说,自己曾做过葡萄酒生意,很懂行,听到这话,服务员便上来把酒收走了。这位“臧丽芳”立刻面露不悦之色。

  几分钟之后,号称“臧丽芳”的女子起身离开。至此,记者通过体验,终于搞清了这个骗局的全过程:咖啡吧雇用的键盘手以女孩的名字在网上物色行骗对象,然后把上钩者的联系方式告诉咖啡吧负责人,该负责人派专门的酒托儿以女网友的身份约对方见面,再把他们带到红白蓝咖啡吧强制消费。

  那么,这样的咖啡吧营业状况和规模究竟如何呢?咖啡吧负责人说在天津与北京都有店。他在网上与记者对话时说,北京店今天的流水是五六万,“天津比北京还好点。明天周五,明天争取干到10万流水。”

  酒托儿近年来遭到各地公安、工商等部门的屡次打击,但由于它的操作手法隐蔽,取证困难,所以屡打不绝难以根除。有的“酒托头”竟然在一些贴吧论坛上发广告,公然招聘酒托女,键盘手,组织团伙行骗。对于这样的违法行为,需要多方联手,抓住要害,采取更具针对性,更有力度的措施加以遏制。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