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堂吉伟德:校园足球联赛并非一场“球事”

校园足球联赛并非一场“球事”,真正的基础构建是立足于整体和全民,而不应是“头痛医头”的单个补强,否则其有可能再度成为无源之水,而在实施中走样变形。

秦川:户籍改革,让公民权利变得立体

户籍改革被称为改革中难啃的硬骨头。但是,难啃也要啃,畏葸不前不仅不能前进,而且可能前功尽弃。这轮户籍改革,堪称划时代改革,也具有划时代意义。

杨飞:查处周永康彰显中央强力反腐决心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查贪无止境、反腐无禁区”的决心破除了“刑不上常委”的猜测,通过打虎赢得了民心。法治中国进程将迈上新台阶。

邓海建:谁逼访民上演“喝药事件”?

维权要理性,这个判断还有一个大前提,行政要合法。但愿“喝药事件”是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一个污点,翻过去,宪法与理性之上,权力与权益皆有新天。

赵强:卢伟失羊,有求偿的权利

因为让一列运载燃油的火车在泥石流路段成功避险,放羊村民卢伟获得了一万元的奖励,但他也为此丢失了21只羊,损失三四万,相关政府部门或铁路部门却从未提过赔偿。

时言平:污染舌尖的“暗黑料理”何时绝迹?

哪里有口健康安全的餐食?靠标准立信的“洋快餐”尚且如此,那么其他餐饮企业的成色,又是如何呢?

邓海建:问问贺家池是怎么消逝成历史的

问问贺家池是怎么消逝成历史的,因为,“当一双脚站在干涸的湖底的时候,其实,那种心痛的感觉,就像是踩在了自己的骨头上。”

秦川:禁售的转基因大米大行其道谁之过?

正所谓如果猫不监督老鼠,老鼠自然猖獗;如果猫忘记了天职,根本就想不起来监督老鼠,甚至和老鼠勾肩搭背,老鼠能不四处出没?

邓海建:问问贺家池是怎么消逝成历史的

名存实亡的贺家池,不过是又一声悲惋的警钟--既警醒地方部门“科学发展”不是形式主义秀,更警醒权力监督部门须为消逝的湖泊雷霆问责。

时言平:马路变身黄土地,谁制造的奇迹

马路上填上黄土,能种出黄豆来吗?显然不能。但在权力和官员们,它却可能结出更丰硕的成果,那便是政绩。

邓海建:拍蝇打虎,当对“裸官”特别关注

在拍蝇打虎深得民心的时候,对“裸官”秉持十二分的特别关注,这既是反腐大局的客观要求,也是权力监督机制走向成熟的标志。

赵强:闲置新建办公楼里闲不住权力的欲望

如果将新建办公大楼比作一座座权力城堡,闲置的状态,是“国王”们策略性的望风而逃,但遮掩不了闲不住的权力欲望。

杨飞: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甲午作祟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120年后我们再次纪念甲午战争,是为了化悲痛为力量,也是在警示和鞭策自己从点滴做起维护民族团结,凝聚中华民族攻坚克难的力量。

邓海建:如果潘石屹将善款捐给外国人

一方面是中国的富人在慈善事业上太抠门,另一方面又是中国舆论对富人慈善吹毛求疵。这种诡异而尴尬的格局,也许恰恰是中国慈善生态最真实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