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邓海建:“围观改变中国”却不能监督执法?

这种围观,不是添乱,而是基于公民权益之上的监督,只要执法文明规范,自身本就有执法记录仪,何惧多几双监督的眼睛呢?

王传涛:校车变“公厕”,没理由可讲

校车,既不是奢侈品,也不是“烫手的山芋”;校车,应该成为我国所有中小学生每天都能乘坐的交通工具。温岭校车闲成了“公厕”,所有理由都讲不通。

佘宗明:每1.7天一个专利是神话还是笑话

王立军、武长顺们所谓“学者型官员”的光环,不过是另类腐败的掩体而已。他们搞发明,其实都跟靠真才实学的发明没太大关系,更多的是借权“生蛋”。

赵强:为小学生减负不能“叶公好龙”

课堂之外,只要社会文化传统与文化环境存在,孩子们并不会缺乏学习接触古诗词的机会,那又何必纠结于课本有无删除呢?

秦川:取消共建生,更须关后门堵旁门

捍卫教育公平,就得公平切好招生蛋糕。关住后门,也要堵住旁门,不搞例外,不开口子。这就需要阳光招生,每个学校招多少人,有多少学位,都清清楚楚地晒出来。

胡印斌:我们该如何重构医患信任?

医者德为先,医生不应该成为一种工具,而是应该明辨是非,恪守法律、人伦的底线,真正践行救死扶伤的宗旨。

佘宗明:不能仅靠立法解决啃老问题

没有应有的兜底举措,动辄以惩罚性思维来解决“啃老”问题,也给家庭关系套上冰冷束缚,到头来,未必能实现对老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还可能伤害到血缘亲情。

时言平:“奶粉险”真能保障奶粉的安全吗

三鹿事件之后,奶粉安全再无宁日。如何让宝宝吃上安全的奶粉、放心的奶粉,成了父母们纠结而焦虑的问题。

赵强:《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为何火

在这样一部讲述伟人故事的电视剧中,每个人也看到了历史情境中自己的作为与选择。毋庸置疑,我们每个人在历史中也都有着自己的责任、义务与力量。

刘金田:邓小平留下的思想遗产和精神财富

邓小平留给我们的另一份重要的思想遗产,是尊重人民意愿,代表人民利益,永远把人民群众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

黄家骙:共同推动发展中蒙睦邻友好合作关系

习主席对蒙古国进行的访问,是我国贯彻执行周边外交政策和践行“亲、诚、惠、容”外交理念的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访问。

赵强:老外晕倒事件背后是危机话语的泛滥

突发状况,其周围的应激反应往往带有偶然性,绝对不能轻易上升为“道德批判”。而媒体为追求眼球效应,刻意放大负面情节的做法,只能助长非理性的国民情绪。

邓海建:邓小平的1977,一个国家的拐点

邓小平在1977年的“一言拍板”,许是大势所趋,但其间的使命与压力、责任与险阻、气魄与眼界,依然令人思虑万千,感叹钦佩。

秦川:冰桶挑战,莫陷入过度娱乐化的狂欢

该节制的时候节制,该奔放的时候奔放,无论是狂欢还是低沉,都应该抓住慈善的主题,而不能跑偏了,走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