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火车票代售被禁与网站合作 民营电商吁“坐下协调”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1日 10: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我们干的就是一跑腿的活,现在连跑腿的机会都快没有了!”昨日,某民营火车票网络代购商向南方日报记者“求救”道。据他透露,自月初开始,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等重要城市的火车票代售点先后收到了禁止与网站合作的通知,“这就是在直接卡脖子啊。”

  因受到相关资质限制,国内的火车票代购网普遍没有“售票”资格,通常都是与线下的火车票代售点合作,为消费者提供代售点的购票链接,再附加物流配送服务。“我们现在的业务不违反任何法律!就连铁道部的公告里也从来没有这么说。”然而铁道部的一道“不合作”令,却无异于一道“弹簧门”从源头上将代购网站拒之门外。

  对此,记者求证了铁路有关部门,对方表示网上代购火车票仍有很多问题有待完善,“比如说收费问题,是否经过了物价部门审定?此外,大规模的代购服务存在监管上的难题,这都会为旅客带来麻烦。”

  无论是铁路部门还是网上火车票代购商都不否认,网络购票是一个趋势,但双方在网络售票的开放问题上存在着争议。业内人士表示,一切问题都应采取合作的方式来解决,如果一味排斥代购网站,恐怕与当下“向民资开放”的政策有所抵触。

  京东商城火车票代购仅运行10日

  业内不满“铁老大”一句话断供

  个案调查

  “的确有这个文件。”经过多次求证,记者终于在昨日从广州市内多家火车票代售处获得了火车票网络代购商口中的“不合作”令。

  文件内容主要内容分为三点,其中第一点就明确指出,“各路站(公司和代售点)不得自行开办网上售票业务,不得以各种方式与其他网站合作或联营。”

  “和我们合作的代售点很多都害怕了,说‘违规者可能面临出票机被收回等惩罚。"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营火车票网络代购商言语十分谨慎,“这相当于直接切断了我们的票源。我们的同行中有的已经在部分地区不能售票了。”

  而在行内人看来,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或正是民营网商京东的“强势杀入”。3月30日,京东低调推出火车票代购业务,令业内眼前一亮。不同于去哪儿网和酷讯旅游网等网上旅游类企业,强悍的民营网商京东具备成熟的网上商城运营经验和强大的配送网络,这无疑为提供网络火车票代购服务提供了保证。

  而5天之后,铁道部便于4月4日发布重要公告称,强调“12306网站是直接销售火车票的唯一专业网站,铁路部门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且售票除了票价和5元服务费外,不得加收其他任何费用。”

  2天之后,京东网的火车票代购服务便“悄然下线”,并发布了《火车票代购业务暂停公告》的解释:“鉴于京东商城火车票代购业务测试期间出票成功率较低,影响到部分客户体验,京东商城决定暂时停止代购业务,但仍旧免费提供在线查询功能。”记者就此求证京东网一位销售副总,他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并否认京东中止代购火车票与铁道部公告有关。

  然而京东的火车票代购合作商铁友网的“业内口碑”却对以上说法给出“反证”。成立于2009年的铁友网是国内较早提供火车票网络代购服务的网站,其服务网络已覆盖国内绝大多数城市。今年3月,铁友网还与携程达成战略合作,为其提供高铁动车票的代购服务。据知情人士透露,铁友网的出票量在整个火车票网络代购行业中数一数二,京东网“出票成功率较低”一说显然经不起推敲。

  “京东作为一个电商巨头,其火车票代购业务一旦开展起来,造成的社会影响绝对是去哪儿、酷讯不能比的。”酷讯旅游网火车票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包括铁友网、赶火车网、酷讯旅游网等在内的诸多代购网站开展业务已久,铁道部一直都没有加以干涉,“现如今,京东一进来,铁道部当然就开始紧张了。”

  火车票监管与满足需求如何平衡

  民营电商呼吁“坐下协调”

  酷讯旅游网火车票部门相关负责人分析说,铁道部在4月4日发布的公告中,并没有认定其他网站代购火车票是违法的,只是强调“铁路部门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

  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律师范志强表示:“网络代购的票源是从合法代售点获取的,且代购行为是消费者和网站双方达成协议的结果,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代理行为。”因此,铁道部也只能提示,“旅客在12306网站之外的其他网站订购火车票,其身份信息和资金安全,铁路部门不承担责任”。

  “铁道部的文件只是想强调,这些代购网站和12306根本就不是一码事,12306是可以直接订票的,代购网站是通过其他票点等渠道买的。”铁路有关部门向记者表示。

  而在他看来,火车票网络代购之所以发展有困难,也和其自身存在问题不无关系,“比方说收费问题,为什么要收取高达十几、二十元的配送费,这是否经过了物价部门的批准?”的确,铁道部在公告中强调,“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在售票环节中不得在国家规定的票价和客票销售服务费之外加收其他任何费用”。

  反观火车票网上代购的收费标准是“票价+5元服务费+配送费”,有的网站甚至还要收取这三项总和的1%作为网络服务费。对此,广州市律师协会公司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李小宁却认为,“配送是网站提供的附加服务,与售票环节无关,且经过了消费者的同意,因此配送费的收取是合理的。1%的网络服务费则是由支付宝等支付平台收取的,也是正常的业务需要。”

  “我们收配送费是因为我们提供了配送服务,我们也是和快递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一切收费都是按照快递标准收取的。”某从事火车票代购业务的创业公司CEO也告诉记者,“收上来的配送费也需要和快递公司、售票点分成,并非一家落袋。”

  不过,多位网商也都承认火车票代购中有很多问题还需和包括铁道部在内的部门进行协调,但他们表示,“如果铁道部还没有坐下来谈,就先用这种手段干预市场,那么这些问题注定永远解决不好。”

  记者观察

  公共品试水市场化

  需积极稳妥

  为解决购票难题,铁道部其实做了很多工作。今年初开始推出的网络购票服务就是其中之一,可没想到,12306网站在春运期间每日近10亿人次的访问冲击下问题频出,旅客们在“车战”之前又被迫经历惨烈“网战”。

  对此,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吴强曾表示,针对以上问题,铁道部专门请了淘宝网、阿里巴巴等网站的专家帮助诊断,并进行技术测评和改进,吸纳了很多先进经验。目前,铁道部正在对网络购票服务器等硬件设备升级和扩容,新一代的网络购票系统正在研究中,预计明年春运时能应用。

  谈到这个问题,民众都不禁疑问,既然都要向淘宝网、阿里巴巴等电商请教,为何不直接向成熟电商开放网络售票资质?吴强表示,铁道部目前没有考虑放开,是因为春运期间的火车票日均出票量可能达七八百万张,一家网络售票系统便于监管。

  此言一出即遭到炮轰,但仔细思考,火车票作为一种公共品,必须照顾到“社会公平”。“如果一味市场化,那么必然演变成‘价高者得’,这样干下去,农民工怎么办、学生怎么办?这种大规模的运输工具需要照顾到大众的需要,这是中国的现实。”一位公共管理学者向记者坦言,在面对公共品市场化的问题时,涉及的问题恐怕更多,毫无疑问,“一味放开”的结果并不美好。

  同理可证,一味保守,也同样解决不了问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铁道部已经大规模推出了实名制制度,网上售票的监管能力增强了不少,某些资源的市场化也可以试水了。”全国政协委员、成都大学副校长苏蓉在今年“两会”上的提案就建议,铁道部在加快完善12306网站自身技术和服务的同时,应开放火车票的网络销售资质。对外开放数据接口,向商业网站授权售票资质。这样就可借各大商业网站成熟的网购平台和支付手段,扩大网络销售的带宽。

  “可以先把查询业务开放给网站,这样12306也可以减少一些压力,等到一切顺利了,也可先批发一批票给网商,而同时留下一部分保障弱势群体供应,积极稳妥地进行推进市场化。”这句话其实也出自一位网商之口,“大家都没有经验,只有通过合作慢慢来摸索,找到各自的优势才会双赢。”

热词:

  • 火车票代售
  • 被禁
  • 民营电商
  • 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