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记者归来]假古董“去伪成真”的把戏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9日 21: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新闻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73B01F41A934dccA75E75719DBE21F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归来】: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本期《记者归来》,我是主持人记者归来。在古玩市场买到的假古董送到拍卖行之后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价值连城的“真宝贝”,在很多拍卖行像这样的“真宝贝”还不在少数。那么假古董缘何逃脱拍卖行的“法眼”,而这些变了身的“真宝贝”真的有人买,我们本期《记者归来》将跟随《经济与法》的记者探究假古董“去伪成真”的把戏。为大家介绍一下《经济与法》的记者程崇良老师。
      【程崇良】:你好。

      假古董哪儿来的


      【记者归来】:非常受欢迎,最近《经济与法》播出这样一期节目特别受观众的关注,今天可能不仅仅说拍卖行的事情,可能请程老师为我们一起探究背后更深层次的内容,让大家更深层次了解假古董“真宝贝”背后的利益链条。首先问问程老师,因为我们在节目中看到要想报道这样的幕后故事,去采访的话其实您一定要对这些假古董有这么一定的了解。您是不是也是比较爱好收藏?
      【程崇良】:说实话,收藏,其实收藏是一个很小众的市场。就是它一定需要有很雄厚的经济基础,但是我本人其实只是喜欢看这些东西,但是从来没有产生过收藏什么的念头,因为它确实价值非常高嘛。
      【记者归来】:对,但其实现在随着收藏热,已经不仅仅像您说要有很雄厚的经济实力收藏,可能一些小玩意,可能出于爱好,因为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比较喜欢收藏这样的领域。所以可能也就衍生出为什么我们看到那么多假的古董出现在市场上,出现在拍卖行,出现在收藏者的手中。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假古董出现,这些假古董从哪儿来的?
      【程崇良】:这几年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比较快,其实喜欢收藏或者说爱好收藏,愿意去买东西的人特别多,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数据,前年大概是有七千万收藏大军,今年我再看到数据已经到一亿多了。所以很多人在去买东西,但是真正说古董或者名人的字画数量其实很有限的。
      【记者归来】:对。
      【程崇良】:很有限。但是为什么说,那么人喜欢或者愿意买呢,其实还是和假货泛滥有关系的。然后很多老百姓其实抱着一个。
      【记者归来】:侥幸心理,看能不能淘到“真宝贝”。
      【程崇良】:对,古玩行有一个词叫“捡漏”,通过各种渠道来“捡漏”,其实当前市场上恐怕真东西能超过1%或者2%这样的数据就很好了。
      【记者归来】:在以前“捡漏”或许能捡到,而现在捡到好东西越来越少了,因为假的越来越多了。哪儿来这么多假古董呢?
      【程崇良】:你看我今天带来一个小东西来,这个小东西叫釉里红,釉里红其实是在清代或者元代非常好的一种瓷器,红色非常漂亮,款儿叫大清光绪年制,这样一个东西在古玩市场上我们买的时候,大概要价一百,我说五十能给吗?五十就给了。很漂亮。但是我找专家来看的时候,他说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学徒工的手艺。现在在国内有这么几个地方造假属于比较猖獗,一是河南这些地方造瓷器,造假玉等等之类的,包括造假的唐三彩,还有瓷都景德镇,景德镇的烧窑有一个讲究,徒弟在五年到十年没有工资,徒弟也要生活,烧窑的时候就会捡窑的空档随便弄几件东西一块烧出落然后再流通到市场上,而且除了这些徒弟造的东西之外,有很多人是专门在刻这个款儿,模仿各种款儿,比如大元制正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慢慢成规模有利可图就迅速流散到社会上就有各种古玩市场,这个东西我们请首都博物馆的王春城,他是非常有权威,但很少到市场上帮人做鉴证,他是很有良心的鉴证专家,我们请他去看的时候,他一眼看出来这个东西在景德镇就是徒弟的手艺。
      【记者归来】:您这五十块钱,假设正常生产一个瓷碗,这五十块钱的碗还够贵的?
      【程崇良】:是。其实在景德镇有造瓷器就是“定制”,有这样一个词,我这个东西就要把它当作真的宝贝出手的,那定制的时候花的钱就很多,可能要花几万、十几万,做出来的东西假东西和真的一样,相信能蒙过大多数专家的眼睛。
      【记者归来】:专家都有可能看不透?
      【程崇良】:对,既使是你来坚定的时候,专家有另外一个词叫“打眼”,也会看走眼。
      【记者归来】:现在造假到了巅峰的程度,连专家都分辨不出真伪。
      【程崇良】:对。

      真专家做假鉴定


      【记者归来】:我们现在说到一个可怕的现象,现在不是说真的分辨不出来,而是您在节目当中很明显您买的就是假货,假古董,然后进了拍卖行,拍卖行并不去给你鉴定或者怎样,就看了一遍,你的古董就形成了,首先给送去拍卖行的人一个诱惑,拍卖行会给你假古董很大的肯定,很高的定价,这样是不是也是诱使很多收藏者拿者自己的藏品送到拍卖行的原因?
      【程崇良】:对,没错。现在社会上对所谓的专家,大家有一个迷信心理,因为专家要来看一样东西的时候,他会有自己的章、名签,他看这个东西会说作价多少钱,包括拍卖公司也会请这些东西,甚至有专门的,其实拍卖和鉴定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有人会开专门的拍卖会,有的人会专门做鉴定的。现在关键是专家顶着叫文物专家或者鉴定专家旗号的人鱼龙混杂,鱼龙混杂到你简直是一点都分辨不清楚。我跟你讲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在今年“3.15”在拍古董鉴定的时候,当时去了北京很著名的琉璃厂,有很多古玩的市场,一些店铺等等之类。我们就在这儿看的时候,旁边就会过来一个人,他说,大哥要画吗?要画吗?谁的画?范增的。范增的画你手里有?他告诉你的是说,他说我这个你肯定知道是假的,但是你拿出去送礼或者怎么样你是肯定看不出来的,是很高仿的。说我们那就去看看,一大堆画,范增的,挑来挑去,多少钱一幅?要价三百,《老子出关》,范增很出名的画,号称奠定江湖地位的画。最后还价之后150拿下,范增的《老子出关》,之后我们进了一家鉴定中心,这个鉴定中心年龄很大了,大概有70多岁,头衔非常高,曾经写的书,关于古玩的鉴定的书和小说还得过老舍文学奖一等奖之类,在业界上网搜一下很有名气。
      【记者归来】:鉴定这个是真货吗?
      【程崇良】:然后给他看这个画,他开始捉摸不定,他开始说我跟范增是朋友,然后这个东西我得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然后他会来找这个资料,当然范增的画《老子出关》肯定不是一幅。我们把这个故事讲得很犹豫,说这个画是我的一个朋友从范增那儿,据说从范增那儿拿来的。他说是吗?这样的话,我得好好看看。看看看,说这个东西说实话是假的,那好吧,我们也承认他是假的,确实是假的。但我们没有告诉他刚从旁边地摊里买的,告诉他这确实是假的,但是我们想要这幅画成真的,想要送礼,就告诉他这样一个由头,他说没有问题,我来给你出鉴定证书,他会来给你出一个很正规的鉴定证书,以他自己的这样一种人格的东西来给这个东西做一个保证,说是真的。
      【记者归来】:就像贴上一个标签一样。
      【程崇良】:对。价格多少呢?说要八万。150元的画要8万,讨价还价最后5万,拿5万块钱给他鉴定费用,然后来出一个证书,很正规的证书,有他自己的签章,有鉴定中心的东西,他说我的证书拿出去之后肯定会人家不会怀疑的,因为我的名气就在这儿。但是这个东西当然后来没有做鉴定证书,它的价格太高了一点,通常做鉴定证书几千块钱,他敢要八万,说明他敢把风险的东西附加到里面。
      【记者归来】:或者可能他鉴定范增这幅作品是真的,这个真的作品,他按照这样一个价值的比例,可能鉴定也会来考量这个鉴定费收多少。
      【程崇良】:对。

      拍卖公司知假拍假不负法律责任

      【记者归来】:正像您所说鉴定领域是这样的状况,那谁还会相信鉴定书吗?
      【程崇良】:但是说实话,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挖这么深,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么多的对比,比如说你去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鉴定通常人们,比如手里有一件宝贝,自认为是宝贝的时候,他第一考虑去拍卖公司拍卖,那拍卖公司是第一关,拍卖公司通常有什么样的责任,按照正规来说,通常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真伪进行辨别,如果认为是真的,这个拍卖公司应该是来去把你的东西收下,然后我去拍卖。
      【记者归来】:而且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也好,或者一个普通的收藏爱好者也好,如果我的藏品能进入到拍卖行,能够被拍卖行接受,仿佛就是对这个藏品的一个认可,可以这么去理解?
      【程崇良】:对。这种心理通常是大部分的去拍卖行卖东西的普通老百姓的一种心理。
      【记者归来】:那像您说的假古董怎么就能进到拍卖行里变成价值连城的宝贝呢,拍卖行不知道吗?
      【程崇良】:现在是这样一个情况,拍卖行大概分为几类,比如像几家大的拍卖行,按照正规的拍卖公司来说他会有这样的要求,就是说你所有送来的东西我先来看你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符合我的拍卖的上拍的条件。那么如果我认为是真的时候,把你的东西收下,然后来做图录,就是印成很漂亮的画册,让买家来去看,做图录等等,还有保管、保险等等之类这是不收费的,这些东西在这儿,然后拍下来,拍完之后,如果拍出去,那么是用佣金来结算,送拍人会收10-15%比例的佣金,买的人也会来交佣金,两边的人,拍卖公司会吃两头,两边都要吃佣金,这个东西价值拍出去值一百万,如果按15%,三十万他要收走,是这样的概念。但是大部分的拍卖公司或者中小型的拍卖公司现在就会怎么呢?就会把这个钱预先收了,比如说我们送的东西,我还拿这个举例,我们就是拿着这个东西到潘家园附近几个大的写字楼里边遍及了恨不得一个写字楼有十家、二十家拍卖公司,拿去以后,他先说看完这个东西,他也认为自己是专家,给的名片都是拍卖公司鉴定专家之类的,然后说这个东西可以送拍,那我就问他,可以送拍是不是意味着是真的,有的说没问题就是真的。好,送拍,然后有的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去逃避自己的责任,说我没有说它是真的,但是我认为它符合上拍的条件。那再追问他的时候,说上拍是不是能符合上拍的条件是不是意味着真的,他说这个话不能这样说,我只能说符合上拍的条件,有它需求的受众,可能他认为,他说我仍然逃避做真伪的概念。
      【记者归来】:拍卖行之所以这么逃避是不需要负这样的责任是吗?
      【程崇良】:对,《拍卖法》,我们是有法可依,但是《拍卖法》第61条就做了很明确的规定,是说拍卖公司对送拍的拍品是不承担瑕疵和真伪的责任。这条法律规定的时候,很多拍卖公司在解读这条法律的时候,所有送拍的东西不保证真伪。
      【记者归来】:就等于拍卖行的免赦令。
      【程崇良】:这样的东西,比如上海的一个人253万拍了吴冠中的《池塘》,他拍下来找到吴冠中画的作者,吴冠中看完之后在这幅画上写了一句话,“此画非吴冠中所作”,然后他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他拿这个打官司,仍然是败诉。
      【记者归来】:因为法律有规定拍卖行不负这个责任。
      【程崇良】:是这样的。
      【记者归来】:这样追究下去法律是有空洞的,所以才造成这个拍卖行可以去钻这样的漏洞,然后从而获得自己巨大的利益。
      【程崇良】:对。

      拍卖公司一次拍卖收入几百万

      【记者归来】:那需要您给我们一些建议,通过您一系列深入的调查,您觉得这样一个领域需要法律哪方面的监管和完善?
      【程崇良】:比如说现在通常的拍卖公司,小的拍卖公司通常生存下来的几种形态,就叫比如说可以谈一下小拍卖公司,可能还没有讲清楚小的拍卖公司生存下来有几种方式或者怎么来作假。
      【记者归来】:而且小的拍卖公司,现在全国有几百家,数百家之多是吗?成立一个拍卖公司需要什么样的条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拍卖公司?
      【程崇良】:拍卖行成立注册资金,最早的时候,国家文物局包括国家工商总局来定这个标准的时候,定的注册资金最低是一千万。
      【记者归来】:听起来这个门槛不低。
      【程崇良】:对,但其实这个门槛是一点都不高的,你会发现很多拍卖公司都是一些相对比较大的机构等等之类来做的,是因为他看到了里边的这种暴利,这个利润是相当高的。我刚才说。
      【记者归来】:这个暴利大概是什么样的比例,从哪儿来的,他们一年能获得多少利润?
      【程崇良】:我举一个小的拍卖公司的例子,一个拍卖公司送拍的过程,大概一家拍卖公司一场拍卖的时候要收一千到两千件的东西,我们按两千件来算,要收什么费用?送一件东西之后,按正常、正规来说,不应该收送拍人的费用,但是他说这个东西有几种形态,他说比如我们送去了之后,会说你说这个东西是真的,可以送拍,它值多少钱,他说这个价格你来定。我不懂不是,你来帮我想想。他就可以漫天说价了,说值30万或者50万,要不100万以上,越低的时候越没有人买,他说这好,我这个东西买的时候才50块钱,它就能值那么多钱,我真的是捡漏了吗,他说可以,可以定价格。他说可以上图录的时候,最低最小一幅照片1200块钱,这个东西我建议你还是要把它放到一个整的照片上,这样推介起来会更加好。那么这个是多少钱呢?2000,一件东西2000。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呢,说50万以下的收你2000,标价100万。
      【记者归来】:而且感觉上收这些费用合情合理。
      【程崇良】:感觉上合情合理,而且除了这些钱,从你现在送来到我拍卖可能大概有两三个月的时间,要印图录等等之类,要收保管费,这需要1000或者500,然后我还要收保险费,这也需要收的,这个东西值那么多钱,肯定交这点钱算什么。另外关键还有什么,说你要流拍的时候,还要交流拍的保证金,这些钱加起来,这个数不会很多,和100万比不会很多,五六千、七八千的概念,但人总是会侥幸,会觉得捡了漏。
      【记者归来】:这是一件藏品的价钱?
      【程崇良】:对,我还要更保险一下,你们的鉴定专家是哪儿的?我们的鉴定专家是很有名的,能不能出一个鉴定证书,可以,是交800还是1000,还是2000,这样的数由他谈,这样就拿到鉴定证书,其实这些鉴定证书一分钱不值,这些钱拿出来之后,在你一件藏品没有产生任何效益的时候这些钱就出去了,在它拍卖过程中能不能拍出去跟他没有关系,他已经把这个钱交出去了。
      【记者归来】:像您说的这些情况,对一个小的拍卖行而言,这一个人送进一个藏品是这样的数千块钱甚至近万元的收入,他作为一个小拍卖行,他每次拍卖的时候会收到大概多少这样的藏品?
      【程崇良】:拍卖公司会把自己的拍卖会分解得非常零散,非常碎,比如他通常拍卖公司会分春拍和秋拍两季,春拍的时候会开瓷器专场,书画专场、杂项专场,会有三四场,比如一场下来会有一千件、两件件瓷器收进来。这个钱,我们按最低的三千块钱一件藏品,有一件下来就是三百万,那他花的钱在哪儿呢?无非就是租酒店的一个大的会议室。
      【记者归来】:拍卖时需要会场的费用。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还有印图册。
      【记者归来】:对,这两项。算下来一场拍卖会下来就是二十万到三十万的成本,比如开了三场拍卖会在这个酒店里头,开了三场拍卖会也就几十万的成本,但三场下来拍到四五千项或者三千项的东西,这些东西要出手的时候这个价格就很高了。
      【记者归来】:就是几百万的收入?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这样一千万注册开的拍卖行一年就挣回来了?
      【程崇良】:要算帐的话,这个公司的回本非常快。
      【记者归来】:这就是您开头说其实这个门槛并不高?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拍卖行那么多,一个写字楼一层就要看到十几个家拍卖行,那么多的话,能保证每个拍卖行都有这么多利益的收入吗,如果没有那么多藏品送过去,不就是没有收入吗?
      【程崇良】:你不要忘记了我前面说到一个,现在收藏大军太庞大了,已经上亿了。
      【记者归来】:需求量很大?
      【程崇良】:对。但是真正的藏家在这里边是凤毛麟角,懂这个东西的人太少太少了,送进拍卖行的东西十个或者一百个有九十九个最后都会陷入流拍的命运,你的东西到那儿走了一圈,最后把你的东西拿回来就行了,钱交了。

      拍卖行公司用“托儿”操纵拍卖会

      【记者归来】:一个拍卖行在拍卖的时候,不知道真假的古董会卖很高的价格,会有人买吗?流拍的几率有多大?
      【程崇良】:通常在收藏界,很多人不会从拍卖公司买东西,除非很少很少的,我就看中了几件东西,然后也私下里头进行过,比如我找到专家。
      【记者归来】:做了很多功课。
      【程崇良】:做了很多功课,这个东西确认是真的,但要我要从藏家手里买的时候,他不想卖,要更多的价格,但我就从拍卖公司手里买。这里也有风险,比如刚才提到吴冠中的画,但是从拍卖公司买的时候大部分的东西都会陷入,尤其小型拍卖公司都会陷入流拍,这里图录一翻开,恐怕有一两千件东西找若干个专家看,他会告诉你这里有一件、两件东西是真的就不错了,会有这样的概念。为什么会有的拍卖会搞得那么热闹。
      【记者归来】:对,会看到这些人频频地去拍。
      【程崇良】:这些就一个简单的字,“托儿”,我们在拍摄节目的时候发现出现这样的问题,比如很明显的一个例子,比如我要去参加这个拍卖会,我要在这里面举牌拍卖,我应该交拍卖过程,就是买家的一个押金,这个押金有的是五万,有的是十万,但是我那天就碰到了这样的买家,举牌,举了两次,买画,一幅画几十万。
      【记者归来】:真买了?
      【程崇良】:就是举牌,举完牌之后手续一定要履行,你要签字,说这个东西是买下来的,好,然后你一联,拍卖公司拿一联,到最后你要确认、认可到拍卖公司后台认可这个东西我要拍了,我拍下来,我要履行手续,我什么时候汇这个钱,再怎么样走。
      【记者归来】:等于整个过程是举牌人跟拍卖行两者之间交涉?
      【程崇良】:对,我跟着这个人,他举了两件拍下来一百多万两幅画,拍完之后就走了,我就看你去哪儿,他走到后台之后,他一个动作是什么,你知道吗,没有任何一句话跟拍卖公司后台交待我这个东西买下来应该履行什么手续,直接把签的东西交给这个公司的人,拿着身份证就走了。这就意味着什么?这个东西跟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的,我就是举了牌而已。就是这样,说明这里边托儿的痕迹特别明显。
      【记者归来】:而且这个过程看起来也并不难,因为就是我拍卖行找一个托儿过来,然后他知我知,两个人这样一个情况就可以了。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没有任何第三者进行监督或者进行干预。
      【程崇良】:没有。
      【记者归来】:所以这个过程实施起来如此简单,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拍卖行在做的事情。
      【程崇良】:都能生存下来而且赚着钱的深层次原因,很多通常存在几种,知假卖假,用托儿的方式来拍这些本身就是他们自己的拍品,没有任何风险,比如我送拍的东西一定知道陷于流拍的原因是什么,比如你标的价格低一点,我哪怕标一百块钱两百块钱,也不会有人去拍,是因为这个东西压根不是跟拍卖公司有关系。
      【记者归来】: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来举牌的人压根不是来买东西的,所以真像你说的拍多少钱不会有人买。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还有拍下来之后没有交钱的手续或者过程,意味着拍卖行的藏品是您或者我送过去的,我的东西拍出去了肯定要找拍卖行要钱,意味着拍出去的藏品一定不是收藏者送过来的藏品,这样拍卖行不会进行一个交待,可能这个藏品要自己去进行一个设置是吗?
      【程崇良】:对,即便花很少的钱就能买一大堆的东西。
      【记者归来】:今天听您这么一讲,仿佛这个过程不这么神秘,那么难了,拍卖行完全可以自己操作起来?
      【程崇良】:对,只要把前期的钱收够就OK了,拍出去、拍不出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拍卖不保真导致假货泛滥

      【记者归来】:拍卖行这么混乱的局面没有人管他们吗?
      【程崇良】:其实按照从我们正常来理解,国家文物局包括工商部门应该是一个监管的机构,但是其实这块从《拍卖法》来说确实存在它的不足,在定制这个法律的时候,就是让很多拍卖公司来钻了空子,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去解读,这个时候其实在国外拍卖公司来去用这种方式叫知假卖假也好,等等之类也好,这是很重的罪,欺诈,商业欺诈。
      【记者归来】:这个如果追究起来有多重?在国外?
      【程崇良】:我是听到专家说,基本上可以把你的这一生从事信用全部抵消掉,你永远不可能在这个公司或者进入这个行业来做任何事情。
      【记者归来】:这个商业欺诈是指如果拍卖行卖的古董是假的。
      【程崇良】:对,商业欺诈。
      【记者归来】:然而像这种情况,您刚刚举了例子,这个人在拍卖行花两百多万买吴冠中作品,被吴冠中本人鉴定是假的,然而他的官司是输给拍卖行。
      【程崇良】:没错。
      【记者归来】:为什么国内跟国外有这么大的差别?拍卖行卖了假货不用担心,这样听起来很可怕,拍卖行在拍卖任何一个东西的时候不用有任何担心,不用负任何责任。
      【程崇良】:没错,不需要有任何的责任。
      【记者归来】:他可以放开手脚去做。
      【程崇良】:对,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我带了几本有些公司的图录,非常可笑的,拍卖公司很多人认为这个东西是从拍卖公司买来的,也存在一种情况,还有要把这个东西洗白,我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件东西我想让他增值,就比如这个小的东西,五十块钱买来的,但是我找到拍卖公司说,我想卖它五百万,我愿意给你交这个钱,咱俩可以商量一下,要不跟拍卖公司商量,如果这个东西很假,五十块钱的东西,如果拍卖公司稍微有一点点常识,我再说它值五百万,也不能认为它是真东西,不值五百万,但是我说你的佣金我一分钱少不了你的,15%不是,我给你20%行吗?那好了。
      【记者归来】:那就可以变成五百万了。
      【程崇良】:对,然后两家,回头这个东西我拍回来,你就能收我佣金给你,两边都收。
      【记者归来】:我自己把我的东西拍回来。
      【程崇良】:对。我拍回来,我从拍卖公司拍回来的时候它的价值已经是五百万了,好,这家拍卖公司口碑还相对不错,那旁边的人再看到的时候,只看到这个东西是我从拍卖公司拍回来五百万。
      【记者归来】:并不知道他们幕后的交易?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那我就会信这个东西?
      【程崇良】:没错,我拍卖的时候有证书,有税票,各种东西都是齐备的,甚至这个公司还有一些专家再去给他提供一个很有力的佐证。
      【记者归来】:如果针对它感兴趣的人下一步会想方设法怎么高价钱买到它?
      【程崇良】:对,这种情况非常普遍,而且在拍卖公司里,就是很多人拿去送礼,比如说去什么贷款,给什么人做抵押等等之类,我没钱我拿这个东西做抵押,我从拍卖公司拍回来五百万。
      【记者归来】:之前有新闻说,某拿着假古董去银行抵押了上百万,说就是因为,银行为什么会给你贷款,是因为有专家鉴定,这个专家就是隔着玻璃罩看了一下鉴定它是真品,我想这个可能也正是您今天讲这样幕后利益的交易。
      【程崇良】:对,比如正这个图录。
      【记者归来】:您说的就是拍卖行印刷的。
      【程崇良】:非常漂亮,也非常唬人,打开看以后,所谓张大千的《花卉》,标价多少?八百块钱。
      【记者归来】:你翻过来给观众展示一下,让网友看到,这个图册设计很讲究,印刷非常精美。
      【程崇良】:这里张大千的东西,吴昌硕的东西,等等之类一千块钱,两千块钱。
      【记者归来】:这怎么跟之前聊的不太一样,并不是定到真货的价格,而是定的价格似乎告诉你它可能不是真的。
      【程崇良】:是这样拍卖公司会告诉你这样一个理由,有的人就喜欢买假东西,拿回去之后把它变身为真东西,是这样一个概念。
      【记者归来】:而且这个变身并不复杂?
      【程崇良】:对。我把它拍下来,假如你是拍卖公司,我把它拍下来,这个东西八千块钱我买了,或者八百块钱我买了,买下来以后,从拍卖公司我想让它成八万,八十万,你觉得能吗,可以,没问题,你交钱就可以。
      【记者归来】:之前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今天听您这么一讲觉得很容易实现。
      【程崇良】:对,还有打着回流,这个东西带到国外,国外走一圈,多少年之前就是流失到国外的,然后它又回来,回流。
      【记者归来】:你觉得真的可能性又大了?
      【程崇良】:对,会让买家,有些人会很好奇,回流的东西,我从国外某某某的市场买来或者怎么着了。

      普通的收藏爱好者成为受害者  

      【记者归来】:整个利益链条过程当中受害者是谁呢?
      【程崇良】:老百姓,真的是老百姓,老百姓真的是不懂,就是说现在很多,你要去,北京有几个地方,最有名的潘家园,周六周日开始,你看多少人在淘,我们很多拍卖公司拍片子过程之中,在了解过程之中,一上午有多少人,很多。
      【记者归来】:而且群体的扩大导致一个老百姓感觉交了几千块钱流拍不能怪别人,怪拍卖行,没有人就买,但是几个人几十个人都是上千块钱对拍卖公司就是巨大的利润。
      【程崇良】:有的拍卖公司的专家或者拍卖公司的老板,在他的道德底线其实已经在。
      【记者归来】:在利益驱使之下。
      【程崇良】:对,在不断地降低,在说谎话叫什么,有一个叫“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矣。”
      【记者归来】:达到这么一个境界。
      【程崇良】:对,那么假的东西,比如我们来拿这个东西说美誉之词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
      【记者归来】:也就是他们在这个领域也就是训练成这样一个境界了。
      【程崇良】:对。

      《拍卖法》亟待修正完善   

      【记者归来】:我们今天讲到这里也能感受到,之所以能出现这样一个混乱的场面,局面,有这样一个利益链条存在,是因为拍卖行不需要负任何责任,没有一个监管,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哪些方面进行一个完善会比较好?
      【程崇良】:其实我觉得要从,因为我做法律节目,我就是觉得当一个法律出现了很明显的,对这个市场产生的一些不良的影响的东西的时候,我觉得应该及时地来修正它,来推进法制完善的进程。
      【记者归来】:继续完善?
      【程崇良】:对。包括很多业内的,就是收藏界的专家都一直在说《拍卖法》应该做修订,应该做这个完善了。否则这个61条会让这个市场本来是很好的市场,这几年迅速的膨胀,每年以几百亿的速度在膨胀,但是这个市场没有那么大的,就是被搞乱了,很多老百姓就会把自己的一些叫所谓的,就我们说的拍卖词“捡漏”还是小的,有的人不惜拿出资产,他本来有资产,拿出几百万、上千万买一个东西,最后一分钱不值,这种情况比比皆是。
      【记者归来】:可能大家比较有共识的一点,可能大家不那么懂的话,但是比较会有共识的一点,是不是也像国外一样,最起码拍卖行要负责这个东西是真的。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首先要负这样一个责任才能进行拍卖的行为。
      【程崇良】:对。
      【记者归来】:这就像我们去苹果店买一个iPhone4是假的,难道苹果店不要负这个责任吗,因为我不是在地摊上买的,这个基本的责任应该负的这是有规定的?
      【程崇良】:对,这是很简单的,大白话我从任何一个商家买的东西,起码这个东西好一点,坏一点,次一点,应该是真的吧,我现在是给你付钱的,你如果卖给我的是这个东西压根不是,或者做得很像,仿得很像的时候,你明明知道它是假的你就卖给我,你这就是商业欺诈的概念吗。
      【记者归来】:对,所以法律有待完善也是我们非常来期待这样一个完善之后,可能我们会看到拍卖行业的整合。非常感谢程老师做客我们今天的《记者归来》,感谢收看,再见。

 

热词:

  • 记者归来
  • 程崇良
  • 假古董
  • 去伪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