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新闻调查]痛苦的欧洲(20111029)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30日 00: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0a31f5475ab4c0187995385608c9ce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几天前,希腊人爱娃来到中国,等待一份即将签约的工作,而她的祖国则在等待着一次命运攸关的会议。

    2011年10月26日,欧盟峰会召开在即,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是否能在这次会议上达成一揽子解决方案,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而对于爱娃和所有的希腊人来说,对这个方案的等待已经持续了整整21个月。

    2009年10月,曾经两次竞选失败的帕潘德里欧成为希腊新一任总理,然而上任不久他就发现:希腊真实的财政状况是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这两个数字远远超过了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

    紧随其后的是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在2009年12月接二连三的降低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2009年12月8日惠誉将希腊信贷评级由A-降低至BBB+,前景展望为负面;2009年12月16日,标准普尔将希腊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下调为BBB+;2009年12月22日,穆迪宣布将希腊主权评级从A1下调到A2,评级展望为负面。所谓主权债务是指一国以自己的主权为担保向外,不管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向世界银行,还是向其他国家借来的债务,任何主权债务引发的风险都会引起市场恐慌情绪的蔓延,对于希腊而言,旧的债务相继到期需要偿还,国家的运转仍需借债来维持,而信用评级的降低大大抬高了借债成本,希腊是否能按期还债,是否会面临国家破产成为市场共同的担忧,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由此引发。

    何志成(中国农业银行 高级经济师):以前的国债就是主权债是没有危险,主权债是以国家的信誉为担保,在过去几十年中间,尤其是发达国家债券,从来没有说这种债券……

    记者:出过偿付危机。

    何志成:这个债券要受损失,有风险,它都是零风险的。为什么叫债务危机?现在所有国家的债券,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债券都不敢说没有风险。

    当主权国家发生债务危机时,通常有三种解决办法:技术性违约;大量发行货币;利用通货膨胀或货币贬值,降低债务的实际价值,获得援助,违约是万不得已的下策,而对于身处欧元区的希腊来说,第二个解决办法也无法实施。

    1999年1月1日欧元正式启动,这标志着欧洲货币一体化的构想在经历了30多年漫长筹备后终于变为现实,为使欧元问世后能成为一个稳定的货币,欧盟制定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为加入单一货币区的国家规定了五项"趋同标准",其中两个标准是:预算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和负债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趋同标准的设计是为了确保单一货币联盟的稳定和信誉。欧元的诞生对于欧元区成员国的好处是,首先在于欧元区是一个每年内部贸易额达1.6万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量15%的巨大市场,而实行统一货币不仅能节省巨额交易成本,还使人才、资金、技术和资源等得到最佳配置,从而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但是欧盟成员国要想加入欧元区,必须达到《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5项标准,在申请加入欧元区的,12个欧盟成员国中,希腊是惟一由于未达标而不能首批加入欧元区的国家。

    2001年,为了能够进入欧元区,希腊花了3亿美元的巨额佣金,从华尔街请来了"天才发明家"高盛给自己量身定做了一套"债务隐瞒"方案,这个方案采用的是一种叫做"货币掉期交易"的方式,用以掩盖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希腊也因此顺利加入欧元区,但是高盛显然不会做赔本买卖,为防止自己的投资打水漂,它向德国一家银行购买了20年期10亿欧元CDS信用违约互换保险,也就是说如果希腊违约了,则由德国这家银行来支付,当然提供这种保险的远非德国这一家银行,当这笔货币掉期交易到期的时候,希腊的债务问题便暴露出来,而一同陷入债务泥沼的还有一大批购买希腊债务及金融衍生品的银行。

    何志成:欧债危机跟美债危机最大区别在哪儿?就是因为欧洲危机的杠杆率太高,比如我在意大利买的国债,我可以拿到希腊去跟希腊央行变现,变现以后我又买这个法国的国债,我又到德国去变现,这种来回倒的过程中,欧洲金融系统就设计出衍生金融产品,因为它每天在倒来倒去,每天价格都会有变化,欧洲有7800多家银行,每一家银行都在做这种游戏,希腊现在一断臂,欧元就彻底垮了。

    而欧元区制度设计上的缺陷让希腊债务危机的解决更加复杂,作为欧元区的成员国,希腊没有单独发行货币的权力,这项权力属于欧盟的中央银行,这样希腊就不能通过发行货币来缓解自身的流动性危机,惟一的途径就只能是请求援助。

    2009年12月17日,希腊几千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将要采取的财政紧缩政策,他们也许没有想到同样的抗议主题将在未来很长时间里成为生活的主题,而关注希腊债务危机的很多人同样没有想到,经济总量只占欧盟2%的希腊债务危机,竟然最终演变成需要整个欧洲共同面对的债务危机。

    2010年年初,当希腊在债务危机中挣扎时,标准普尔又将西班牙主权信用评级前景下调至"负面",爱尔兰、葡萄牙也收到评级或遭下调的警告,另一评级公司穆迪,则以"缓慢死亡"形容葡萄牙和希腊的经济前景。一时间,欧元区利空消息不断,欧元走势不断下行。据《金融时报》报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的一周内,共有约4万份沽空欧元的合约,总计金额约76亿美元,创下欧元自诞生以来最大规模空头头寸,这表明投机者攻击欧元的企图十分明显,从希腊开始发酵的债务问题最终演化为一个疑问:欧元会崩溃吗?而此时,在是否救助希腊的问题上,欧盟仍旧未能达成协议。

    2010年3月3日,希腊公布了48亿欧元的紧缩方案;2010年4月23日,希腊正式向欧盟及IMF提出援助请求。对此德国表示:除非希腊出台更为严格的财政紧缩政策,否则不会过早援手。

    记者:从您的一个研究结果看,作为欧盟这样的一个经济体,对希腊出现这样的危机,到底该不该救?

    周天勇(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 副所长):它现在是这样,实际上是两难,就是说你要是不救希腊呢,那就面临着他的整个国家财政的破产,欧元可能要导致解体,那你政治上是非常大的一个损失,我觉得他是必须得去救,但是救的过程非常复杂,那么最好的一种方案就是恶性的通货膨胀,让整个全欧元区的价格上涨,用发行所得的铸币税来给……

    记者:冲抵债务。

    周天勇:对,冲抵债务,第二个就是争取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

    记者:再贷款。

    周天勇:援助,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会对你各个国家有严格的要求,比如说你要缩减你的财政赤字,要你的债务不能超过多少多少,他要不遵守,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要求,那么货币基金组织就不会救他。

    2010年5月2日,在希腊政府保证实行痛苦的财政紧缩政策的条件下,欧盟和IMF同意向希腊提供总额1100亿欧元的紧急救援贷款。

    随之而来的是5月4日为期48小时的罢工,这让投资者对希腊能否减少赤字大为怀疑,同时市场传言,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可能会被再度调低,受上述消息的影响欧美股市大跌。

    5月10日,在1100亿欧元紧急救援计划出台仅8天之后,欧洲紧急出台总额达7500亿欧元的救援计划,这套欧洲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救援计划,其中4400亿欧元将由欧元区国家根据相互间协议提供,为期三年,600亿欧元将以欧盟《里斯本条约》相关条款为基础,由欧盟委员会从金融市场上筹集,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提供2500亿欧元。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据此指出:欧元区各国领导人已经认识到希腊国民所作出的牺牲,对于普通的希腊人来说,这种牺牲称作"被牺牲"可能更加准确,因为政府为避免国家破产而推行的紧缩政策,首先触及的正是人们的福利。

    爱娃(希腊人):我们所拥有的福利体系跟其它欧洲国家是很相似的,特别的是在希腊我们能享受到免费的教育,从小一直到上大学都是免费的,所有的公立大学教育是完全免费的,不用付学费也不用付书费,记者:这个情况是一直都有,还是希腊加入欧盟以后才出现的?

    爱娃:这在希腊加入欧盟之前就已经如此了,国家一直努力给国民提供免费的教育,因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让希腊国民享有免费的教育被视为一项重要的社会福利。

    在爱娃的讲述中,免费教育是希腊给予国民的最好的福利待遇,然而债务危机发生以来,观察者提及更多的则是希腊福利体系中不合理的地方。

    根据希腊经济网站的数据,每年政府都要为公务员福利拨出数以十亿计的款项,希腊的公务员们每个月可以享受到5欧元到1300欧元之间的额外奖金,奖金的名目也相当随意,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能准时上班。此外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到了2050年,希腊的养老金开支将上升到等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而欧盟的成员国的平均养老金开支还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如此高比例的养老金支出中,也有一些项目让人无法理解:比如已经去世的公务员的未婚或者离婚的女儿,可以继续领取其父母的退休金。

    爱娃:这个福利是关于公务员的女儿的,如果一名公务员他有个女儿,并且这个女儿成年后没有结婚,就会有这样的福利待遇;再者假如公务员的女儿没有工作或者离婚了,或者她有孩子要抚养,也就是说她没有足够的能力在经济上自立,政府就会支付给她一些额外的福利待遇,那会是她父母亲的养老金的一部分。

    希腊的不同政党不断地开出各种高福利支票来争取选民,也造成了高福利的恶性循环。如果经济形势喜人,高福利也可以维持,可是希腊经济发展偏偏停滞不前,是欧盟内经济最弱的国家之一,政府靠借债度日,却把借来的钱用来发放不合理的福利,这也成为援助希腊时让人心理不平衡的原因。2010年8月,德国图片报发表了一封给希腊总理的公开信:"尊敬的总理先生:如果你读了這封信,那就说明你已经进入了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家,你到了德国,在这里,人们工作到67岁才退休,公务员不再有14个月薪水的待遇,在这里沒有人需要行贿1000欧元才能获得一个医院的床位,而对于那些不幸找不到丈夫的将军的女儿们我们不会给予补助,德国也有很高的债务,但是我们自己可以解決,那是因为我们能早早起床,并且工作一整天,因为我们在经济好的時候,就想到了经济也会变坏,因为我们有生产全球畅销产品的好工厂。"

    周虹(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所长):如果德国人这个福利很高,但是他一天能干十个小时,兢兢业业,然后锱铢必较,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很认真。那你知道你生产出来这么多的东西,你可以用去再分配,然后同样是一个南欧人,他也享受这样的福利,可是他却没有,生产出这么多的东西来,他一天不是工作十个小时,甚至也不是八个小时,甚至都不是六个小时,一天工作四个小时,那你觉得这是一种可能的事情吗?那如果从数字上看,就是这些南欧国家加入了欧盟以后,都有一个福利大幅度增长的这种态势,每年的福利都在增长,那么你再看看那个经济,它不是通过生产,不是通过这种实体经济,而是通过这个资本的快速流动,通过这样的一些这个同样在全球化条件下、新自由主义条件下,这种资本衍生产品的这种增值来维系它这个福利,通过还要通过借债来维系它这种福利,那你知道它这个是不可能持久的,必须要回归到一个合理的一个正常的这样一个水平。

    实际上,在欧洲让福利回归到合理正常的水平,这个过程并非只在希腊发生。从2010年开始,几乎所有的欧盟国家都提出了财政紧缩计划,而最先触及的也多为退休制度,例如德国计划在2029年把退休年龄从62岁提高到63岁,领取全额退休金的年龄从65岁上调到67岁,希腊要在五年内把平均退休年龄从61.4岁提升至63.5岁;英国政府建议:到2020年把女性法定退休年龄从60岁提升到65岁,2024年把男性法定退休年龄提升到66岁,2046年进一步提高到68岁;法国退休制度改革法案的核心也将法定退休年龄从60岁逐渐延长至62岁,并提高缴费比例。伴随改革的是欧盟各国此起彼伏的民众抗议。

    记者:在你看来,是不是现在欧洲正在承担的承受的这些痛苦还要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向松祚(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 副所长):相当相当长的时间,而且我们要看欧洲的债务累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最深层次的原因是欧洲的人口老化,那么人口老化,人越来越老,现在老的这个寿命都很长,它需要福利,需要赡养,你需要有退休金,需要有医疗的保障各种保障,所以本身这个人口的老化就造成它的财政的开支,财政的负担就非常沉重,整个发达国家,这个民主体制下面的高福利制度它不可能永远这么维系下去的,人人都享受高工资高福利、高医疗保障,又工作时间越来越少,那谁来创造这个财富呢?谁来创造这个财富?天上不可能掉馅饼的,所以这是造成他们这些年来,特别是二战以后他们的债务规模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根本性的原因是这两个:生产力在下降,享受水平在提高。所以这次欧债危机,它可以引发全世界去重新思考人类这个基本的经济制度的安排,这种福利的制度怎么能够维系下去?

    2011年1月14日,惠誉下调希腊主权信贷评级由BBB-级下调至BB+级,评级展望为负面;2011年3月7日,穆迪3月7日将希腊国债评级从"Ba1"下调至"B1",评级前景为负面;2011年3月29日,标普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由"BB+"下调至"BB-"。

    对于欧洲来说,这已经是第二个在评级下调声中开始的新年。当人们担心债务危机可能牵连,此前已遭降级或者受到警告的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时,意大利却成为欧债危机中可能倒掉的下一块多米诺骨牌,截至2010年底,意大利公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19%,远高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60%的上限,在欧盟各国中仅次于希腊的142.8%,而意大利近2万亿的未偿付主权债务,让市场对欧洲解决债务危机的信心遭到打击,为了阻断危机向意大利蔓延,欧盟施压意大利,加紧减少财政赤字的步伐。但人们同时担心:金融危机之后本来就已经非常脆弱的意大利经济,会因紧缩政策进一步下滑。

    爱娃:我从1998年开始就在意大利生活,从2005年开始我就发现要找个合适的工作变得艰难起来了。过去的五年里,在意大利和希腊,对于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要找个像样的工作很不容易,通常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找份工作,还跟自己所学的专业没多大关系,我们的很多同事现在也难再找到新工作了,他们中有不少人去年已经失业了。

    作为欧元区第三和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和西班牙在欧洲经济中的地位至关重要,人们担心如果这两个国家陷入债务危机而无法从市场融资,那么欧盟其它国家将没有足够力量来援救意大利和西班牙,欧元区有可能因此分崩离析。

    2011年7月末,标普将希腊主权评级从2009年底的A-下调到了CC级,也就是垃圾级;7月21日,欧元区各国领导人一致通过了第二轮希腊救助计划,同意将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有效放贷能力从此前的2500亿欧元扩大到4400亿欧元,并允许该基金直接从二级市场购买脆弱国家国债,以避免借贷成本飙升,但这一计划,需要在欧元区17个成员国的议会获得批准后才能实行,这意味着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扩容仍存有不确定性,德国执政党和联合执政党的一些立法者明确表示不会投票同意上述救助方案,理由是德国纳税人已经为那些不遵守财政纪律的所谓边缘国家支付了太多,继续为后者埋单只能纵容犯错误者一错再错。

    9月19日,标准普尔将意大利长期主权债务评级从A+降至A,而此时,希腊和欧盟、国家货币基金组织就进一步削减支出的谈判仍在继续。

    9月21日,希腊宣布实施补充性经济紧缩措施,其中包括在2011年和2012年新征每年每平方米最高4欧元的房产税,对总统总理等所有经选举产生的官员少发一个月的工资,要求船主为摆脱债务危机发挥更积极作用,这是危机爆发以来提出的第七份紧缩计划。

    新的抗议随之而来。

    经过了七轮紧缩政策的痛苦之后,希腊人仍然看不到终点。

    记者:现在国内媒体报道,在债务危机下的希腊国民,普通的国民生活的非常困难,你在前方观察,这种困难究竟困难到什么程度?

    单既明(中央电视台驻外记者):这个在危机之前,希腊人生活是很舒服的,但是危机发生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根据新的紧缩措施,大约有10%的人,也就是3万人要被裁掉,这些人领到60%的工资,在裁掉之后的第一年,那么第一年过去之后,你找不着工作,那么政府就不管你了,那你就完全失业了,而且危机发生之后,政府提高了税收,像餐厅这种税收在过去的一年涨了三次,而且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也降低了,原来是一万欧元以上才征税,现在5000欧元以上的人都要交税了,个人所得税。

    记者:我看有的报道说学校也因为现在的财政拨付有困难,学校学生都不能去上课了,这些现象你在前方看到属实吗?

    单既明:是这样的,以前学生上课是不用交学费的,而且课本是由政府提供的,但是在紧缩措施采取之后,不但教师的数量要被砍掉,教师的工资受到影响,而且学生要开始交学费了,而且课本呢,政府也不再发课本了,小学的学生是用什么呢?政府发给他们光盘,用光盘来代替课本,但是很多孩子就说了,我家里没有电脑,你给我光盘也没有用,所以很多中学生在示威游行的时候就把这个光盘扔掉了。

    爱娃: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反正我是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我说过了,在希腊教育是完全免费的,可是政府现在却没法提供教科书了,所以他们不得不提供教材的复印件以及光盘,对于希腊来说,这是个痛苦的时期。

    9月2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在欧洲议会发表洲情咨文讲话时表示债务危机是欧盟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希望解决希腊问题绝非是一场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没有人看到马拉松的终点在哪里,但第二天也就是9月29日无疑是这场马拉松关键的一站,因为这一天,德国议会将对EFSF的扩容方案进行表决,一旦EFSF没能如期通过,对希腊而言将意味着将判处死刑。

    周虹:第一轮的救助没撑住以后,又出了一个叫欧稳基金,就是4400亿的,这个欧元的这个欧稳基金,这个欧稳基金因为它有效贷款率不高,只能达到2500亿,现在要提到真正的4400亿的有效,但是它这个基金不是说我德国政府拿、法国政府拿,你要到资本市场上去融资,我们知道现在国际的金融炒家炒得这么厉害,那实际上利率应该是就是欧洲央行给希腊的利率是3.5到4,但是在市场上能炒到100%,你想这个金融炒家的作用有多厉害,你不能用这么高的成本去融资,你要是20%的利率、30%的利率,你真能把经济拖垮的,你要稳定在一个合理的利率。那市场为什么要给你一个合理的利率,来买你这个东西呢?

    记者:你必须得证明你能够还的了。

    周虹:对,要担保。担保在欧元区这样一个情况下,你怎么担保呢?大家分了,就是比如说4400亿欧元这个债,德国政府说,给德国分了是1230亿欧元,德国来担保,再有几百亿由法国来担保,那你实际上政府还是在后面,这就牵扯到一个法律问题,就是德国政府能不能做担保,然后默克尔说我的法律规定我不能做担保,要通过德国议会,所以就是9月29日德国议会这个投票就那么重要。

    9月29日,欧洲金融稳定基金议案在德国议会获得通过,为稳定欧元和救助欧元区债务国铺平了道路,然而马拉松仍在继续,因为法德两国对如何使用这4400亿仍存在着争议,希腊仍要等待压力仍在聚集。

    10月19日,希腊政府再次推出更为严厉的紧缩政策,内容包括增税、削减公共部门工资和养老金的政策,特别是希望终止宪法中禁止对公务员进行裁员的规定,为了获得民众的理解,帕潘德里欧发出了这样的恳求:没有其它的道路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就是破产,那将会对每个希腊家庭、每个希腊人造成毁灭性打击。他说我们知道大家面临的困难,但是现在已经进入了关键性战役,针对这项政策发起的抗议活动充满了火药味,但这项法案最终通过了议会的表决。

    爱娃:我觉得现在频繁的罢工,可能并不能够真正的帮助希腊走出困境,显然政府需要作出决定,人们作出罢工这样的反应,是为了表示他们对现实的不满,我们必须说人们努力工作了,但是希腊现在的情况却不对头,人们是为了表达这样的情感,人们也可能希望藉此获得现实境况的改善。

    因为希腊第六笔援助资金迟迟得不到批准,市场恐慌情绪再度加剧。欧盟峰会将原定于10月17日召开的峰会,推迟到23日,并宣称将推出旨在结束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最终解决方案,但是人们的信心却似乎被旷日持久看不到终点的不确定性消磨殆尽。

    向松祚:我现在是越来越悲观,我的悲观不是来自于欧元区没有钱,不是来自于欧元区没有办法来救助希腊危机,我的悲观是来自于一年多两年多来欧元区的领导人,他们在处理债务危机确实让全世界的投资者和全世界的人民是非常失望的,也就是说在2010年的3月份债务危机就已经全面爆发了。当时希腊就已经还不了钱了。那个时候欧元区的领导人出来,向全世界讲说:希腊没有问题,希腊不需要救助,他们自己可以搞定。结果只过了两三个月,说希腊必须要救助,说希腊必须要救助,然后马上说希腊我们现在已经通过这个救助方案,希腊这个事已经稳定了,这个事已经过去了,不会传染到别的国家,结果这个现在我们都知道,也就过了四五个月、半年,希腊债务危机的问题,马上就传染到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现在传染到整个欧洲。现在三个月以前,7月21日我们知道,欧盟也开过一次欧盟峰会,当时也是通过了一揽子的协议,到9月份,这个方法不行了,我相信全世界的人都会打一个问号:你们现在对危机的估计准确吗?是不是再过一个月情况又发生变化?

    果然 10月23日的欧盟峰会未能像之前所说的那样推出最终解决方案,而是共同商定了解决欧元区债务危机方案的粗略纲领,市场给予的评价是悬而未决、援而不足。针对人们对德法两国的争议,法国总统萨科奇表示方案大体已经形成,法国和德国就有关问题的讨论进行得非常顺利,他同时强调达成解决问题的最终方案仍旧需要三天之后的欧盟峰会上进行长时间的讨论,而这次峰会对债务问题的解决可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方案仍需等待,尽管只有三天时间,但痛苦的等待显得尤其漫长,2011年10月26日,欧盟峰会如期举行,这一天,希腊的公交部门仍在举行罢工。

    也是这一天,意大利政府致信欧盟表示将在2026年前提高退休年龄至67岁,同时意大利政府将使其劳工市场更具灵活性,以此提升竞争,刺激经济增长,此外意大利将在2011年底对其劳动法进行改革以及对就业福利系统重新进行审视;10月26日经过8个小时的讨论,欧盟峰会对外宣布以就解决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达成广泛协议,其中包括希腊债券的民间持有人接受减值50%,欧洲金融稳定基金规模提升至1万亿欧元,受此消息的影响,欧洲股市当天大幅收高。

    向松祚:是一个好消息,是一个进步,但是我个人觉得还远远不够,原因很简单,就是现在欧洲债务危机所面临的根本性的问题是市场,全球的市场对于欧元区的领导人,对于欧元的债务,对于欧元的银行体系没有信心。我个人觉得,最多只消除了市场的三分之一的不确定性,仍然有三分之二的不确定性没有消除。

    记者:为什么会这样讲?

    向松祚:因为他们达成的协议几个要点:第一是要在半年之内,差不多半年之内要筹资1064亿银行的资本金,把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高到9%,那么这个数字1064个亿,首先这个数字够不够,这本身是一个疑问;第二个让市场不太放心的是这个1064亿从哪里筹集?第三个问题,如果从市场拿不到钱,从私人部门拿不到钱,那只有从政府拿钱,问题是政府,谁来拿钱为银行补充资本金,所以1064个亿现在从哪里来筹集这是一个大问题。

    市场有充足的时间来观察欧元如何重建信心,这个过程也许能为世界经济如何面对全球性债务危机贡献经验。

    这次欧洲的债务危机过程中,可能每个人关心的侧重点不同,可能作为您来讲,您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周虹:一个是欧洲转型,另外一个是欧洲前途,这两个问题是联系在一起的,这都是很大的问题,很大的问题,那我们看到这次危机以后呢,欧洲的制度肯定是要转型,要变,福利国家削减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更重要的就是在欧洲层面上的转型,欧洲一体化到底向哪个方向去发展,因为大家都在讲欧元解体了,很多金融人士都说三年以后我们坐在一起,欧元就不存在了。

    记者:您觉得有这种可能吗?

    周虹:微乎其微,微乎其微。但是你要做出一个科学的判断,你必须关注体制在欧洲层面上的转型,而这个转型呢必然的要影响欧洲未来的前途。

    就在10月26日欧盟峰会召开的当天,爱娃来到未来将要上班的地方--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签约之后,她将成为这里的外国专家。喜爱中国文化的爱娃,有一个中国丈夫,他们曾经在希腊、意大利生活、工作。

    爱娃:因为那时候我们就住在这两个国家,但是在南欧找工作是没戏了,我们当时没有固定的想法,就是想能够在一起最好,所以我们决定要去一个能让我们俩人都感到开心的地方,我们可以一起创造美好的事物,至于这个地方是哪儿倒无所谓,那么现在这个理想之地是北京。

 

     【希腊危机——新闻背景】

    2009年12月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接二连三的降低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

    2009年12月8日 惠誉将希腊信贷评级由A-降低至BBB+,前景展望为负面。

    2009年12月16日 标准普尔将希腊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下调为BBB+。

    2009年12月22日 穆迪宣布将希腊主权评级从A1下调到A2。

      【危机蔓延——欧债危机】

     意大利下一个希腊

    目前意大利的债务规模约为1.9万亿欧元,占GDP的比例高达120%,负债的总额超过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三国的总和,在欧洲国家中位列第一,意大利面临成为下一个希腊的危险。

     【专家观点】

      欧债危机不是缺钱 而是缺强有力的领导

    投资者是悲观加上有点恐慌;一般老百姓对这个债务危机的蔓延他们已经有点漠然了;那么高层人士,比较接近政府高层人士他们是比较失望。

      【国际问题观察员点评】

      欧债危机 一体化的问题只能通过一体化解决

    从表面看,欧债危机是部分南欧国家借贷消费导致政府债台高筑所致,是个别国家的经济问题。但从深层次看,这场危机是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问题。

热词:

  • 新闻调查
  • 痛苦
  •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