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生死时速”欧债危机(20110914)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23: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1C408F0EB6243f5A2B3D4D0F589C79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欧债危机这几天极度的恶化,希腊经济超预期的衰退,国债收益超预期的暴涨,政府手中可以用的资金,据报道只能够维持到下个月,也就是十月份,那么希腊政府的违约的风险也飙升,已经接近了破产的边缘,甚至有的媒体称“现在已经破产”,那么今天世界各大主流媒体都将欧债危机作为重点,因为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一国的经济问题都有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而最终的结果将许多的国家恶心其中,让世界无法接受,那么在这个关键时刻,希腊和欧洲其他国家该怎么办?欧洲整体该怎么办?甚至中国该怎么办?

  主持人 水均益:欧债危机这几天是极度的恶化,希腊经济超预期的衰退,国债收益是暴涨,政府手中可以用的资金据报道只能够维持到下个月,也就是10月份。

  希腊政府违约金的违约风险也是飙升,已经接近了破产的边缘,甚至有的媒体说,希腊现在已经破产了。那么今天世界各大主流媒体都将欧债危机作为关注的重点,因为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一国的经济问题,极有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而最终的结果可能将许多的国家裹挟其中,让世界无法承受。

  那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希腊和欧洲其它国家该怎么办?欧洲整体又该怎么办?甚至中国该怎么办?首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

  主权债务危机阴云笼罩下的欧洲就像一个炸药筒,随时都有被引爆的危险。而嗷嗷待哺的希腊、意大利、法国则扮演者雷管的角色。

  9月12日,希腊副财长对萨切尼迪斯对媒体表示,目前该国资金仅可供政府运行至10月。同日,希腊一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暴涨至117%,表明投资者对希腊发生主权债务违约的担忧已上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希腊政府预计,今年经济将萎缩超过5%,远高于此前欧盟委员会预计的萎缩3.8%。

  就在此时,持有大量希腊国债的欧洲银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首先中弹的是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14日决定,下调这两家银行的信用评级。穆迪方面表示做出这一下调决定,是考虑到这些银行受到希腊债务危机影响,穆迪下调法国两大银行信评,暗示欧债之火已经燃烧至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如何根治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成为当务之急。

  据统计,意大利国债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在欧元区仅次于已经陷入困境的希腊,昨天有媒体报道称,意大利政府正在与中国政府接触,寻求救援,但意大利政府并未证实这一消息,从而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是否会出手介入债务危机的猜测。

  随着欧债危机不断呈现恶化趋势,在欧元区内部,不惜代价救助希腊等国的意愿正在下降,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勒斯勒尔提出,要稳定欧元,危急情况下不排除希腊有序破产。德国总理默克尔13日出面警告说,每个人都应该非常小心的斟酌用词,嘴下留情,不要给金融市场带来恐慌和不安情绪。

  默克尔 德国总理:我们必须保证所有行为都是可控的,我们必须知道可能产生的后果,否则欧元区将陷入我们不愿看到的境地,对所有成员国都产生严重后果。

  据测算,欧洲主权债务最为严重的希腊、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五国一共欠债3万亿欧元,其中50%有违约的危险,这意味着全球金融体体系将受到1.5万亿欧元的冲击。分析称,如果欧债危机恶化,其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很可能远大于上一轮的金融危机。

  水均益:好,有关这个话题,我们现在请到的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的副主任王朔先生,另外我们待会儿也会通过电话来采访,现在正在卢森堡来参加一个有关欧债危机国际会议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的副所长,也是我们环球视线的老朋友向松祚先生。

  首先王朔先生,我们不妨来看这两张漫画,这是欧洲人画的画,一幅画似乎希腊已经成了一个特洛伊木马,伸进了欧元区。另外一幅画现在用欧洲的任何的中央银行来洒钱,也似乎救不了这场大火。

  首先一个问题,您同意现在的这样一种说法,就是希腊已经濒临要破产了吗?或者说如果希腊真的是濒临破产或者已经破产,一个国家的破产是什么概念?

  正在评论:希腊违约风险剧增 或将破产?

  王朔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助理:是这样子的,这个就像刚才片中所讲的,现在希腊确实是面临着一个破产的边缘,也就是说它到10月份之前,如果拿不到欧盟预计给它的1090亿欧元的第二轮援助的话,也是说因为现在还需要各国的投票,7月21日开完会以后,各国议会要投票通过这个东西才能给,如果说它拿不到这笔钱,很有可能那就是到10月份以后无钱可用,直接就是说等于是还不起账。

  水均益:那就是国家破产。

  王朔:国家破产。

  水均益:国家破产是什么概念?

  王朔:国家破产是这个概念,就是说这个国家破产本来是,大概是在2002年的时候,这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这么一个概念,它实际上相当于就是说一个国家如果说你的外汇储备不足以支撑你所谓的进口,那么你是破产。还有一种破产就是你主权债务的规模超过了你的GDP的总额,那你也是破产的。但是国家的破产跟个人的破产不一样,公司企业的破产你可以收购,国家的破产谁来收购呢,这种情况历史上也发生过,我们并不陌生,比如说像俄罗斯的状况,包括20世纪初的阿根廷。

  水均益:但是可能有点不同,这次是因为希腊是欧元区的一个成员国。

  王朔:对。

  水均益:而且一旦希腊要是崩塌的话,有可能会有的媒体就认为,整个在欧元区或者欧盟带来一个连锁反应。我们接下来马上来请教一下向松祚先生。

  水均益:向先生,你好。

  向松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您好,均益。

  水均益:给我们介绍一下,就是你身处在欧洲,现在你所能感觉到的,包括你在参加的这个国际会议上感觉到的一种氛围,是一种什么样的氛围?是不是意味着说现在一个幽灵正在欧洲上空盘旋?

  专家观点:欧债危机不是缺钱 而是缺强有力的领导

  向松祚:这个幽灵在欧洲上空已经盘旋很久了,我在卢森堡参加这个会议的总体的感觉就是说,投资者现在是悲观加上有点恐慌;一般老百姓对这个债务危机的蔓延他们已经有点漠然了;那么高层人士,比较接近政府高层人士他们是比较失望。为什么是这三种情绪,首先就是说很多高层人士,他们认为现在欧债危机之所以到今天为止正在蔓延而且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救助,主要是因为欧洲现在缺乏明确的领导,特别是德国的有些高层人士,他们对默克尔总理,就是长期以来没有制定一个明确的挽救欧洲危机的路线图,他们是深感失望。

  也就是说欧债危机其实现在缺的不是钱,缺的是一个强有力的一个领导。因为刚才讲,就说如果这几个国家的债务出问题,比如说就算是最严重的情况,50%出问题,其实也只有1.5万亿欧元,这个对整个欧元区来讲其实不算是一个拿不出钱的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是说原来谈过的一些承诺,比如说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包括意大利,它们财政改革的一些承诺都很难得到兑现。希腊为什么最近现在马上拿不到钱,就是因为它以前承诺的财政改革的指标没有达到。根据以前达成的协议,你达不到这个指标,那我们就不会给你钱,实际上不是没有钱,而是有钱。

  水均益:向先生,我们很多观众我估计不会像您这么专业,我有几个很快的简单的问题,您给我们快速解读一下。

  这场危机会不会像2007年、2008年这样一场大危机突然蔓延到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

  正在评论:欧债急速恶化 全球危如累卵

  向松祚:这个是很有可能,而且现在实际上已经蔓延到,我们注意到就是目前已经下调了法国银行的信用级别。

  水均益:这意味着什么?

  向松祚:他们意味着就是现在银行里融资的成本会大幅度上升,而且你的资产负债面会出现很大的问题,那么它的利润、它的股价都会大幅度下滑。那么这个大幅度下滑会马上蔓延到其它的银行体系,所以会产生出类似当年雷曼破产的时候产生的后续的效果,所以现在欧洲其实,我刚才讲投资者为什么很悲观或者是有一些恐慌,主要是他们担心这个银行体系会遭到非常沉重的打击。

  水均益:另外向先生,对我们中国会有什么样的这种影响?我们如何来应对?

  向松祚:我想现在对中国的影响已经显现出来,由于欧洲的债务危机不断的蔓延,确实欧洲的消费,整个经济现在非常疲弱,这样对中国的出口是非常不利的。当然我想从另外层面讲也对中国是一个机会,就是中国现在应该积极主动的参与这个欧债危机的救助,这样可以扩大中国在整个国际市场上,特别是在欧洲市场上的影响力,对未来我们中国的企业走出去、金融走出去,包括我们的货币走出去,成为国际的货币都是有帮助的。如果在别人遇到危机、遇到麻烦的时候,你有能力去参与一些救助而且你不愿意参与,那么未来在很大的国际动作上别人也不会支持你,所以我想现在对中国来讲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机会。

  正在评论:中国能否救欧洲?

  水均益:好,向先生保持在线,我们来请教一下王先生。刚才向先生说了,中国这是一个机会,但是在目前这种危机的时候,中国能够救助欧盟吗?或者说欧债这次危机的救世主会是谁呢?

  专家观点:真正能救欧元区的只能是欧元区自己

  王朔:我的观点是这样子的,我认为真正能够救欧元区的只能是欧元区自己,那么中国不会是救世主,但是中国也不能置身事外。我们讲现在当今的世界是平等的,大家都在一个经济圈里面,中国肯定不能够,如果说这个欧元区发生大的灾难,就像刚才向教授讲的一样,如果发生一种全球性的第二轮金融危机,那么中国不可能幸免于难。

  那么欧元区救怎么救,实际上像刚才向教授讲的一样,我也非常赞同,欧元区现在最缺乏的是强有力的领导和团结的精神。欧元区因为它建立的时候存在着一些经济基础,包括经济发展水平没有达到单一货币的要求,所以强行推行单一货币,发展到今天因为金融危机的冲击暴露出一些问题,同时也反映出各国自己自顾的一种倾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各国在危机面前还不能够团结一致的话,那么很可能大水就会把这个堤坝冲垮。

  水均益:那我们再来问一下向教授,向先生,在你看来,你的观察,作为一个专业人士,现在解救欧债危机,最最关键的是什么?

  向松祚:最最关键的是现在以德国为首的欧元区的核心的两个国家,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他们要尽快地宣布一个非常非常明确的路线路,也就是他们要把各种情况设计好,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他们该怎么办,出现另外一种情况他们又应该怎么办,这样稳定的市场的信心,只有稳定市场信心,市场才不会抛售这些债券,不会抛售这些银行的股票。如果市场的信心崩溃以后,大规模的抛售他们的债券,抛售这些银行的股票,那么他们挽救这个银行企业所需要的资金可能远远大于他们现在挽救希腊所需要的资金,所以现在稳定信心是欧元区债务危机稳定的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情。

  水均益:好的,我们非常感谢人在卢森堡正在参加国际会议的中国人民大学的向松祚教授,接下来王朔还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对于中国的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讲,我们怎么来看待这场欧债危机?它到底是离我们远还是很近?

  王朔:其实欧债危机,我们都知道最近美国也在闹债务危机。

  水均益:对。

  专家观点:欧债危机关系到中国的切身利益

  王朔:所以总体来讲欧美的债务危机它是全球化发展的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也就是说这个力量此消彼涨带来的一个必然的结果,当然欧洲有它特殊的情况,欧洲一体化的特殊的区域化的一种结构,在这种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催生了欧债危机,但是我们讲不要忘了欧洲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水均益:对。

  王朔:而且是中国的第一大技术来源地,那么也就是说欧洲它的经济状况,它的生存发展跟我们息息相关,可能普通老百姓不会意识到这个欧债对我们有什么,但是如果说欧洲不行了,欧洲垮掉了,那么对中国整个意味着什么,如果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了这种影响,或者造成了危害,那么我们再回头看的话,那个就跟你有切身的关系了。

  水均益:所以我们也要保持高度的警惕。

  好的,非常感谢王朔,好,我们去段广告。

  在欧债危机阴影持续扩散的这个形势下,欧债经济会不会破产?欧元区会不会分裂?世界经济会不会陷入更大的衰退?也许拯救危机的就是那句最朴素的话--不抛弃,不放弃。

  好了,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环球视线》,再见。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环球视线
  • 生死时速
  • 欧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