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22岁班加西小伙自称枪杀卡扎菲 或获170万美元奖金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31日 08: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乌雷比在当地被视为英雄,他的大幅照片挂在班加西街头。

视频中,乌雷比与父亲萨迪克在一起。

乌雷比的父亲萨迪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乌雷比的哥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22岁班加西小伙乌雷比自称枪杀卡扎菲

  本报成全球第二家探访乌雷比家人的媒体

  走进利比亚

  10月21日, 一段备受关注的视频显示,一个年轻人自称捉住了卡扎菲,朝他开了两枪,最终导致卡扎菲死亡。事后证明,这个来自利比亚东部班加西的22岁小伙,名字叫萨纳德·萨迪克·乌雷比。此外,还有很多人都向媒体宣称枪杀了卡扎菲。

  当地时间10月29日,为核实乌雷比是否真的枪杀了卡扎菲,本报记者找到了乌雷比所在的部落,打听到了他家人的住处,对其家人进行了采访。采访中,他的父亲萨迪克显得谨慎小心,并不愿多说儿子的情况,因为过渡委方面表示将起诉任何可能杀死卡扎菲的人。但他向本报记者证实,利比亚执政当局把他的儿子秘密接走了,现在他是安全的,而且乌雷比有希望拿到执政当局开出的170万美元的悬赏。

  文、图/本报特派利比亚记者毛玉西、李明波、贺涵甫

  乌雷比的堂兄向我们展示了乌雷比受到执政当局接见的一段手机视频。视频中,乌雷比表示:“我担心米苏拉塔人抢走原本属于我的军功,在混乱中向卡扎菲的头部与腰部开了两枪。”

  记者手记

  知道他的名字就能找到他家

  向卡扎菲射出最后一枪的那个人,毫无疑问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但究竟如何在百万人中“大海捞针”般找到这个人?从了解到乌雷比是一位来自班加西的战士后,我们在抵达班加西的第一时间,就在向导小韩的帮助下寻找线索。小韩表示,只要找到萨纳德·萨迪克·乌雷比名字的阿拉伯文,就能找到乌雷比这个人所在的部落。

  按阿拉伯语的习惯,阿拉伯人名字中一般包含部落、父亲与他本人名字的相关信息。由于我们的电脑未安装阿拉伯文,根本无法查找到乌雷比的阿拉伯文名。29日早晨,我们终于在入住的乌祖酒店找到了想要的信息。一位阿拉伯国家的电视记者,帮我们找到了乌雷比的阿拉伯语名字,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找到了他所在的部落与他父亲的名字。

  我们的司机阿布随后打听到,这个部落的人一般住在班加西的马居里区。在马居里区,大家似乎都很熟悉这位“英雄”,只询问了两个人就找到了乌雷比家人的住处。原来,一般而言阿拉伯人的名字是“名字+父亲(或祖父)+部落”方式构成,“乌雷比”原本是一个部落的名字;而大家熟知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原本也是一个部落的名字,这个部落一般被译为“卡达法”。

  荣耀

  他的照片上了街头海报

  来自班加西的22岁的萨纳德·萨迪克·乌雷比,怎么也想不到“一枪惊人”。29日,本报记者在班加西走访了乌雷比的家人,见到了他的父亲萨迪克与大他1岁的哥哥,萨迪克谨慎小心地向我们透露了关于“英雄儿子”的点滴故事。

  已经被执政当局秘密保护起来

  乌雷比的家在班加西马居里区一条小巷的尽头,这是一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三层小楼,外墙粉刷了浅黄色的涂料。走进去你会发现,屋内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当地人告诉我们,马居里区是当地中低收入者的居住区,有钱人不会住在这里的。

  在见到萨迪克时,他开始显得热情大方,主动与我们握手,面带微笑地向我们展示他家外墙上“英雄儿子”的大幅海报,大照片旁边的小图是乌雷比在车上摁住卡扎菲尸体的手机照片。宣传海报还配有如下文字:“英雄乌雷比出生于1989年,是第一个抓住卡扎菲的人。”照片下方还附有如下文字:“卡扎菲镇压了我们的祖辈,现在我们的子孙收拾了卡扎菲。”

  萨迪克说:“萨迪克·乌雷比当时参加了苏尔特的"第三战斗营"。加入反卡政权之前,乌雷比是一名警察。”他向记者表示:“卡扎菲被杀当天,儿子就回来过,还受到了执政当局高官的接见,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但第二天凌晨就被当局悄悄接走,秘密保护了起来。”

  有望拿到170万美元赏金

  在问及儿子是否向他透露过捉拿卡扎菲的细节时,萨迪克对记者说:“是的。儿子告诉我说,他首先在下水道旁边的公路上看到了卡扎菲混在一群女人与孩子中间,就认出了是卡扎菲,然后扑过去,第一个卸下了卡扎菲的金手枪,将他抓住。如今,那把手枪在米苏拉塔革命军那里,我儿子只拿到了卡扎菲的上衣与金戒指。”

  当问及是否有其他媒体过来采访时,萨迪克说:“是的,10月24日法新社来过,你们是第二家。”在问到乌雷比被接走后与家中是否再联系时,他摇头说“没有”,但一再表示“儿子现在很安全,他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在问及儿子乌雷比能否得到一笔悬赏时,萨迪克说:“执政当局正在调查与落实中,我家有可能得到这笔170万美元的悬赏金。”8月24日,执政当局主席贾利勒曾在班加西公开宣布:“支持"过渡委"的商人提供170万美元的悬赏捉拿卡扎菲,不论卡扎菲生死。”

  担忧

  既担心审判也担心报复

  当记者说起当局否认卡扎菲被枪杀的消息,问及他的儿子是否真的枪杀了卡扎菲时,萨迪克谨慎地表示:“我的儿子肯定是第一个捉拿到卡扎菲的人,但不能确认儿子是否打死了卡扎菲。”

  10月27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阿卜杜勒·哈菲兹·古贾表示,过渡委方面将起诉任何可能杀死卡扎菲的人。按他的说法,“任何为(卡扎菲死亡)承担责任的人都将受到公正审判”。记者观察到,萨迪克似乎有意回避儿子打死卡扎菲的描述,似乎在庇护乌雷比。

  老父不敢承认儿子打死卡扎菲

  在记者获取的视频中,乌雷比向“过渡委”的官员汇报打死卡扎菲的经过时,萨迪克就在儿子的身边。但萨迪克在和记者的交谈中闭口不谈此事。

  按常理,即便只是抓住卡扎菲的人,萨迪克也应为儿子感到骄傲。但记者发现,萨迪克的表情常常很痛苦,似乎很为儿子担心。熟悉利比亚部落事务的向导小韩分析说,他可能是担心儿子遭到报复。

  当再问及小乌雷比的详细个人情况时,这位老爸似乎很谨慎,不愿再多说什么,随后走开驾车离去,不再接受记者的采访。萨迪克临走时,还大声呵斥坐在记者旁边、比乌雷比大一岁的哥哥,警告他不要再多说什么。会客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原本满满的一屋子家人都选择了离开。

  邻居竟然声称不认识“英雄”

  随后,记者试图采访乌雷比的邻居。但当几位邻居听到记者打听乌雷比个人情况时,神情就变得紧张起来。其中一位邻居表示:“我不是这边部落的人。”但记者看到,他对这里很熟悉,还走进了一栋房子。

  而另两位邻居原本很热情地与记者主动打招呼,但一听到记者询问乌雷比的情况,表情立刻变得严肃,拒绝回答我们的问题,他们竟然声称不认识一墙之隔的邻居小伙乌雷比。

  抢功

  米苏拉塔人赛巴尼也自称打死卡扎菲

  在不少利比亚人看来,能杀死卡扎菲的人一定是英雄。由于过渡政府迟迟没有公布卡扎菲的真实死因,目前不止一人声称自己打死卡扎菲。

  除了记者寻访到的班加西人乌雷比外,一位18岁的米苏拉塔人艾哈迈德·赛巴尼曾在卡扎菲身亡当天也宣称是自己打死了卡扎菲。20日当天,包括英国广播公司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了此事。

  按赛巴尼的说法,他隶属于米苏拉塔“猛虎部队”,在苏尔特的一处水泥管道中发现了卡扎菲。赛巴尼自称打死卡扎菲后,抢走了其随身携带的金手枪。

  当时,头戴纽约扬基队棒球帽的赛巴尼,受到了周围群众英雄般的欢呼。随后这张照片传遍了世界各地。

  不过,从目前记者掌握的情报分析,乌雷比的说法似乎更可信。因为他在视频中详细描述了自己射向卡扎菲的两枪,分别位于其头部和腹部,此时利比亚官方的尸检报告还没有公布。而随后公布的尸检报告证实了他的说法,认为这两枪确实是导致卡扎菲死亡的致命伤。

  真相到底如何?从今天起,本报记者将赶赴赛巴尼的家乡米苏拉塔,力争揭开卡扎菲之死的最大秘密。

  乌雷比:

  担心有人抢功劳

  在采访乌雷比的家人期间,乌雷比的堂兄还向本报记者展示了“过渡委”官员会见乌雷比的视频,并允许记者拷贝了这段手机视频。

  这段视频用手机拍摄,画面模糊,时长9分37秒。视频显示,乌雷比回到班加西时受到热情接待,一位执政当局的高官与乌雷比激情拥抱,这位高官表示:“你改变了历史,你是真正的长老。”还搬了一把椅子让乌雷比坐下,以示尊重。

  视频最后,乌雷比讲述了自己捉拿卡扎菲的细节,他说:“我先抓到了卡扎菲,但随后过来3位米苏拉塔部队的士兵,他们人多势众,将卡扎菲从我手上强行押走,还把卡扎菲的金手枪夺走。此时,我的苏尔特战友迅速赶过来,将卡扎菲的军外套和与妻子索菲亚的结婚金戒摘下,这枚金戒上刻有"1970年9月10日"字样。我担心米苏拉塔人抢走原本属于我的军功,故在混乱中向卡扎菲的头部与腰部开了两枪。”

  记者反复播放这段视频发现,这与此前21日媒体披露的视频相比,事实陈述基本一致,但细节还是稍有不同。比如,21日的视频中乌雷比提到,他扇了卡扎菲一巴掌,“卡扎菲对我说"你就像我的儿子"。我又扇了他一巴掌,他还说"我就像你的父亲"。然后,我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放倒在地。”而在记者得到的这段视频中,乌雷比并未讲述这个很生动的细节,只提到了他趁混乱开了两枪。

  新闻分析

  调查老卡死因为何这么难?

  卡扎菲已经死了十多天,但卡扎菲的死亡细节至今没有浮出水面。调查卡扎菲的死因为何这么难?记者连日来在班加西调查发现,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利比亚执政当局“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尴尬处境。

  一方面,反对派未经审判就处死卡扎菲的行为,“过渡委”在道义上面临巨大的国际社会压力。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理普京等国际政要,都对此表示谴责。“过渡委”只能表态说将起诉杀死卡扎菲的人,他们甚至26日在安理会改口说卡扎菲没有遭受枪击。

  另一方面,如果一旦审判打死卡扎菲的人,“过渡委”将在利比亚国内失去民心,新政府面临统治危机。因为在不少利比亚人看来,能杀死卡扎菲的人一定是民族英雄。记者获取的视频清楚地显示,“过渡委”的高级官员就在班加西的总部热情拥抱了乌雷比,并给他极高的评价。有班加西的官员私下向记者表示,乌雷比是班加西人的骄傲,他不可能接受审判。

  无论是乌雷比,还是赛巴尼,他们的家人同样是既骄傲又担心。他们骄傲的是,自己的亲人成为了打死卡扎菲的人,这是他们家族和部落的无尚荣耀;他们担心的是,自己的亲人可能因此而遭到报复。卡扎菲42年的统治令他们至今心有余悸。虽然现在卡扎菲已经死了,但是他的残余势力依然有可能对他们的家人进行血腥报复。

  鉴于此,谁也不愿意将卡扎菲之死的真相向外界和盘托出。

热词:

  • 卡扎菲
  • 乌雷比
  • 班加西
  • 手机视频
  • 枪杀
  • 小伙
  • 焦点人物
  • 卡达法
  • 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