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研发六代战机 日本意欲抗衡中国?(20120325)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5日 22: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1463acec70448c5b373549db24cd4f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当今世界正当军事大国把研制四代战机、五代战机推向一个十分激烈的状态的时候,最近两天有日本媒体披露,日本将研制六代战机,那么日本的六代机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在亚洲国家武器交易逐年上升,亚太逐渐成为军事演习密度最大的地区的时候,日本此举又是什么样的意图,从隐形军事大国到显性军事大国的追求,日本的军国主意是否会死灰复燃,就这些话题我们请到两位嘉宾进行评论。

     日本将购F-35战机 能否称霸亚太?

     T-50亮相 F-35停飞 未来战争谁主天空?

     尹卓:F-35可能是下一轮对台军售的目标

     狂购F-35 联手美印 日本布局抗衡中国?

 

    演播室主持人 鲁健:观众朋友大家好,《今日关注》正在直播。当今世界,正当军事大国把研制四代战机、五代战机的竞争推向了一个十分激烈的状态的时候,最近两天有日本媒体披露,日本要研制六代机。那么,日本的第六代战机是什么标准?在亚洲国家武器交易逐年上升、亚太成为世界军事演习密度最大地区的时候,日本此举是什么样的意图?从“隐形军事大国”到“显性军事大国”的追求,日本的军国主义是否会死灰复燃?就这些话题,我们今天演播室请到了两位嘉宾进行分析评论:一位嘉宾是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先生,还有一位嘉宾是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本台特约评论员杜文龙先生,欢迎两位。那么在节目开始,我们请嘉宾和观众朋友们,通过一个短片先来了解一下相关背景。
 
    今日关注:日本要做“显性军事大国”

    解说: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东亚地区一下子成为了世界军事的焦点。这不仅因为美国军事重心重返东亚、俄罗斯实施“东进”战略等,还因为有岛国日本在军事领域的动作频频。而在一系列东亚军事力量的角逐中,新型战机的竞争尤为突出。为了对抗中俄推出的第五代战机T-50和歼-20,日本国内掀起了为航空自卫队升级战斗机的大讨论。2011年底,日本防卫省力排众议,将美国带头研制的F-35选定为自卫队战斗机的下一代主力机型,欲打造亚洲最强的空中军事力量。然而,时隔两月,日美之间因为F-35价格和交付时间问题闹出间隙。正当人们猜想日本今后的军事动向时,日本媒体又爆料出更大的新闻。日本新华侨报网20号刊文说,近日出版的日本《军事研究》月刊3月号披露,早在2010年,日本政府就组织防卫省相关部门开始研究更先进的未来战斗机,这种名叫“心神”的战斗机被定位为第六代战斗机。日本的这一举动一是为自己的技术优势做宣传,最重要的目的是通过此举对周围国家形成有效威慑力。完成从“隐形军事大国”到“显性军事大国”的转变,同时也暴露出暗藏多年的先发制人的用心。
 
    鲁健:所以我们看到日本现在又爆出在研制第六代战机,日本是不是在完成从“隐形军事大国”向“显性军事大国”这样的一个转变?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副所长 高洪:这个日本的发展战略,其实很清楚,要作为一个大国,用日本的强硬派人士的表述说,就是要做一个正常国家,这正常国家翻译成是人能够听得明白的的话,就是要有军队,要有交战权,要和其他国家一样,推翻掉和平宪法,给它做的这种束缚。那么这是它的战略目标,至于这个路径呢,刚才您讲了从一个“隐形的军事大国”走向一个“显性的军事大国”。还有一个说法,下一步,它有可能从一个区域的军事强国,争取向世界局势强国行列里前进,这样一个路径呢,是人们对它的一种概括和归纳,但这种概括和归纳呢,是有依据的。

    鲁健:日本现在已经是突破了专守防卫了。它的目标是什么?

    高洪:日本的保守势力,实际上它里边是分所谓鸽派和鹰派,温和派和强硬派的,分水岭在哪里呢,分水岭就在前一种意见,它主张主要是用经济的外交的手段,实现大国志向,实现大国目标。后一种,所谓防卫族,强硬派或者鹰派政治力量,它讲的更多是用军事的,安全防卫这条路径来实现大国志向。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新千年以后,这十几年当中,有一个逐渐发展积淀的过程。

    鲁健:对。

    高洪:我们知道,它是2005年争取实现入常,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目标失败以后,强硬派开始有更大的发言权,所以有了2006年推动防卫厅改为防卫省,这个升格的问题,到了2007年1月,马上这个防卫省挂牌。接下来呢,朝这个方向,一面利用美国给他松绑的空间,当然它反过来也利用美国,搞所谓自主防卫。同时,它也要不断地在军事技术,整个硬件上,配合这条发展总线,做一些补充。

    鲁健:2011年还放弃了武器出口三原则。坚持了44年最后放弃了。

    高洪:对,这都说明它整个的变化,是非常清楚的,它要走一条自主防卫的强军路线。

    鲁健:所以我们看到,日本现在又抛出这样的一个,当然媒体爆出来的,说这个心神第六代战机,而且也爆出了相关的一些信息。据说这个心神第六代战机呢,它不仅仅是一个战斗机的型号,好像是整个一套系统是吗?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 本台特约评论员 杜文龙:这个跟刚才我们说那个日本要从一个“隐形的军事大国”向一个“显性”正好反了。它是把自己的航空自卫队,主战装备从这个“显性”到“隐形”,就是要打造一支,在整个信息网络基础上一种隐形战斗机,或者隐形空中力量。你从日本现在它讲的这个所谓“心神”,它把它定位六代机,什么叫六代机?到现在美国人也没搞清楚,因为代次的话,很复杂。2009年美国人把这六代机概念提出以后,到现在哪些标准可以确定?哪些标准不能确定,差的一塌糊涂,就是中间非常乱。日本人,它搞了一个六代机,它的标准是三个I(音),就是这个所谓智能化、信息化和敏捷性,这个概括起来很笼统。具体的讲呢,它现在就是讲了7个所谓的日本标准:一个就是所谓的云射击,云射击就是以前的那个战斗机我发现目标我攻击,现在不是了,就是战斗机和战斗机之间信息共享,地面、空中甚至是海军舰艇都可以把它所获得的信息,给这架六代机,让它综合运用很多信息去攻击对方的目标;第二个就是所谓的群控制,就以前的战斗机呢,基本上是编队作战,现在要把有人和无人搞在一起,无人机去执行那些高危任务,比如说这个地方不好打,有人机去了很危险,那么通过无人机的攻击行动,就可以为有人机的攻击行动,创造一个非常好的条件;第三个就是所谓的机关武器或者是新概念武器,因为现在航空武器的发展,特别是,这个战斗机使用的格斗弹,中局弹,超过10个马赫的没有,就10马赫是一个门槛,现在如果把粒子束武器、激光武器放在上面,整个空战武器,就会发生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因为它还有所谓这个高隐身,以前这个隐身呢,正像隐身,那个很小,像个乒乓球,像个鸟。但如果其他方向,雷达去照射,它未必就是这么小,另外还有大功率雷达,发动机等等,这个是它所谓的7个重要标志。

    鲁健:所以从您谈到的这一点,确实它是一套系统,不管是云计算也好,群控制也好,它可能不仅仅涉及到一个战斗机的型号,还涉及到一个信息的平台等等。

    杜文龙:它这个概念呢,就比较前卫。以前我们讲说平台和平台之间的联通是现代联合作战的一个纽带或者基础。到现在呢,它认为这个平台在设计之初,就要把它做在系统过程中,你比如我陆海空的联合作战,那么这个点,它在空中作战,实际上它在空中肯定早连在一起了,那么它的地面和水面的平台,包括天际(音)的平台,也要通过这种信息系统,把它高度勾连到一起,这样它只是系统中的一个点,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平台。就跟以前四代机或者五代机相比,以前的飞机就一架飞机在作战,现在不是一架飞机在战斗。

    鲁健:所以听起来呢,这个日本的所谓的第六代新生战机,真的是先提出了一堆非常先进的概念,但是这个确实也让很感到怀疑,就是因为我们知道,作为这种军事的核心机密,一般呢,各国可能都是越保密越好,日本怎么会曝光出来、透漏出来呢?

    高洪:我想这个是主动的把它披露出来,给各个方面的人看,因为我们今天这个节目是从三月号的军事研究,日本的一个军事杂志上,谈论这个话题说起的,事实我查了一下,四月号仍然是这个话题。

    鲁健:就是有意公开。

    高洪:四代隐形战机,性能、作战方式,在陆续的有后续报道在往上铺。那么它要干什么呢,我想无非是披露出来是给人看的。给哪些人看?第一是给日本人看,给日本国内的老百姓看,我们知道3.11大地震以后,日本的各个领域都不是很好。那么有的人惊呼日本的国运在衰落,这个时候呢,国民有一种很焦躁的情绪,需要你政府做一些事,包括你在强国、强军、安保问题上,政府要显得有所作为,整个这个防卫系统,要有所作为,那么是给国人看;第二个呢,我想它无非是给美国人看,因为日美它有同盟关系,有相互借助、利用的一面。但同时亲兄弟明算帐,真正卖飞机的时候,这个F—22也是很难办,然后F—35卖的时候也是讨价还价很激烈,而且日本一旦想拿出自己的优势,说你美国对外卖武器的时候,用我的高技术部分,你要告诉我,知会我,美国人断然拒绝,搞的日本灰头土脸,那么这个时候,它要利用它自己的强势,没有老大,我自己也照样能把事情做了,是吧。不管代级怎么划,现在你不卖给我第五代,我自主研发第六代作给你看。另外我觉得还有给其他的周边国家俄罗斯、朝鲜等等各国看,这是第三个方面;第四个方面其实更直接,是给中国看,因为日本现在感受的所谓军事压力也好,安保上的一些困境也好,大多来自我们的快速发展,所以它觉得就有一种压力,那么显然也是从技术上展示它自己实力做给我们看的。

    鲁健:就是针对,你俄罗斯不是要搞T—50嘛,然后中国搞这个歼—20都是五代机,我现在日本可以搞六代机了,有点这个意思。还有一种说法,说日本可能现在所谓的第六代机呢,仅仅是一个概念,它可能更多的目的,还是想就是在市场上压价,尤其是美国的F—35,可能给它的价太高了,它心里边有点不服气。你怎么看?

    杜文龙:的确有这个含义在里边,现在日本不管自己的航空技术,有多么薄弱,现在一定要瞄准高端的所谓六代,概念还没定呢,它这个飞机的所有的指标,或者是基本方向已经定下来了。无非是刚才高所长讲那两句话:第一就是个野心工程,你看那G—20、T—50这个就有借口啊,我这个不行,我一定要自主的这么一个高端战机。我感觉最重要的确是个钓鱼工程,你比如现在F—35,它现在跟美国人打,说如果美国人你在拖延工期,你在没有限制的涨价我不要了,那42亿就黄了终止了,就现在看的确是这样,因为F—35一开始落马(音)谈的时候呢,因为那会儿F—35名声很坏,大家都不买,澳大利亚甚至说:“你还不如苏27,被人打伤以后,F—35照样对抗不了这种所谓四代的俄式战机”。现在给他以后说6500万美元,很便宜,就是你赶紧买了吧,你买了以后大家好跟着买。结果6500万洛克马丁公司告诉它是个什么样的系统啊,就是没有雷达,没有发动机,实际上刚才我们说了,就6500万美元买到的是一架全球最贵的隐身三轮车,就这个机壳加上三个轮子。

    鲁健:就是一个壳子。

    杜文龙:就是个壳子,这个没法进行战斗,所以现在你看它又涨到了1.1亿,1.1亿跟以前这个6500万相比,涨了1.8倍。但是从2013年美国人发布这个F—35战斗机的采购价格来看呢是1.53个亿,这样跟6500万相比呢,涨了2.4个亿,而且这关键是F—35它和F—22相比,它少了一个S,因为四代机标准是隐身、超音速巡航、超低…信息优势,但是F—35它没有超音速巡航能力。所以它最想要高端这个F—22,美国人反而不给,F—35呢是一个瘸腿的五代机或者四代机。

    鲁健:所以说它可能市场上压价是一个考虑,但是它真的仅仅是一个概念呢,会不会它真的还是想去做这个事情,然后呢,从而确立第六代战机的这个标准,由日本来确立?

    杜文龙:从日本它这个航空武器发展的基本路径来看呢,本土制造,自主研发,这是它追求的一个根本目标。你比如它F—2战斗机,以前它实际上是仿的美国的F—16,如果用F—2战斗机的价钱去买崭新的F—16CD,一架F—2可以买4架新的F—16CD。但为什么它要是砸出这么大的价钱,还花这么钱一定要自己制造,它就说一旦战时同盟关系不可靠,如果有自己的研发能力,有独立的制造能力,这样我武器装备的来源是稳定的,渠道是稳定的,这样作战能力也是稳定的。

    鲁健:也就是您觉得它不仅仅是在炒作一个概念?

    杜文龙:有这个自主研发,向这个方向走的一个趋势,如果这个路子走通了以后,不但在航空技术上,能够领先全球,那么对周边的威慑能力和打击能力也会成倍的提高。

    鲁健:所以呢,现在我们知道从三代战机开始呢,应该说国际通行的标准都是美国人制定的,如果说日本想出来主导一个新一代战机一个标准的话,那么对于想重返亚太的美国来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方面背景,稍候请嘉宾继续分析。
 
    新闻背景:美国身影遍布亚洲敏感地区

    解说:按照“太平洋总统”奥巴马的设想,美国正在全面地插手亚太事务。3月25日,赴韩国参加核安全峰会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首尔,并于当天上午访问了“三八线”韩方一侧的朝韩非军事区。奥巴马本次鲜有地单独访问亚洲一国,旨在向朝鲜施压,使其放弃火箭发射计划,重返核谈判。美国除了在政治上插手亚洲事务,还大踏步地推进在亚太的军事部署。除此以外,在整个亚洲,每个紧张区域的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美国始终在利用各种矛盾,挑动各方展开军备竞赛。2012年1月7日,美国空军宣布,将在日本冲绳县的美军嘉手纳基地临时部署15架F-22A“猛禽”隐形战机。美国空军表示,此次临时部署“是为了突出美国对于重要伙伴日本的重视,展现确保太平洋地区稳定与安全的决心”。在美国第5代战斗机F-22“猛禽”服役,F-35隐身战机的推出,为了夺取未来天空的制空权,更新旧战斗机,满足国家战略需求,日本、韩国、印度、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纷纷推出第5代、第6代战斗机构想。
 
    鲁健:对于想重返亚太,甚至一直想在亚太确立主导权的美国来讲的话,它会容忍日本去搞这种新一代的战机的标准吗?

    高洪:这个我想对美国来说,它也是一个说两点论,或者是你要一分为二看美国的亚太战略和对日本战略,才能解释清楚这个事情。一方面呢,不管它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整意义上的重返亚太吧,它事实上也没有离开过,但是它确实是需要有更强的控制权,这个控制力不是美国一家能够完成的,所以它首先是从大的前提讲,它需要日本对它的配合,或者说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忠实的助手。这一点它只能是给日本松绑,这个没有任何异议,而且事实上美国,你大尺度的观察它,它也一直在这样做。但同时呢,美国对日本也决不是很放心的,尽管表面上看美日同盟、牢不可破、铜墙铁壁。但事实上,美国知道日本人精的很了,日美之间的历史上的未了的仇恨和旧账双方心理都清楚。所以对日本不管是在核武器的问题上,还是高技术的控制,美国总是要给它既有直接的限制,也有暗中潜在的约束,这一点也是清楚的。

    鲁健:那比如说在新一代战机的研发上,美国是不是也会和日本去争抢这个市场,因为美国好像也调整了这个战机划代的标准,原来好像一般是俄罗斯所谓第五代,美国叫第四代,现在美国也叫第五代了。

    杜文龙:战斗机划代这是一个全球很混乱的事,因为到现在没有个共识,现在呢如果讲共识比较多的就是俄罗斯的五代划法和美国的四代划法,但美国2005年以后呢,它把划代方法又调整成了五代。总的感觉,你比如说俄罗斯你不能老比我高一代,你看我是老大,为什么你总比我高一代。所以它在这个划代方式也作了一些研究,它的五代机现在跟俄罗斯的五代机,是完全一个性质。现在美国人对日本研发这个六代机,我想它的心情应该是很纠结的,一方面它需要日本利用它优异的这种电子技术,来把五代机或者六代机的核心技术搞出来。这样呢,如果美国人再重新去搞这个六代机的时候,很多教训可以去吸取。你比如F—2、F—35在设计的时候,前无古人,所以它出了很多毛病。包括F—22那个7600以上缺氧。另外呢,利比亚战争缺席,F—35呢,这个ABC,都出现了航程缩水、载载料(音)缩水、发动机不过关。那如果日本你在前边趟趟路,那这些教训都可以被美国人所需受。所以第二个呢,它对于日本人研制这个战机呢,它也不放心,全球军火商,我是老大,如果你把六代机真正搞出来,而且让全球有一个共识,那你就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战斗机批发商了,这个绝对不行。所以中间呢,肯定还有很多问题在里边。

    鲁健:所以现在第五代战机呢,美国现在是遥遥领先,而且F—22、F—35应该说都已经投入装备了。那么俄罗斯和中国呢,其实现在还落后美国很多。日本现在虽然是从美国想进口这第五代机,现在看这个样子,好像除了进口以外,还想干脆跳过去直接搞第六代战机,所以这个趋势对美国人来说,也确实值得警醒。

    杜文龙:的确有一种压迫感,你看现在它整个F—35的销售,其实现在面临很多问题,日本人如果能够带头把这个F—35买进去,然后通过日本进行加工改造形成一个日本版的F—35,这样对于美国人今后对这款飞机的改进很有以帮助。

    鲁健:但是看起来,日本现在放出这个消息,我们已经在研制第六代机了,好像有点你要是F—35不满意,我就不买了那个意思,会吗?

    杜文龙:对,它最想要的是F—22,并不想要F—35。因为F—22跟F—35相比,F—35属于低端战机,那么最高端的是F—22。所以它现在F—22既然我拿不到,那我现在就求其次买个F—35,但是F—35和F—22比,它少了一个S,在4S标准,它是一个瘸腿的,是一个不完美的所谓的五代机。它不满意啊。那边有T—50这边有G—20,以后还不知道韩国会搞出一个,什么KD什么多少?所以它感觉我对周边没有优势,那么现在有这么一个残缺的五代机,它很不满意,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为了增大它在所谓技术优势,增大军事打击优势,它要搞六代。

    鲁健:还有一种说法,高所长,就是我看到有一些分析认为说,日本这个时候放出这个第六代战机研发的消息,也有点针对这段时间,中国海监船在钓鱼岛的巡航事件,把这个联系起来,说有点也是威慑中国的含义在里面,您怎么看?

    高洪:这两件事情显然有联系,前边我说它给哪些人看?其中有一个就是给我们中国人看,是吧。因为我们知道2010年9月7号钓鱼岛撞船以后,我们对钓鱼岛进行主权巡航,日本的强硬派,日本的右翼惊呼,说将来有一天,有朝一日,中国的主权巡航,这个次数和我们相等,甚至比我们更强有力的话,那么这个实际控制权就会丢掉。当然我们也不希望钓鱼岛发生战争,破坏两国关系大局。但是我们确实要求日本你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你回到谈判桌上来,这个是必须的。那么我们现在在不断的加大主权巡航的力度,我们从渔政船,改为海监船,海监船去了以后,本身就受到了日本侦察机的监视,事实上巡海、巡空会造成两国一些近距离的接触,这个时候呢,外交斗争它要是以军事实力为背景来说话的,如果发生摩擦的话,那这个技术问题,军事力量的打击能力,当然就更不言而喻了,所以日本在这个时候,放出的空气,显然有和我们在争夺岛屿,争夺制海权上的一些含义在里边。

    鲁健:所以这里边也有一个逻辑链条,就是美国要给日本卖F—35,然后日本觉得这个价太高,还不如我自己去搞一套新的,那么这种情况,就是感觉美国重返亚太,带来的是整个地区的局势紧张,甚至可能会引发军备竞赛,那么到底会给这些地区带来什么样的一种挑战,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稍候回来请嘉宾继续分析和评论。
 
新闻背景: F-35已成美国“政治牌” 搅动亚洲军备竞赛

    解说:随着日本决定购买美制F-35战机后,世界上的空军大国已经把研制第四代、五代战机的竞争推向了一个十分激烈的状态。除了日本宣布将研制第六代战机以外,与日本齐头并进、同在东北亚的韩国也不甘示弱。在韩国空军学院成立之际,韩国前总统金大中曾提出在2015年前韩国将研制下一代新型国产战机,即韩空军“F-X2015计划”。为了追求在南亚的绝对制空权,印度准备与俄罗斯联合研制第5代隐形战斗机。除此以外,印度并没有放慢研制国产新型战机的步伐。印度计划着手研制建造新一代的中型战斗机——MCA。该战机的外形与美国的F-35战斗机相似,在设计上运用了隐形技术,采用双垂尾翼布局,装备有两台发动机和内置武器挂架。俄美两国在向亚洲出售战机的同时,也在加快自身新一代战机的研制。俄罗斯近日宣称,由苏霍伊设计局研制的第五代战斗机T-50,将于2013年交付俄罗斯空军试用,2015年起开始批量生产。该战斗机除装备本国部队外,还将大量出口。拥有顶尖战机的美国也不例外,除了F-22猛禽战机已经服役,第五代战机F-35也即将列装到部队。与此同时,美国在无人战机研制方面也处于领先水平。2011年1月14日,美国第六代战机X-47B型进行了首次试飞。据报道,X-47B战机的设计时速800公里,最大飞行高度可达12000米。预计,X-47B最早将于2013年首次在航母上试飞。
 
    鲁健:可以看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它3月19号发布了一个报告,说过去五年全球五个大洲,武器进口的排行榜,亚洲排第一。而且有分析说,相对贫困的亚洲,可能会陷入军备竞赛,您怎么看?是不是会有这种趋势?

    高洪:过去几年世界发生过非常多的变化,其实一个突出的,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这个武器购买的区域,排名最前的欧洲现在换成了亚洲。而亚洲变成了购买军火最大的地区,而且总量增长的很快。我看过去一年的统计是,印度一家占全球军火供应10%,就把后边巴基斯坦、韩国,也包括中国、还有新家坡,前五名加在一起就超过30%,而且还有增长势头,这个说起来是一个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一个情况,因为亚洲本来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具活力的一个火车头式的地区,但这个时候呢,因为政治互信不足,军事安全关系紧张,当然这后面有美国的推手,美国的军火商恐怕是最愿意看到的。

    鲁健:所以这个趋势已经显现出来了,那有人说其实美国目的达到了,美国战略东移动的这个目的,就是在亚太挑起纷争,制造紧张局势,然后达到推销军火的目的。

    高洪:最高兴的是美国的军火商,获益最大的,按国家说,美国是最大的赢家。但是亚洲国家有的是迫不得已,有的是根据实际发展的需要,做出的一些无奈或者是主动的选择。但不管怎么讲,这不是一个和平发展的光明的前景,所以这个并不是一个值得颂扬的事情。

    鲁健:杜先生您怎么看,是不是这个亚太,尤其是这个东亚一代有这样的一个趋势?

    杜文龙:的确现在美国把所谓亚洲战略调整以后,它现在让亚洲国家感到不安全,你说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各军事集团要进入亚洲,那么整个亚洲各个国家之间的平衡关系马上就会被打破,自己所面对的威胁可能不是邻国,还有更强大的美国。所以这种情况下呢,多买点军火,买点装备,这恐怕多为自己壮壮胆,这也是一种客观需要。另外呢,就是整个亚洲地区,它和欧洲和发达地区相比,它发展中国家居多数,就在以前在武器装备采购上,可能欠帐比较多。那么通过目前这个局势,特别是美国金融危机,亚洲金融专国家慢慢就增多了,这样通过这种形势,进行武器准备的更新换代,我想在解决整个全世界最多争议的亚洲地区的矛盾,可能会有一些作用。

    鲁健:日本现在这种军事的升级换代,是不是意味着,它在东亚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军事优势?

    杜文龙:日本在东亚本来就有优势,因为你看从它各种无论是陆海空整个的装备来看呢,在东亚优势很明显,第一条宙斯盾舰亚洲地区是它的。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