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记者归来】闾丘露薇:微博是一把双刃剑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0日 16: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02F144788B9494096A398CC2247676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归来》中国网络电视台

       
 一、闾丘不爱“战地玫瑰”之名,更关注节目内容

     【记者归来】:你好,欢迎来到央视网,大家知道你很多是因为报道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事。但是我注意到一件比较有趣事,就是可能读者其实并不因为看凤凰卫视的节目知道你,而是看你的书。
     【闾丘露薇】:因为其实对于那些一直看凤凰的观众来说,我是1997年进去凤凰的,差不多过了半年时间,大家就已经叫的出我的名字了,包括我们去一些外地采访,甚至是一些外国采访,那些一直看凤凰卫视的观众,很早大家就互相非常的熟悉,因为凤凰那个时候一共才两三个记者,天天在这个银幕上面看来看去的,就是这几个人的名字,所以记起来比较容易。
     【记者归来】:后来你说你不太希望大家把你称作为“战地玫瑰”,你好像特别不希望大家去关注性别的差异,或者只是关注你的勇气?
     【闾丘露薇】:我觉得,如果受众关注一个记者是能够从他的报道的内容,或者他本身做的事情,撇开性别或者其它的一些外界冠以的标签的话,证明这个受众就比较成熟。我觉得从2003年,甚至是2001年到现在,中国内地的受众其实是在不断地成长的,比如2003年或2001年的时候,大家都会觉得战地记者好奇怪,是好稀有的一件事情,现在你会看各家媒体,包括地方媒体大家都在做。最后大家觉得习以为常,你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大家更关注的是你到底报什么样的内容给我,我觉得这就是一种进步。以前我们的电视观众看电视的时候,他喜欢主持人的样貌、形象,或者是围绕着他的一系列的和新闻无关的东西。但是现在我觉得可能受众更多的是决定于你所主持的节目的质量,那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进步。
 

二、越是细节的问题越能挖掘新闻事实
 
      【记者归来】:我记得很清楚,在动车事故的现场新闻发布会,你在后方发微博说,如果我在现场会怎么样问问题,是谁下令停止救援,是谁下令掩埋车头。其实我注意到,有机会到现场的记者,包括很多外媒,都没有问出这么直接的问题。
      【闾丘露薇】:我们公平一点来说我看了那场问答。其实我觉得央视的和新华社的同行相对来说还是问的更好一些,因为我相信大家在很多的时候,尤其是官方媒体的记者思维,有很多的顾虑等等。当然也不排除是不是事先做过一些什么样的功夫,但是这样的话,他在语言表达的时候他会比较婉转,没有那样的直接。但是你从他们的提问里面还是能够隐约的听到这些含义在里面。相反我们有一堆香港的同行,我们在私下和网络上讨论这场提问的时候,我们会比较反感香港的这位同行的这个提问,他当时提问说这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们觉得好浪费这个机会啊,因为越在这个场合,需要的是细节的追问,你去问这些涉及到一个表态或者一个定义?其实就是给对方表达自己的这样一个觉得,反而是像温州的这位同行,我知道在网络上,就是批评的很多,但是从我们和香港的一些同行我们来聊的时候,我们也觉得可以理解,因为要看,你是一个温州的媒体嘛,你当然是为温州的读者所关心的问题,其实这个出发点是没有错的。
      【记者归来】:但如果你真的去了,你会按照你在微博上说的?
      【闾丘露薇】:那当然会了,因为这样问问题,不是第一次,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也是追温家宝总理,追了半天。
      【记者归来】:你去了映秀的新闻发布会吗?
      【闾丘露薇】:不是,应该是他后来第二次去的时候,我们一直追,从他一个点追到下一个点,我们终于是有机会去近距离问问题。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问了他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问他,有什么措施来进行救灾工作,因为当时我们一般的出发点是,跟不同的被采访者,你要考虑他们的表达习惯,至少你要给他拉近互相之间的距离,包括让他先讲想讲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问善款怎么解决的,因为当时已经出现担心这些善款是否会被挪用的报道。第三个问题是问NGO的作用,因为当时已经有这个非政府组织开始被赶走了。最后一个问题是问豆腐渣的,所以我到现在觉得,我是能够抓住这些机会,把这些问题问出来。
      我到现在还记得,豆腐渣工程的问题,其实我没有得到太直接的回应,但是至少作为记者来说,可以把这样的问题问出去。所以我一直在和同行交流或者教学生的时候,一直提醒大家说你看中国的记者和外国的记者,在每一次的记者会上,你会看到一个很明显的差别,很多外国的资深的记者,问的问题很细很小,但就是这些很细很小很定点的问题,你才能得到实际的回答。
      【闾丘露薇】:而且这些实质的回答是会影响到这个社会,影响到大家。而越大越空的问题,我觉得反而浪费了,其实是对方表演的一个机会。
 
三、记者不是审判者,采访要剥离个人情绪
 
      【记者归来】:作为一个记者,当然非常希望能够从受访者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但是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你得到一个独家的采访机会,但是可能对方对问题有些要求,这个时候你会在问题上做一些妥协吗?
      【闾丘露薇】:经常会有。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做过美国的大人物访问会知道,事先是有提纲要交上去的,我自己个人的经验是我会交提纲,或者你跟我说这个方面不要问。但是很多时候你在跟他交流的过程当中,你总有一个追问的这样一个过程吧,那这个追问的过程,你怎么样,就是说从他的回答里面去挖掘一些,是他自己先讲的,然后你可以去挖到你自己想问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个技巧和能力。我会觉得我们事先达成的一些协议,有些方面你不是太想谈。如果说是不是会有一些妥协,这个我想,这不单是在中国,在其它的采访里面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一个好的提问者是他能够在追问的时候,把一些其实你自己想问的问题,换一个方式问出来。另外一点我想说,别人既然决定接受你的采访,他是有一个底线的,我到现在都不相信,一个对着镜头的采访,你可以把对方的底线突破,那有点自我欺骗,或者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只不过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不好,人家设的底线蛮低的,然后我们在很高的地方就已经收尾了。
      【闾丘露薇】:另外还有一点可能是,你在跟对方沟通的时候,提问的过程,问答的过程当中,你的表现,你是不是专业,你是不是让对方信任和佩服你。这也会影响到对方告诉你一些什么东西,但是那条底线还是在的,只不过就是说你表现的越好,问的技巧越好,这个底线可以越接近他的那条底线。
      【记者归来】:前南都的记者陈峰参加我们的节目,他跟我说,闾丘总是能够用语气平静的把新闻播报得惊心动魄。你觉得他这种描述准确吗?
      【闾丘露薇】:老板对我有一个描述,他说提问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很尖锐的问温柔的问题,另外一种是温柔的问尖锐的问题,他把我归纳为后者。我觉得做记者最起码的一个要求,因为你真的是要把自己去隔离在这个事件之外的,你不能让读者、听众在看你的新闻的时候,去感受到你自己个人的情绪,这是最起码的,因为你个人的情绪未必是正确的,未必是代表大家的,所以这点要小心。
    至于问问题时候的语气或者问的一些方法,我觉得还有一个做人的礼貌和修养的问题,因为我们经常会看到我们有很多的同行,我不赞成他去质问。 因为我是不太喜欢大家对着一个被采访者,用一种很质问的这样一个语气,我觉得采访者与被采访者之间,没有说他是敌人,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即便对方是一个恐怖分子的头头,你知道,或者知道对方是一个我们社会定义的坏人,但是当你提问的时候,大家只有一个关系,只有一个提问者和被提问者,所以我看到一些,义愤填膺的提问,我就会觉得其实他有一个很坏的效果,有一些问题你原本是可以得到答案的,但表现的太强烈的情绪之后,对方也会有情绪反弹过来的,这样的话他会影响到公众去获取本来想获得的,或者本来你可以获得的一些信息。
   
四、不能忍受内地媒体的办公室政治
 
      【记者归来】:你现在是香港那边工作,你会考虑哪天到内地来工作吗?
      【闾丘露薇】:我现在不就在半个内地嘛。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留在凤凰不去纯香港本地的媒体,或者纯国外媒体的理由。因为我更希望我的报道是能够让尽量多的受众,中国的受众看到,所以我觉得,到目前为止,凤凰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因为如果真正的到了内地的媒体的话,我没去过,但是我可以想象,虽然大家都会有同样的限制,但凤凰还是好一点点。
      【记者归来】:那从这种新闻操作的流程或者规则或者整体的氛围来讲,如果你到一个内地媒体,你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东西?
      【闾丘露薇】:办公室政治,不是新闻上的一些审查的问题,我觉得我可能到内地媒体,我要去应对很多和新闻无关的东西。
      【记者归来】:但是在凤凰里边,如果出现一个职位的机会,大家都去竞争,或者是说出现一个报道的机会,大家可能都需要去竞争,这个时候不会有一些让你觉得不愉快的麻烦?
      【闾丘露薇】:曾经有过。比如我约到过一个很难得的一个专访,但是我的同事会主动去要求采访的机会,我现在回头再想,那时候我只工作了几年,我会觉得很委屈,因为是我去约的,然后人家也答应了我。但很多时候电视是一个整体,当你越到了管理层之后,你考虑问题和你在作为一个前线一线的员工,确实考虑的问题是不同的。比方说同样一个采访,一个有分量的人去采访他,和一个刚出茅庐的人去采访他,出来的效果是怎么样,或者说屏幕上展现的效果是怎么样,我想应该是不同的。
    想通了这一点,因为毕竟你是给一个企业在打工,现在我想的很清楚,任何人给你采访的机会,不是因为你是【闾丘露薇】,是因为你在哪一家媒体工作,如果你不在这家媒体了,我觉得能够成功约到的机会至少要打五折,甚至还要打到零。所以想清楚这一点之后我会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其实这样最有利于一家媒体思考问题,或者安排一个采访机会的方式是你认为谁最有能力去做,这样对事不对人的去考虑的话,我觉得对整个媒体都有帮助。
      【记者归来】:但同时来讲你会不会觉得这有点论资排辈?
      【闾丘露薇】:我觉得未必是论资排辈,如果你从能力来考虑的话,对于一家媒体来说,最终要保证出来之后的产品和质量的问题,我可以给年轻人机会,但是这个机会不是一下子把你推出去,给你一个重大的东西。因为尤其是电视,他没有重来第二次的可能性,不像文字,我还能在后面再帮你重写都无所谓,电视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一点方面,我们非常非常的小心,因为很多都是直播,没有NG,有可能就彻底的完了,没有补救的机会。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不是论资排辈的这样一个文化,而是以最后出来的这样一个最佳效果来作为一个考量。但是对于年轻人,我一直觉得是应该要给他机会,但是这个机会是应该是让他在比较有资深的这些前辈带领下,要带着他去看,这点很重要。
   
五、对香港媒体很悲观,担心香港内地化
      【记者归来】:凤凰刚刚到香港的时候,香港觉得这是一个内地的新闻节目。
      【闾丘露薇】:现在还是。
      【记者归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吗?
      【闾丘露薇】:还是有一批人觉得是啊,因为香港很简单,判断你到底是否是我们香港的一个媒体的话,是有一些标志性的事件和日子的,这些事情我们都不做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把我们列为本地媒体的。
      【记者归来】:对,那你怎么看这种香港媒体和内地媒体的一些在操作手法,或者立场上的一些区别?
      【闾丘露薇】:我讲课的时候一直跟大家分享的一个小事。现在如果大家做中国新闻的话,香港媒体是远远比不上内地同行的,因为内地同行对中国社会的理解,包括文字能力,提问能力,观察能力,都远远高于香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香港媒体是流动性非常大的行业,记者才做了两三年、三四年就走。这样的情况下,你让一个只有两三年经验,对中国都不怎么理解,连普通话都说得不好的人去跑中国新闻的话,那可想而知。同样国际新闻也一样。因为香港本地媒体非常缺乏对国际新闻采访的一线的机会,对国际新闻的关注度,一直很低。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让媒体人去做国际新闻这样有深度的东西的话,那跟内地媒体比较,差别实际上非常大。所以这就是现在两地的媒体现状:一个在不断的进步,人多,读者群广,钱也多,所以进步非常快。但是香港媒体市场在收缩,从业人员流动太快,很难留下太好的人,其实不断萎缩。我对香港本地的媒体业越来越悲观,本来他也能坚持一些香港本土价值的东西,如果他坚持这些东西来做,可能还有点空间,但是越来越多的媒体因为老板们自己的打算,会影响到这些媒体在对待一些事件态度和立场。
      【记者归来】:那从新闻的伦理方面,这种操作的规则会不会有差别?
      【闾丘露薇】:伦理方面,我觉得香港可能相对来说要成熟一点,毕竟和新闻学院系统细致的教育有关。对于谣传的信息,内地媒体对现在网络上的信息,很容易就会变成新闻,但是对香港的媒体来说他会非常的小心求证,想办法去找到当事人。对自己有一点要求的媒体,还是会努力的去保证这一点来做。我觉得原因是内地媒体会觉得要抢,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香港媒体会觉得这些消息对我来说抢不抢不重要,所以我就没必要为了这样,去冒这样一个风险。
      【记者归来】:你一直在香港工作,我看你也写过不少关于香港的文章、评论,算是一个香港的观察者,有些人认为,香港可以作为内地转型的一个标杆,一个借鉴。有些人也担心香港可能会正在慢慢的内地化,你怎么这个问题?
      【闾丘露薇】:我一直是担心香港内地化的,最深刻的一个感触是看到我们香港的官员们的稿件和用词,我小时候读书时用的词怎么现在用的这么的频繁,会很担心。因为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对于土生土长香港人来说,是有点奇怪,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会觉得,好像是在往后走,所以这点我们是非常的担心。
    
六、媒体人用微博更需责任感,未亲自确认信息不转发
      【记者归来】:现在国内微博热,有很多不真实的信息,作为媒体记者,你觉得应该怎样去用微博?
      【闾丘露薇】:媒体人都不会用,而要指望大家去用微博,是很悲观的一种事情。现在的媒体记者,让我难以接受的一个地方,是看到一个东西,比如一个名人,在微博上面讲述的一件事情,或转发的一个东西,你应该要至少打个电话和这个人去确认一下,或者要找到当事人,然后才能报道出来。但是现在太多的媒体都是用某网站报道,或者某微博的信息,就当成一个被确认的消息来源。即便是你写“待确认”几个字,对于受众来说,因为在正规的媒体出来之后,至少有一大半人,他会忽略那几个字去相信的。
      【闾丘露薇】:但我就觉得这跟媒体竞争也有关系,大家都要时效。我所在的媒体也是这样,就是网站有我就用了,这就是太强调竞争。我觉得大家盲目的去网络上追求快的信息,然后来证明自己好的话,其实是没有什么前途的。回过头来看真正的有影响力的媒体,不是去追求在海量信息里面追求快的那种东西,而是有深度的东西。
      【记者归来】:我知道你在微博上发言,或者是在Twitter上发言,都还是比较谨慎的?
      【闾丘露薇】:不,出了好几次事件。
      【记者归来】:也有出过错?
      【闾丘露薇】:对,我就得了好几次的经验教训。有一次一个同行,他打电话告诉我,发生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他不是第一现场的描述者,他是由他的手上一线上的描述者,告诉他之后他再告诉我,然后我就在微博上写了。后来当事人给我打电话,说的完全不是这个样子,而是另外一个样子。所以之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就是,如果告诉我这个信息的不是当事人,不是亲历者,我宁愿不要去谈这个东西,因为在传播给我的过程中,可能已经对信息产生了误解和不准确。我再把它当成一个事实放在上面,会造成事实扭曲。
      包括在微博上,你天天会收很多关于要求助或公益的消息。但包括公益的东西,我都不捐。除非我有时间去了解这个公益团体到底是什么团体,我真的没有这么多时间一个一个去查。需要帮助的信息我曾经试打过几次电话,那打过一两次电话,我觉得可以确认的,我会捐。但有的时候,打电话也未必能确认。所以同行请我帮我转一下帮一个什么样的孩子,我都狠狠心都是不转的,虽然他会觉得我冷血,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我没有花时间去参与进去,随手一转是很能展现爱心的,但是有的时候可能万一他是个骗局,那怎么办?
      【记者归来】:对。假设你不是一个媒体记者,你就是一个普通的网友,这种信息你会转吗?
      【闾丘露薇】:如果我是个普通的网友的话,我喜欢转什么我就转什么。我会觉得你们相不相信我是你们的事情,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了,我就不会有任何的约束,但是我们是带“V”的,因为你是个媒体人的身份,大家关注你是因为你是记者,相信你讲的东西,所以这个非常要小心。
 
 七、微博对公民社会的形成是一把双刃剑
      【记者归来】:现在微博热潮,有些人讨论,微博有没有可能形成中国的公共空间,促进公民社会的形成?
      【闾丘露薇】:我到现在也觉得微博就是个大茶楼,只不过以前大家坐在这个茶楼里面喝茶,聊天。现在有了网络,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每个人讲话以前只是我跟你面对面讲话,现在每个人讲话,是在广场上拿着个大喇叭可以被这么多人听到而已。站出来了就会让更多人知道,原来有很多人跟我想的是一样。这样会对公民社会的形成带来正面的作用,网络本身的出现就是对整个事件的改观。
      【记者归来】:对,那就像你说的公民社会的形成可能除了这个表达之外,可能更多的还需要沟通和达成共识。
      【闾丘露薇】:理解、聆听。从微博来看,理性的声音是不太受关注的,每个人就是在想,140个字里面,我怎么想出一个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座右铭。
      【闾丘露薇】:然后就会有很多人去追捧,其实这不利于一个公民社会的形成,其实所谓的公民社会是大家要学会不仅有自己思考的能力,也有跟你辩论的能力。而我发现没有辩论的能力,大家辩论的逻辑很混乱的,我在跟你讲这个事情,你马上扯到另  外,然后再来一个反证,这个反证是一个不可能的反证,这一点在网络上非常的多。
      【记者归来】:现在的微博空间里面是表达的多一些,但是聆听却很少。
      【闾丘露薇】:我觉得它是好事情,因为很多人都说微博信息非常的泛滥。为什么流言、谣言那么多人会相信,是因为现在中国的信息还是不够多,还不全,因为有不全的地方,所以大家总会觉得那个东西就是那个不全的那一部分,然后大家会去相信。在台湾刚刚解严的时候,也发生过。社会上的卖得最好的杂志都是揭秘的,各种各样八卦的政治传言的东西,大家会很相信。就拿我自己来说,刚刚到香港做媒体的时候,有机会接触一些境外的杂志或者网站,就天天泡在那上面,觉得事实好像就是上面的东西这样子的。现在我都不看,因为自己有判断能力了,然后我也知道很多事情的真相,你再去一对比就会发现,我明明是这个事情的见证者,它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为什么要写成这个样子?
       这样的话,你自然而然会对这些媒体有切割,知道我要相信哪几份媒体,不相信哪几份。就像在微博上会相信谁,不相信谁。其实都是慢慢的自己训练出来的。但前提是你要接触到全面完整的信息,如果我没有接触到那些曾经接触不到的东西,我看到那些东西我还会觉得吸引人,就去相信他。

热词:

  • 记者归来
  • 闾丘露薇
  • 微博
  • 双刃剑
  • 战地玫瑰
  • 公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