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叙利亚胡拉镇平民遭屠杀事件凶手难定 反对派受益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9日 02: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d6506f0cc384618b9c7032b3e9c9875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胡拉镇袭击事件中的遇难者尸体被包裹后排成两排。图片来自中新社。

       主持人 水均益: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5月25日,发生在叙利亚的胡拉镇的平民被屠杀事件,死亡人数已经从最初的92人上升到超过100人,而且还有可能继续上升。这是叙利亚上个月宣布停火以来,死伤最严重的暴力事件。现在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都互相指责,这个事件到底是何人所为?目前在国际社会引起的激烈反映是否会导致西方国家的干预?又是否会让局势急转直下,引起叙利亚的内战?

    今天演播室请到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副院长李绍先先生,一起来参与这个讨论。首先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一次事件的背景。

    国际社会继续高度关注25日发生在叙利亚胡拉镇的惨案。目前,联合国已经确认袭击事件的遇害者人数从92人升至108人。据法新社的最新报道,胡拉镇死亡人数上升到116人,这一数字还有上升的可能。这是今年4月,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和平计划实施以来,最为暴力血腥的事件。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联合国阿拉伯联盟特使安南一致谴责,这是一起骇人听闻和残忍的罪行。然而,事件却远远没有结束,究竟谁是此次屠杀的幕后黑手?一时间众说纷纭。

    叙利亚反对派称,25日,叙利亚政府军刚刚对霍姆斯省北部的胡拉镇进行了猛烈炮击,而此次事件正是这样的猛烈炮击所造成的。但是叙利亚外交部对此矢口否认。叙利亚官方报道称,是恐怖组织制造了这起事件。叙利亚外交部27日表示,叙利亚军事司法委员将就此展开深入调查,可能在3天内向外界公布调查结果。

    马克迪希 叙利亚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每次袭击事件都有受益者,你们应该看看到底谁是受益者?胡拉镇袭击事件可能引发的结果是联合国安理会将开会讨论,有人趁机散布大量的谎言,指责叙利亚政府军,这些结果不能让叙利亚政府受益,胡拉镇的受害人都是叙利亚人,叙利亚政府不会把他们的生命当赌注。

    水均益:首先通过图板来了解一下胡拉在叙利亚的地理位置。在这个图上可以看到胡拉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以北,离前一阵叙利亚内部冲突比较激烈的霍姆斯非常接近,也靠近地中海,这是大致的位置。

    在这个事件出现之后,各方反应不一,叙利亚的政府军和反对派互相指责,外界的表态也不太一样。德国常驻联合国的代表说,现在有清晰的证据表示,周边曾经出现过重型的武器,也有炮弹袭击之后的痕迹,甚至坦克留下的车辙都清晰可见,这些证据表明叙利亚政府参与了这起屠杀的事件。俄罗斯常驻联合国的副代表认为说,他不相信叙利亚政府会做这种事来破坏安南的这种访问,同时,他认为很难想象叙利亚政府不仅进行了轰炸和炮击,而且还近距离地直接瞄准了40多名妇女和30多名不到10岁的儿童,这应该说是令人发指的一种行为。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也表示说,他们将调查这件事情。

    李先生,从判断上来讲,这件事情很难判断说是谁干的,但是对谁会最有利呢?

    正在评论:惨烈屠杀到底何人所为?

    李绍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非常显然是那些希望安南的使命失败的一方。

    水均益:叙利亚的停火计划。

    李绍先:使安南的计划泡汤。实际上4月12日,安南宣布停火计划开始生效,4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部署观察员监督停火以来。事实上,在安南计划落实的第一时间很多方面说这个计划已经失败了。4月12日当天,大家可能看得都比较清楚,基本上是西方、土耳其、叙利亚反对派一边倒,它是希望安南调解失败的。这次事件从现有的证据来看很难指责任何一方负全责,为什么这样讲呢?安理会发表媒体声明,实际上引用了联合国观察团这些专业人士的两个关键的证据:第一,证实胡拉镇屠杀的现场发生过炮击和坦克轰炸的痕迹,从这样一个迹象来看,显然叙利亚政府难逃其责,因为有炮弹、坦克只有叙利亚政府军一方。第二,现场的很多平民,包括刚才讲的妇女、儿童,大多数都是近距离射杀,有的是刀杀的。所以实际上是矛盾的,刀杀、近距离射杀。

    水均益:大炮和坦克是天壤之别。

    专家观点:何方所为尚难下定论

    李绍先:大炮和坦克的轰炸究竟是在屠杀发生之后,还是屠杀发生之前,屠杀究竟是谁干的,这很难简单地归咎于任何一方。这个地方肯定发生过激烈的冲突,以至于动了重型的武器,包括炮击。在此之后,究竟是哪些人、哪些方面去进行如此残忍的屠杀,现在的证据还很难说。

    专家观点:谁更能从乱局受益?

    水均益:现在很多的媒体判断感觉说,这起事件不像是部族之间的仇杀或者是一种什么行为,是一种报复性或者血腥的一种行为,更像是为了达到某一种什么目的,有意而为,让外界能看到这样一次血案,现在给人感觉西方的媒体一边倒的比较多的是指责叙利亚政府军方面,您的判断这个事件谁最大受益或者说谁最可能是操作者?

    专家观点:逻辑上推断反对派乱局中获益最大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如果按现在的形势来看,肯定是反对派受益大。虽然安南4月12日开始有一些土耳其的反对,但是叙利亚进行了议会选举,议会选举除了巴沙尔26%的选票,也就是阿拉维派加上基督教。另外50%左右的包括逊尼派的商人也相当一部分支持了巴沙尔。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安南到了之后,推进下一步的和平计划,主体应该是叙利亚政府。在这种情况下,从政治上对于反对派是不利的,如果把水搅混肯定就不好。除了刚才李老师说,原来在巴巴阿鲁姆地区打过很激烈的炮战和坦克战,那个时候第四装甲旅和第九装甲旅围着巴巴阿鲁姆地区,把这些反对派赶跑了,挨着胡拉,其实胡拉是再往地中海这边一点点,更小的一个镇,这是霍姆斯和叙利亚新修的石油炼油厂的重镇,这块地方是很重要的,叙利亚政府如果进行完议会大选,重新振兴经济,这一块地方必须要控制住。

    从逻辑上来说,反对派那边政治上会得益更大一点,但是现实曾经在这儿有两个装甲旅在这儿部署,它们现在也承认说我们只不过没出基地,它们来打我们怎么样回击。所以现在把这件事弄得不是很明显的到底是谁,除非把破片杀伤是炮弹的、是坦克的、火炮的,拿出来一个一个查,这个过程人手不够,只有280个联合国,不像当时南联盟,南联盟派了1400个,南联盟总后科索沃那件事是不是米洛舍维奇干的,那也不好说。

    正在评论:惨案会使安南和平计划“死亡”?

    水均益:从您的感觉,逻辑上判断反对派受益可能更大一点。李先生,现在带来的问题是说出现这件事,国际社会一片哗然,也有谴责这个的,也有谴责那个的。反过来来讲,现在很多人关心的是安南的叙利亚和平计划或者说停火计划是不是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从逻辑上或者说从感觉上判断,会不会导致叙利亚局势突然间急转直下?

    专家观点:安南和平计划是目前唯一可行的选择

    李绍先:安南的计划目前来看或者说在相当一段时间来看是唯一可行的、现实的选择,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实际上西方起初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东西的,但是在叙利亚政府又很难分裂,军队不分裂,叙利亚反对派一时半会儿又扶不起来,西方找代理人又找不到的情况下,自己又不愿意打头阵,冒这么大的风险去直接出兵的情况下,它不得不退一步。实际上,西方之前已经推过了安南的条件,现在不得不往回走,来被动地接受安南的条件。

    水均益:西方媒体一致地声音是说,安南的计划已经死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叙利亚的部分反对派认为安南的和平计划已经死亡。美国《时代周刊》说,最近惨案让联合国的和平计划显得更像是一张白纸。《时代周刊》同时认为,现在仍有叙利亚反对派呼吁建立所谓的人道主义走廊或者禁飞区,以便是国际社会能够对叙利亚发动空袭。英国广播公司(BBC)也说,这个惨案结束了联合国的停火期限。这种舆论的背后会不会隐藏着一种什么样的动向?比如说西方要准备干预了。

    李绍先: 对,确实是这样。实际上西方要准备干预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最好的借口,这么大血腥的事件,但是现在的形势西方不会进行军事干预。

    水均益:为什么呢?

    正在评论:叙利亚会否战火重燃?

    李绍先:为什么这样讲呢?实际上从美国态度看得很清楚,奥巴马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包括在安理会的媒体声明、美国政府公开的态度等等,包括欧洲一些政府、北约的公开态度都是大力地支持安南,认为安南的方案是唯一选择,仍然坚持这一点。为什么这样?实际上是他们需要的,我觉得特别是奥巴马需要的。为什么这样讲?奥巴马马上要大选,实际上11月份要大选,奥巴马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总统Hold住,一定要连任。在叙利亚问题上,他需要安南的方案,需要拖延一段时间,因为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又不愿意冒很大的风险。实际上从这一点问题上来讲,某种程度上来讲,伊朗核问题也是如此,伊朗核问题从4月份谈了一次,5月份谈了一次,现在又到了6月份谈,我个人是这样认为,谈肯定是不会有实质性的结果出现,但是他一定要谈,也一定要谈到今年秋天拖过这个大选,奥巴马当选以后再说。正是这样一种促进,以色列是非常愤怒的,伊朗核问题第二轮谈完以后,奥巴马派了个特使去以色列通报情况,以色列的总理内塔尼亚?6?1胡,甚至于国防部长巴拉克都拒不接见他们。同时,叙利亚现在的态势,美国又在搞“也门模式”,把内塔尼亚?6?1胡鼻子都气歪了,他非常气愤,他说“也门模式”,也门发生什么情况?也门交权以后,现在是一团糟,前不久刚刚在阅兵式的彩排典礼上,一下子炸死了90多名士兵,这样的事情,叙利亚现在出现这样的局面,对以色列非常危险。

    水均益:宋先生,怎么看刚才李先生提到的“也门模式”,“也门模式”最近这两天也叫得很厉害,也叫得很高。

    宋晓军:对,“也门模式”主要是……

    水均益:让总统下台,副总统接班。

    正在评论:“也门模式”能否被复制到叙?

    宋晓军:八过峰会的时候,奥巴马私下里跟梅德韦杰夫说,能不能采用“也门模式”。因为俄罗斯是在支持巴沙尔,在叙利亚里边,看看能不能把它换下去,这样的话,奥巴马在国内就好捞选票、好刷人品,把这件事摁住了。

    水均益:比较体面。

    宋晓军:梅德韦杰夫提出来了说,他不可能去美国,他留在这儿的话,是不是穆巴拉克最后被关在铁笼子里审判,俄罗斯也不能接受,把巴沙尔放进去,伊朗也不能接受,伊朗的底线并不是巴沙尔的问题,但是阿拉维派不能下去,什叶派的政权不能倒,换人倒无所谓,伊朗倒无所谓,只要是什叶派。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军事力量都没有大的削弱。原来说成建制的部队没有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硬顶着,一般来说打是为了谈,是有一方的主要的力量被削弱,或者像南联盟那样,它是一个城市化的国家,把炼油厂炸了,什么都炸了,后来老百姓不干了。所以,78天炸完谈,谈完一选把米洛舍维奇选下去了。现在叙利亚没有这个情况。

    水均益: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可以看得出来叙利亚巴沙尔用时髦的话说是Hold住,奥巴马总统,按李绍先先生刚才的分析希望到11月他也能Hold。

    非常感谢二位对我们这个话题的讨论。我们《环球视线》稍候继续。

热词:

  • 叙利亚
  • 胡拉镇
  • 屠杀
  • 反对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