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恐怖爆炸 武器流入 叙利亚难避战火?(20120318)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8日 22: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b03b8bd1ffb403d92152f5215cb4c4d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今日关注):观众朋友大家好,《今日关注》正在直播,叙利亚首都17号发生的接连爆炸事件,那么外界也猜疑,这是不是向安南发出威胁,因为安南在叙利亚的斡旋带来了所谓的"也门模式",可能引起了部分反对派的不满。那么目前叙利亚也变成两种解决方案的博弈:一种是军事介入,武力推翻巴沙尔政权,另一种是效仿也门总统萨利赫,不动一枪一炮,自动交权,体面下台,也就是所谓的“也门模式”。那么问题是,巴沙尔是否接受也门模式?反对派又是否有实力拒绝也门模式?就此话题,今天演播室请到两位专家进行分析评论,一位是中国国家问题研究所的副所长董漫远先生您好,还有一位是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的副所长孟祥青先生您好,欢迎两位嘉宾。那么在节目开始,请嘉宾和观众朋友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相关背景。

    鲁健:

    两位对这个爆炸事件怎么看,是不是也同意外界的这种猜测,比如说这个爆炸事件就是针对安南要给叙利亚带来“也门模式”所以引发了反对派的不满。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 董漫远:

    我觉得这个逻辑上是成立的,现在来讲叙利亚境内外的反对派,有这么几部分构成:一部分就是政治反对派,主要是由过去的母兄会(同音)为主干来组成的;第二部分就是军事上的反对派,那么同样有母兄会作为骨干,也有叙利亚政府军哗变的一些官兵,一些对社会现状不满的人,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人,他们构成武力上的反队派;然后有基地组织,基地组织这个扎瓦赫里1月前就已经发表了宗教的命令吧,那么号召本地区的伊斯兰新圣战者,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他们所有的反对派,他们所追求的是彻底的、干净的推翻巴沙尔政权,而不是留一些尾巴或者是达成某种妥协,让巴沙尔他的家族或者阿拉维派,能够继续在未来叙利亚有一定的政治或经济影响,这是不行的。所以安南现在的斡旋努力是带有推进“也门模式”的色彩在里面,那么反对派一看,如果真的是“也门模式”的话,不一定完全如反对派的意愿,所以我觉得他们是想通过制造暴力事件,使外部军事介入能够早一些到来,这是我的观察。

    鲁健:

    所以现在看起来好像,感觉反对派就简单已经把安南带给叙利亚的就简单的归结为是“也门模式”的一种复制了,觉得可能就是要巴沙尔下台,然后来推进叙利亚的这种改革,您觉得是不是可以么理解,安南就真的是要复制“也门模式”吗,在叙利亚?

    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本台特约评论员 孟祥青:

    我觉得这次安南到叙利亚,确实承揽着国际社会对他很高的期望了,你看这次安南去,我觉得有这个细节值得我们关注。你比如说,首先是美国西方国家表示积极支持,那么中俄也表示积极支持。就是不管当时围绕着叙利亚问题,两边如何这样一个分歧,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大家达成了一致。都希望安南去斡旋,其实背后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看法。你比如说就美国和西方国家来讲,让巴沙尔下台这个目标是不变的,这个决心也是不变的,就无论如何你巴沙尔政权得垮台、得下台,但是至于说怎么的样垮台、怎么样的下台,这个可以商量,这个可以谈判。所以这次安南去有两个表态,我觉得引起了国际舆论普遍关注:一个说高度复杂,你看这次叙利亚问题高度复杂;还有一个是各方都要十分谨慎和小心。其实这两个表态释放的一个信息,我想安南这次可能跟巴沙尔谈到了类似比如说采取也门的这样一个方式,让巴沙尔在这样一个无法调节的情况下,能不能自动下台这样的,我想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说从公开的信息来讲,安南明确讲就是希望下一步首先是结束暴力,就是你政府也得结束暴力,各方都得结束暴力,结束暴力以后在这个基础上启动和解的政治进程。但是怎么启动和解的政治进程,所以我觉得现在有一种舆论认为,安南这次可能提到了,包括巴沙尔采取也门的方式,这样一种自交权,使这种和平模式能够延续下去。

    鲁健:

    但是这个模式我们通过一系列的爆炸事件看出来反对派是并不认可的,那巴沙尔本人呢,你觉得巴沙尔本人会接受吗?像萨利赫一样体面的下台吗?

    董漫远:

    我觉得巴沙尔本人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因为巴沙尔他所代表的是整个阿拉维派,阿拉维派在阿萨德家族42年的统治当中,他们是既得利益阶层,那么这个既得利益阶层,他们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控制国家权利,控制国家资源分配,那么军警、限特(同音)等部门主要是由阿拉维派构成的。我是这么看,如果是巴沙尔就是想要做出某种妥协或者是走到萨利赫那条路上去,他遇到的是阿拉维派的内部的反对会是非常强大的,因为你不能撒手把我们大家都扔下来不管了,你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

    鲁健:

    因为历史上的恩怨情仇,结怨太深了。

    孟祥青:

    而且你看在叙利亚也是处在一种阿拉非(同音),就是少数派统治多数派已经41年多的时间,那么其实在少数派除了阿拉维派以外,其实你看现在支持巴沙尔这个统治的,不仅是阿拉维派的这个少数派,而且背后还有一些叙利亚的少数派,比如说基督教的团体,比如说库尔德人,这些少数派因为他们都有一个担心,就是一旦巴沙尔把权利交出来以后呢,很可能会像伊拉克那样,就采取这样一种报复性的,这样一个血腥的报复的镇压,因为他们终究在41年当中呢,是少数派在统治多数派。而且在这41年当中,这种种族的矛盾已经积怨甚深,所以这个可以说背后不仅是一个强大的家族在支撑着,而且还有不仅是阿拉维派,甚至还有其他的少数派都在支撑着他,所以他在这种情况下接受这种下台,确实是巴沙尔他本人无法完全来决定这样的命运。

    鲁健:

    也就是说,其实阿拉维派相当于是一个利益集团,就他们可能也不允许巴沙尔简单的抛弃这样一个统治集团,然后明哲保身,恐怕很难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董漫远:
 
   还有个因素就是最近一个多星期,巴沙尔他政府方面的政府军,在霍姆斯、伊德利卜等地的军事清剿行动取得了重大胜利,也就是给予以叙利亚自由军为代表的反政府武装,应该说是以一种重创,使他们多多少少的伤了元气。在这个情况下,使巴沙尔政权对于巩固政权,维稳信心增强。那么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一个政治喘息,政治和外交喘息,那么一方面与国际社会的外交努力慢慢进行周旋,同时,那么要重新做一些军事部署,与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能够清剿把这些反政府武装都把它清剿掉了。

    鲁健:

    所以巴沙尔能不能接受“也门模式”,刚才两位说到了,一个还要看阿拉维派利益集团内部妥协的情况;另外还要看军事上下一步的进展,面临的压力情况。是不是还有一点,比如说对于外部势力给他的一种许诺是不是能够信任?也许是个空头支票呢?

    孟祥青:

    其实除了我们刚才分析的原因,你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其实巴沙尔也好,还是阿拉维派也好,对西方这种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可以说很难使它一时来接受这个“也门模式”。你比如我们可以设想,那么萨利赫这个总统就是签署了这个协议下台,他确实有一个特殊背景,你看去年11月,萨利赫这个人被称为是阿拉伯世界的中东最狡猾的政治家之一了,叫“狡猾的狐狸”,你看他去年11月开始,好几个月时间,一会说要签署下台协议,一会儿给否了,一会儿又说,无非在中间讨价还价。但是萨利赫他跟叙利亚有一个很大不同的背景,就是他没有造成国内的大规模的流血,大规模的冲突,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即使下台了。

    鲁健:
 
   也没有历史欠帐。

    孟祥青:

    他没有那么多的历史欠帐,但是巴沙尔现在这个情况确实跟他有很大的不同。

    鲁健:

    巴沙尔父亲当年还层次对母兄会有过清剿。

    孟祥青:
 
   母兄会进行过镇压、进行过清剿80年代。

    董漫远:
 
   出手非常重。

    孟祥青:
 
   而且还死了不少人,就是所谓受手上有很多血债了,老阿萨德这个家族,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交权,西方如果才“也门模式”,我觉得除了要做内部工作,还有一个美国西方要做出承诺,比如说除了内部保证不对你的家族,对巴沙尔清剿,如果设想说西方我也给你保证,不对你进行清剿,即使你国内出现问题,我给你接出来,给你放到第三国。但是巴沙尔就怎么相信西方,因为到那个时候他手里的一些牌都没有了。就一切资源都没有了,那么到那个时候,如果你违反承诺,你也无话可说,所以这恐怕也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鲁健:

    在这种情况下又听到一些西方的媒体发出来的消息,说现在可能不仅仅是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不支持,现在可能包括中东,尤其海湾国家可能也对这种“也门模式”并不能够接受,甚至还有传言说沙特已经准备向叙利亚的反对派提供武器,这个消息待会我们请两位嘉宾在求证一下,通过短片先来看看这方面情况。

    鲁健:
 
   两位觉得首先媒体报出来的这个消息,就说沙特向叙利亚的反对派提供了武器装备,这个消息可信吗?

    董漫远:

    沙特要推翻巴沙尔政权心情是比较急迫的,它这个根本原因是,因为沙特与伊朗存在着地缘战略矛盾,也就是说,以沙特为代表的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认为近年来伊朗对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构成的威胁正在与日俱增,所以要打掉这个威胁。那么是看到叙伊特殊联盟,为了要把它拆散。现在看来呢,如果把叙利亚政权给把它更别掉,就等于砍掉了伊朗的一个手臂,这样子能够大大的削弱伊朗在地区事务当中的搅局能力,这个沙特应该说有这个想法,目前策略是两方面:一方面对“也门模式”也想给一个尝试的机近,但是这个“也门模式”同规劝萨利赫下台还不一样,因为现在给萨利赫下台以后,萨利赫在国内还有一定政治、维权空间。如果是巴沙尔下台的话,那绝对不能给他空间,那就是下台以后,还要把善后工作做好,让他彻底告别政治舞台,而且要把阿拉维派对国家政治和资源的掌控,要把这个天给调过来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又对“也门模式”能否奏效表示怀疑,应该说根本立足点还是放在将来要通过外部军事干预的手段,推翻巴沙尔政权。

    鲁健:
 
   这可能是海湾国家的一个基本想法,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真的已经开始向这个反对派提供武器了,因为这个消息我们看到是法新社爆出来的,而且说是阿拉伯国家一个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官员说的,所以这消息来源也不确定。

    孟祥青:

    对,目前这个消息确实没有被证实,应该说什么可能性都有。但是我认为按照目前国际社会多方面正在努力,调整叙利亚局势的时候地,如果沙特阿拉伯以政府的名义向反对派提供武装,显然无论是的在道义上、政治上都是难得立得住的,包括美国西方这么急迫也希望巴沙尔政权下台,但是在向反对派提供武器问题上,一直存在很大的分歧,尤其是在最近半个月以来,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就是暂时,他们达成协议暂时不向反对派提供武装。所以如果在这种情况沙特阿拉伯以政府的名义,这样大张旗鼓提供反对派武器,我想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就是你看反对派这些武器它的来源非常广泛。为什么政府军对三个主要地点,像霍姆斯拔掉两个据点,像德拉、像伊德利卜这些地方,因为你去看看这些边境的地方,伊德利卜靠近德尔其,尤其是德拉靠近约旦。就是德拉你在大街上都可以看到,来自于哪的武器啊,美国的、俄罗斯、以色列的各个国家的武器,走私的武器从这都能走,其实反对派要想要武器,从各个渠道他都能得到,就是这些边境城市,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军要控制这些边境城市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说这些武器的来源,难道都是这些政府支持的不一定,但是它的武器来源确实是很多样化。

    鲁健:
 
   但是,你说海湾国家,他们现在到底是暂时会同意安南的这种安排和想法呢,还是说非常坚决的还是要通过军事的手段的来推翻巴沙尔政权。

    董漫远:
 
   两手并举,一方面沙特、卡塔尔等海湾国家它有钱,有钱现在对叙利亚境内外反对派是普遍撒钱,就是撒胡椒面一样普遍撒,这个钱撒下去,就希望你发挥效能;另一方面卡塔尔前一阵子也强烈主张,必须要把叙利亚的反对派给它武装起来。同时土耳其也表示要比叙利亚的反对派提供全面支持,包括人员培训、包括金钱,包括武器装备等等,应该说给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全面给他们支持,这个是有地区气候的,这个声音也是很强的;另一方面,倒是像美国欧盟相对来讲似乎比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相对更谨慎一点,谨慎一点什么意思呢,就说现在叙利亚的反对派境内外反对派是山头林立,然后是一盘散沙、是群龙无首,完全是乌合之众,互相之间还互相掐谁也服谁,内部矛盾重重,完成是扶不起来的阿斗,这美国看的急,真是不中用,那么要在这里面选择一下,相对中用的,相对管用的,然后再去怎么给予援助,因为美国不会是对每个反对派武装都要给钱,都要给武器。

    鲁健:
 
   所以希拉里.克林顿也说:“现在我都不知道叙利亚的反对派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孟祥青:
 
   而且他们之间矛盾也很多,你看就在前几天,原来那次在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上,说支持反对派,有人提出来就是支持全国委员会,全国委员会就在前两天,有5个反对过又分裂出来,又搞了一个新的联盟,所以它在不断的分帮立契(同音),不断的裂变,那么这些组织它根本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东西,这也是让西方处在一个两难困境的原因之一。

    鲁健:

    所以西方要是军事介入的话,它也觉得时机还没有成熟?

    孟祥青:
 
   对。

    鲁健:

    还没有一个很明显的一个反对派独立的武装出来,但是在这捉情况下,其实政府军和反对派在军事战线上的这种斗争,可能对于叙利亚国内的政局也会起到很深的影响,尤其是巴沙尔能不能够接受安南所提出的类似于“也门模式”可能也要取决于战场上的表现。那么通过这方面的情况,我们也来看看背景片。

    鲁健: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如果从战场的上表现来看的话,叙利亚政府目前是取得了优势,本来反对派在伊德利卜、霍姆斯还有德拉占据了一些据点,但现在都被政府军控制了,在这种情况下,又回到刚才两位提到那个话题,巴沙尔还能够接受“也门模式”吗?

    董漫远:

    现在来讲巴沙尔接待安南并且表示要同安南的斡旋形为配合,正式要强岛屿高低。也就是说,在这方面已经有一系列的铺垫了,你比如说取消了紧急状态,然后宪法草案全民公决。我说了我把原来复兴党的“一党专制”现在变成了“多党制”,然后下一步是安排议会选举,而且这个宪公投是60%多的选民他是赞成了,这说明我的执政地位是合法的,同时还有一条,我现在是愿意展开对话,愿意开展国内的改革,愿意跟大家分权,这些姿态都已经表现了。

    鲁健:
 
   但是分权和下台是两码事。

    董漫远:

    对那是两码事,那么同时我还要打击恐怖主义,也就是说从军事战线上,继续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对反政府武装来进行清剿,那么希望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把他们彻底消灭掉,这当时是政府方面的期待了,理由也是成立的。那么可以动这个东西就是同美欧来进行抗衡,为什么呢,我反恐是因为扎瓦赫里说了:号召基地组织、各个分支以及伊斯兰圣战者推翻巴沙尔政权,你看基地组织已经向我发出挑战了,基地组织不光是向我发出挑战,他这个基地组织活动还威胁到地区和平稳定,所以我现在打击基地组织反恐,我这不仅仅是在我的境内是有利于制止暴力冲突,有利于对话创造和平的涉及的条件。

    鲁健:
 
   但他说这些恐怕都没用,因为作为反对派来讲,作为西方来讲,就是必须让你下台,这是个底线。

    董漫远:

    但是他不能因为你不听我就不说,他也要为自己找依据,我反恐是为了地区和平。

    鲁健:
 
   就算要下台,我也得把这些都表明。

    孟祥青:
 
   现在海合会和西方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搞新宪法草案提出几个问题:一个就认为你个这个东西是假的,就是你最终即使权利分散一点,最后你还是要保住巴沙尔政权这个家族;第二个认为你现在搞的新宪法草案,比如说90天议会选举,那么90天在叙利亚目前的国内形势下,反对派不可能形成一种力量,能跟你巴沙尔政权抗衡,也就是说到了90天以后,你这个选举也是虚假的,反对派形成不了力量;还有根据新宪法任期制,那么巴沙尔政权2014年才能正式下台。那么西方想那么长时间,中间还不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国家包括还海合会,说你搞这个多党制民主都是虚的,因为阿萨德家族41年多的统治在叙利亚根本没有一个强大的反对派链,更没有什么其他的政党,这么短的时间,你要成立一个跟它相抗衡的政党或反对派不可能,所以你最后搞这个东西都是假的。

    鲁健:
 
  所以安南提出的这个“也门模式”在叙利亚要想实现,恐怕也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反对派现在要已经不仅仅是你萨利赫下台了,对吧。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