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后高考时代”:怎么过?(20120619)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9日 22: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db720d86e954f06bc15c8335e7e8de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高考后大学前三个月考生假期生活状态调查。(视频截图)

    高三毕业生:我们解放了

    高考结束,最漫长一个假期开始,他们打算怎么过?

    考生 云云:一种是整天一直在玩,基本上联系不到他们那种,另外有一种就是整天宅在家里。  

    读书、打工、充电。

    高三学生:自从高考完了之后,我首先感觉到两个字就是“自由”。

    放纵、忧郁、焦虑。

    高三学生:疲惫、混乱、然后成长。

    他们会留下什么样的集体记忆?《新闻1+1》今日关注漫长的“后高考时代”。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节目的一开始,咱们先来看一张比较有冲击力的照片,就是背后大屏幕上的这张照片,这是去年一个高三的毕业生,在结束了高考之后跟自己在过去三年,也就是高中生涯当中的做过的所有的卷子来了一张亲密的合影。高中三年做过的卷子加起来有多高呢,她统计了一下2.41米,也就是比姚明还高,大家可以想象,在这2.41米高度的试卷的压力下,一旦高考结束了还不像放羊一样感受到了充分的自由。其实每年都有900多万的高三毕业生,在是高考结束之后是在6月初,然后迎接上大学之后是在9月初,中间有漫长的三个月。这几乎是我们人生求学生涯当中最漫长三个月的假期了。但是这三个月应该怎么过呢?先听听一位专家对这三个月的界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暑假)这个时期,是很多学生的空窗期,学校(方面)中学不管了,大学也接不上,家长也放手,学生也不懂,社会机构、公益机构也不介入,最后的结果是学生就是学生这个阶段就是三个月的真空期、放养期。

    白岩松:真空期、放养期,充满着自由但是也充满着某些期待,他们有没有一些想法,有没有一些改变的欲望社会讨论过这样的问题吗?面对我们人生求学生涯当中最长的一个假期,在去年的时候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的两个学生做了一个社会调查,来面对了这样一个选题,在这个社会调查当中,他们对去年毕业的高三毕业生,在结束了三个月最漫长的假期之后,做了一个小小的问卷调查,有这样的一个结果你们对考后这三个月生活评价怎么样?16%认为很棒充实而有意义,16%认为很闲没事干,4%说太颓废了,不满意。但是大比例64%认为是一般,显然有上升和改变的这种空间。今年的高考已经过去了十几天时间了,今年最漫长的三个月可以有所改变吗,社会会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呢?来走进今年高三毕业生。

    对于寒窗苦读十几载的学子来说,高考的结束铃声或许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因为它标志着暂别课业,狂欢开始,从考试结束到成绩发榜有二十几天,从高中毕业到步入大学有三个多月,而这些时间终于可以属于考生自己。

    记者:现在有压力吗?

    高三毕业生:没有啦,只有玩。

    高三毕业生:打一下游戏,很久没有打游戏了。

    高三毕业生:我们解放啦。

    或许为了纪念很多高三毕业生在微博上给自己的名字加了个前后缀改名为“ 后高考时代某某”,而在网络上更是有人列出了多种狂欢方式,睡够48小时,不再特困生,湖吃海喝、结伴旅游、告别暗恋、强行表白、喝醉聚餐、坚守欧洲杯等等,放松的方式有多种。来自陕西的高三毕业生云云则把自己周围的同学分成了两类。

    陕西省应届毕业生 云云:其中一种同学就是整天宅在家里,做一些自己觉得比较舒服的事情,另外有一种同学每天都是整天一直在玩,这段时间可能都会比方说通宵上网、去K歌,彻夜不归那种。

    上网、K歌、聚餐、喝酒,或许这是许多考生放松的方式,而不胜酒力醉倒街头的事情似乎也并非个例。

    高三毕业生:不要坐,起来。

    喝醉倒地不起,同学搀扶、拦车回家,而短短的十分钟时间里,这一行人就有三个醉酒的考生被送上出租车。今天当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考生们对于自己的假期生活又是如何感受评价的呢?

    云云:之前生活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现在反而自己安排生活,就会觉得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安排合适,然后就会很焦虑。

    高三毕业生:因为成绩没出,所以心情挺忐忑的。

    高三毕业生:疲惫、混乱、然后成长。

    高三毕业生:本来很紧张的生活一下子空虚了,一下子不知道该干嘛了。

    白岩松:有这个高三的毕业生在参加完高考之后,隔了一段时间再回头看自己最漫长三个月假期的时候,用这样的三句话来形容这三个月是怎么过的,很刺激,这三句话叫“喝醉喝到胃出血,唱歌唱到嗓子哑,上网上到眼失明”当然了,这是比较夸张的一种说法,但是现实生活当中的确高三的这900多万的毕业生,一结束了高考之后真的是进入了一种放羊的状态。在进行的相关调查中所显示,咱们先看他们睡觉的时间,12%的同学在8点到10点睡觉,这是相当正常了,但是24%的同学是10点到半夜12点睡觉,但是大比例44%的同学是在午夜零点到凌晨2点睡觉,更牛的是还有20%的同学是凌晨2点以后睡觉,显然他的睡觉时间是大后向后推移了,但是起床的时间也明显变得很晚。我们来观察一下,他们都在干嘛?去年调查显示,他们干的更多是这样的事情,我们从比例来看92%人,同学在假期中参加过聚会,然后唱歌看电影的到了80%,难怪会说唱歌唱到嗓子哑,宅在家里头玩电脑的占到了76%,这是三个比例非常高的。再接下来有读书52%,旅游数字也不低52%,真要学习技能或者学习文化知识,或者说打工都不是特别的高,有这样的一些调查可以显现看出来,在这三个月的时候基本上属于一种自由选择这样的状态,而且晨昏颠倒,对身体的挑战也是相当大的,难怪很多学生在一结束高考之后出现了这样几个问题,容易出现失控,身体容易变得更加疲惫,甚至有一些医院出现了两种手术,一个是去人流手术,还有一个是做局部的美容的手术,希望上大学的时候给人一个正好的印象,当然这只是在发表方面存在的一些变化,而在心理方面这三个月他们会过得好吗?咱们一起往下看。

    四川省宜宾市第一中学 高三学生 王晗露:就是有人叫我们可以开始撕书了。

    四川省宜宾市第一中学 高三学生 王政:他们就会把卷子从一二楼抱到五六楼,然后把卷子给撕掉,全部往下扔。

    王晗露:比较激动,很高兴,然后带了一点点兴奋。

    王政:很多高三同学都会在底下喊,会觉得是一种特别大的包袱扔出去的感觉。

    王晗露:不用再做这么多,让自己每天很累的卷子了,这三年终于熬过头了,就是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壮观。

    这一高三学生集体撕书的震撼一幕,发生在四川省宜宾市第一中学,时间是今年6月4号高考前夕,那一刻这些高三孩子埋在枯燥书海中日复一日的困乏感,随着那些撕掉的试卷一同被抛向空中,此时的他们是激动兴奋的,甚至是释怀放松的,但时钟从6月4号播到今天,他们的心情是否还如当时那般愉悦,因为几天后的6月22号,午夜12时,他们就将面对自己的高考成绩。

    王晗露:有一点忐忑,有点紧张,害怕自己的估分和出来的成绩如果差太大害怕承受不了。

    王政:到底自己的成绩出来会不会有愧于父母,到底能不能够和自己期许和自己的期望相符合。其实是一种前后落差还是挺大的。

    王晗露:我们班就是前几名比较好的同学,他想考军校,自己算出成绩没多好,然后他父母就把他关在家里,他自己也不愿意出来,现在还在自己复习,每次安慰他,现在他都还是闷闷不乐这种感觉。

    而在陕西安康,高考成绩同样尚未公布,一位高三学生甚至已经想到了复读。

    陕西省安康市第二中学高三学生 陈学花:因为我觉得考得不太好,想着万一考不上的话就复读吧。

    记者:你们现在开始着手这方面的事情吗?

    陈学花:八月初才开复读班,我在家先看看课本,别忘了那些知识,就问我们班级学习比较好的借他们的笔记,还有他们的资料,我觉得高四别人都可以熬得过,我应该可以的。

    除却等待成绩的煎熬,还有少数孩子不得不面对家庭的变化。

    淮安台记者 刘威:这里是淮安市清浦区婚姻登记处,那根据不完全统计,6月份高考结束至今十多天时间里面前来办理离婚的人数达到了40多对,其中考生家长就占到了20多对。

    淮安市清浦区婚姻登记处主任 高如忠:他们的感情早就出了问题,只是在迁就孩子怕影响孩子学习。

    后高考时代对很多高三的孩子而言是未知的煎熬,是再一次的拼搏,是突来的变故,面对那些未知的未来,他们该如何渡过?

    白岩松:其实在高考结束之后,这些孩子同样面对这些巨大的心理的挑战,先说一个不多的例子,但是这些年开始增长,不管是北京、江苏等等很多个省市自治区都出现了一种状态,高考结束之后夫妻去离婚的比例比较高,之前想去离婚的时候人家也劝,不可以,因为你有孩子要参加高考,但是我们特别想知道的是,之前你们要离婚孩子会感觉不到吗,而高考结束之后离婚难道对孩子的心理打击就真的很少吗,是不是真的考虑到了孩子的感受呢?另外说到心理上高考一结束的时候还面临两个心理挑战,第一个心理挑战是有人考得好,但是也有人考得不好,考得不好的一下子就开始把自己孤立起来,甚至离开人群,同学们的聚会也不去参加,如果解决不好的话都留下了一个失败的阴影,家长、社会、学校为他们进行调试过吗?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的那两个做社会调查的学生,在这点上有一个小小的调查数据显示,高三的毕业生在参加高考之前有84%人接受过心理的辅导,但是在高考结束之后接受过心理辅导的是零。但高考结束之后会没有问题吗?好了,离开这些考得不好的,就算考得好的漫长的等待,然后是不是符合自己愿望的大学,然后跟同学的离别、反差、挑战等等,也面临着很多很多的心理的问题,针对这方面接下来连线一位中国青少年心理化教育中心的首席心理专家赵淑敏,您好。

    中国青少年心理化教育中心首席心理专家 赵淑敏:您好。

    白岩松:过去很少关注这个问题,但是这些年这样的关注越来越多了,最漫长的一个假期你觉得心理会存在哪些问题,哪些是我们要关注的?

    赵淑敏:我觉得刚才我也在听你们的节目,我觉得有最大一个就是其实考前的心理焦虑实际上是比较集中,也比较简单,因为他们在漫长的三年高中生活,实际上是被关注,被调节的,但是考后,就像你刚才说的却归零的时候,其实考完以后,不管是考得好的,还是考得不好的,他们都会有一种心灵上的渴望放松,但是放松的这种程度,就是以这种发泄来放松,还是以这种疏导来放松是不一样的结果,那么大多数学生不被关注,不被疏导,也是属于一种发泄,那么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严重的心理问题,比如说去酗酒、分别前过分的交往,甚至男女生的交往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包括没有考上理想大学,甚至有的已经考得不错,但是不能等待出来结果就已经对自己产生某种怀疑,作出极端行为,这都是考后没有进行更好地心理关注。

    白岩松:会对未来的人生产生这种比较消极的影响吗?

    赵淑敏:消极的影响一定会产生,因为不管是考得好的,包括考上大学的,刚才我们说考不上大学的产生影响非常大,包括一些考上很好的大学这几年我做一些大学生的心理辅导,他们在上大学,应该说比如考上名牌大学,这种非常好的北大、清华的学生,到大一的时候完全属于一个非常迷茫的状态,产生这种怠懈,甚至不想学习,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埋的根源是现在,刚刚高考完之后一下子就懈下去了,这种人生的规划好像完成了。

    白岩松:就是这漫长的三个月所留下的一些后遗症。

    赵淑敏:人生的规划在这里完成了,还认为上完大学这个人生规划就完了。

    白岩松:撞完终点线了。

    赵淑敏:社会太把上大学很重视,这没有错,我们的老百姓一直重视孩子的教育。

    白岩松:但是另一方面给孩子的觉得接下来好像没目标了,但是这里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要问您,您给家长包括社会一些建议,既然如此的危险存在一些隐患,您的建议是什么,对于怎么样解决孩子的心理素质?

    赵淑敏:我觉得应该是这样,把一种发泄,肯定要休息,刚才说我们要休息,那么在休息的过程中家长就应该给孩子一些责任,因为人生其实很重要的,包括高考是你学习的一个任务,一个责任,因为你作为中国的一个公民,你就要完成基础教育要出色地完成,你接下来人生还有很多的责任,包括家务的活动,家庭的建设的参与,都可以给孩子,还有包括让他们关注社会,今年有很多高考题也出的很有意思,你可以不做这个作文,你可以不去写但是你不能不去想它,我们可以议论议论,让孩子回归到家庭,回归到社会正常生活上来,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容易,也特别该做的事。在高考这一年里很多家长让孩子进入了一个不正常的生活状态,我觉得这不是赖社会,也不能赖学校,往往我觉得因为我做家庭教育,我做很多的家庭治疗,我觉得是家长在那里把孩子…

    白岩松:在漫长三个月的时候孩子其实离家庭更近了,要承担起一个家庭对孩子心理疏导这样一个功能,好,非常感谢您,时间的原因我们今天先聊到这里儿。

    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关注了,孩子可能会有一些下意识,或主动或被动的这种需求,但是这个社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没有,这个社会该怎样关注这三个月呢,咱们接着关注。

    高考经济每年高考一结束,就会准时出现,今年也不例外,本周在广州举办的一个暑期旅游热卖会,据说就受不了很多家长和学生的欢迎。

    学生家长:原来一直想带孩子去旅游,趁现在有这个机会,这里比较优惠,所以来这里报名。

    除了旅游不少学生也选择了学车,来打发自己漫长的暑期。山东淄博的马玉莹就是一个,利用暑期拿到驾照是她给自己高考后定下的第一个目标。

    淄博考生马 玉莹:我是认为假期没大有事做,这个假期又这么空闲,我就想着既然是一门技术,就来学习一下。反正以后学也是学,现在学也是学,早学我觉得对自己以后发展会比较好。

    而除了学车、旅游,还有些毕业生会关注自己的面子,在南京就有美容院打出了“赢在起跑线”上的广告,为暑期学生提供诸如去痘、隆鼻等特价美容项目,不知道生意怎么样?当然有人花钱也有学生计划假期打工挣钱。

    今天当我们关注着考生们这个漫长的假期却也发现,我们很难找到一些专门针对高三毕业生的集体性社会活动,记者今天也采访了共青团中央,他们说目前在全国层面上并没有针对高三毕业生的集体性活动可供选择,那么学生们毕业的高中又是否会有所准备呢?

    华南师范大学附中教学处工作人员:没有,没有。

    记者:以前有没有组织过?

    工作人员:各个班弄的吧。

    记者:各个班有毕业旅行是吧?

    工作人员:嗯。

    记者:从学校这个层面上是从来没组织过任何活动的是吧?

    工作人员:这个你要问领导,据我所知是没有。

    让我们再来看看内地之外其他地方的考生们,高考之后的假期生活会有怎样的规划?相关组织和社团又是否能够提供相关的选择?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大三学生 叶宏丰:由一些香港的青年组织非政府NGO组织举办的一些活动,大概是到一些内地的城市,去做一些文化或者学术的交流。

    除了交流团,也有青年组织会提供给学生们去社区中心当义工,探访家庭、当免费教师的机会。

    记者:据你所知参加交流团的你身边的同学多吗?

    叶宏丰:不多,但是也有一些人,因为很多人都比较喜欢去打工,去赚钱。因为上大学的时候或者以后的日子也有很多的这类的机会,不一定在这个假期去交流团。

    体系的完备,让香港的学生们随时都可以参与到社会组织举办的各类集体活动中,而在美国高中毕业生们选择的社会类活动大多是去社区做义工,学校也会提供一些课程,教他们如何保证收支平衡,怎么管理自己的钱?以及其他的独立生活的技能。大学也将给新生提供一个提前适应学校的机会。

    美国留学生 约瑟夫·杜玛克:新生会在开学前来到校园里,他们主要是领我们认识一下环境,介绍学校能提供的所有资源和活动,在这里你会获得怎样的经历。

    白岩松:面对求学生涯当中人生可能最漫长的三个月假期,可能我们的首先改变一个观念,不能下意识地就想,找政府去吧,这事咱不谈政府,社会的各个相关的组织和这种机构,要不要想到这一点,比如说中学要不要给学生一点建议,大学要不要给学生这样一些要求?这样的话就可以把这三个月慢慢地充实起来。

    我们来看一个调查,你所在的城市或者学校是否有组织高考后假期的集体活动?比如说夏令营、科学小组,调查的结果是没有,比例最高72.6%,不知道19.3%,这跟没有区别不是太大。真正说有的只有8.1%。我们现在这种社会相关的组织还很稚嫩,还没有撑起一个社会良性运转的时候,该去承担的很多的功能。接下来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也要连线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奇,熊先生您好。

    熊丙奇:您好。

    白岩松:针对这漫长的三个月,您的建议是什么,我刚才说了我们可能不要总想政府,那离开政府有哪些您觉得要去指望的?

    熊丙奇:我觉得这三个月要很好的规划的话,要两个方面,一个方面要发动学生自我的主动性,因为我们看到现在学生的自我规划、自我管理能力实际上是很弱的,因此三个月实际上是锻炼他们的自我规划、自我管理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白岩松:我觉得您第一点说的非常重要,十几年中国的应试教育把孩子逼的一切都是被,您看是被学习、被考试、被安排,那是不是从这三个月里头您的意思是变成他主动地自我规划,全社会从家长到学校都去暗示他?

    熊丙奇:是的,因为我们的现在的学生为什么会出现高考综合症,为什么在高考之后就陷入迷茫,没有方向、无所事事,就以他们过去12年时间中被规划、被管理有关系,因此在这三个月一定要把规划的主动权给他们如果我们还是带着他们做规划,把一切活动都安排好了,学生在进入大学之后还是缺乏自我规划的能力和自我管理的意识。

    白岩松:其实这三个月是个好机会。

    熊丙奇:对,第二方面其实我觉得我们的大学、中学以及我们的社会机构,要跟我们的学生进行一些指导,因为他们要有这种规划的能力,必须要有指导,如果没有指导的话他们无从寻找我们怎么样进行规划。再一个就是要给他们创造一个机会,一个环境,比如说我们的社会公益组织,可以跟我们的这些高中生提供一些做公益服务,做义工这样的机会,如果我们这些都不去面对这样的一个群体,那么这个群体他也会很迷茫,他即便想规划也没有一些机会给他们。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熊先生给我们的分享您的好想法。

    其实面对这些高三毕业的孩子以及最漫长三个月的假期,我特别同意刚才熊先生也说到了第二点,我也是一直在做自愿者的形象大使,真的很希望社会公益组织以及自愿者这样的一个机构,很好去为每年900多万的高三毕业生考虑,让他们从事很多的自愿的学校,既提升了自己又帮助了这个社会,您觉得何乐而不为呢?从明天开始。

热词:

  • 新闻1+1
  • 后高考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