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蹲点日记-为了南水北调 湖北:移民外迁 谁当“领头羊”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30日 08: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41ed4551ac3440da243e7c80737cb7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移民搬迁的日子,亲友前来送别,依依不舍。(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走基层·蹲点日记》继续关注《为了南水北调》,湖北十堰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调水源头,当地有18万人因为库区蓄水扩容而成为了移民,这其中有10万多人留下内安,近8万人要外迁异乡。外迁移民家园难舍,故土难离,对于当地1万多名移民干部来说,最难开口的就是动员这些需要外迁的移民搬迁离乡。

  十堰市郧县,被称为是“小汉口”。因为毗邻汉江,这里的村村户户世代过着“水里有鱼,田里有粮”的日子,因为毗邻汉江,当地有近6万人成为了南水北调移民。余嘴村被定为当地首批搬迁的移民试点村,其中的61户要外迁到千里之外的黄冈。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首批外迁,谁来带头?

  安阳镇余嘴村现在已经变成了水边的一片荒地,很难看出这里曾是一个住着400多人的村庄。两年前,余嘴村整村移民,水边坡地上留下的一棵孤树,标记着这里曾是一片田,曾有一个村。

  十堰市郧县安阳镇副镇长杨士全:这是一个见证,没有南水北调之前它就在这儿长,水涨了以后也在这儿,将来就是淹不住,水淹不到它。它见证南水北调从开始我们这儿的人搬走,到水将来涨起来,看到这个树就想起这摊子事儿了。

  因为调水源头丹江口水库扩容蓄水,余嘴村需要整村移民400多人。村里移民的第一责任人是村支书赵久富,这是他第二次移民。50年前南水北调一期移民开始时,七岁的赵久富跟随父母搬迁到了余嘴村,当时移民几乎没有什么补偿,所以他很清楚大伙儿现在的顾虑是什么。

  余嘴村原党支部书记 赵久富:60年代那么困难,我们移民都移出了那么多,这一次现在我们党的政策多好,到哪里哪个地方的土地不养人啊?

  村支书带头主动选择首批外迁

  余嘴村地处南水北调蓄水淹没区,而且属于淹房、淹地的双淹区域,全村一大半村民都要外迁到600公里之外的黄冈市团风农场,一小半可以留在本地后撤内安。全村没有人愿意外迁,都希望能留下来。搬到人生地不熟的黄冈,需要有人站出来带头走。按照住房在海拔172米以下需要外迁的标准,赵久富可以选择留下,但他还是主动选择了外迁黄冈。

  余嘴村原党支部书记 赵久富:人家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的是干部”,我们不搬谁搬。

  故土难离 八旬父母选择留下

  对于外迁,赵久富最放心不下的是已经80多岁的父母亲,两位老人的说法是快落的叶子不能离了根,决定不跟儿子外迁到黄冈,选择留下内安,这意味着已经和儿子在一个院里住了几十年的老两口,从此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84岁的父亲赵守德经历过五十年前的第一期移民,对于南水北调,老人有着自己的看法。

  赵久富父亲赵守德:我听他们说,我们这的水是甜的,旁处水是咸的,(调)过去让北方吃我们这的水,我们这的水好,都是一个国家的老百姓,北边没水,老百姓离了水能行,这个南水北调国家花好多钱,(以前)国家都不敢想,现在这个事大的很,国家(像)一家人盖个房子,不简单,我的想法就是这个想法,我是个老粗人。

  外迁到600多公里外的黄冈,赵久富觉得最难的就是跟母亲开口说走这个字。

  赵久富:说个走,赶快头一扭,不回头看她,不看她,你说个走,她眼泪都出来了。

  在农村,年纪越大越依恋儿女,尽管舍不得让儿子走,但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还是支持儿子带头外迁。

  赵久富母亲 冯国兰:他不带头,谁都不去,他不去,人家谁都不去。

  赵久富父亲赵守德:我儿子不去,人家都不去,去了好些,不去这个事(移民)完不成,都不想走,那南水北调调不成了,你当大小干部都得给老百姓办事,你不能说只给你一个办事,嘱咐他,共产党的干部要给爱护老百姓,你没有老百姓,你给谁当干部。

  村支部工作交接 党员向党旗宣誓

  村支书带头外迁,陆续有61户村民在移民干部的动员下签了搬迁协议,余嘴村成为了郧县第一个搬迁村,271名村民成为了当地首批外迁移民。外迁黄冈的日子定为2010年的4月30日,搬迁的前一天,家家户户开始收拾家当装车。赵久富整理转交了全部支部工作记录和档案,最后一样需要转交的是这面村支部的党旗。他觉得党旗不能随便转交,需要正式交接。他把党旗挂在了自家外墙上,镇里的一名通讯员用DV摄像机记录下了当时的交接现场。

  赵久富:我是一名移民党员,即将离开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在走之前庄重地向党旗宣誓,一定服从党的决议,执行党的纪律,带领所有移民党员搞好移民工作,请党放心,我们的移民党员一定能够在新的家园搞好生产,不给郧阳移民丢脸。

  赵久富把党旗交接给了留下内安的老党员,这是他在余嘴村当村支书的第26个年头,也是他在余嘴村当村支书的最后一天。

  赵久富:我说这不是留念,这要说起来就意义深刻了,这个村这以后的担子很重,谁挑起这个担子,能够把余嘴村这几百人生活生产搞富裕,这是主要的。

  扶老携幼离故土 亲人相送难离别

  搬迁前夜,赵久富拆下了自家四扇门板当饭桌,拿出了家里自酿的黄酒,把40多个乡亲请到了家里,天亮就要分别了,这是他们在故乡最后的晚餐。搬迁移民的前一天,赵久富提前让妹妹接走了父母。

  赵久富:我知道我妈眼泪太多,所以临走的时候不让她见到,眼不见还强一点。

  2010年4月30日清晨,赵久福和包村移民干部一起组织移民上车。村民们扶老携幼陆续登上了客车,目的地是600公里外的黄冈。人人带花、车车披红,县政府在公路边举行了欢送仪式,送行队伍绵延几公里,沿途锣鼓声、唢呐声响个不停。

  移民们在周边的亲友都赶到了发车现场送别,车上车下拉在一起的手,难以松开。到了发车这一刻,他们才感受到真的要分开和离别了。赵久富特意叮嘱移民干部,谁哭干部都不能哭,移民干部一哭,移民就更难离开了。

  赵久富没想到,尽管一再叮嘱母亲不要来送行,老人还是拄着拐杖步行了5公里,来到了欢送移民现场。

  鱼嘴村村民:你就在这,你别过去。

  赵久富母亲 冯国兰:我看不清楚。

  赵久富:回去吧。妈,回去,带我妈回去。

  赵久富:我上车的时候我看到有两个人在拉着我母亲,我最后去跟我母亲拥抱了一下,我说没事,有啥事打电话,姊妹不还有这么多在这么,我走了,抱了一下,上车了。

  母亲 冯国兰:我还没看见,娃子都跑了我面前。

  叮嘱其他干部不能哭的赵久富,上车后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村民:过几天就回来了。

  赵久富:毕竟父母那个情意,头留在(车窗)外面,拐过那个中学,就看不到母亲了。

  离家的客车渐行渐远,那个叫余嘴村的家和过往几十年的生活记忆,自此都被留在了身后。余嘴村271名移民在那一天成为了郧县第一批搬迁的外迁移民。村看村、户看户,此后,全县又有117个村3万多名移民陆续外迁他乡,他们曾经的家乡在2013年将变成蓄满清水的库区。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