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人物 陈作兵:另一种选择(20120526)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6日 23: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a9eb419390649b5a569d598dca4d2c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他和父亲的选择有人理解,有人不理解,但是却留给我们很多的思考空间。

    陈作兵:治和不治都是没有对错之分的选择,家属任何一个选择只要是他自己理性做出的,充分了解病情,凭自己良心、凭自己思想做出的选择,我觉得都是正确的。

    在父亲离世两个月后,陈作兵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天,他都会不停地接到电话,安慰的、鼓励的、质疑的,也有正在被肿瘤折磨的患者,从几十岁到近九十高龄,都期望听到他的意见--究竟是继续做放疗化疗药物治疗,还是珍惜最后的时光和亲人相聚?陈作兵只能说,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陈作兵:手机打电话的很多,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很多不认识的病人,他们通过号码打电话问,陈大夫、陈医生我家里有什么情况,有肿瘤疾病,我们很艰难,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病人资料,帮我们分析一下到底怎么办,要不要回家?这种病人很多。

    改变陈作兵生活的,是一篇短短的日记。仅仅1610个字的短文,被转发超过6000多次。2011年4月,陈作兵78岁的父亲被查出恶性肿瘤晚期,已经全身转移。在急诊科工作了10年的陈作兵,以儿子和医生的双重身份,在论坛上写了一篇手记,记录了父亲最后的救治过程。

    “由于肿瘤晚期,全身转移,无法手术。同事亲友们纷纷提出一系列治疗方案,包括化疗、放疗、热疗等。以往都是我给别人挑选方案,现在轮到给自己的父亲决定治疗方案,我束手无策。”---陈作兵医生手记

    陈作兵是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马剑镇上和村的第一位博士,也是父亲和全家人的骄傲。他立即把父亲接到杭州的大医院治疗,父亲有公费医疗,儿女的经济条件都还不错,如果放疗化疗,是可以多活些日子的,但药物副作用也会让病人十分痛苦。和家人商量后,陈作兵决定把实情告诉父亲。

    “父亲问,化疗放疗可以延长多少时间?我说,不一定,效果好也许几个月……父亲问,多少钱?对人体有什么不好?我说:全部公费的,副作用是脱发无力、胃口不好等等。父亲说,让我想想,我明天上午告诉你。”---陈作兵医生手记

    陈作兵:做出选择的不是我,是我的父亲做出的选择。他从小就喜欢看书,看《庄子》、《老子》、《孙子》,这种国学类的书尤其喜欢看,所以对生死有自己的理解。他经常跟我们说,他说人就好像溪流一样的,一开始一滴滴水,然后是小溪,到年轻期声音会越来越小,波澜壮阔,最后流到大海里面去了,无声无息就平息掉了,或者会流到泥土里面去,就渗进去了,生命是这样。

    陈作兵同意了父亲出院回家的要求。第二天,在游览了杭州西湖后,父亲回到了诸暨老家,在这里度过了生命最后的几个月时光。他每天锄地种菜、四处散步,和左邻右舍聊天,吃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给远方的朋友打电话告别。每到周末,陈作兵必定带妻女回去探望,直到父亲安然离世。

    陈作兵:任何一个选择都没有对错之分,一方面比如说自己亲人你积极抢救有积极抢救的好处,什么好处?你的亲人可能多一分钟心跳,多一天活着,这个就是好处。如果是放弃治疗,最后一段时间使病人走的会比较安详,应该说比较有尊严

    放弃治疗,一向被认为是万般无奈之举,而陈作兵的医学博士背景和良好家境,却让这个选择显得有些“惊世骇俗”。谩骂和质疑扑面而来,这位急诊科医生和他的家人,都感到无比的疲惫。

    陈作兵:我可能是个医生,医学博士,急诊专家,所以他们觉得我做了这个选择不可思议,不理解的就骂人,说是大逆不道,畜生,这种人应该在人世间消失掉。这种事情在中国的急诊室每天都在发生,医生告诉他病情,他回去了,回家去这里玩玩那里玩玩,度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每天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我把它记录了下来,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2011年年底,陈作兵曾在英国进行3个月的进修。正是在那里,他感受到更多关于临终尊严的理念。他的第二导师查理,被查出患有胰腺癌后,不肯为了15%的存活率而接受化疗放疗,而是回家尽情享受生活,几个月后在家中平静去世。

    陈作兵:我到病房发现很多危重病人,尤其高龄的,80多岁的或者90多岁的,或者一些恶性肿瘤晚期病人他上面都帖了一张黄的纸条,拿过来看,是“No CPR”,翻译成中文就是不要抢救我,我说这个纸头是医生写的还是病人写的?他说当然是医生写的。我说那病人家属如果要治疗呢?他说我在英国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说我们两个主治医生,三四个医生讨论了一下,觉得这个病人再接下去已经没有治疗必要了,我们就告诉家属,然后接着就帖了这个纸头

    NO CPR--意味着在人生终结时,拒绝延长几小时或者几天的生命,同时也拒绝了随心肺复苏术而来的肋骨断裂的结果。活的是质量,死也要有尊严,这是陈作兵在国外进修的额外收获。

    陈作兵:我第一次从医的时候,在另外一个医院,当地的一家基层医院从医的时候,活生生看到一个肝癌晚期的护士长从12楼跳下来。她太痛苦了。难道就没有我们可以给他生命质量好一点的死吗?非得一定摔下来摔得面目全非吗? 

    现在,陈作兵依然忙碌在浙江大学医学院一附院的急诊病房。为了让家人的生活重归平静,他关闭了自己的论坛。但他说,会把写日记的习惯坚持下去,继续思考那些可能永远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

    陈作兵:我觉得生死都是不同的形式,但绝对没有说你是错的,我是对的,他是不对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凭自己内心,凭家人的内心做了一点点的选择。 

    “我知道死亡有一万多道门,让人们各自退场离去。”---陈作兵医生手记

    主持人:围绕着陈作兵顺应父亲的选择、最后没有强行治疗的行为,远方的人理解得多,而近旁的人却多了一些不解的谈论,让陈作兵的心里也有小小的压力。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医生儿子不强行给重病的父亲提供治疗的故事。在这其中,让我们思考:生命的尊严是什么?过度治疗是不是很普遍?死如秋叶般静美是不是越来越难?孝顺是什么?而最后对有些医学无能为力的状况,不治疗是不是也是一种与生命、与心理、与尊严有关的治疗呢?问号太多了。

热词:

  • 新闻周刊
  • 本周人物
  • 陈作兵
  • 另一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