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 迷失的渔船(20120526)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6日 22: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f1b5adc43814ad8954d64da5143e57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恒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渔民出海打渔在很多内陆人的想象当中该是一个有些浪漫的行为,但是如果你真的了解渔民的生活就会知道,那可真不是一个浪漫的活儿,浪漫浪漫,大浪来了台风来了可不能跑得太慢,海上来的大自然的风险此起彼伏,从某种角度来说,简直是在玩命,但是危险仅从大自然中来也就罢了,千百年来世世代代渔民早已经总结出应对的经验可以保命护身。

  然而近些年来,大自然外的风险越来越大,在新闻中我们时常听到一会儿中国渔民被日本抓了,一会儿被朝鲜抓了,有一会儿受到菲律宾军人的侵犯,这风险应对起来可就没那么多经验,该怎么办呢?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中国的渔船该向哪开?

  短片一

  解说:

  这是一段韩国海岸警卫队追赶中国渔船的视频。在这场冲突中,9名中国船员被抓扣,韩方称有4名韩国海警受伤。在黄海海域上,中国渔民和韩国海警冲突正日益频繁。

  仅仅20多天后,从本周二开始,韩国海警展开大规模“应对战术训练”,专门针对的就是其认为在韩国海域非法捕鱼的中国渔船。据称,训练将持续近一个月时间,有22艘各式舰艇参与这次演习。在黄海,中国渔民与韩国海警冲突为何不断升级,乃至以命相搏?中国渔民又经历了怎样的境遇?

  解说:

  在向韩方交纳了8000万韩元担保金之后,13名中国船员才得以回国疗伤。被抓扣、殴打,交纳巨额罚款,似乎是很多中国渔民都曾有的经历。遇到韩国海警,中国渔船通常在船舷竖起铁丝网 架起钢棍,防止登船;而韩国海警相对应的手段则包括橡皮棍、催泪弹、电子冲击枪,以及监狱。在韩国,当地媒体把其认为在越界捕鱼的中国渔民形容成“海盗”,而中国渔民遭遇的是韩国海警不断升级的装备和暴力执法。今年4月19日,韩国仁川地方法院对去年12月中国船员涉嫌刺死韩国海警一案进行宣判,船长程大伟被判处30年重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中方注意到韩方有关判决,中韩在黄海尚未划定专属经济区界限,中方不接受韩方单方面使用“专属经济区法”对中国渔民做出判决。

  解说:

  从北往南,不只是在黄海,在中国周边海域,最近半年多以来,中国渔民似乎麻烦不断。而邻国针对中国渔民的抓扣、殴打、巨额罚款、判刑越来越频繁,甚至有中国渔民被杀害。

  解说:

  到本周,黄岩岛事件已持续了一个半月,而最初也正因菲律宾企图非法抓扣中国渔民开始。在这起事件之后,很多人也才了解到,仅在距南沙最近的港口之一、世代捕鱼的琼海潭门镇,就有数百渔民有被周边国家海警抓扣、甚至坐牢的经历。

  麦陆游渔民:问我们你们承认南沙是菲律宾的领海就放你们(回家)声明,就放你们回去,那我们不声明,坐牢了。

  我们知道这个都是中国的领海,哪里能给他占对吧,我们子孙也要到那里去作业的,让他占我们子孙到哪里出海。

  解说:

  往往是在我国政府与菲律宾华侨反复交涉下,很多渔民虽然得以释放,但却因缴纳了高额赎金,船被沉没甚至拍卖,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在频繁的渔业纠纷背后,隐现的却是国家主权、经济利益、政治考量乃至复杂的海洋划界等诸多因素,而越来越多出现在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海域的中国渔民,权益该如何保障?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恒:目前中国现在海岸线是18000公里,有很多邻国,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是沿海的渔民都,都有一个守卫边疆的责任和义务,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渔民总是处于第一线,因为他要生产,他要捕鱼人家不让捕直接冲突就来了。

  主持人:过去的中国渔民走不了那么远,一来小门小户,船都不大,想走远也走不远;二来,近海鱼产品就够丰富,走那么远干嘛?但是随着捕捞业的壮大,以及污染的加重,近海里可捞的海产品越来越少,渔民只好越走越远。但这一远,风险和问题就一块儿来了,有的时候走得太远,渔民开过了界,进了人家国家的海域,那咱不占理儿。可现如今,经常是在咱自己的海里,却突然冒出有些国家不讲理的主,把中国渔民扣押,这又该怎么应对?

  短片二:

  解说:

  海洋是渔民的土地,因为它的可持续利用性,各国都在加快争夺动物蛋白资源的步伐。但由于近海的污染和过度捕捞,中国近海渔业却呈现萎缩态势,为了讨生活,越来越多的渔船开始远离海岸线。

  高恒:一般的渔船都有北斗星的导航,渔船在什么地方一般都比较清楚,这样可以加强对我们渔船的监控和保护。

  解说:

  北斗导航是我国自行研制开发的卫星定位系统,而船载北斗导航系统也标明了海上各种区域的界限,因此在远离海岸线作业,并且处于无争议海域时,船长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否存在越界行为。

  大连湾某船主:现在所有的船只都得安北斗导航,或者黑天,或者晚上哪个区域让你这个船走,卫星导航都知道,如果没有它,一点目标没有。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政策与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唐建业:比较远的区域进行作业的话,这个系统是必须装的。第一个加强渔船的管理,就是他们通过这个北斗系统能在家里,在屏幕上能看到你船的位置,就知道你有没有超范围作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另外一个作用就是为了安全,海上航行安全,如果一旦发生事故了以后,可能知道你在哪儿,能够及时去搜救。

  解说:

  而随着中国与海上邻国间渔业纠纷的频繁出现,北斗导航其中一个功能显得尤为重要,那就是以航行记录作为证据,来判断渔船是否存在越界捕捞的事实。

  高恒:在这种情况下,谁在什么地方,一般还是有客观依据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就看两个国家有没有诚意,有诚意就好办,我把你的没收了,给你毁了,你还有证据吗?

  解说:

  显然,如果普通渔业纠纷掺杂了政治或者恶意勒索等因素,高科技的卫星定位也就没有了意义,再加上不同海域内的复杂情况渔民无法全面了解,纠纷也就难以避免。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政策与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唐建业:中国跟韩国之间,是在1999年签了一个协定,然后这个协定是在2001年6月份生效了,这个协定有几种水域,第一种就是中韩的渔业暂定措施水域,在这个水域是双方可以共管的,但是双方对于对方渔船没有管辖权的,就是对方不能对另一方的渔船采取执法行为,它只能通告。

  解说:

  除暂定措施水域之外,中韩之间还有“各自专属经济区海域”以及“维持现有渔业活动水域”,不同水域实施不同的管理方法。而与中日之间的渔业纠纷则集中出现在钓鱼岛附近海域。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政策与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唐建业:(钓鱼岛)这是中国固有领土,但是日本它认为这是它的领土,所以说它对于中国渔船进入附近水域进行捕鱼作业,特别是领海以内的水域进行作业,他进行了一些武力的行为。

  高恒:还有一个冲绳鸟礁的问题,这些海洋争议用《国际法》去衡量就是了。南边就比较复杂一些,中国和越南、中国和菲律宾、中国和马来西亚,还有汶莱,还有一个海上划界和印尼也有关系,涉及到几万平方公里海域的问题。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政策与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唐建业:既涉及到主权归属的问题,也涉及到渔业资源的问题,更涉及油气资源的问题。当然还涉及到非周边国家的这个国际航行的问题,所以这个南海问题相对来说比东海、黄海更复杂。

  解说:

  中国有长达1万8千多公里的大陆海岸线,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面积,同样也有日、韩、越南、菲律宾等8个存在海上争议的邻国,而当中国渔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海域时,个体的经济利益与国家间的海洋争端也越来越紧地绑在了一起。

  短片三

  解说:最近几天北京邦盛律师事务所的刘明俊律师和他的搭档们,正为浙台渔运32066号渔船状告韩国海警暴力执法案件忙碌着。目前,韩国济州岛法庭已经受理了这一案件,并确定了6月15日开庭审理。渔民要打官司,官司的被告竟然是韩国海警,这将是我国首例渔民依法维权的涉外案例。

  刘明俊(北京市邦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渔民这边对这个处罚是不服,所以提出要求,根据韩国那边法律程序,提出一个要求正式审判的程序。

  解说:

  要打官司的渔民就是今年1月17日在所谓的韩国“专属经济海域”內缘,遭到韩国海警暴力执法的浙台渔运32066号渔船的渔民们。这艘渔船的13名中国船员被野蛮殴打,其中五人伤势严重,还致三名船员当场昏迷。

  颜可青(浙台渔运32066号渔船船东):目的就是讨回尊严,讨回公道,就是要提醒韩国海警一定要理性对待我们中国渔民。

  解说:

  在这起案件中,浙台渔运32066号渔船不仅遭到暴力执法,还被迫向韩国海警方面缴纳了8000万韩元,约48万人民币的担保金。渔民希望通过这个官司,要求归还担保金,并承担所有船员的医疗费用。

  庞林虎(浙江省台州市涉外渔业协会秘书长):这个官司打起来的话,渔民付出的代价,是很沉重的一个代价,律师费十五万,其他钱加起来可能还要十五万左右。

  解说:

  虽然从来没有受理过跨国渔业纠纷的经验,但是北京邦盛律师事务所还收受理了台州渔民的案子。

  刘明俊(北京市邦盛律师事务所律师):看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觉得渔民太弱势了,几个渔民他面对的执法警察,但在某种程度上,他面对的是另外一个,以国家作为后盾的执法机构,这样的话他的实力肯定是非常不对等,而且处于一种孤军奋战的状态。

  解说:

  据有关媒体报道,最近几年韩方对中国渔船的罚款总额高达1.64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五月二日,韩国国会还出人意料地通过了《关于在专属经济区对外国人的渔业活动等行使主权的法律》修正案,大幅加强了对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的制裁力度,罚款上限提高了一倍。

  尹卓(军事专家):这实际上是想造成一种既成事实,他的国内法已经在这个海域里得到实施,这也是一种宣誓主权的行为,会被人记录在案。

  解说:

  “小事化大”应该说是最近几年韩国海警在中韩渔业纠纷的处理原则,再加上媒体的大肆报道,使得韩国国内对中国渔船厌烦情绪十分强烈。采用相似手段的还有日本右翼势力,4月16日,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国喊出要“购买”我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并为筹措“购买”钓鱼岛的资金发起募捐活动,煽动日本民众捐款。

  高恒(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石岩申太朗这是一个政客,买岛是一场闹剧,钓鱼岛的主权归属问题是历史,还有国际法说得很清楚,就是要搅局,涉及到主权问题,特别是日本在炒作这一点,有战略目的,就是要把水搅浑。

  解说:

  制造事端,通过各种方式来宣示主权是最近发生种种渔业纠纷的背后的目的。今年3月15日,日本那霸检察审查会检察官指定辩护律师以“妨碍公务执行”为由,对中国船长詹其雄提出“强制起诉”。2010年9月中日撞船事件后,虽然被扣押的船长詹其雄17天后已放还中国,但是冲绳那霸检察审查会一直没有放弃强制起诉对詹其雄。尽管最后因起诉书未能在2个月内送达詹其雄手中,该起诉已经失效。但日本希望用国内法凌驾国际法之上,达到宣誓主权的意图确实非常明确的。鉴于这种局势,有专家提出应该鼓励中国渔民前往争议地区捕鱼以显示本国的存在。

  唐建业(上海海洋大学海洋政策与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那些区域本身就是我们的,我们应该鼓励渔民去做,同时因为渔民他是个体,只有政府对这些区域颁布法律,然后派政府公务船在那儿进行执法,保护。

  解说:

  近年来,中国渔民的身影不断出现在争议海域,他们的存在一方面宣示了主权,但另一方不断的纷争也把这些渔民推向风口浪尖。有报道显示,我国现有渔船20多万条,但是渔政船、海监船的数量却远远跟不上。如果被外国海警扣押,他们往往孤立无援,面临着罚款、没收船只、甚至是在异国坐牢。

  高恒(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要使我们的海监和渔政更有力量,特别是海上要成立警察性质的武装,我们应该积极的想办法来维护我们国家的领土主权完整,还要保护我们的渔民,中国人讲道理,但是也不受人欺负,受人欺负了国内也无法交待。

热词:

  • 新闻周刊
  • 本周视点
  • 迷失的渔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