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25年前的高考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4日 13: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云浮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5年前,1987年初夏,我在县城中学进入高三的最后冲刺。那一年夏天,我18岁,嘴唇边有浅浅的胡子了。

  每天早晨,我和校园里葱茏树阴中的鸟儿一同醒来,到树阴下背英语单词和古文诗歌。当金灿灿的阳光洒在江面上,我才感觉腹中饥饿,朝学校食堂跑去。我喜欢食堂里还冒着热气的大白馒头,烫嘴的油条。我把油条带回给乡下的母亲,她吃了一口,我看见她的喉头,像鸭子吞食一样抽搐了一下。母亲望着我说了一句话:“娃,这下就看你的了,要么今后进城天天吃馒头,要么就回来,跟妈种粮食。”母亲有意望了一眼门槛边的一把锄头。我在心里暗暗说,妈,我会努力的,我要进城,我谋生的“武器”,不是锄头,是笔。

  6月里的一个周末,我回到家,就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练习一道道数学题,这是我最担心的科目。这些云山雾海的习题,让我的大脑混沌成一片糨糊。“妈,我头有些晕。”我仰起头,对正在喂猪的母亲说。我望着母亲,眼前突然有些影影绰绰的了。母亲慌忙放下盆中猪食,上前来摸了摸我的脑门说:“不是发烧吧?”这时,院坝上一只老母鸡蹒跚着走来,母亲撒腿就去追那母鸡,却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母亲的这个动作,似乎冥冥中注定了那一年我高考的命运。后来,母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衣衫,和我配合,把那只老母鸡给逮住杀了,炖上一大铁锅鸡汤。母亲一大碗一大碗地给我添,她说:“娃,这是家里最好的了,读书苦啊,多补一补。”

  下午,我徒步到小镇坐车去县城学校。临走前,母亲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解开缠了又缠的手帕,拿出23元钱塞给我:“娃,你在学校,把伙食开好一点!”那是母亲在家里几乎全部的积蓄了。母亲送我到山道上,风呼呼地吹,把母亲的头发掀起,我看见,40多岁的母亲,发黄的头发中夹杂着白发了。母亲是一盏亮起的灯,我成了熬干她的“罪魁”。母亲拉着我的手,突然嚷出声:“娃啊,后天是你外婆的生日了,我得回去,在外婆坟前烧香,让外婆保佑你读上大学。”我从没见过外婆,连梦里也没出现过她一次,外婆在母亲17岁那一年就走了,17岁的母亲,四处流落,3年后和我父亲结了婚。

  后来我才从父亲嘴里知道,那天是滂沱大雨,戴着斗笠的母亲,急匆匆走了几十里山路,再乘船,在江边一座沙丘上,母亲在她母亲的坟前不住磕头祷告,求外婆保佑我顺利考上大学。

  7月到了,夏天的阳光透过教室窗户,特别晃眼,我听见了一声一声的蝉鸣,叫得我心里好慌乱。我用母亲给的钱,请最要好的三个同学,去码头边吃了肥肠扣碗,一个姓侯的同学吃得满嘴流油,舔了舔嘴唇说:“李晓啊,我们闭上眼睛许个愿吧,愿我们都如愿考上大学!”我们就在小馆子里褪了油漆的桌前许了愿。

  连续三天的考试,就是奔赴我命运的最前线。那一年高考作文题,是根据材料写一篇通讯,我却写成了一篇散文。考完了试,我去江边一棵大树下,独自睡了一觉。醒来后,我拣起一个鹅卵石,猛地朝江面上扔了去,我看见鹅卵石在水面上溅起了水花。

  一个月后,我沉甸甸的一颗心,跌落到了家乡山崖下,我落榜了。就在山崖边一个石洞里,我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等我睁开眼睛时,看见母亲正站在面前,静默之中,母亲说话了:“娃,跟妈回家吧,种庄稼,饿不死人!”

热词:

  • 母亲
  • 高考作文
  • 武器
  • 考上大学
  • 鹅卵石
  • 扣碗
  • 数学题
  • 科目
  • 考试
  • 学校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