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记者归来]新闻是推动社会的杠杆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4日 13: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40d8e91e1734152aea2ba368731c70c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归来】:各位观众朋友你好,您现在收看到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新闻社区中心《记者归来》栏目,我是主持人汪昂。从记者到总编辑,从新闻把关人到媒体管理者,27年的从业经验,使他冷静、执着,也引发了他关于新闻理想、新闻报道模式以及框架结构,包括报业运作模式深层次的思考。今天我们专访《北京青年报》总编辑张雅宾,欢迎您。请您首先跟各位网友打一个招呼。
      【张雅宾】: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长时间没有在网上跟大家见面了,今天有一个机会能够一起谈一谈很高兴。
      【记者归来】:张老师,我们知道您是北大毕业的,前两天二套的主持人王凯,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一篇微博,涉及到北京大学校园宣传片和耶鲁大学校园宣传片,也引发了很多网友热议,您觉得北大对您的影响是什么,您怎么评价您的母校?
      【张雅宾】:说起母校来,话就很多了。我觉得在北大商学的这几年,确实是我人生很重大的一个转折,我们这一代年纪比较大,另外过去经历时间比较长,我从插队的农村,能从地头上走上一个新的人生道路,完全是因为进入了北大,这样一个很大的转换。这个学校我四年读书,给了我很好思维方式。
首先北大教给人独立思考能力,网络上也有段子,不同的学校,北大的学生还有清华等其它学校学生不同的地方,上来就说北大学生容易质疑,一个事没做先看对不对,对北大学生一种讽刺,也是很有意思。不管怎么说,独立思考还是给了我们很重要的思想方式、思想框架,做新闻工作更加重要。
      【记者归来】:什么让您当时在大学的时候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新闻理想,您的理想在大学的时候是什么,为何说毕业之后从事到新闻行业?
      【张雅宾】:愿意做新闻来说,开始是盲目的,那个时候考学,我在农村里插队,这么多年也没有报考大学,学校应该有什么专业,应该有什么戏,应该怎么报考,自己并没有自觉的主张或者认识。完全在一个前辈的老师、叔叔这样的引领下,学新闻怎么怎么样,那个时候也觉得新闻很重要。因为我们上大学,正好文革结束,文革当中大家都知道,其实新闻对于推动整个文革进程和发展起到很大作用,尽管这种作用可能很多情况下都是负面的,影响力和作用还是很明显的,所以我们还是觉得新闻很重要。但是对于新闻具体做什么不太知道,上学之后,一个是读书,一个是跟着老师来学习,特别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拨乱反正,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时代,那个时代新闻发挥得作用比过去很多时候都强得多。我们感觉到新闻可以这么做,利用这样一个工具拨乱反正、思想解放,在推动改革开放上有这样的作用,我们觉得这确实是很好的途径。那个时候自己慢慢树立新闻理想,一定要沿着这样一个新闻理想走下去。通过新闻这样一个工具、杠杆,推动整个社会前进。
      【记者归来】:我真的觉得您跟咱们现在这一代中流砥柱的媒体从业人员是一个特点,通过在新闻战线上摸爬滚打,从记者到总编辑,从媒体的把关者到媒体管理者,现在已经是报业集团了,整个一路走下去,回首您觉得对您影响比较深刻的几件事情是什么?能不能今天谈一谈?
      【张雅宾】:如果说起来,当然回想起来看,其实当记者很重要的是很多历史关注点的东西影响比较大。我毕业以后进入《北京日报》,多年从事政治新闻、法制新闻报道,很多重大问题很深刻。比如像农业改革,联产承包制,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后来连续发生几次学生运动,再到后来的1989年风波,以及后来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在很多这样的历史关头,尽管推动着历史进程向前发展是多种社会力量,但是这个过程中新闻、媒体还是有它自己的独特的发挥作用的条件跟舞台。所以在这些地方逐渐、逐渐开始形成了我们自己对报道的一些理解。
今天情况不同了,今天的情况在现在这个社会情况下,其实可能有更多的因素,我认为可能是在弱化着新闻从业者的新闻理想。前两天,我们77级同学回到北大、人大,跟人大新闻系教授一起庆祝或者叫做纪念毕业30周年,走出校门。因为人特别多,回去的同学特别多,不可能每个人都讲太长时间的话,所以每个人都从提问的筐子里,每个人捡一个问题来回答。结果我抓到的问题是,问我现在对青年新闻学院的学生有什么话要说,我说我可以说一个忠告,可以说一个感受,我的忠告就是在现在不管这个社会上有多少诱惑,新闻学系的学生还是应该秉持自己的新闻理想,因为如何丢掉了新闻理想,新闻工作就会变成一种很危险的工作。我还有一个感受,对不起,这个很消极,在现在来说,我觉得新闻工作真不是人干的,真是很难干。为什么?总是觉得跟社会的需求、跟人民大众的这种要求来说,自己做的总是不够,所以我说它给我带来的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也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给我带来的痛苦远大于给我带来的愉快跟快乐,当然这个完全是从非常哲学上的层次来说的,这样一个意思。
      【记者归来】:确实跟这个时代有非常大的影响,包括现在也是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时代下,我们知道美国人的读者是全球视角,您觉得咱们的报业、纸质媒体、杂志应该引导读者以什么样的视角阅读,或者应该培养什么阅读习惯?
      【张雅宾】:美国读者常常从全球角度看新闻,我早几年到美国曾经做过一个月的国际访问,在相当大层面上也考察了美国读者的状态,在很多城市,包括一些地方新闻报纸上发现一些现象,常常把国际新闻放在第一版,而且做重头处理。这样逐渐、逐渐地引导,美国好像有全球市场,他觉得他是世界公民,无论在伊拉克、伊朗、以色列任何一个地方发生问题,他必须要关心,必须要表达态度的这样一种新闻,当然这个肯定跟报纸的引导是有关的。首先还是一种社会状态,美国的那种大国意识,他自己的那种全球责任意识,好像就在做这样的引领,中国的读者看报纸,目前还是更多的从中国的视角,更多读者还是关心中国是不是崛起,我们自己的社会问题,经济发展速度等等,从这样一个角度来关注新闻的。再往小,甚至城市发生什么,有没有天灾人祸等等这样的问题,其实这样的视角也不错。但是随着现在整个全球一体化,随着中国国力的一种发展,我们也应该逐渐、逐渐地引导中国读者更加关注国际问题,更加关注世界的变化。要说阅读习惯,这个就很难讲了,现在我更多的认为他是选择性的阅读习惯。
      【记者归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一件事情。
      【张雅宾】:你自己更关心什么应该从新闻获取什么。
      【记者归来】:《北京青年报》伴随我度过大学时光,我也是你们的读者之一,我的阅读习惯比较喜欢看评论,我们知道《北京青年报》评论写得非常好。您是怎么样坚持,有时候评论很困难,因为涉及到可读性,在中国做新闻,有时候需要一些正面的宣传和引导,怎么来拿捏它们之间的尺度,您觉得可读性和宣传性之间的一种联系是什么?
      【张雅宾】:我们确实非常重视评论,《北京青年报》的评论从最早一开始搞每日社评开始,一直到现在每天都出版一个整版的评论,我们确实很重视。基于这样一个认识,媒体责任在报道上通过两个方式来体现,一个是应该告诉读者过去24小时发生了什么,未来24小时有可能发生什么,要把世界的态势应该告诉我们的读者。第二,我们应该引导读者去正确地认识世界,正确地认识客观事务,这样一种认识单纯凭新闻报道本身就不行了,所以这样的话我们的编者、评论员要站出来说话,告诉读者我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这样看待这个问题,对你有没有启示、启发,因为有这样的使命,所以我们觉得评论确实非常重要。重要从两方面来说,不是你自己觉得重要就重要,还是看读者的需求。现在读者反馈来说,我们评论版阅读力是前沿。
      【记者归来】:据我所知有11年历史,为什么一直在坚持?
      【张雅宾】:这个东西是一个某种程度上更能够直接表达我们观念的东西,也可能是能更加深刻影响读者的一个东西,所以我们始终在做这样一个评论。
      【记者归来】:据我所知,我们很多的记者写了很多的文章,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比如说2007年《王朔可以随性 媒体不可随便》,在媒体上产生的影响可想而知,那个时候大家可以查一下新闻。您觉得我们在报道的形式和内容上目前存在哪些问题,以后探索的方向又是什么,切入点又是哪些?
      【张雅宾】:其实我们关于很多报道,其实在社会上确实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你刚才讲的是评论,这样一个评论产生完了之后,因为涉及到当时王朔在凤凰卫视上的表现,所以凤凰卫视把我们的评论员专门请去,大家一块做期节目,怎么看待现在这个现象,怎么样来做?这样使我们的文章评论影响更扩散了,更大了。其实不光这样,我们有些评论涉及到国家某个部委工作,写完了之后,人家专门给我们写来信,表示感谢。认为这样一个评论,对他们指导工作很有价值。还有的更逗,甚至把我们评论员的文章作为内部文件下发下去,要求整个系统要学习,要从中来借鉴、指导等等。不光是这样,其实还有很多更大的专题报道,我们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比如说我们关于房地产价格报道,关于有些开发商把房屋做重复贷款,到银行套出贷款,关于这样揭露性报道,也给当时很多受害人很大支持,给我们送锦旗,然后跑到报社找编辑、记者座谈,产生很大的社会影响。这个现象其实在报纸是经常发生。
      【记者归来】:我经常在地铁上看到这样的场景,上班族很早挤上地铁参加一天的工作,路上时间很长,来回换乘,他们阅读习惯拿手机或者新媒体终端、现在的互联网媒体等等,大家事关在改变,您刚才谈到时势造英雄,现在互联网时代下,大家都是自媒体时代,报纸跟新媒体结合,如何应对新媒体挑战?
      【张雅宾】:这确实是很大的题目,这也是经常现在被问及到的一个问题,整个从人类发展进程来看,传播是人类生活的基本需求,传播形态应该随着历史的变迁而变化。今天因为有了很多新技术,所以有很多新媒体、新的阅读方式都产生了,我认为这个是一件好事,但是有一点我认为什么样的阅读方式或者什么样传播方式能够最终沉淀下来,作为人们沟通交流基本传播方式,这个还需要历史长河的检验。至少现在来看,书籍完完全全被保留下来,报纸包括以后来发明的广播电视都是这样,现在新媒体也是这样。
我注意到两个现象,一个现象是说现在新媒体发展非常迅速,有人提出来大有取代传统阅读方式、传播方式的一种可能,我也注意到新的传播方式,自己还处在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下,这种传播方式也常常被调整,就以互联网和移动媒体来说,可能前几年创造这个方式,很快到过几年就不行了,原来我们还认为一个最快的阅读方式,就是大家到网络上,到新闻门户网站上阅读新闻,现在很快被微博其它方式所取代了。在这个过程当中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被固化下来,这个还要看发展,这是从传播形式上来说,那么我更重视,我是觉得还是传播内容是第一位,现在这个方式,我认为已经从能够固化下来成为人们日常传播形态的东西,都是一种能够被加工,能够被选择,能够在整个浩海一样新闻信息里,能够被突出出来的东西,有这样职能传播方式才能留下来。这是因为人们传播方式,第一追求要知晓、了解,其二追求方便,方便他摄取、阅读,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新闻工作者对内容的加工、选择、筛选,乃至于最后重新包装,其实对读者的接受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归来】:其实还是总结您的话就是什么渠道、传播方式,其实都是表面化一些。
      【张雅宾】:工具性。
      【记者归来】:实际上还是内容为王,还是注重内容的创新。
      【张雅宾】:对,内容。说白了还有内容适合形式的问题,这种传播内容不适合传播形式也会产生变异,所以我们还是要坚持把新闻内容做好,但是现在时代给我们的要求是什么?不想谁能替代谁,新媒体能替代报纸,其实这个不是需要忧虑的,更重要报纸加工出来的东西,应该适应多种形态传播的,既适应纸媒体的传播,同时也能适应电子时代,新的移动互联网传播形态来传播,这样才是最理想。
      【记者归来】:其实看现在中国,创新大家都在谈,包括改革开放30年来取得的成果,跟我们的创新机制、包括现在科学发展观,以及大家的理念的解放是有关系的,作为媒体来讲,创新显得也是尤为重要,您刚才也是谈到内容为王,您觉得在创新方面,我们要去追寻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呢?
      【张雅宾】:这个创新,我是觉得我们作为报纸,特别是《北京青年报》一直以来有自己的创新追求的,其实这些年的发展,《北京青年报》大概从1949年开始算,是很长时间的报纸了。其实我们最近的发展是最近的30年,从我们第三次复刊以后,走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即使看这些年,实际上也是不断地创新的结果,在办报方式上、传播方式上也是这样。今天很多方式都是已经被认为是很常态了,其实当年《北京青年报》能够把一个演员、把一个文艺人物弄一个大头像放到报纸上,通篇整个一个版就报道他一个人,在当时这是很大的一个创新,所以引起了轰动性的效应。
    这些年来,我们走过了很长的道路。比如说当新闻的传播自由度还没有那么高的时候,我们只能搞一些自己的选题来做,这样形成了《北京青年报》以周刊式的报道为主的方式。后来随着整个社会的发展和整个新闻事业的进步,新闻传播变得越来越常态了,这个时候我们及时地向日报化来转变,来强调对新闻的全覆盖,强调对新闻的全面报道,这个时候我们走上了这个道路,近期我们也看到,因为现在社会现象越来越复杂,应该必须得深刻地来报道跟发言,所以我们近期又有了一个新的新闻的业务方向,我们决定在未来的报纸上解决现在报纸同质化的情况严重的状况,我们将以自己独特的选题深度报道为主,带给读者更多的东西。
      【记者归来】:做出自己的风格,做出自己的特点。
      【张雅宾】:对,将来在选题上,我们更加要自己的独创性,我们要告诉读者你现在应该关心什么东西,而不是现在整个发生了什么事,所有媒体报一个东西。
      【记者归来】:不是像互联网那样碎片化处理。
      【张雅宾】:互联网信息非常好,但是上去之后不知道看什么好,读者没有时间分析今天哪个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事件,这个工作应该由我们的编辑来做,今后争取让读者每天、每周都能有一个重要选题看到,这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归来】:刚才谈到业务素养、业务内容上创新,其实我们知道运营模式上《北京青年报》有自己的探索,2004年12月22日,《北京青年报》控股的北京传媒有限公司在香港H股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内地首家在境外上市的媒体,与境外媒体进行竞争,如何来竞争,您觉得《北京青年报》的竞争力在哪里?
      【张雅宾】:我觉得经营上整个报社运转上需要不断地创新,这些年来,特别是十多年以前,我们在经营上还是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及时抓住了很多历史机遇,特别是新技术发展,我们特别在随着市场经济改革,特别是在房地产、电子产品、汽车等等大的产业领域发展的时候及时抓住了,所以我们获得了很高的广告份额,因此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到香港上市,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首先我们必须得严格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管理自己,然后才能把自己打造得很强盛,来应对竞争。另外我们也参与到整个国际竞争当中去,现在要说《北京青年报》这么多年形成的核心竞争力、核心价值是什么?可以说这么几点:
    第一,它在自己的过去办报过程中、竞争中创造出来一种不断地创新的业务追求,我们始终是以引领潮流、引领潮头、站在潮头这样一个精神来激励自己,始终要努力往前进。在这样一个影响下,我们在整个中国新闻界、全国确实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很多做法在过去引领了业界,比如说报纸形态,浓眉大眼的版式方式,后来曾经有很多外地报纸,直接拿来学习跟拷贝的,这是它自己的影响。第二,形成品牌价值,《北京青年报》确实具有品牌了,我们虽然是北京市的报纸、虽然是地方性报纸,这一点可以说,在地方报纸里我们是一家具有全国性影响的报纸,这样一种品牌,现在很多读者说出来,《北京青年报》我们很喜欢,我们很愿意读,或者我们随着这张报纸共同成长起来的等等这样的,我觉得这种品牌价值也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归来】:接下来咱们不妨把谈话深化一下,我们最近在做一个专题,叫做媒体在中国的影响力,您觉得媒体现在作为报纸在中国进程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张雅宾】:我觉得这又是一个大问题,怎么评价媒体在中国社会进步过程中的作用,进步过程中,媒体作用是强是弱?我觉得是这样,首先我认为这个要放到历史的长河里去考察,远的不说,30年来的改革开放,我认为媒体作用的变化跟他所能达到的强度、力度是空前的,我现在记得很清楚,过去《北京青年报》在报上因为批评了一个地方的公安局长,受到了很严厉的批评,认为这是有碍于公安队伍形象的。今天我们看到,媒体对整个社会监督非常普遍。今天我们做的很多舆论监督,揭露社会的各种阴暗跟负面的现象,推动一个事情向着合法的方式去进展、解决,这个都是过去30年根本就不敢想象的,所以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今天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有媒体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是一个问题。当然中国始终是行政力量占主导的社会状态、社会体制,所以推动社会前进的各种力量当中,行政力量始终占据在第一位的,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其它的社会力量,其它的这种社会组织,实际上他们的作用往往是比较落后的。在这样一个以行政力量占主导,推动前进的形态下,媒体还是能够作为一种很存在的舆论方式,能够为各个阶层、各个团体、各方面的人群来使用,对他们成为武器,维护自己的发展,这个方面看媒体作用依然很大。当然这个作用现在理想不理想,确实还有很大的潜力应该来发觉,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转型时代,很多社会问题亟待得到解决情况下,媒体本来可以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所以这一点上媒体人自己也有责任。
      【记者归来】:任重而道远。
      【张雅宾】:我们常常检讨自己,我们做得够不够,我们进步得快不快,跟社会其它战线比较起来,无论改革还是开放,人家推进得很快,新闻战线怎么样,确实有很多课题需要研究、解决。
      【记者归来】:再次感谢张总编辑今天百忙之中来到演播室跟网友朋友做一个交流,同时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

热词:

  • 记者归来
  • 张雅宾
  • 新闻
  • 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