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看见]我的未来不是梦(20120318)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9日 10: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0d6bee179dd457f8e6ad0cafb4e5ed3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快到北京的时候,17岁的王泽方,画了一只机器猫。

    为了这趟旅程,他已经准备了近一年。

    王泽方:明天,是我十几年来,最重要的日子,可能会改变我的人生,还有现在的状态。

    王泽方还在路上的时候,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屠文建, 已经到了。

    虽然早就没有英语课可上,但几个月来,屠文建一直在靠自学,为明天做着准备。

    只是他心里,还是在犹豫,抓住这个机会,会不会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

    主持人:上个月,我们从上海,跟随这两个孩子,来到北京,参加了一场面试。

    这两个孩子,都是农民工子女,由于政策规定,无法在上海当地参加中考,高考,而这次面试,将让他们有可能,拿全额奖学金,出国读书。

    不管怎么注意,王泽方起床的时候,难免会把父母和妹妹吵醒。因为房子是合租的,一家四口不得不挤在这间12平米的房间里。

    他也没法起的再晚些。因为如果早上5点一刻还不起来,他就赶不上去上学的车了。

    去年初中毕业时,王泽方没有像大多数朋友一样,就近去学一门技术,而是认准了,要去上一所外国语中专。因为在那里,能学习英语,

    17站城铁,再加4站公车,路上耗费两个小时,从上海的一头到另一头。但王泽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跟上,姐姐的步伐。

    姐姐王新月现在在加拿大念大学预科,初中的时候,姐姐的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一。但因为是跟随打工的父母来的上海,没有本地户口,最终她选择念成人高中。

    上到第二年,姐姐得到一个机会,被一所叫联合世界学院的机构录取,这是由世界上13所大学预科联合成立的组织。对方给她提供了合40多万人民币的全额奖学金。姐姐王新月现在的打算是,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她想申请美国的耶鲁大学。

    王泽方一家来自安徽北部的农村,来上海已经12年了。

    如今合另一户人家合租在位于上海市郊的这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里。

    6点半,王泽方和妹妹回到家时,在运输公司上夜半的爸爸已经吃完睡下。而给别人做保姆的妈妈,还要过几个小时,才能回家。

    王泽方:我想过做白领,老师,也像过做律师,记着,现在我想,如果能去的话,也许还有别的潜力被发掘出来,别的能力。

    主持人: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机会,王泽方和他姐姐的未来是可以预料的,如果选择留在上海,留在父母身边,他们只能读中专,职高,成人高中一类的学校。然后找一分也许比父辈要好一些的工作。

    而如果回到老家去参加中考或者高考,因为从下就在上海生活,教材的不同,他们也很难和老家的孩子们竞争。

    而现在,王泽方在姐姐身上,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星期天,王泽方去家附近,一个叫“久牵志愿者服务社”的地方,开出发前的准备会。

    久牵是一家专门为农民工子女提供教育的志愿者机构。从小,王泽方就和姐姐王新月来这里玩。去年,也正是久牵的负责人张老师,给王新月提供了联合世界学院在华招生的消息,并最终帮她顺利出国。

    王新月的成功,给这里的孩子很大的激励。于是今年,久牵几乎所有适龄的孩子,都积极发出了申请,只有一个人例外。

    屠文建:当时什么出国啊,英语啊,都放弃了,就想好好学习,找个好工作,然后平平凡凡的过一生。

    这些天,当建筑工人的爸爸,去了外省干活。屠文建多了一个责任。

    屠文建今年17岁,两三岁就和父母从安徽来到上海。妈妈在附近的超市当清洁工。还有一个比自己小12岁的弟弟。

    这已经是屠文建在上海住过的第十个地方。每个家都差不多。比如这个,建在大杂院里,别人家的屋顶上,用木板和邻居隔开。

    妈妈的工作要求七点到,爸爸不在的话,就只能由屠文建,骑上家里最值钱的电动自行车,送弟弟去半个小时路程外,最便宜的那家幼儿园。

    这个寒假,屠文建找了一份酒店服务员的工作,一个月,工资1700元。如果不是有这笔钱,屠文建说,他可能不会允许自己去北京。

    母亲工作时,捡了一架坏了的直升机玩具。就拿回家给想给屠文建的弟弟。屠文建研究了很久,没办法修好。

    说是在上海十几年了,屠文建的生活圈子,其实一直都在城郊。他完全听得懂上海话,却从来不愿意主动说。父母的工作,一直是建筑工人和清洁工。家却一直在搬,有时是因为城中村改建拆迁,有时仅仅是因为房东要提高50块钱房租。

    屠文建:有一次,爸爸借了一个小三轮搬家,骑到一半就骑不动了。我就像骑,动也不动,就只好在旁边推。

    旁边的那些房子,万家灯火。我感到弱者的感觉,我无能为力。

    屠文建在一所技工学校读二年级,专业是机电设计。选择这个专业,他并不最喜欢,只是觉得最容易就业。

    屠文建:我知道父母为什么(来上海),就是想让我有个更好的未来,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把父母送回家, 不要再受累。

    再过几个月,屠文建就要开始上实际操作课了。他对此很期待。他早就有了一整套计划,两年后,就可以工作,赚钱,存上两三万,就把老家的房子修一修,把父母送回去。然后自己在上海养弟弟,供他读书。

    也正因为如此,他原本对出国念书根本没有抱什么期望,因为那离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太遥远了。

    这天,屠文建被王泽方喊到家里。当初,如果不是朋友们和久牵张老师三番五次的鼓励,屠文建是不会写申请的。没想到真的进入了面试。他又想打退堂鼓。在王泽方的督促下,屠文建才把该填的资料都填了。

    从王泽方家出来,屠文建又去上班了。爸爸妈妈早就把去北京面试的路费给了他,说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放弃了实在可惜。

    屠文建听从了父母的意思。在酒店,他更加卖力,不敢犯一点错误。他需要那笔工资。有了这笔钱,他至少可以安心的去北京了,因为如果失败,也不会让家里受什么损失。多出来的钱,他打算买个微波炉,再带全家,去从来没去过的肯德基,好好吃一餐。

    每个周六,王泽方的爸爸老王,总是会焦急地,等在电脑前。

    来上海之前,老王在老家当过中学老师。正是看过太多放弃学业,去异乡打工谋生活的学生,老王才狠下心来到上海,牺牲自己,为子女们寻找一条新的出路。

    为了省机票钱,老王和女儿说好,两年预科,都不要回来。只每周两次, 在电脑前,才和女儿见一面。

    但是这天,女儿告诉老王,暑假时学校将会封闭,食堂和宿舍都不再开放。自己将不得不回家。

    这样一来,就得又花去老王好几个月的工资。而计划给儿子买机票的钱,他都没有攒够。

    离去北京面试,不远了。屠文建想趁走之前,把爸爸的自行车修好。

    从幼儿园回来,弟弟屠文康,带回来了,下个月的学费通知单。580元。

    出发前一天晚上,王泽方一家和张老师一起,受邀,到亲戚家吃饭。

    因为王泽方姐姐王新月的成功,这家人也把7岁的女儿送到久牵学习。这顿饭,既是感谢张老师。也算是为王泽方饯行。

    她学习全班第一,又知道不能考高中,心里肯定是有放弃的想法的。你不知道,她当时有多消沉。

    她不说呀,就记得生气。

    屠文建家,今天也比往常吃的好。妈妈回来的时候,买了10块钱的虾。

    屠文建母亲:你帮我(查了工资)吗?

    屠文建:查了,给你85块钱一天,578元,六天半。

    屠文建母亲:那还不够弟弟的学费呢。

    屠文建:对呀,不够。

    这次去北京,屠文建本来装了200块钱。

    屠文建:我只要50就够了

    屠文建母亲:我不要你的钱,你留着自己花。

    屠文建:我的钱你花,和我花是一样的。

    王泽方:姐姐的晚礼服给他的震撼。也想象自己那样,一路的成长,遇过的事情,能穿着西装,参加学校的PARTY,不错,很不错。

    屠文建:是蛮好的一个机会,额外的机会,生命中正常不会有的机会。 额外的。

    出发的日子到了,王泽方的爸爸一早起来,忙着做饭。

    夫妻俩商量了很久,这天早上,关于面试的事尽量不说,免得儿子压力大。

    但老王最终还是没忍住。

    王泽方父亲(跑下楼):祝你成功。

    屠文建没舍得请全天假,在饭店上完了一个白班,才回家,准备出发。

    妈妈还在上班,弟弟也在幼儿园。屠文建觉得,这样挺好,他根本不想麻烦他们,回来送自己。

    好在自行车已经修好,爸爸要是最近能回来,就能用了。

    孩子们出发的这天晚上,久牵的负责人张逸超一直在看,久牵最初成立时,拍摄的一些视频。

    那时的王泽方和屠文建还都是孩子;从他们开始,久牵一共有过上千个学生,这些年,有一半的孩子,因为无法继续在上海求学,或直接选择工作,或回了老家,到今年为止,只有一个孩子,考上了大学。他们都没有,王泽方和屠文建这样的机会。

    面试终于要开始了。一共有70多个孩子参加,他们大多是各地中学的尖子学生,最终会有10个人,得到全额奖学金,出国读书。

    面试后第二天,屠文建和王泽方,就回了上海.

    面试的结果,要到三月底才能出来。

    这天,因为很欣赏王泽方的努力,久牵的一位志愿者,邀请他去参加一个建筑设计师派对。

    这是王泽方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虽然,想象中的西装,还没穿上。

    微波炉终于摆到了屠文建家,八平米的小屋里。

    爸爸还是没有回家。但打来过电话,让屠文建如果有机会,一定出去。屠文建说,他现在有点倾向于走了,因为他开始意识到,如果能出去,也许会给父母和弟弟,一个更好的未来。

    主持人:屠文建说,在看到大城市的万家灯火时,他曾体会过无能为力,这句话让人心疼。对这些孩子来说,明天的飞翔,需要今天一个起跑的机会,一条平齐的跑线。这样,哪怕将来未必领先,在回头看时,才会少些抱怨,没有无奈。因为他们在人生的关口上,拥有过属于自己的选择。祝福他们。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