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日欲变“礁”为“岛” 图谋失败(20120517)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7日 22: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767fe9cc36945ec984d95a043e0527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昨天发表了主席声明,表示日本依据冲之鸟礁主张的外大陆架没有获得委员会的认可,这对一项热衷于变“冲之鸟礁”为“冲之鸟岛”的日本来说,这一声明可谓是当头一棒。日本在冲之鸟礁得的图谋究竟是什么,今天我们请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一块儿来谈这个问题。宋先生我们看到这些年来日本一直在冲之鸟礁上不遗余力,要把冲之鸟礁变成岛,要把它建设成为冲之鸟岛。而且这次接着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审批日本方面提出的七个外大陆架区块的机会,日本又抓住时机,说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已经批了,已经认可了冲之鸟确实可作为权利基点来主张外大陆架,所以它就成了岛,不再是礁了。为什么日本要抓住一切机会,把冲之鸟从礁变成岛?

    正在评论:日本一直希望变礁为岛?

    专家观点:日本为解困局由礁变岛要高价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首先,日本现在它的海洋资源是很丰富的,因为它是一个海洋国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的海洋的执法力量也比较强大,它国内确实没有经济发展空间了,但是在“311”地震之后,以及1990年它一直经济处在低迷当中,十几年经济没法振兴。这种情况下,民主党的政府需要找到新的财富、新的资源来养它国内的状况。因为现在国内经济非常的,老百姓非常恐慌,因为我们知道日本其实比希腊他们,从数字上看要严重得多,日本比如它的居民储蓄是1400万亿,那么外汇储备是200万亿,加上海外资产100万亿,是1700万亿的资产,但是它的债务已经达到了1千万亿,900多马上就到1千万亿,很快它的经济就也许,债务还在涨,而且老龄化在增加。老龄化增加意味着什么,就是取钱的多,养老医疗,存钱的少。

    专家观点:日本尽量用海洋优势寻找新的经济兴奋剂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首先要找一个地方来挖财富。那么这个财富赶紧告诉老百性,说我们找到新财富了,他撒了一个谎,这是第一。第二我觉得日本它的执法力量比较丰富,不像我们,比如我们的渔政船只有48艘能在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活动,其中只有8艘上千吨。但是日本的造船能力曾经是最好的,它的能力相当强,它把这个过剩的资源或者产能来投放到海洋里,说找到稀土,找到什么东西了,这样给农民注入经济上的兴奋剂。

    主持人:你刚刚说日本主要是为了寻找财富,寻找资源,假使冲之鸟真的从礁变成岛了,它可以依据冲之鸟来主张它的专属经济区、外大陆架、大陆架等等,对于日本来说究竟意味着多大的资源和财富呢?

    宋晓军:如果冲之鸟礁变成岛,如果它的大陆架有延伸,那就以它的领海界限来画出一个350海里的圆,这里是71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底下的渔业资源和海底的矿藏都归它,这就是经济利益。同时再往里缩一个圈,那就是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下面的渔业资源什么都有,就像我们的黄岩岛,我们可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所以我们的渔政执法和海监执法有海洋权益,渔业权益有渔政船都可以执法,别人不能来打渔也不能来钻井。

    如果说不是这个岛的话,是礁,它只有更小的一块,12海里的领海。然后还有24海里的毗连区,在毗连区里实际上没有,你在它毗连区里打鱼都没关系,没有经济权利,它只有海关、财政或者卫生、移民这四种权利。当然领海你是不能进去的,当然那一点儿没什么东西,也就是他想要更高的一个架。

    正在评论:“礁”与“岛”区别有多大?

    主持人:所以礁和岛的区别非常大,问题是礁和岛这个区别到底在哪儿?

    宋晓军: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第一首先它露出水面,第二,露出水面是肯定的,冲之鸟礁在低潮的时候也露出水面,它的原话是维持人类长久居住的条件,显然它现在不具备,它现在是往那儿堆,种山珊瑚等等。但是现在大陆架委员会说这个现在还不能叫岛,因为没有维持人类可居住的证实。

    正在评论:日本为何忙圈海?

    主持人:现在高潮的时候露出水面的还不到10平方公里,但是这些年来日本一直在冲之鸟礁搞建设,想要把礁变成岛,你看它还灌了水泥,把这个礁保护住。而且日本还在那儿培植珊瑚,想要让冲之鸟,因为它是一个珊瑚礁,让这个礁自然生长,另外还研究利用海水的温差进行发电,还想筑码头,把人弄到上面去。

    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做法慢慢地成形了,冲之鸟以后会不会真的变成岛?

    宋晓军:现在因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包括大陆架委员会它不具有约束性,而且这十几个人投票也不一样,日本人跟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委员,因为不涉及到这些人的利益,这个委员会西方人多,三分之二的票如果过了,日本还抱有这样的希望。

    另外现在日本得了一个经济焦虑症和老年焦虑症,普遍的,因为它的收益率在下降,老龄人口在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它又舍不得把福利减掉,比如说农业补贴等等,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而且它的上层也不舍得向底层让利,它地震之后东电的赔偿也不赔偿,最后政府要给老百姓加很多税去重建。

    在所有的焦虑过程当中,这似乎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海上来想办法跑马圈地,包括在钓鱼岛也要再做文章,实际上内部反映了日本的两个焦虑,一个是老年焦虑、一个是经济发展的焦虑。

    主持人:靠圈海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吗?

    宋晓军:现在它没有别的办法,这是唯一的一条路,当然还有别的办法,比如跟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市场,而且中国是它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本来是应该合作的,像它的鸠山原来上台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美国人不干把它弄掉了,把小泽弄了暗箭什么,又扶上了新的菅直人等等,现在又被美国拉过去了。

    但是鸠山这条路跟亚洲人民站在一起,首先不要参拜靖国神社,认真认罪,大家在一起建立一个东亚共同的统一经济体,你的老龄社会,当然你有你的技术优势,有你的像东方一个大睿士一样,你可能有很多好的技术、很多优秀的东西,大家融合在一个经济体里,这当然是他唯一的出路。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要请教您的是中方在冲之鸟问题上的态度,我们先来看一下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他的表态。“委员会对于日本划界案涉冲之鸟礁问题的处理公正合理,符合国际法,维护了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中方对此表示欢迎。”可能有些朋友不太清楚,为什么我们中方在冲之鸟是礁不是岛的问题上立场那么坚定,这对于中国来说,到底有什么样的利益?

    宋晓军:如果冲之鸟礁变成岛,我刚才说了,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部至少有两个权利,比如说渔业权利,还有它的海洋权益就是海底资源的勘探等等。我们中国加了一个权利,其实《联合国海洋法》也规定,就是不能伤害沿岸国的安全。比如说美国的舰机抵近我们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做一些非科学勘探的,而带有军事性的东西在这里做,当然日本也可以这样要求,如果这样,他划出关岛以外这么大一块地方,他要求第一,你渔民不能来捞渔了;第二不能钻井了,或者稀土;第三,你可能有一些正常的军事活动在这里做,他也可以以他的所谓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安全的权利来去要求你。

    主持人:而且我还特别注意到,洪磊的发言当中提到了一句“这是维护了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也就是说确定冲之鸟它是礁不是岛,不仅关系到我们一个国家的利益,它其实关系到整个国际社会的公平性,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问题。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