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强势出击 中国渔政船巡航钓鱼岛(20120502)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2日 22: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ac2379e624843f0989b8abc3363a16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 王世林:大家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今日关注》。今天上午9点左右,中国两艘渔政船“渔政203” “渔政204”在钓鱼岛海域执行巡逻任务,被日本海保巡逻船“警告”阻挠。4月30号三艘中国军舰经过大隅海峡从东海驶往了太平洋,被日本海上自卫队跟踪监视。中国渔政船维护正常渔业生产秩序,日本为何提出抗议?中国军舰一次例行训练,为何让日本如此紧张?日本购买“钓鱼岛”闹剧未休,中国应该如何亮剑?相关话题演播室两位嘉宾做深入的讨论和解读,介绍一下两位嘉宾:一位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先生,您好;还有一位是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本台特约评论员孟祥青教授,您好,欢迎两位到演播室来参与我们这个话题。首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消息层面的内容。看一下大屏幕。

    (播放短片)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2日上午9点左右,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巡逻船在钓鱼岛西北偏西约30公里的毗连区内,发现中国渔政船“渔政204”正向西南方向航行。上午10点左右,日本海上保安厅的飞机发现另一艘中国渔政船“渔政203”在钓鱼岛西北约38公里的毗邻区内航行。

    日本海保巡逻船随后通过无线“警告”称“请勿进入日本领海”,中国渔政船则回应表示:“我们正在中国的海域内执行巡逻任务。”

    媒体报道说,“渔政204”和“渔政203”分别于11点20分和11点50分驶出了毗邻水域。这是东京都政府宣布“购买”钓鱼岛计划后首次有中国船只驶入该毗邻区。

    日本媒体表示,日本外务省已经通过外交途径向中方提出“抗议”,要求中方船只不要进入“日本领海内”。报道说,这已经是中国渔政船进入2012年以来第4次“出现”在钓鱼岛毗邻海域。

    围绕中国渔政船巡逻钓鱼岛海域一事,中国外交部曾多次表态,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附近海域也是中国的传统渔场。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渔政船有权进行巡航护渔,维护正常渔业生产秩序。

    王世林:两位嘉宾我们知道在前些日子呢,中国的海监船曾经到中国的钓鱼岛海域进行过巡逻,那么这次中国是派出了两艘渔政船到中国的钓鱼岛海域巡逻,您怎么来看待中国的这次行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杨希雨:首先呢,从法律的功能讲,无论是渔政船还是海监船,它都行使一个捍卫国家主权,显示国家主权的功能,所以说从这法律的角度呢,这两个船巡逻的意义是一样的,但是就两个船的功能显然又不一样,比方说从渔政船的角度呢,它是为了维护这个地区渔场的正常秩序。比如说,我们刚才看到小片,就说那个地方本来就是世世代代中国渔民的一个传统的捕鱼场,当然你要派渔政船去巡逻、去维持秩序,显得更合适一些。这个从海监船到渔政船这个区别,其实也能反映出来,中国政府在处理不同的,比如我们前一段热点,黄岩岛和钓鱼岛之间,其实中国政府在拿捏这些岛屿争端的问题上,是很讲究分寸,也是很讲究务实的一个态度。

    王世林:这是希雨的看法。

    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本台特约评论员 孟祥青:我觉得对,就是我们这些年在钓鱼岛,尤其是2010年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以后,我们确实加强了在这个海域的执法和护渔的这样一个活动。我们说海监船它是海上维权执法的船只,它是归国家海安局,它的功能是管海上的,那么渔政船是归农业部的,它是维护这一地区的渔场和我们渔民的这样一个正常捕鱼作业秩序的,那么它是管行业的,虽然功能不一样,但是它每一次不管是派渔政船,还是海监船都是在维护着国家的主权。但是我们知道最近几年,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的强化它所谓时局控制,所谓的这样一个主权行动。我记得在几年前,日本政府海上保安厅,就对钓鱼岛附近它做了三个方面的划分,一个是所谓钓鱼岛12海里,它叫绝对禁止区,划了一个圈,就是绝对禁止任何中国人、中国船只靠近,甚至采取一切手段驱离;那么第二圈叫所谓24海里,它叫禁止区;那么还有第三圈,所谓200海里它叫监控区,那么每一个区它采取的手段不一样,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年,包括台湾的,包括香港的保钓人士,那么在登钓鱼岛的过程中,遭受日本船只的撞击,甚至还有死伤的事件,这些事件屡屡发生,那么日本的这些行为,实际上已经违反了当时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达成的君子协定,就是搁置钓鱼岛的主权争议吗,留在以后解决,来维护中日关系的友好大局,所以根据日本的这样一个行动,那么我们在那里的渔民的正常的捕鱼作业,也频频受到干扰,也正因为如此呢,我们通过不同的时期,根据不同的情况,来派我们的海监船或者渔政船到那里执行正常的这样一个维护秩序的行动,这不仅是宣示主权,也是维护这个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王世林:总之呢,就说不管日本你对于钓鱼岛有什么样的一些法律的规定都是无效的,那么中国的海监船和中国的渔政船到钓鱼岛海域去执行巡逻任务,我们应该说是一种常态的,也是合理合法的。

    杨希雨:对。

    孟祥青:对。

    王世林:这是一个问题,其实纵观一下最近日本的一些表现,前些日子有一个消息就说,日本外务省自己宣布的,说联合国已经批准了,它们的延伸大陆架的一个申请,但是我们在节目中也曾经做过解读,感觉日本也是在自说自话,另外再加上最近臭名昭著的政客,右翼政客石原所谓购买钓鱼岛的这些闹剧,还加上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吧,我想请两位分析一下,就说日本最近这一系列动作的背后,它有什么样的大的背景,就日本人到底在干什么?它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杨希雨:实际上呢,日本我们说从上世纪90年代失去了十0年,后来又过了21世纪头十年又失去了十年,失去两个十年以后呢,整个日本民族里面,它是一种焦虑,那么焦虑的背景下,其实日本国内有些国际学者就指出来,日本国内在静悄悄的重新在崛起一种叫新民族主义者,就是它那种极端民族主义新的。

    王世林:民主主义者?

    杨希雨:民族主义者,新民族主义者,这种背景下,像石原慎太郎这种他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人物,有一定的感召力,那么在这样一个思潮之下呢,其实日本的政客,包括日本政府在干一件什么事呢?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林林总总的,它在搞新一轮的海洋扩张,如果说钓鱼岛事件是几年来一直在燃烧不断的热点,同时最近又出来一个冲之鸟礁,冲之鸟礁实际上它是利用联合国大陆架划界委员会的一个回复,然后开始自己炒作、自己解读,然后说这个就是岛,然后如何如何。这样的话呢,我们知道,如果把那个礁变成岛一字之差,它一下就获得了,把那个岛周围的200海里,整个的一片海域。

    王世林:对,一大片的国土面积。

    杨希雨:对,那么这样的话呢,就使它的专属经济区向东推进了一千多公里,就这个整个的联系起来看,实际上日本在一个上升的新民族主义时期,它有一个新的一种海洋冲动,这个就是说整个像一个大的,而这个背景之外呢,还有一个更大的因素,其实就是美国因素。其实钓鱼岛本身,我们说麻烦制造者,钓鱼岛这个麻烦就是美国制造的,1971年制造的,然后现在美日有一个新的家庭同盟大的背景,那么日本感觉到自己有一点老大在给撑腰打气,所以就显得更加咄咄逼人。

    王世林:刚才您讲了,就说分析这个大的背景,一个说现在日本确实整个的社会有一种焦虑,因为它失去了很多,一个十年又失去了一个十年。

    杨希雨:对。

    王世林:还有您讲到就说它现在是新一轮的海洋扩张,有一种海洋的冲动,另外有一个新的民族主义出现了,孟教授,刚才我们在下面也曾经谈到这个问题,就说其实你看日本最近的一些表现,它并不是说是单独的,独立的一些事情,如果把它串起来的话,后面除了刚才希雨讲到这些以外,你还有什么新的?

    孟祥青:我完全同意希雨的看法,如果说再加一条的话,就是可以这样讲,现在日本面临着两场危机,在这两场危机的过程当中,使它的焦虑感进一步的加重,使得右翼势力的市场进一步的扩大,一场危机就是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给日本带来的后果什么?就是在东亚地区,日本是在150年来,第一次沦为世界老二,就跑到了中国的后边,这让日本接受不了。

    杨希雨:就在亚洲头一回是面临第二。

    孟祥青:头一回第二的这样尴尬的处境,这样它接受不了。那么还有一个就是这次日本的大地震,去年日本大地震,那么福岛核泄漏以后,让日本长期以来那种安全性,那种精确性受到极大质疑,让日本的自信心受到极大的打击,所以两场危机这个背景,应该说加强了它的这样一个焦虑感。那么还有一个,就日本这些年,你看日本作为一个海洋岛国,它的战略资源,它的战略重心都是非常狭隘,这是制约日本发展的一个重大的障碍,所以日本国民也好,日本的政治家,几百年来都是想突破这样一个瓶颈,那么突破的瓶颈往哪里发展?往海洋发展,因为它是个岛国,岛屿就这么多,它不管是西南诸岛还是什么离岛,它如何加强,那么就是这么大的面积,它的空间只能向海洋发展,尤其最近几年,在上面那样一个背景的焦虑下,那么海洋拓展的野心进一步的扩大。我举个例子,就是这一次日本自己宣称,说联合国大陆架界线委员会,但是界线委员会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公布,它自己说批了,说那是一个岛,那是一个岛的话,它的面积,他说扩大了31万平方公里,那么整个占了日本国土的81%,所以可见它的海域面积,如果按日本的说法,就相当它国土面积的81%、82%,显然它面积大大拓展,拓展给它多来的好处,我们过去老讲,说日本严重的缺乏战略资源,说冲之鸟周围、钓鱼岛周围有的丰富的矿产资源,鱼跃(音)无疑这对日本未来的经济发展,无疑能注入很多矿产资源,能源的这样一个动力,但是我认为更主要的还是一个安全战略上的考虑,就它的海域面积一旦拓展以后,它的整个战略防御的前沿纵身大大的拓展,也就是说除了加强,你看日本这些动作,这些年加强西南诸岛的防御,加强它离岛的各个防御,等于在这个离岛推进了它的前沿的纵身,如果海域面积在进一步的扩大,那么其他国家,如果一旦这样确认,其他国家包括中国进入所谓冲之鸟的要是200海里,你除了航行,你其他不能再干了。那么日本所谓自我安慰的安全性,就大大提升了,那么它就限制了别的国家的发展,使自己的这样一个安全的防疫正身大大拓展。

    王世林:也就是说它要把它的防御的前沿往前推,这样能让自己的本土感到更安全。您刚才讲到很重要两点就说,一个是金融危机是日本人增加了焦虑感,另外一个就说日本大海啸、地震了以后,福岛核电站这种事故使日本人意识到自己原来的那些安全性等等,让它有焦虑感。但是再有焦虑感,你也应该从自身去找问题啊,也不应该失去理智的从别人那去抢东西。不光是从别人那抢东西,而且刚才我们讲到石原还发起了所谓的购买钓鱼岛这个闹剧,相关的情况,最新的一些进展,再来通过短片看一下。

    (播放短片)

    4月17号,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国访问时突然抛出“购买”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的怪论,引发日本朝野轩然大波。石原慎太郎于当地的一个研讨会上发表演讲称:“东京政府决定从私人手中购买钓鱼岛”,他表示此计划已经获得钓鱼岛“土地拥有者”的同意。

    石原之所以说“购买”,是因为日本方面声称,钓鱼岛及其附近几个岛屿目前为日本民间人士“所有”。石原当时声称,日本政府“畏惧”中国不敢出钱将钓鱼岛“国有化”,那就由东京都政府来做。

    27号,石原慎太郎在媒体记者会上宣布,东京都政府从当天开始,发起为“购买”钓鱼岛的募捐活动。

    当天,石原还宣布,东京方面已设立一个直属石原的7人工作组,专门为登钓鱼岛测量做准备。目前,日本政府“不允许”登上钓鱼岛。日媒体报道称,石原准备一边给中央政府做工作,一边推进与所谓“岛主”的谈判,争取明年4月达成“购买协议”。

    针对石原的“购买”钓鱼岛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18日强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方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采取任何单方面举措,都非法和无效。

    王世林:石原是一个老政客,而且是右翼,而且是臭名昭著,他这次跳出来说要买钓鱼岛,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闹腾了,实际上在一九七几年的时候,祥青咱们聊过,1978年的时候,他就曾经登上我们的钓鱼岛。

    孟祥青:作为一个右翼干事长登上了钓鱼岛,竖立了灯塔,就刚才咱们新闻片中看到那个灯塔。王世林:对,就他一直在闹腾,但是以前在闹腾的时候呢,日本政府还是恪守了原来我们达成的那些默契,但是这次他的闹腾,背后您觉得有没有更复杂的一些背景?包括日本政府的一些态度,现在您觉得是不是也在发生一些变化?

    杨希雨:从表面上看,日本政府呢,官方立场没有实质性的变化,但是说乐观其成,或者是暗中鼓励,这种事情是不能排除的。

    王世林:他儿子是自民党的干事。

    杨希雨:对。

    王世林:他曾经找过他儿子,说如果政府不管的话,你看自民党是不是怎么着?杨希雨:对,但实际上说来说去呢,政府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这些政客,他要靠这个捞取政治资本,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刚才这个新闻大家看出一点,就说真看出来,美国是个大舞台,就说他买岛这个事情呢,跑到美国去宣布,我先不说你这个事情合法非法,就说你本来要说的这个事呢,是要日本人自己干的事情。但是他却跑到美国去说这个事,显然就是说这个作秀的成份和拉大旗作虎皮的成份呢,大于实际意义。那么其实他自己也清楚,通过所谓捐款、购买就把这个钓鱼岛的主权归属就改变了,这个纯属天方夜谭。但在这里边呢,可以看出一个问题来,就是日本现在,我刚才讲的它现在有一个新一轮的海洋扩张的这种冲动,这个是整个亚洲人民必须警惕,和要坚决反对的。比如说,有人说一个小小的钓鱼岛它的要害在哪里?这个实际上除了刚才祥青讲的,它有一个战略地位的问题,就说你的安全纵身有多大,还有就经济利益,因为现在各国都把经济放在首位,那么这个钓鱼岛打个比方讲,这个地方是中国台湾,那个地方是日本我这个地方是钓鱼岛,如果钓鱼岛属于中国,那么我们划分水域是在这边划,如果它把钓鱼岛抢过来了,那么再跟中国划的时候,就要这样划,所以这个是个很大的问题。就说一个钓鱼岛就意味着相当大一片海域的经济权益的归属,那么这个对日本是志在必得的事情,所以这个是目前日本新一轮的海洋扩张冲动里边的,它背后的一个深层次,除了政治利益,还有经济利益在里面。王世林:的确,就说感觉它的这种冲动里边,有点失去理智,比如说非要把这个礁变成一个岛,而且联合国也没公布呢,自己就说联合国已经同意了,而且还要发起所谓的购买钓鱼岛的运动等等,就感觉你可以去扩张,你可以去有这种海洋冲动,但是你要合理合法,可是这种做法感觉是非常的失去理智。

    杨希雨:是这样的。

    王世林:可是在失去理智的背后也可以看出来,我们的钓鱼岛多么有战略价值。钓鱼岛到底怎么重要?我们为什么要誓死保卫我们的钓鱼岛?

    孟祥青:我跟你说钓鱼岛自古是中国的领土,我们是符合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就中国人先发现、中国人先占有、中国人先命名、中国人先管辖,这几个原则我们都符合,不用说我们的历史记载明朝初期我们就有详细的历史记载,到了明清我们在那里进行命名等等等等,那么日本著名的历史学家井上清在1972年写的那本书,他前面叫“间隔列岛—钓鱼岛的历史解析”这本书他明确讲,从他这么多年的考察历史跟踪,认为钓鱼岛就是中国的领土,这还不用说其他日本的一些证据,那么钓鱼岛它的战略价值,我想至少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现在中日之间有关与海域划分的分歧,就是我们是按照大陆架的延伸部分正好到日本的冲绳海沟,我们是符合国际法的,但日本非要自己搞一个中间线,如果我们看到日本的中间线,和我们那条的大陆架的延伸部分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中间下面正好有钓鱼岛,如果钓鱼岛是日本的,它是按照钓鱼岛是日本的来划这个中间线,正好划在钓鱼岛和台湾之间,那么反过来讲钓鱼岛是中国的话,咱们先不说中间线是非法的,先不说非法,即使中间线那也不能这么划;那么更重要是钓鱼岛经济资源价值非常高,我记得60年代下半期联合国派了一个科考团,就在钓鱼岛海域、南海科考,回去发表一份科考报道,这个报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钓鱼岛海域石油储量大概30亿到70亿吨,有人把它称为是第二个中东,那么鱼跃资源非常丰富,更主要是钓鱼岛形成一个犄角态势,它正好在第一岛链的,除了台湾,就是钓鱼岛的一个关键部位,那么离日本的所谓冲绳,离台湾,包括离我们中国的大陆和中国的台湾,它的距离呢都相差不是很多,所以它曾经是作为美国西太平洋的训练靶场,那么钓鱼岛一旦被一方控制,它整个的战略前沿就会前伸,就会对另一个国家进行这样一种所谓的威慑,所以日本也正是看中这一点,也是不遗余力的来宣示钓鱼岛的主权。

    王世林:刚才您讲非常的全面,就说把钓鱼岛的价值讲了,而且也使我们可以说更增加了,誓死保卫我们钓鱼岛的信心,那么有一件事情呢,也是最近的,就是前不久中国的海军的舰艇编队,出大隅海峡到西太平洋进行军事训练,但是日本人非常的紧张,派海上自卫队进行跟踪监视,相关的情况再来通过短片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防卫省4月30号称,当天上午11点左右,两艘中国护卫舰和一艘中国情报收集舰经过鹿儿岛的大隅海峡从东海驶往了太平洋。日本海上自卫队P—3C反潜巡逻机在距鹿儿岛县屋久岛以西大约430公里海域发现了中国军舰,然后尾随其后监视。外媒说,这是继2003年11月之后中国军舰再次通过这一海峡。有分析认为,这三艘军舰将在太平洋展开训练,日本海上自卫队正在继续警戒监视。

    日本虽然承认大隅海峡是公海,属于各国海军均可通过的国际航道,但由于中国海军上次通过该海峡还是9年前,因此此次通过被日本海上自卫队视为“异例事件”加强警戒。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援引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官员的话称,此次海军编队赴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训练,是年度计划内的例行性安排,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中方在相关海域拥有航行自由等合法权利,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并不存在所谓“异例事件”之说。中国国防部表示,希望日本媒体不要针对中方正常的军事训练活动进行炒作。

    王世林:关于这件事呢,我注意到外电有一个评论,他说中国人因为受儒家影响的原因,说话一直比较含蓄,但是这次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从大隅海峡出去,只做没说,只做了,而且警告的意味非常的浓。希雨你的看法?杨希雨:实际上这也是媒体的一种炒作,这个就像国防部发言人讲,这是例行的训练,但是问题在于什么呢,就说这种训练反映出中国海军的这种战略发展方向,就说大家都属讲,我们的海军要走向蓝色海军,那么这种例行的训练,显然是发展蓝色、深蓝海军的必不可少的,不仅说第三次、第四次,我说今后可能要经常有,这个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按照国际法的规则我们是合法的,而且就是说从最近一系列的从岛屿纠纷,从黄岩岛到钓鱼岛这些闹剧,更加证明了中国必须走深蓝海军这个道路,所以我相信就是这种例行训练呢,首先它不含有警告意义,但是呢,它确实反映了中国人民的战略决心,要发展深蓝海军的战略决心。王世林:前些日子中俄之间刚刚在黄海举行了海上的联合军演,那么这次中国的海军舰艇编队又出大隅海峡,前些日子还曾经出过公共海峡到西太平洋训练,那么结合最近就像希雨讲到的,一系列的事件,那么您怎么来看待,我们在军事方面的一些准备,怎么样来应对目前出现的一些事态?

    孟祥青:其实我还是想强调几点:第一点呢,就是我们不论是通过公共还是通过大隅海峡,这是符合国际法的,那是公共水域,美国第七舰队经常穿行,他们都不会说,为什么我们中国军队不能走这个海峡,而且我们确实不是针对日本或者美国,你非要对号入座那是你的事情,我们确实不针对你,而且我们这是例行的训练,都是事先计划好的,但是它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说明我们去的太少,我倒觉得像这种正常的例行训练,第一也没有必要通知你日本,本来我们也没做什么亏心事情。

    王世林:但是它很紧张啊。

    孟祥青:对,这正反映了日本一个心态,日本不是自卫队说我们这是叫屹立(音)训练,屹立就是异常,其实我用这句话套用日本,我觉得日本这个心态叫屹立心态,它就是一种屹立,整个国家的又侵华(音)整个民族的这种焦虑感,导致了心态就不正常,就是屹立心态,所以我觉得这个心态要让日本习惯,那么就要经常化、就要制度化,这就是说我们必须要使我们的海军进一步的发展强大,就跟我们军队现代化是正常的一样,这是非常正常,包括我们的训练科目,都是正常的训练科目,这是其一。其二我觉得关于岛礁归属问题上,其实我们的一贯政策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搁置争议,那么既然你不搁置争议,那么你日本首先挑起这个争议,那好,那么我们就要通过一系列的行动来宣示主权,保证我们的渔政、海监我觉得要多去,也要常态化、制度化,而且进一步的来表明我们宣示主权,维护这些岛礁主权的决心和意志。

    王世林:好非常感谢两位今天到演播室参与我们的话题,谢谢,好观众朋友们,今天的《今日关注》到这里结束,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