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巴沙尔要停火?叙利亚转危为机?(20120328)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8日 22: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1a386f03c4b46e5b5f1e5ce537d511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答应停火。就在昨天,正在中国访问的联合国和阿盟的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表示,叙利亚接受了他提出的6点建议。随即叙利亚政府也表示接受并且同意停火,巴沙尔也走上了曾经战火纷飞的霍姆斯市的大街,国际社会也纷纷把此举看成是“走了一大步”。但这6点如何落实,叙利亚危机是否走出了困局,叙利亚已经接受了停火协议,但是国内冲突不断而且巴沙尔的车队还遭到了枪击。叙利亚国内的战乱何时停止。这边刚有了和平的迹象,可是那边欧盟就把巴沙尔的妻子喝母亲列入了制裁的名单,而美国和土耳其也要向叙利亚的反对派提供非作战武器。西方又有何居心。就这些话题我们今天请两位嘉宾进行分析评论。

   【节目完整文稿】

  主持人(鲁健):观众朋友大家好,《今日关注》正在直播。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答应停火了。就在昨天,正在访华的联合国和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表示,叙利亚接受了他提出的六点建议,随即,叙利亚政府也表示接受,并同意停火,巴沙尔也走上了曾经战火纷飞的霍姆斯市大街,国际社会纷纷将此举看成“走了一大步”,那么这六点如何落实?叙利亚的危机是否走出困局?叙利亚已经接受了停火协议,但国内冲突不断,而且巴沙尔的车队还遭遇了枪击,叙利亚国内的战乱何时能停止?这边刚有了和平的迹象,可是欧盟就将巴沙尔的妻子和母亲列入制裁名单,美国和土耳其也要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非作战武器,西方又有何居心?

  就这些话题我我们今天请两位嘉宾进行分析和评论:一位嘉宾是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少将,您好。还有一位嘉宾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教授,您好。

  在节目开始请嘉宾和观众朋友们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最新的背景。

  (播放短片)

  解说:对于迈入动乱状态第二年的叙利亚来说,3月27日有点不同寻常。

  这一天,正在中国访问的联合国和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表示,已收到叙利亚政府同意接受六点和平建议的书面答复;这一天,叙利亚政府表示,接受安南的六点和平建议,同意停火;这一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来到霍姆斯市,与支持人群亲切交流。这一切不仅让人感到,叙利亚的和平出现转机。

  对于叙利亚政府这一决定,国际社会纷纷在当天就做出反应。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叙利亚政府的这一决定是重要的一步,但叙利亚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兑现其承诺;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卢卡舍维奇则称,六点和平建议能否得到落实,主要取决于叙利亚反对派的态度,反对派不应将要求巴沙尔下台作为与政府对话的前提条件;阿盟认为这是积极的一步,但阿盟将认真观察叙利亚会采取怎样的行动。而叙利亚境外最大反对派“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发言人库德马尼表示谨慎欢迎,并称愿意积极配合安南的六点建议,然而美联社援引一名叙利亚反对派成员的话表示,巴沙尔只是想赢得时间。

  主持人:今年2月安南是作为联合国和阿盟双重大使的身份,3月16号他提出了六点和平建议,我们现在看到最新的情况叙利亚政府已经接受了停火协议。我们来看看这六点建议的主要内容,这其中主要提到是:立即停止在平民区使用中型武器并撤出部队;叙政府与反对派在联合国监督下停止一切形式的武装暴利行为;实现每天两小时的人道主义停火;加快释放被任意羁押者;却把记者在叙全境的行动自由;尊重法律保障的结社自由与和平示威权利等。这六点和平建议现在叙利亚政府已经表示接受。现在停火是指得双方都停或吗?比如说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都要遵守这个?

  本台特约评论员 国防大学教授 少将 张召忠:那是必须的,这是一个前提。你双方不停火,那肯定是交战,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必须现在安南双方都在斡旋,一方面这六典是提给叙利亚政府的,叙利亚政府已经书面的表示同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反对派那边几个主要的反对派也是表态了,包括海外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也表示欢迎。我感觉像乌云弥补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丝曙光,但是还很难说能不能驱散云雾,但是现在毕竟看到一点希望。

  主持人:关键是这个停火要想有效的话,可能还得监督。这谁来监督?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 阮宗泽:对,这个就是谁来监督,而且刚才说到停火。其实这个也是有一个背景,前段时间实际上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又提交了一个草案,也在崇尚一个草案。这个草案就是关于停火差距就非常的大,美国方面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他们认为应该叙利亚政府,因为你是强势的一方,所以你应该先停火,而俄罗斯坚持应该是同时停火,政府和反对派都要停火。刚才短片里说到一点,大家注意到,希拉里他是强调叙利亚政府应该首先要停火,而俄罗斯认为这个关键在反对派。怎么来监督停火?我觉得这又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应该还是有联合国的出面,比如组成观察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起到一个比较公正的监督作用。

  主持人:会派出维和部队吗?

  阮宗泽:维和部队,现在我觉得还说不上。但是现在起码它可以派观察员,观察员但是必须要经过联合国的首肯。这样对双方都起到一定遏制的作用,看看谁究竟违反了还是没违反这个停火的协议。

  主持人:如果说到谁先停火这个话题,叙利亚政府我们知道目前在军事上暂时取得了优势,而且把原来反对派控制的一些城市都是重新占领。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政府是不是可以作出比如我首先停火作为强势一方?

  张召忠:现在看起来应该可以肯定的是叙利亚政府已经做出了一个表态,正式地为政府做出了一个表态给安南。

  主持人:能不能实现?

  张召忠:这六点,比如第一个撤军,在霍姆斯等等主要冲突就是撤军,而且在城市当中不使用主武器第二个停火,另外恢复宪法规定的、公民所应该有的这样一些结社示威等这样的一些自由。而且还体现了有一点,也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和反对派进行接触,这些都是非常好的。因为5月份基本上议会大选就要开始了,这样的话我估计在这之前营造一个良好的选决气氛,这也是巴沙尔愿意做的。

  主持人:所以从这个表态来看的话,他首先停火也是应该没问题的,能接受的。

  阮宗泽:对巴沙尔来讲,他现在在军事上应该占了便宜。前段时间一直那把燃烧的火灾霍姆斯,这个现在基本上它控制了,但是还有一些零星的冲突还在发生,还有其它地方有一些。所以实际上现在这个时机对巴沙尔来讲它是有利的,一方面它可以军事上已经占据比较主动,收服了相当多的实地。在这种情况下,它觉得停火对它来说下一阶段它肯定是主动的一方。另外一个现在安南的出面我觉得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由头,就是下台阶。安南的出面恰恰是在我觉得国际社会在寻找一个怎么样正确解决叙利亚问题,呼声日益增高的时候,它应运而生,出来这么一个调停,大家又觉得它具有很丰富的经验,而且他提出这六点,实际上我们看这六点,也应该说得益于中国和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距离力争,虽然它不是一个决议,它是一个主席声明。在3月21号的主席声明当中,把这六点,等于是不全部照单全收,然后对于安南是一个很大的支持,在这里边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争议性的问题。

  主持人:毕竟他也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尤其停火也是对平民的保护。但是可能大家想到从目前这个情况来讲,因为反对派的派别林立,除了那几个主要的以外,应该说大大小小的,甚至可能还有基地背景的这种反对派,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要求所有的反对派都停火吗?能够实现吗?

  张召忠:现在看来难度非常大,首先安南是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自身外交家。1997年他开始任联合国秘书长连任两届。而且2001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以他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在我研究国际问题这几十年中,美国插手要想干坏事的这个地方,经过涡旋最后把它成功,给美国搞掉的只有一次。很多都有涡旋,科索沃战争、三架马车,利比亚我们看到去年也经过很多的涡旋,但是都没有成功,只要美国一插手想干的事儿谁都挡不了。只有一次,1998年2月份的沙漠惊雷,那也是我们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就战争问题向前方派记者,而且进行直播的一次,那次就让安南给搞黄了。美国、英国四十多艘舰艇,数千架飞机在那,就准备最后对萨达姆进行作战,因为他把人家联合国核查小组给驱赶出来了。安南过去以后,就跟萨达姆达成了一个和平协议,所以这对安南的生命打造,这一次安南能不能再创一次奇迹?现在看来难度非常大。但是从目前来看,整个的形势对安南是有利的,因为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一致的支持安南,而且阿盟对它也支持,巴沙尔对它也支持,反对派主要的派别也支持,从目前来讲这都是有利的,不利的问题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推行下去以后,议会选举应该说巴沙尔还是下台的可能性不太大。如果通过5月份议会选举之后,巴沙尔还在台上,那西方折腾啥呢?这目的达不到了,所以说西方有可能不甘心。

  主持人:但是能不能终止战争的按纽,恐怕还不在安南手上。我们也看到,这次虽然达成了六点协议,而且叙利亚政府也表示接受。但是其实叙利亚国内的局势仍然让人非常的让人担心。比如说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车队还是遭到了密集的枪击,这个会对局势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通过短片来看一看。

  (播放短片)

  解说:27号,联合国和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科菲安南的发言人艾哈迈德法齐在日内瓦宣布叙利亚政府已经接受安南的和平计划,随后他补充道“叙利亚的流血冲突将要结束了。”

  而与此同时,担忧“叙利亚随时可能陷入内战”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26号,美联社和路透社分别公布了霍姆斯冲突的最新视频画面,画面中,叙利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正在霍姆斯发生激战,当天霍姆斯多地发生爆炸,浓烟四起,密集的枪声不绝于耳。美联社援引当地协调委员会的报道称,政府军很可能在未来几天展开一场收复霍姆斯的军事行动。

  据了解,叙利亚政府军曾在三月初夺回霍姆斯一些地区的控制权,不过,目前仍面临多个地区反政府武装的抵抗。此外,很多当地专家认为,叙利亚已经处于内战边缘。

  近日另一则消息也从侧面反映出,叙利亚流血冲突的结束似乎并非近在眼前。27号,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在视察霍姆斯市时,其车队遭到密集射击,巴沙尔随即中止了霍姆斯之行。

  主持人: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个消息的来源,巴沙尔的车队在霍姆斯遭受密集射击,这个消息是俄罗斯的媒体援引了阿拉伯卫星电视台的报道。但是阿拉伯卫星电视台又没有给特别详细的一个报道,这种情况您觉得可能发生吗?

  张召忠:现在是两个报道,我们看叙利亚官方电视台的报道,就是巴沙尔到了霍姆斯和老百姓一块儿,老百姓激动的直流泪,而且跟他进行拥抱,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一次视察。从这次视察来讲,霍姆斯整个那样的一堆混乱状态,打枪、打炮,在那打冷枪,上面就这么一种很不安全的情况下,巴沙尔能够到那个地方去,还是具有安定民心、告诉世界上现在霍姆斯的状况是非常好的。但是从阿拉伯阿联酋电视台的报道来看,它又遇到了危险,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一个问题就是阿拉伯的一些电视台和办到卡塔尔的办到电视台最近有一些问题,内部发现了很多人辞职,辞职的主要原因大家就认为两个问题,一个就是说在报道叙利亚这个问题上,很多都是布什的报道,所以好多人就不干了。还有一个花钱给当地的一个人,花钱给他,让他提供情况,然后把他们提供的一些画面,然后进行报道,这个存在很大的片面性。就能提供给武装的这样一些人(平民),然后让他们提供消息。所以半岛电视台最近在这些方面就受到叙利亚和整个很多方面一些质疑。你说判断这样的一个新闻,我们也无从判断,我个人认为不管怎么说,巴沙尔能够到霍姆斯去,证明有安定民心,或者告诉世界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主持人:霍姆斯市现在这个安全状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阮宗泽:前一段时间,特别是3月上旬,巴沙尔的政府军,展开了一个比较大公示。虽然是收服了相当多的据点,收服的据点就是反对派就往外围的郊区地方撤离,在这种情况下,所以我们觉得3月27号一定意义上具有很大的一个象征意义。这从外交上讲,也是对中国的外交,在叙利亚问题上外交的一个收获,因为这一天安南正在北京访问,而且也就是这些天这些叙利亚宣布接受安南的六点建议。而且它到霍姆斯街头去视察,说明它有信心,在未来一段时间能够掌控这个局势。确实从前段时间,包括它宪法公投的情况来看,实际上也有30%、40%,甚至更高一点的民众表示实际上是支持它,所以它对下一阶段局势的掌控能力应该还是有。

  主持人:但是以霍姆斯现在的这种安全状况,而且是从反对派手里重新夺回了控制权,在这种情况下遭遇枪击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是吗?

  阮宗泽:这个不能排除,我们如果回顾一下,实际上在霍姆斯的战斗和它的组成是非常的复杂。反对派它是一民一兵,就是他可以又是民间的老百姓,然后拿起武器他就是士兵。如果我们想到在去年12月的时候,曾经阿盟提出来派观察员到叙利亚去监督。但那时候,政府军他就停火,一停火反对派就趁虚而入,又把政府军给推回来。所以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前车之鉴,所以你停火就必须是同时的停火,而且有监督,反之这个停火就没有效。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霍姆斯依然还有战火,刚才讲到也在燃烧,但是它的大局应该掌控在巴沙尔的手中。

  主持人:但是关键,我刚才也提到反动派现在是派别林立。所以我们看到不同的声音,安南的发言人说叙利亚的流血冲突就要结束了,但是我们也看到不同的声音,叙利亚现在这个状况还是随时有可能陷入内战的边缘。到底哪一种论调目前是比较客观的评价?

  张召忠:后边这种,不可能安南就到那说两句话,凭借他个人的权威性,然后到以后就把这个事情很快就协调好了,这个是没有这种可能。因为反对派它不是一个统一战线,现在谁都说不清有多少个反对派,有一些组合了以后,拆散了以后就裂变了很多,所以说安南没有这个精力去和所有的反对派去做工作。

  主持人:但您不是说安南此前也有成功的阻止战争的经历吗?

  张召忠:就一次。

  主持人:就那次还是有很多的客观条件促成的?

  张召忠:那次他主要就做萨达姆的工作,所以比较好做,做政府的工作相对来讲比较好做一点。这次安南到目前可以看出来的功绩就是凭着他自身外交家个人的这种魅力,然后他说服了起码5个常任理事国取得了一致,这是很不容易的。而且能够对巴沙尔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那六点全都是照单全收,全都是接受,这是非常难得的。反对派一些主要派别也表示同意,所以现在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现在还很难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然后从明天开始整个就停火,都按安南六点意见,这个是可逆转的,今天说停火,明天又打起来了。你必须说的要有后续的东西。我简单举一个例子,每天有两个小时,几点到几点,一点钟到两点钟这两个小时任何一方都不能打冷枪。确保人道主义救援往里面运吃的、运喝的、救援医疗队要进入,这谁来监督呢?你不能让政府军和警察去监督啊。

  主持人:只能是联合国派观察员。

  张召忠:联合国派观察员又得政府同意,又得安理会授权,又得联合国秘书长作为总司长,联合国观察员和维和部队总司令他得批准,这又得走程序。

  主持人:而且观察员因为确实说实在的这些冲突的地方也比较多,观察员能不能够把每一点都监督到?比如有些城市出现这种开火或者在停火时间内开枪的这个情况,能不能够一个一个监督到这也是问题?

  阮宗泽:所以这次安南他也非常的冷静,他觉得虽然达成了叙利亚政府接受这六点建议。但是他后面有一句话很关键,他说关键在于执行。就能不能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这个执行我想谁来提供保障,现在实际上还不是很清楚。一种比较理想的方式,据说这种停火,从两个小时开始,过一段时间,如果双方有一定基本的约定以后,可以把它时间撑得更长。但是问题在于,现在反对派这边,我不是很看好,因为反对派他肯定是不愿甘心就这样,因为他打了半天战果到手的鸭子飞了,这是一个。而且你别忘了,反对派最好的目标不是民族改革,也不是什么别的,就是要推翻巴沙尔。

  主持人:而且这不仅仅是反对派的诉求,而且这也是西方的诉求。

  阮宗泽:西方和一些阿拉伯国家,像海湾有一些国家……

  主持人:没错,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们看到和平的曙光似乎好像是露出来点头,但是能不能够实现,西方现在又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看一看。

  (播放短片)

  解说:如果说西方国家指责巴沙尔一边接受停火协议,一边继续和反对派激战是两手准备的话,那么北约、欧盟、阿盟是否也在进行两手准备?

  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本月7日时曾表示,美国正考虑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非作战武器援助,首次暗示了美国可能向反对派给予直接援助。25号,在韩国首尔出席核安全峰会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达成一致,双方同意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包括通信器材在内的非作战武器援助,并同意在4月2号举行的“叙利亚之友”会议上寻求更多此类援助。

  而欧盟对叙利亚的新制裁似乎也对安南的斡旋不利,欧盟新制裁涉及巴沙尔周围的12个人和2家叙利亚企业。欧盟将冻结这些个人和企业在欧盟的资产,并禁止成员国向这12名叙利亚人发放签证,被列入制裁清单的也包括巴沙尔的妻子、母亲等人。

  此外,27号,正在伊拉克召开的阿盟峰会上传来不同的声音,包括黎巴嫩、伊拉克在内的一些阿盟成员国希望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叙内政;而逊尼派主导政坛的海湾国家则公开呼吁武装叙反对派,与现政权抗衡。

  主持人:现在包括美国、土耳其都准备向叙利亚的反对派提供一些非作战类的武器,所以俄罗斯现在也表示出了担心,说如果这种行为不停止的话,恐怕这种停火也很难实现,最后的和平也很难实现。4月2号还要举行叙利亚之友的会议,据说现在美国和土耳其准备打算提供更多的这种非作战武器的援助,这个对叙利亚目前的这种和平曙光会造成什么影响?

  张召忠:前边我们谈得所有的东西都是形势一片大好,刚才这个小片开始又说现在阴云密布,现在暴风雨马上要来临,就是这样一个逻辑关系。从逻辑上来看,它不可能说安南一斡旋,到那以后双方说那行不打了,我们实现民主改革了,宪法公投了,马上议会选举了。说不定我们这帮反对派里边某个派别将来就能够执政了,就能够替巴沙尔,巴沙尔一经过大选就下台了。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呢?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主持人:背后暗流涌动。

  张召忠:现在可以看到虽然大面上阿盟、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大家都跟安南你去涡旋,尤其安南我看它加拿大的跟你奥巴马是老乡,你去干这个事儿吧。但是这六点建议和中俄的观点非常接近。就是说安南的这个建议是相对温和的,没有在里头要求巴沙尔下台,对他进行经济制裁,或者什么,没有这些强制性的条款。在尊重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情况下。通过宪政军警这些现在的政权,然后进行斡旋,这是一个很可行的建议。但是这个要斡旋成功了,那不等于美国和西方、欧盟那一套,还有阿盟那一套失败了吗,尤其是海合会的,阿盟的。27号昨天是阿盟在伊拉克开会,4月2号叙利亚之友,现在又给它提供非武器的这种支援,这些个都是跟安南这一套是唱反调的。

  主持人:对,所以其实我们看到西方还是继续在做自己对叙利亚的那一套。这个好像决心没有改变,包括欧盟我们看到现在又把巴沙尔的妻子、母亲都列入了制裁的名单当中,这个决心好像并没有改变?

  阮宗泽:这个是对的,对巴沙尔加大压力这一点没有变。但是真正比如说制裁巴沙尔的老婆,制裁他妈,应该说这个问题不是很大,对他们没有太多的影响,起不了多大影响。因为这些人他从来不愁吃、不愁穿,有的是财富,所以制裁没有用。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西方加大对反对派的支持,包括美国刚才讲到,它要提供一些作战性的武器,什么武器呢?一些通讯设备,其实这个对反对派的支持是很大。我们知道反对派实际上现在真正像刚才讲到最大一点的反对派它叫全国委员会。这个全国委员会它其实并不在叙利亚境内,它是在土耳其,所以这个对通讯设备的需求和运用是非常高的,你跟它提供了,等于是跟它有了眼睛,有了一双耳朵,所以这样它采取行动的时候更加的灵活。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在于政治上对他们的支持,对反对派是一种激励。他觉得西方并没有放弃我,尽管有安南的斡旋,但是我还可以指望你们跟我背书。就他们这种对倒巴沙尔的这种决心,我觉得是一种强化。反过来反对派就更不愿意做下来和政府军进行谈判,因为它后边有强大的支持。

  主持人:所以这个停火其实对反对派来说可能也增加了一个缓冲的时间。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