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核恐怖威胁牵动世界神经(20120327)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7日 22: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780327d62ca4b8a8df55d88b4d3039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最近这两天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韩国的首尔。3月26日至27日,第二届核安全峰会在那里举行。来自世界53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齐聚一堂,共商全球核安全治理的大事。我们看到相关的资料显示,现在全球大约有19000件的核武器。这些核武器的总当量(化学专业用语,用作物质相互作用时的质量比值的称谓。在任何化学反应中,物质的质量比等于它们的当量比。编者注)如果算起来相当于200多亿吨TNT的炸药。如果折合一下,就相当于全球每人头顶上都面临着3吨的炸药的威胁。

    在当前核恐怖主义威胁仍然笼罩全球之下如何来保证核安全呢?首尔核安全峰会能否开启反击核恐怖主义的新时代呢?今天我们来关注相关的话题。

     

    第二届核峰会闭幕并发表《首尔公报》。与会各国将致力于销毁或减少高浓缩铀和钚,用以防范核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在核恐怖主义威胁仍笼罩全球的形势下,如何保证核安全?首尔核安全峰会能否开启反击核恐怖主义新时代?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刚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今日关注》。最近两天,世界目光都聚焦在了韩国首尔。3月26号到27号,第二届核安全峰会在哪儿举行,来自世界53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齐聚一堂,共商全球核安全治理大事。我们知道,现在全球有超过两万件的核武器,这些核武器的总当量相当于200多亿吨梯恩梯炸药,折合到现在的全球人数等于每个人天天头顶上面临3吨炸药的威胁。在当前核恐怖主义威胁仍笼罩全球的情况下,如何保证核安全?首尔核安全峰会能否开启反击核恐怖主义新时代?今天来关注相关的话题。演播室请到了两位权威嘉宾,先为大家做一个介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本台特约评论员曲星教授,欢迎您;国家核安保技术中心主任邓戈先生,邓主任欢迎您。在节目一开始,我们先联系一下本台特派首尔的记者何润锋,来了解关于首尔核安全峰会的情况。润锋你好。

    何润锋:刚强你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次首尔核安全峰会已经闭幕,而且发表了《首尔公报》。你在前方的观察,目前与会的各方关于公报的评价是什么样子?

    何润锋:好的。核安全峰会持续两天,26号和27号,今天已经是正式地落下了帷幕。在稍早前是韩国总统李明博在他的记者会上正式地对外公布了这样一份首尔公报。对于这次公布的公报以及整个的核安全的峰会,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各方对于这次峰会的评价都是相对积极。积极的主要落脚点就是合作两个字。我们采访到的很多官员和民众,包括媒体的记者,他们对于合作这两个字非常有自己的一些看法。有的媒体就认为这次的首尔核峰会和华盛顿峰会相比,首先它是扩大了合作,因为成员增多了,像这次是53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有57个代表成员。但是上次华盛顿峰会47个,第一点扩大了合作。第二,就是进一步落实了合作,上一次是第一次核安全峰会,所以很多都是原则性的共识,各国的领导人表态在核安全问题上基本的政策主张是,是作为一个非常原则性的表态,或者有点抽象。这次很多的代表评价,通过这份公报可以看出,各方都是在原则性的共识基础上达成了很多具体的共识,或者转化为一些具体可操作、可执行的方案,落实了合作。第三点就是深化了合作,传统的核安全指的是包括核材料的不扩散,以及防范核恐怖主义等等这样的话题,但是现在更重要的关注是因为去年发生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之后,国际社会普遍关注核能设施的安全防范上来,也就是说注重了核能安全,从核安全转化为核安全加核能安全,两者双管齐下,所以进一步深化了合作,刚强。

    主持人:所以这次发表的首尔公报也是在合作的氛围之下发表的。在观察首尔公报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与会各方是将会致力于销毁和减少高浓缩铀和不以减少这种核恐怖威胁的情况。这样的呼吁当然好,关键是未来如何把这个事情做到,如何量化是不是一个问题?

    何润锋:高浓缩铀和钚都是制造核武器或者是一些危险武器必要的元素。曾经有一个统计说,截止到2010年为止,全世界拥有的高浓缩铀有1600吨,还有500吨分离的钚,这是什么概念,这些原材料加在一起,可以制造10万枚核弹的量,所以危险相当大。如何做到这点非常关键,如何把这个大用在一些民用领域或者其它领域的高浓缩铀的原料转化为低浓缩铀,举一个例子,比如某些技术原来是需要高浓缩铀的,现在转化为低浓缩铀来取代。但是这样的转化需要很大的成本,包括技术上的考量。现在很多专家提出把高浓缩铀转化为低浓缩铀,或者逐渐取消高浓缩铀,必须要使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具有足够的替代技术。但是新兴的发展中国家目前有很多国家不具备,但是核技术相对发达的国家偏偏又不愿意把涉及到核心机密的技术转移给发展中国家。所以就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气候问题的这样一个难题,一但技术转让或者是国际合作涉及到各方的利益的时候,就出现了矛盾,在这一点上,如何进一步把国际合作转化为务实的合作,也值得我们进一步观察。

    主持人:感谢何润锋在首尔现场给我们做的分析报道。这届峰会是第二届。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全球的核安全形势发生了哪些变化?

    曲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本台特约评论员:从上一届峰会到现在两年过去了,两年中关于核安全是一个喜忧参半的形势。从喜的角度,全球最重要的一些国家,对核安全的重要性、严峻性有了比较充分的认识,各国在开展合作方面有了一些具体的进展,包括在法律法规方面的建设,包括在核安全规范进一步的严谨化,还包括人员的培训、资金的投入、各国的合作方面都有进展。

    主持人:所以今年合作的气氛非常浓厚。

    曲星:忧的一面真的很严峻,主要是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发生。因为华盛顿峰会主要解决核安保的问题,防止对核设施和核材料的非法窃取和恶意攻击,把它用于恐怖活动,解决这样的问题,国际社会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福岛核电站没有恶意攻击的问题,它是一个叠加的自然灾害。说明现存的核电这些机组对于自然灾害的防御能力是不是足够,现在世界有400多个核电站在运行,基本都是在三代以前的二代的核电机组,甚至有更早的一些技术,这些技术是不是能够防备类似于福岛,或者更复杂的自然灾害。所以在这一届首尔核安全峰会上,把核安全、核安保两个问题并重地加以考虑,因为它们两者的联系非常多,这是令人担忧的一面。

    主持人:无论是喜是忧,在核安全的领域确实有很多问题,未来还需要我们全球共同来面对、共同来治理的。邓主任,这次发表的《首尔公告》也表达出了很多的意愿,前方记者也说到了,就是呼吁各国减少高浓缩铀的使用量。这是什么样的概念?从高浓缩铀转为低浓缩铀是什么样的过程?低浓缩铀可以取代高浓缩铀的情况吗?

    邓戈 国家核安保技术中心主任:跟以往的和平利用核能的技术相关,以往的反应堆基本都是用的高浓铀,因为高浓铀可以作为核武器的原料,另外,高浓铀一但被恐怖分子获取,他可以利用它去做粗糙的爆炸装置,这对整个国际社会的安全就构成了重大的威胁。现在把高浓铀降低为低浓铀,至少从减少核扩散的风险,降低核恐怖的威胁来讲,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实际这是一个技术的手段。

    主持人:但是这里面是不是涉及到一个成本的问题?

    邓戈:对,肯定要有成本,因为这中间要利用降浓的技术,国内已经具备条件了,我们近几年跟有关国家合作,也开展了我们国内对高浓铀转化为低浓铀的合作。

    主持人:这个对核电的产能来说会受到影响吗?

    邓戈:跟核电没关系,因为核电基本用的是低浓铀燃料,主要用于研究这一块高浓铀比较多。高浓铀、低浓铀分界线就在20%的浓度,高于20%就是高浓铀,低于20%就是低浓铀。一般来讲,咱们核电用的铀的含量都在3%左右。

    主持人:都是低浓缩铀。峰会里面除了关注浓缩铀之外,还关注到其它放射性物质的管控问题。这些放射性物质包括哪些,可能会对人类产生什么样的威胁?

    邓戈:华盛顿峰会主要关注的是核安保的问题,核安保实际是三个方面,一个是核材料的安全,一个是其它放射性物质的安全,再加上核设施的安全。其它放射性物质主要是在工农医方面应用的放射源,如果放射源一但被恐怖分子获取,也有可能他制造一些简单的装置,对社会造成一个危害。从这个角度讲,咱们工农医这一块有很多放射源在使用,如何加强这块的安全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话题。

    主持人:这次峰会上所透露出的信息,无论是呼吁用低浓铀替代高浓铀,还是包括对其它放射性物质的严格的管控,这里面都有一个概念,关于各国应尽的国际义务和责任。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政治意愿的问题,能不能把这个事情管控好各国政治意愿非常重要。

    曲星:各国意愿非常重要,华盛顿峰会第一条就是各国要把自己的责任履行好。胡锦涛主席在华盛顿峰会上发表的五点建议,第一条也是,"有核的国家切实地履行好自己作为核国家的义务,把自己的能力建设好。"最近有一个非常形象的说法,核安全问题是老大难问题,老大要是重视起来也就不那么难。所以核安全峰会各国的元首来了,所以政治意愿确实是一切的关键。

    主持人:老大难的问题,老大重视就不难。关于核安全在国际领域越来越受到尤其是一些大国的重视,确实也是由于现实的因素所决定的,大国的意愿相当重要。在这次的核安全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就新形势下的核安全问题提出了四点建议,这方面的背景做一个了解。

    今日关注:胡锦涛出席首尔核安全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解说:3月27号,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首尔核安全峰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全面阐述中国在核安全领域的政策主张、所做努力和重要举措。胡锦涛具体指出了中国在以下五个方面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果,高度重视国家核安全能力建设,严格履行核安全国际义务,广泛开展核安全国际合作,确保大型公众活动核安全,以及积极对外提供核安全及核能安全援助。在讲话中,胡锦涛就新形势下增进核安全提出几点主张:第一,坚持科学理性的核安全理念,增强核能发展信心;第二,强化核安全能力建设,承担核安全国家责任;第三,深化国际交流合作,提升全球核安全水平;第四,标本兼顾、综合治理,消除核扩散及核恐怖主义根源。对于胡锦涛主席的讲话,美国《侨报》以"世界聆听中国核安全观"为题发表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阐释中国的核安全观,体现了中国在国际安全领域里一个负责任大国立场和态度,表达出中国不仅考虑到了本国的安全利益,同时也考虑到了世界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

    主持人:这次胡主席提出的四点建议里有包括理念和信心的问题,有包括能力建设的问题,有国际间的交流合作的问题,当然也有新安全观的问题。邓主任,您怎么理解这四点建议?

    邓戈:这四点建议是结合目前核安全的形势,不仅是核能安全,也包括核安保。针对目前整个国际社会在安全方面所面临的挑战,有针对性提出来的。从第一点一直到第四点,一个核心的问题,一个是各国要进一步加强核安全方面的政府监管,因为核安全的责任是在各国政府,这是第一责任人。

    主持人:首先是国家责任。

    邓戈:国家责任必须加强核安全这块。第二个要构建整个国际的安全体系,这也是确保全球安全的重要的组成部分。第三方面要加强国际合作。还有一个部分是从根本上消除核威胁,包括核扩散和核恐怖的威胁。所以胡主席提的四点建议非常及时,能够切实解决全球在核安全方面面临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因为胡主席特别提到关于消除核扩散和核恐怖主义根源的问题,这里面要求标本兼治,要综合治理,这里涉及到一个新安全观的问题。当安全面临新形势的时候,是不是应该以一种新安全观念来看待核安全问题?

    曲星:胡主席的讲话充分体现了一个发展中的核大国和发展中的核能大国的特点,它包括联系紧密的几个层次,一个是核安全观,科学理性。科学就是它必须面对现实的风险,理性就是并不是因为有风险就把它抛弃掉,我们还要利用核能。第二实际是标的问题,怎么样治标。第四条讲的是本,本就提到新安全观的问题,他讲的是互利互信、平等协作,也就是说安全必须是相互的,他对在冷战时期旧安全观的否定。旧安全观是以威慑为基础,以同盟建设为体系。也就是说,我必须威慑你,我有绝对战胜你的把握。

    主持人:包括核威胁。

    曲星:对,当你绝对的让别人不安全的时候,别人就处在一个绝对不安全,他肯定就想办法加强安全能力的建设,这样就形成一个核军备竞赛,就形成了核扩散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最根本原因。所以胡主席讲到,《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新安全观等,既要治标,但是要根本解决问题还要治本,这是其它发达国家它们一般有意忽略的方面,所以胡主席的讲话从标到本,从理念到彻底消灭核武器,中国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里面都有阐述,所以这是非常全面、重要,而且非常精炼的讲话。

    主持人:所以没有新形势下的新安全观念,没有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恐怕核安全领域方面的问题会形成一个恶性的链条发展。

    曲星:现在有这样的风险,核安全形势,有核电的国家、核能力的国家越来越多,核材料的获取相对越来越容易,漏洞越来越多。另一方面,由于国际政治的发展发动战争、进行轰炸,造成很多伤亡,而且摧毁了很多国家。在被摧毁的废墟的基础上,生活着一片仇恨的人,当生计无望又充满仇恨他会干什么,这就是国际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土壤不解决,你治标再治也非常难,为什么说"反恐反恐越反越恐",根源在这些这儿。

    主持人:所以这次核安全峰会也是针对目前的国际形势,处在复杂的环境背景之下,尤其包括一些核材料的扩散、流失,恐怖分子所获取的风险是不是在上升的情况?这方面的背景我们先做了解,回来请两位嘉宾做点评。

    新闻背景:全球核安全态势严峻

    解说:由于核能、核技术的广泛应用,全球核材料安全风险不断攀升,核恐怖主义潜在威胁不容忽视。一方面,核材料与核技术流失现象严重,国际原子能机构数据显示,1993年至2011年,全球有超过2100起涉及核及其他放射性材料遗失、盗窃和非法获取事件,平均每年多达120余起。这些材料一旦流入黑市,落入恐怖主义分子之手,极有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另一方面,虽然目前国际上尚未发生重大核恐怖事件,但鉴于复杂多变的国际安全形势,恐怖分子或国际犯罪组织获取核及其他放射性材料,用于制造核爆炸装置或"脏弹",以及破坏核设施导致放射性物质泄露等风险不容忽视。此外民用核设施事故不断。2001年11月,日本滨冈核电站三天内发生两起核泄漏;2003年12月韩国荣光核电厂5号机组发生核泄漏导致22名工人受到辐射; 2005年5月,英国最大核电站塞拉菲尔德电站发生核泄漏,高辐射性核废料泄漏9个月之久;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露事故更是达到了国际最高的7级。

    主持人:面临核安全的风险可能有几个层次,是不是会落入恐怖分子的手里,形成核恐怖威胁,另外关于民用核设施出现了一些事故,对民众的生存安全造成了威胁。在2007年11月份,斯洛伐克警方曾经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边境逮捕了两名匈牙利人和一名乌克兰人,一共查获了480克、纯度达到98%的浓缩铀。还有在2004年,虽然时间比较早,但是也是比较引人注目,是巴基斯坦的核弹之父卡迪尔·汗,他承认说曾经参与建立起了一个国际的核走私网络,走私一些核材料等。美国的中情局有一个报道,1998年本拉登的信使就曾经和卡迪尔·汗的网络有一些接触。报道属实,如果核材料或者相关核的东西落入到恐怖分子手中,现实的威胁是什么?

    邓戈:像这种核材料一但落入恐怖分子之手,一,他可以把它做成粗糙的核爆炸装置,这个会造成人员环境的伤害。
主持人:尽管粗糙,但是也会带来伤害?

    邓戈:它也会带来伤害。第二,即使他做不了粗糙的爆炸装置,他可能会做成咱们所说的脏弹,可能不会造成对人生命的伤害,但是对环境、整个社会的公众心理会造成重大的伤害。

    主持人:脏弹它本身不是核的反应?

    邓戈:不是链式反应,但是有放射性。因为放射性的东西是看不见摸不着,对公众会造成一种恐慌的心理,所以整个社会的稳定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主持人:很多观众之前都看过《谍中谍4》,这部电影里面假设了这样的情况,恐怖分子利用某种手段获取了一些核的威胁力,并且利用了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所谓的矛盾来进行了核恐怖主义。当然这只是电影导演的设想,但是这种情况会不会在当今世界成为现实?

    曲星:威胁存在,关于放射性的污染,很多年前有一个日本电视叫《血疑》,就是它受到了核的照射以后产生了白血病,当时非常有名。核恐怖的攻击和常规恐怖的攻击的区别在哪儿,常规恐怖的损失是静态的,就是再惨烈的损失一但法生损失多少人伤亡就定在那儿,直到新的恐怖发生,如果不发生就这样。而核恐发生,它的后果会逐渐继续延伸,它对人产生的放射性损害会一代一代继续下去。目前来看,苏联解体的时候,就有很多核材料的丢失、非法的买卖情况发生,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统计。从1993年到2001年,国际原子能机构掌握的核材料的丢失、非法买卖的情况达到了2100多起,平均一年是100多起。所以《谍中谍》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当然,电影有电影的夸张。

    主持人:针对这种想象,在现实中也要做一些应对。核峰会里面特别强调一个概念,尽管全球面临着潜在的核恐怖主义的威胁,但是和平利用核能和削减核武器,是不是还是两个概念?对于核能的和平利用应该是人类推进的事情吧?

    邓戈:对,因为核能的和平利用是各国的权利,不能以任何借口阻止各国充分利用权利去发展本国的和平利用核能、核技术,中国也是和平利用核能事业发展,相对走得靠前。整个核工业从50年代到现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核燃料循环的体系。无论是在核电,还是核技术的应用方面,发展得都是不错的。

    主持人:中国在和平利用核能方面对世界来说应该是一个典范。今天非常感谢二位嘉宾来到演播室,就首尔核安全峰会为我们做点评,谢谢。好,各位观众,今天的《今日关注》就到这里结束,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