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首尔峰会:国际社会共议核安全(20120326)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6日 23: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217ee31be654299a54ce4b23712db1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 劳春燕: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今天第二届世界核安全峰会在韩国的首尔隆重开幕了,这是继2010年的4月份在华盛顿召开首届核安全峰会的第二届世界核安全峰会,会议为期两天,由50多个的国家领导人和国际机构的代表出席,规模超过了上一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出席了会议,并且将会发表讲话,全面的阐述中国在核安全领域的政策主张,所做得努力和重要的举措。

    接下来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会议的详细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为期两天的第二届全球核安全峰会3月26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由于这次核安全峰会是在焦点地区核问题不断升温,以及因地震和海啸引发日本福岛核危机的背景下举行的,因而备受全球媒体关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韩国总统李明博、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日本野田佳彦等53个国家的首脑和顶级首席代表以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等四个国际组织的首脑出席本届峰会。首届全球核安全峰会于2010年4月12日到13日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会议通过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工作计划,与协调国际和作,加强核原料保护。本届核峰会的主题是"核材料与核设施安全保护"。当前全球核保护存在着一定的不安定性,核材料与核技术有被滥用的危险,世界现存大量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核材料,这些材料一旦落入恐怖主义分子之手,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韩国媒体报道说,首尔核安全峰会的目的就是在于加强对核物质的管理,进而打造无武核世界。首尔峰会将发表首尔联合声明,提出具体的实践行动,据透露,声明将包括各国加强管理放射性物质,共同防范核物质的非法交易等内容。

    正在评论:核峰会三大主题关注核安全

    专家观点:核能安全与核材料及设施安全并重

    劳春燕:关于首尔核峰会,我们演播里请来的是两位特约评论员,一位是曲星先生,还有一位是宋晓军先生,欢迎两位。

    说到核安全这个话题,以前在人们心目当中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离我们也是非常远的领域。但是自打去年的福岛核危机发生以后,大家都开始非常关心核安全问题。当然在普通人的心目当中关心的核电站、核设施的安全问题,但其实核安全远远不止核能的安全利用那么简单,还包括核恐怖主义,包括打击核犯罪、核走私等等。我们也来看一下这一次的首尔核峰会主要会讨论三方面的议题,一个是对抗核恐怖主义威胁的合作措施。第二个,核材料与相关核设施的安全维护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防范核材料非法交易的问题,这三方面的主题会侧重于哪一方面。
曲星 特约评论员:

    这次首尔峰会一个特点,它是把核能的安全和核设施、核材料的安全一并来考虑,主要背景是通过过核能本身来说,福岛核电站的事故告诉大家,就是你的设计有可能对一些特殊情况的考虑,可能是不周到的,可能会出现非常严重的后果。对核材料、核设施的安全来讲,目前世界上拥有核能的或者希望拥有核能的国家越来越多,也就是说,核电站、核设施的分布越来越广,核材料的运输、储存、地点越来越多,而且运输线越来越长,这样的它的薄弱环节就会更多。

    另外一个方面,由于国际社会的矛盾发展也非常突出,很多地方发生冲突、战争、发展不平衡,人的生计被摧毁,在战争造成了很多伤亡,这样的情况下,人的仇恨容易滋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就发动核恐怖的可能性也在增加。一方面获取核材料似乎更便捷。另外一方面,恶意拥有核材料的人也在增多,在这两个情况一加,目前的核安全形势还是非常的严峻,所以为什么要在两年之后召开这么一个会,而且参加会议的国际组织和国家数目更多,所以国际社会的重视程度在增加。

    专家观点:两年前是必要性 两年后是可行性

    劳春燕:除了参加的成员更多了以外,跟上一届的华盛顿峰会相比有什么样的不同?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上一次谈的必要性,这一次是谈可行性和操作性。因为必要性要说起来大概历史很长,大概是2001年"9·11"危机之后的第二年,小布什就开始提出,当时确实也把美国惊着了,如果当时能够把美国的双子塔炸了,如果有人把类似的核材料的东西带到飞机上去,那是不得了的事。

    劳春燕:那整个纽约就毁灭了。

    宋晓军:所以布什迅速就把它变成美国的国家安全政策,非常重要的东西,然后就一直推,推到2004年的时候,当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一个决议,防止核恐怖的1540号决议。到2005年形成了一个国际公约,大家都来签约,中国也是最早的签约国,防止核恐怖主义的问题。这些都是大家觉干得一件事,怎么做呢,于是又开始弄了,比如核供应集团,最开始是禁产,有一些能够生产浓缩铀的国家不让生产,要签署一个公约,后来巴基斯坦不同意,最后这个谈判就没有。接着把大家浓缩铀、金属钚都弄在一起,还有一些国家觉得,像巴西、加拿大都觉得这里有技术保护措施等等,还有很多问题。最后到了2010年奥巴马上来之后,这是美国担心的事情,他必须新官上任三把火,2009年他就讲了这个事情,2010年生弄这个事,他做了一个普惠的政策,大家都要在这里受惠,于是简化了一些办法,就开始推出了一个必要性的东西,当时形成了一个工作文件。到现在根据这些工作文件,咱们有哪些可操作性的,比如说互相通报,我们丢了,赶紧告诉你拦着他,别让他走了,或者你有些核材料怎么监控,国际刑警组织也介入,这样有53个国家,54个首脑来参加,来商讨咱们怎么防止这些东西流到恐怖主义手里,这是这一次核安全的主要内容。

    劳春燕:现在看来核安全的形势十分的严峻,有必要的坐下来好好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前方记者张泉灵的电话已经通了,我们现在马上跟她来进行连线。泉灵,你好。

    电话连线 本台记者 张泉灵:

    劳春燕,你好。

    劳春燕:今天你一直是在首尔核峰会的现场进行报道,今天的核峰会的主要内容是两项,一项就是迎宾的仪式,另外一项十分关键的内容就是晚宴,之前你也在报道当中给我们提起了这个晚宴不是一般的晚餐,而是工作晚餐,也就是说,领导人不仅仅吃饭,而且还要谈工作。据你的观察,领导人们在工作晚宴上主要都谈了哪些方面的内容。

    张泉灵:首先要告诉你一个很遗憾的事情,这个晚宴是只允许领导人去参加的晚宴,它是闭门的,不对媒体开放,它当地的KBS电视台的公共信号的服务提供商事实上也不提供晚宴的公共信号的服务,因此我们虽然就在晚宴现场的正楼下,但是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的观察。主办方做这样的安排其实也是出于一个考虑,就是希望所有参加晚宴的领导人,能够在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气氛底下,来认真的谈一谈在过去的两年当中,你到底对于华盛顿峰会的一些工作计划和当时签的承诺,你到底履行了哪些,有哪些现在没有做到,到底有什么样的困难,也方便领导人之间有一个的更加自由氛围的交流。

    劳春燕:我们也注意到,这一次核峰会的规模已经超过了上一届华盛顿的峰会,这一次是有53个国家领导人或者是他们的代表。另外特别注意到这一点,这次是有四个国际组织或者地区组织的负责人来参加,比上一次多了一个,那就是国际刑警组织,为什么这一次要把国际刑警组织也吸收为这个成员来参加这个会议?是不是也意味着现在打击核走私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国际社会现在非常需要来加强合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的带头和努力来加强合作,来打击核走私。

    张泉灵:说起国际刑警组织的作用,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就是去年的6月份,在摩尔多瓦的国际刑警组织就破获了一个高浓缩铀的贩卖的案件,这个案件是震惊了全世界。另外我们有必要了解一次词语叫做"红色水银",这个"红色水银"实际上就是高浓缩铀或者钚在黑市当中使用的一个暗语,主要是指从前苏联联邦的武器或者是核实验室当中流出来的一个核物质。这个词语之所以可以得到通用,本身就意味着这些核物质黑市交易在现实当中确实发生的。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数字,同1993年到2001年,国际原子能机构被确实报告的非法进行核物质或者放射性物质的交易检举案件数量是2164件,要折合到每一年的话就会超过120件。但是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其实国际原子能机构只是报北而已,有国家说,我丢了我发现了走私的现象,我报给国际原子能机构是有记录的。事实上大量地核材料或者放射性的物质丢失并没有直接被报道给国际原子能机构,这个数字当中差距到底有多大,美国方面是有一个数字报出来,美国认为,每年发生的核物质或者是放射性物质的非法交易的数量可能会高达800起,而且这个数据现在在国际的学术界会被广泛的使用。真的是这样的话,这就意味着整个核物质非法交易的问题的确是非常的严重,所以一定需要有一个跨国的打击犯罪的一个组织介入进来,当然国际刑警组织非常合适的身份。

    但是仅仅有国际刑警组织来阻止核物质的非法交易肯定是不够的。我这里可以给你举一个例子,比如哈萨克斯坦,因为它也是前苏联联邦的一部分,它曾经有过很多核武器的核弹头,包括实验室的核物质一直在流失出来。当时在上一次华盛顿峰会的时候他就提出,由于有很多这样的核走私的事件,能否有发达国家在给他们的海关提供一些援助,比如让它的海关检测到放射性物质和核物质这样的设备,从而切实的来减少这个核物质从它的国内流失的情况。后来美国确实提供这方面的合作跟援助,这使得核走私事件有所下降。这就意味着打击真正核物质的黑色市场的话,必须要走国际合作的道路。

    劳春燕:所以就需要开这样的峰会,就像你刚才在节目当中说到老大难的问题需要老大们坐下来开会才行。

    接下来还是请你再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因为韩国当地的媒体对对中国在这一次峰会当中,包括中国在核安全领域当中所能够扮演的角色也是非常重要的关注,你听到了一些什么样的声音?

    张泉灵:关于关注的程度我可以再给你举一个例子。今天上午10点的时候,中国代表团的的新闻中心在饭店里面举行了一场小规模的吹风会。这个吹风会主要是由一个非政府的组织领导人来讲述中国在核安全方面目前的现状和未来发展的前景,由于是非官方的,也就是说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来做这样的吹风会,我本来以为可能不会有特别的多的媒体会到现场来报道,但是我在这个会议开始之前10分钱抵达的时候,我发现现场已经没有任何空域的位置,后来的很多到达的记者是站着听完了整个的吹风会,而且外媒的数量是非常的高。

    今天我们在新闻中心里面,我们作为来自中国的媒体,我们经常会被要求,说你能不能接受一个采访,来说说你们中国在此次峰会上的态度和你们关注的内容。另外还有一个记者,在今天一天里起码四五次跑来问说,你们还会有新的吹风会吗?如果有,一定要告诉我,我们非常关注你们中国代表团这一次到底会发表一些什么样的内容,这就是我说的细枝末节的一些细节。你可以看出中国代表团在整个的峰会当中受到关注的程度。

    我想之所以这么受关注也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中国的国力在不断地上升。第二,中国也是最早的五个有核国家之一,在核安全领域当中的确也比较重的国际责任。还有一方面,因为中国核电站目前的建设也是在飞速地发展当中,可能在建的核电站有50%是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原因,中国在核峰会的领域一直在扮演一个非常务实又非常负责任的角色,比如有的国家就会提出说,是不是要拟一个新的框架,再来建立一个防止核物质扩散的国际公约。中国的态度一致认为,世界在保障核安全这样一个领域,它的条约事实上已经足够多了,现在真正关键的,我们要坐下来把每个条约都落实下来,把每个国家承诺要履行的事情要做好。

    另外回顾过去两年的事情会发现,中国在核安全领域做出的承诺真的都会踏踏实实的落实下来。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踏实的、务实的态度,所以中国的意见特别会受到关注。

    另外我们听到的一个消息,明天在首尔发布的一个联合公报当中,也会有一个新的特色,就是韩国方面认为说,会在这一次的峰会当中,也的确加进更多务实的、可操作性的内容。

    劳春燕:刚才你提到中国角色、中国主张,我想明天胡主席在他的发言当中会有非常明确的阐述。

    好非常感谢你从首尔发挥的报道,谢谢。《环球视线》稍后继续。

    正在评论:国际社会如何配合防止核犯罪?

    专家观点:核事故和核恐怖的潜在可能性都在增加

    刚才我们前方记者张泉灵也介绍了一下首尔核峰会的情况,也提到了现在打击核恐怖主义形势的严峻性,这一次连国际刑警组织也跑到首尔来参加核峰会了,由此可见,这个核走私现在在世界各地现象还是相当的严重。刚才我们也提到几个数字,一个是国际上公开的数字,就是从90年代到现在报备国际刑警组织的有两千多件核走私或者核丢失的事件,还有一个隐形的数字,没有得到核实的数字,就是黑市的非法交易可能多达每年800起,当然现在没有办法核实。但是由此可见,现在核走私、核丢失类似这样的事件很多,为什么?

    曲星:在前苏联解体的过程中,从一个国家分裂成很多国家,现在它的核武器、核设施,由于整个国家机制这一段时间是瘫痪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核技术人员大量地流失,核安保人员也大量地流失,在这个过程当中产生了很多利用自己工作之便,把这个核材料窃取出来,然后通过私下交易的情况发生。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潜在的可能性比较严重,仅仅2011年来算的话,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统计大约60个国家向国际原子能机构要兴建核电站,这60个国家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的水平,人员培训的程度以及社会稳定的程度,本身拥有的技术可能与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差距,一旦这些国家的稳定形势遭到破坏,这些问题可能比在前苏联的情况更加严重,西方现在非常担心比如巴基斯坦,塔利班在那里活动,如果一旦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核设施可能受到攻击,核材料可能进一步的流失,这个现象应该引人关注。

    劳春燕:要想加强核安全的话,第一步要管好这些核材料。现在如果要管好核材料的话,就要加强各国的配合,要加强配合难在哪儿,管好核材料难在哪儿?

    宋晓军:我觉得还是透明度的问题,因为各个国家,2004年的安理会的1540号决议,各个国家也都作出承诺,就是要自己管好自己。但是在进一步的话,原来有个核银行,哪怕就是3.5%的浓缩铀,就是核电站用的,包括钚,就是乏燃料,就是油用完了之后,它的乏燃料废料处理都可以做脏弹,并不是可以做核爆的弹,比如90%的浓缩铀或者钚要通过爆轰实验非常复杂才能变成原子弹的爆炸。如果这些核材料出来,包括还有医用的,出来做成脏弹怎么办,但是所有的东西都要公开某一个账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家有多少东西,现在这个透明度现在做不到,每个人用得每一笔都要报告一个国际组织,因为它是提供公共事件的安全都要报上来,这个还比较难,还没有做到。这一次峰会可能要成立共同基金,建立一些通道机制,现在自律的基础上互相有一个通报机制,防止核走私。当然他们想推进一种让大家都公开,它所有的流向都打上记号,但是这个还比较难。

    劳春燕:我也看到有一个美国的专家,他在这次峰会前夕发了一篇文章,虽然核恐怖主义让人难以想象,让人不敢想象,但是这种潜在的可能性是必须要认真对待的。他说,其实对于恐怖主义来说,他能够拿到足够多的核材料的话,他是完全可以制造出一枚原子弹,然后来加以投放的,是这样吗?

    宋晓军:这个得相当大的组织,这个美国专家也说过,包括扔在广岛的"小男孩",扔在长崎的"胖子",即便是那个水平,应该来说它的爆轰实验也比较复杂。但是这些核材料拿来就有放射性沾染,它就可以做成脏弹,它到地铁里或者人口稠密地区弄一下也一样,因为这个东西除了直接杀伤之外,对人的心理,对国家经济的打击可是不得了的事情。所以美国人在"9·11"之后对这个事是非常关心的,现在这个机制一步一步的推,推到2002年这一次看,先从一个低起点,就是普惠原则,大家都有核隐私的问题,大家都弄好了,当然还得一步一步往前推。

    劳春燕:是不是越谈到后来越难呢?

    曲星:刚才这个问题为什么就是要搞真正的合作透明这么难,因为从根本上来讲,国际社会之间缺乏相互的信任,现在在发展以和平利用核能为理由来进行核活动的国家,是不是真的是完全和平的目的,其实有很大的未知数在里面。比如很多人怀疑日本,你存那么多钚干什么,然后日本政界说,我如果愿意的话我很快就能够造出来。

    劳春燕:这个透明度往往跟这个信任度是相关联的。

    好,我们这个话题就谈到这儿,听一段广告。

    好了,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环球视线》,再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