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叙反对派:再失重镇 高官离队(20120315)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5日 23: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a0b8371d2834129938e8bdcc50ba17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今天是叙利亚冲突爆发一周年之际,从去年3月15日小城德拉发生骚乱开始,冲突已经造成了近8000人丧生,20万人轮为难民,而且目前这场危机还看不到马上结束的迹象。不过叙利亚政府近来在军事和政治层面上正在不断地取得进展,昨天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了西北重镇伊德利卜,这被认为是反对派在叙利亚境内最后一个坚守的据点,而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几名重要的成员13日也是相继宣布辞职,显露出了反对派内部混乱的信号。那么,叙利亚政府是否已经摆脱被动的局面,美欧对于叙利亚僵局又有怎样的变通之策?我们还是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在叙利亚危机爆发一周年之际,叙利亚近日的动态成为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英国媒体报道,叙利亚政府军正加大对反对派力量的打击力度,并在交战中逐步占据上风。叙利亚政府军14日完全控制了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省会伊德利卜市,并继续在该省的农村地区实施追捕,同时向南部地区德拉派遣130辆坦克车和装甲车。另一方面,叙利亚反对派内部凸显裂痕。

    据路透社报道,3名著名的叙利亚反对派成员13日从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辞职,他们分别是多年来反对阿萨德家族统治的前法官海赛姆·马利赫、反对派知名人士勒·拉卜瓦尼以及人权律师凯瑟琳·德利。马利赫说,这个委员会缺乏透明度和组织性,他之所以辞职是因为这个组织内部太混乱了。虽然国内局势出现了有利于叙利亚政府军的转机,但来自外部的压力却没有减弱。

    13日,在美国访问的英国首相卡梅伦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联合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发表于当天的《华盛顿邮报》,文章中两人宣称“将继续勒紧套在阿萨德及其亲信脖子上的绳索,逼迫阿萨德交权下台。”访问中,卡梅伦表示,如果阿萨德不下台,内战或革命是不可避免的后果,但他与奥巴马也表示不准备对叙利亚采取利比亚式的西方军事干预。

    水均益:好。先来看看最新消息说政府军已经攻占了的伊德利卜这样一个小城市,通过图板我们可以看到它距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是270公里,这个城市是在靠近土耳其的边境,离土耳其很近,只有25公里这样一个位置,这个城市大约有15万人,曾经是叙利亚自由军的据点,叙利亚自由军在这里边已经占据了将近几个月时间。据报道说,政府军大概10日之前开始部署的,10日开始进攻也仅仅用了大概4天的时间就收复了,宋先生和之前的比如说霍姆斯相比,似乎显得伊德利卜有点儿很容易拿下。有些人说,现在叙利亚政府军有点儿翻过劲来了,收复一个被反政府武装占领的城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一种动向?为什么政府军能够这么快拿下伊德利卜?

    正在评论:再占一重镇 叙政府军占据主动

    专家观点:叙政府军对自由军知彼知己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跟霍姆斯相比,伊德利卜省主要是他原来的叛军就是空军上将亚德尔·阿萨德这一些人,他们彼此是知己知彼的。他知道叙利亚政府军有多大的作战能力,而且在这4天之前,实际上10天左右有一个消息说,叙利亚政府特种部队已经开始在叙土边境埋了地雷,把你后路要断掉。

    水均益:切断了后路。

    宋晓军:对,这些人在山里边,他们很快就能撤到土耳其去,这边的4天,按照新闻的描述是用炮先轰了一阵子,先往他们聚集的营地用重炮打了一阵,他们自己又是军人出身,比如说在霍姆斯他不懂作战,如果是军人已经是从政府军叛逃的这些军人,一听炮声,一听枪声就知道是个什么规模,所以自然就走了,加上之前说埋的地雷要断你后路,可能提前就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水均益:我们从现在看到的画面上,反政府武装的士兵显得比较业余,有点儿游击散战的这样一种特点。之前的短片里面也给人感觉似乎叙利亚全国都是在政府军的坦克装甲车的这种控制之下。高先生,您觉得随着伊德利卜被拿下,是不是现在叙利亚政府已经掌握了这个局面?

    正在评论:丢掉伊德利卜对反对派意味什么?

    专家观点:双方各有高官离队反映局势胶着

    高祖贵 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从整个全国的情况来看,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现在政府军已经占主导地位了,或者它处于一个攻势或者说比较强有力,政治上已经很有利了。接下来如果在5月7日之前,5月7日赞成还没有出现大的变化,他如期地举行议会选举,会变得更加有利。现在的问题是军事上现在比较有利,接下来的情况他是不是这种有利的局面能保持多久。从小片里面看到的是现在的叙利亚自由军,他的人像撤退,而不像是被打败了,更不像被消灭了,现在的这种状况,他们似乎要和外部的美国、欧洲和土耳其,他们接下来的一些政治上可能会形成一些合力。最近,尽管双方都有高官的离队,但高官离队的情况还是不一样的。叙利亚政府方面的离队是逃了到另外一方去了,但现在叙利亚反对派的高官离队是说,我对你们原来这种做法不满,想重新组建更激进的力量,并不是回到政府军方面,所以情况不太一样。

    这样的话,他经过重新组合之后,可能会得到跟外部国际上的力量可能会形成一个呼应,接下来就看外部力量如何回应了?之前的叙利亚政府已经给安南提的政治解决已经回复意见了,意见没显露出来,这个意见一旦显露之后,可能要比政治解决的框架结果,能不能够结果,如果结果一旦不行的话,接下来下一步政治会出现这个局面。

    水均益:有一段伊德利卜的卫星图片的画面,我们来介绍一下,这个城市在叙利亚整个有多重要?宋先生。

    宋晓军:其实伊德利卜并不是很重要的一个城市,它西边的阿勒颇是第二大城市,它主要的产业和人口密集聚集区也在阿勒颇,阿勒颇还有叙利亚很重要的一些部队的驻扎,比如说它的炮兵学校,1982年有所谓的阿勒颇血案,当时的反对派这些逊尼派把阿勒颇什叶派的军官杀得很惨,后来互相来回报复,阿勒颇现在是比较稳定,伊德利卜这块地方其实是山区,而且也不是主要的产地,原来在霍姆斯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霍姆斯炼油厂以及它在另外一个地方也要投资建炼油厂,它的经济重心是在霍姆斯,它跟土耳其有交界,基本是被边缘的一块。

    正在评论:重要成员为何脱离“全委会”?

    水均益:给人感觉叙利亚的政府军的攻势是由南向北逐渐向土耳其的边境上在推进,有点儿横扫一大片的感觉。刚才高先生也提到了,我们也给观众朋友介绍了,新闻里说到许多反对派的高官纷纷开始离职,包括81岁高龄的资深的反对派也走了,您怎么看现代反对派目前的一种退势,是暂时的一种情况还是等待再进一步地整合,还有气力活过来吗?

    专家观点:叙反对派整合尚需时日

    宋晓军:短期之内还难以恢复。巴沙尔用的这些办法,当然有人说是伊朗人给出的,很多国家的内战都是谈谈打打,谈是为了打,打是为了谈,一般都是这样,来回很多次,巴沙尔先说谈,你不谈后来他就打,打完了他再要说谈,5月7日又是一个谈判节点,你如果再不谈他再会打,包括前一段说霍姆斯的妇女儿童被杀死,现在调查也没出来,甚至还真不是政府军干的。这样的话,你没有抓住一个非常重要的道德的把柄的情况下,他掌握了谈和打的节奏,也就是说巴沙尔用的这种方法。那边就始终让那边没法聚在一块儿,比如说咱们是谈还是打,那边现在是散的,5月7日又谈,原来说要谈,你不谈然后他就打,谴责半天,西方也没有干预,他接着又打,又说要谈,巴沙尔还是很聪明,他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他掌握了打和谈的节奏,使得反对派更加难以聚拢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的意见。

    正在评论:美英仍要对阿萨德“勒紧绳索”

    水均益:高先生刚才提到了实际上叙利亚问题一直有大国的影子,特别是西方、美国,包括欧盟等等,刚才新闻也说到了卡梅伦跟奥巴马见了面,两个人谈笑风生之间还不忘叙利亚,两个人先表态说不易于军事干涉,但是两个人又联名写了一篇文章,刚才我们也已经介绍了,要勒紧叙利亚的绳索,什么意思?怎么个勒紧法?

    专家观点:美欧土加强协调 结果影响局势走向

    高祖贵:现在叙利亚的局势,随着刚才宋先生提到的,如果说国内的大局似乎主导权抓在政府手里以后,未来叙利亚的局势就取决于国际的博弈会怎么发展,刚才卡梅伦和奥巴马那一句话其实是说你下台是必须的,尽管你现在是占领优势,我们尽管不采取利比亚那样军事干预的模式,还没想好或者条件还不成熟,但是并不是我们就会妥协,就会让步,说这一点是没有的。之前,安南提出政治解决方案,恐怕那个政治解决方案,尽管现在方案没出来,但是是不是就能够让巴沙尔自己还待在台上,这是有疑问的。接下来要看美国、欧盟和土耳其在几个动作的协调,一个方面是4月2日在土耳其要召开的伊斯坦布尔召开的“叙利亚之友”会议,美国的局长彼得鲁斯已经去了土耳其,他们要在这个会议上商讨拿出什么东西,这个结果可能对下一步叙利亚国际上的这一派力量的走向是一个影响,还有联合国安理会,安理会的框架现在已经在酝酿第三个决议,现在各方特别是美国和阿拉伯国家都想,最好是各派能达成共识的一个东西,共识在哪里?在于是说选择人道主义灾难,而不提政权更迭的问题,这是大家都赞成的,如果这个拿出来这个东西之后,他们也想达到这个结果,出来的话,也会对巴沙尔形成非常大的影响。

    水均益:宋先生,之前关于在人道主义问题上,美英包括土耳其一直高调在说,要解决人道主义灾难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利比亚模式,建立一个“禁飞区”,在这个问题上,现在是一个什么态势?

    专家观点:英法美在“禁飞区”问题上后退

    宋晓军:俄罗斯是没有退,在前几天俄罗斯刚刚表态,仍然要往叙利亚卖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对土耳其构成比较大的压力,因为原来说做4万平方公里的“禁飞区”,从伊德利卜省一直推到霍姆斯这一块,大概多少飞机都有过计算,甚至这一次记者问他们,卡梅伦和奥巴马也谈到过“禁飞区”的问题,只不过卡梅伦说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将来到底怎么办,这就考验土耳其,看怎么拿捏这个东西,还有俄罗斯是不是要退,跟俄罗斯做交易,因为所有的政治都是交易,最后你要让给普京什么样的承诺,比如说叙利亚我签下来了,土耳其不往里海去,不往阿塞拜疆去,不往里海的油田打主意,不往格鲁吉亚打主意,但是这也要取决于普京国内自己的政治生态和他对他们承诺的信任度,所以政治之间的这种博弈、这种交易是非常复杂的。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