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公投遭质疑 西方再制裁 叙利亚难逃战争?(20120228)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8日 22: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fdffc223f974a9bb4f51f04184e3793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叙利亚修宪公投获高支持率通过,质疑声却不绝于耳,巴沙尔能否挺到改革之时?虽有西方全方位支持,反对派内部却出现重大分裂,推翻现政权,反对派谁能挑起大梁?西方制裁施压不断,国内暴力冲突不止,叙利亚,能否避免战争之殇?

    叙利亚修宪公投27日以89.4%的高支持率顺利通过,但是同时各方的质疑声却不绝于耳,国内的暴力冲突也日趋激烈,反对派甚至说这只不过是巴沙尔政府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那么新宪法草案通过,巴沙尔的命运会不会就此出现转机?与此同时,欧盟又通过对叙利亚的新制裁措施,推翻巴沙尔政权似乎已经成为西方必达的目标,在这样的情况下巴沙尔能不能继续挺下去?还没开始真正的实战,叙利亚反对派内部已经出现了重大分裂,虽然有西方的大力支持,反对派究竟能不能成就他们的目标?局面难改混乱,叙利亚又能否避免战争之殇?

    今天我们继续来跟进一下叙利亚局势进展,演播室里请来两位权威嘉宾,先为大家做一个介绍: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先生,欢迎您;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教授,欢迎您。

    在节目的开始,先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叙利亚新宪法草案在公投通过之后,叙利亚国内相关的情况。

    2月27日,叙利亚内政部长穆罕默德·沙尔宣布,叙利亚新宪法草案全民公投以89.4%的支持率获得通过。有分析认为,虽然新宪法草案以高支持率通过,但投票人数不足六成,这也许会成为今后的一个隐患。

    “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成员巴萨姆·伊马迪27日在土耳其表示,整个公投只不过是政府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

    质疑声还不止于此。同一天,联合国发言人布埃称,公投必须在不存在暴力与恐吓的条件下进行,但目前叙利亚暴力泛滥,公投结果不可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也在当天指责叙利亚举行的是一场虚假的全民公投,德国外交部长韦斯特韦勒则表示,这不过是一场闹剧。有舆论认为,相比全民公投新宪法草案等改革举措,西方更感兴趣的是巴沙尔何时下台。

    就在叙利亚举行全民公投的同时,国内暴力冲突仍在持续。公投当天,霍姆斯、哈马、德拉及一些较小的城镇都发生了爆炸袭击,政府军和反对派在霍姆斯、伊德利卜等6个城市的激战已经进行了22天,目前仍没有停火的征兆。反对派武装近期不断袭击政府军和安全部队,并加大了对民用设施袭击和破坏力度。政府军也加大了反击的力度。

    主持人:对这次叙利亚《新宪法草案》的全民公投,89.4%的支持率,数字从表面看确实挺高,但是数字背后的味道是什么?

    张召忠 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

    参与度比较低,57%的人参与了投票,还有一部分人没参与投票,但现在的满意度来讲,将近9成非常高,西方包括希拉里·克林顿称里头有黑箱操作。但是我们总是听希拉里说,别的国家投出来的票跟美国不一样,她都说黑箱操作,说普京也是黑箱操作,普京支持率55%以上了。

    这个还不能说,这样的一个结果基本上有一些超出了我的预料,我预料就是70%左右,因为看到媒体记者在采访叙利亚人,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叙利亚说的比较符合当前的形势,他说30%的人支持现政府巴沙尔阿萨德,还有30%的人反对他。另外40%的人在观察,这个我感觉比较可信。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跟估计的差不太多,说明现在巴沙尔的政权相对稳固,他的执政团队还没出现外逃。反对派虽然反对,但是没有形成统一的联合战线,也没有建立根据地。

    在这种情况下要通过战争的方式推翻巴沙尔,一时半会儿做不到。

    主持人:从这次公开的结果来看,1400多万叙利亚中,有7、8百万是赞成《新宪法草案》的,这样的结果完全对巴沙尔有利的结果吗?

    殷罡:有利,但投票率参与度差一些,不一定有些人在自主的状态上,就是不参加这个投票,抵制这个投票,因为叙利亚有些二线城市陷入战乱,这种地方老百姓没法上街投票,在被一些反叛组织控制的城市,像霍姆斯、德拉、哈马这种地方,老百姓不敢去投票。

    主持人:民众,据说有这样的报道。

    殷罡:对,但是这样50%几的投票率我觉得可信,不是高得离奇,至于支持率89%点几,接近90%。即便是像希拉里说的,可能不大精确,参加投票的看到宪法在政府控制区参加投票,多党制限制总统任期的新宪法,大部分人赞同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对这次投票的参与度还有赞成新宪法的比例,我个人相信。

    主持人:这次《新宪法草案》里面最核心的内容,是关于叙利亚民主政治的改革,这里面包括由一党制变为多党制,总统是直选,而且任期七年,只能连任一届。

    这样的规定出现之后,会对叙利亚的民主政治产生什么推动力?沙特的媒体报道说“民主的大门打开了”,会是这样吗?

    张召忠:我感觉是非常好的状态,现在整个投票完了,从今天开始马上就执行新宪法了,根本是无缝连接。

    另外90天以后就要进行议会选举,那么多反对党,反对派自己组个党选议员,先选议员再选总统,不能直选总统,把巴沙尔推翻了谁来当。

    根据新宪法应该是这样的,谁都可以去竞选,说为什么反对,你想怎么搞民主、搞自由、搞人权,你将来参加竞选。

    有了宪法以后,在政治框架下解决叙利亚问题非常好,因为有民意支持又符合法律。西方现在不认同这个,就要把巴沙尔用武力推翻,有什么道理,巴沙尔自己都感觉委屈。

    一开始说专制,要紧急状态,他把紧急状态取消了,说要把政治犯放出来,也放出来了,巴沙尔全按要求做完了,就是得陇望蜀,没完没了,后来直接就要求巴沙尔下台。

    主持人:看情况,巴沙尔作出了很多改革措施,但是西方有很多评论认为,巴沙尔这样的举措包括宪法的修改,是在为自己继续担任总统提供一种可能性和法律的保障。

    能说这次巴沙尔真是扳回一局吗?

    殷罡:很难讲,新宪法公投对巴沙尔来讲提供两种可能,继续执政提供一个法律依据,因为一般连任一届,新宪法通过之日算起,已经连任过的不算。如果按这种算法来说,巴沙尔现任这一届是2014年结束。

    根据法律,还能做两届,就是2028年,我想人民不会接受。所以要为巴沙尔提供连任的可能,似乎不是主要的。但是不是扳回一局,很难说得干脆,但是毫无疑问巴沙尔设计的一套在他主导下的宪政改良运动,全民参与的,迈出了很关键一步。

    主持人:新宪法草案的支持率这么高,是不是可以暂时让巴沙尔政府稍微舒缓哪怕只是一小口气。但是反对派不会就此偃旗息鼓,即便在参与全民公投期间,反对派在一些冲突比较激烈的城市,依然与政府军爆发了一些激烈的枪战,包括激烈的冲突。

    接下来,反对派还会有什么样的举动?目前反对派内部又出现了重大的变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了解一下相关背景。

    就在叙利亚对新宪法草案举行全民公投的同时,反对派武装人员仍在霍姆斯同政府军激战,这些武装人员大多来自“自由叙利亚军”,很多人此前也在叙利亚政府军中服役,该组织领导人叫利亚德?阿萨德,总部在土耳其境内。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自由叙利亚军”大约3万人,主要是用AK-47自由步枪和RPJ-7掷弹筒,还有老式的苏制机枪。据路透社报道,有叙利亚反对派人员日前透露,一些西方国家开始向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武装走私武器,包括通讯设备、夜视仪以及自动步枪。24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叙利亚之友”会议上称,反对派武装的力量还会增强,他们会有自己的渠道来武装自己。而据美国情报部门的情报显示,已经有基地组织成员渗透到反对派内部。

    除此之外,目前在叙利亚境内外还有几十个反对派团体,这其中包括“民族协调机构”和“全国委员会”两个影响力较大的组织。

    “民族协调机构”2011年6月30日在首都大马士革成立,它拒绝外部势力干涉叙利亚内政,主张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对话,反对动武。

    同样在去年成立的“全国委员会”,共有270多名成员,总部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主张要结成统一的反对派阵营,推翻巴沙尔政权。然而,就在两天前,26日,“全国委员会”的一些重要成员宣布自立门户,组建“叙利亚爱国集团”,并发表声明说,“全国委员会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没有能力推动其行政部门投入运转,没有能力满足叙利亚国内起义者的要求。”

    主持人:在境外成立并且在叙利亚影响也比较大,同时深受西方信赖的全国委员会,恰恰就是在《新宪法草案》公投当天出现了重大的分裂,20多个重要的成员宣布另立门户,这说明什么?

    张召忠:叙利亚乱了,大的来讲分三拨,巴沙尔阿萨德通过宪法以后,基本证明有民意,而且对下一步巩固政权心里还是有底,这是巴沙尔阿萨德。

    还有全国委员会,它的指挥机构全设在土耳其,美国、英国、法国只要外国还有阿盟的一些国家,支持他的全都是这些人,好多都是国际的,叙利亚在国外流放的人全加入到全国委员会。这次“叙利亚之友”会实际上就是“全国委员会之友”,支持他们。

    没想到支持完了他们,回来以后自己内部开始裂变了,这些人的主张基本是武装斗争,“要想打鬼,借助钟馗,”拿着外国人的钱和枪,拿着他们的旨意去推翻巴沙尔,这是一帮人。

    这个裂变很多,现在可能跟基地组织和外国派来的特工搅合到一块,这比较乱。

    还有第三个力量是全国协调委员会,这些人主张叙利亚自己家里的事儿自己解决,“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不要参与叙利亚内部事儿,虽然我们对巴沙尔不是太感冒,但是你们也别参与,我们自己解决。全国协调委员会是这样。

    主持人:您最近对叙利亚的判断,叙利亚反对派里面是希望通过所谓的武力来解决的占多数,还是也希望坐下来跟巴沙尔谈一谈?

    殷罡:希望通过武力解决的占少数,大多数人包括协调机构,协调机构派一个代表团到中国访问,他们都反对通过军事解决,第一,都否定巴沙尔个人的家族专制,要求改;同时也不赞同像自由叙利亚军开展武装斗争,炸警察局,认为他们是极端分子,他们希望搞一场真正的变革运动。

    复兴党巴沙尔家族都可以参加进来,但是游戏规则要公平,他们同样否认宪法公决,认为游戏规则不公正。但是坚决呼吁要求以暴力行动推翻先政府,不惜陷入内战还是占少数。

    叙利亚之友会议之后出现的情况,原来全国委员会大部分成员至少表现得比较温和,不同于以武力解决问题,现在有点着急,因为拖来拖去,好像巴沙尔阿萨德的框架在健全起来,进程似乎正在朝着他引导的方向走,于是反对派要求武装的呼声逐渐高了起来。

    主持人:尽管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主张对话的多一点,但是在叙利亚目前情况下,开展全国对话的可能性有吗?

    张召忠:没有,叙利亚最要紧的问题是什么,在几个城市可能是全国委员会下边的一些,也可能是自由叙利亚军的,他们使用武器,一部分对军人、一部分对警察,还有一部分对平民,这样造成一些人的死伤。

    军队和警察处于两个,一个保护平民,再就是镇压武装分子,这样造成了双方交火,一通乱打。这就导致了城里边,你使用重武器了、使用炮了、使用坦克了、使用装甲车,政府说从来没有这个东西。

    现在打来打去就是这方面,今天国际红十字会已经进了,到哈马去人道主义救援,现在闹得比较厉害的是,这个容易让大家感觉害怕,形势很紧张。

    其实就整个叙利亚大部分地区来讲,形势并不是都这样,只是在个别城区。有一天西方报道有一两万人逼近了巴沙尔总统府,游行什么的。

    我们的记者报回来的是几百人,最多1千人,差距很大,现在的新闻经常和事实不相符。

    主持人:经常能看到叙利亚一些对峙比较激烈的城市,可能给人造成的印象是这样。但是去年的3月份,叙利亚国内爆发动荡的局势以来,一直到现在,都快1年的时间。

    其实在这一年,巴沙尔政府也推出了一些改革,包括这次新宪法的公投,但是一年以来进行这样的努力,足以让局势慢慢地镇静下来吗?《新宪法草案》通过之后,90天后议会的选举否如期开展?

    殷罡:如果叙利亚政府坚决如期举行可以,而且对执政党有好处。

    主持人:反对派会参与吗?

    殷罡:3个月时间组织政党,而且达到法定的推荐率,就是多少人签字支持你非常难。而且现在叙利亚反对派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分散,不是一般的分散。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难统一起来?

    殷罡:因为叙利亚阿萨德家族这个政权半个世纪对叙利亚的统治,反对派基本被排挤到外面,国内不能说铁板一块,比较整齐划一在舆论上。

    到外面分不同的派别,穆斯林兄弟会是最大的一支,1982年2月这时候刚刚完成对穆斯林兄弟会在哈马基地的镇压,屠杀2万多人,其它的亲友支持的都逃跑了。

    现在在哈马、霍姆斯、德拉,30年前就是穆斯林兄弟会造反的温床,现在还是,这些人比较厉害。在国外的反对派大体是这些。

    还有在阿萨德家族内部,现在巴沙尔·阿萨德的叔叔里法特·阿萨德,他爸爸的弟弟,现在拉起了杆子成立了一个革命委员会,说他执政最合适。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包括他父亲的老臣,哈达姆副总统都觉得自己可以执政,但是没人去认真组织一个政党跟复兴社会党抗衡。

    3个月进行选举,获胜的可能是复兴党。

    主持人:反对派很难统一起来,而且内部出现严重的分裂。虽然这种情况出现,但是并不意味着巴沙尔面临的内外压力减缓,相反局势可能会更加严峻,这方面的背景来看一下。

    27日,欧盟在布鲁塞尔举行外长会议,通过了对叙利亚的新制裁措施。制裁主要针对叙利亚中央银行,包括冻结叙中央银行在欧资产,禁止欧盟成员国从叙进口磷酸盐、贵金属和石油等。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当天表示,新的制裁措施旨在向那些在叙利亚“实施残酷镇压”的人施加更大压力,抑制其继续对平民施暴的能力。

    另一方面,由美国、欧盟和阿盟等一些国家主导的“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24号在突尼斯落幕。出乎一些人的预料,会后发表的主席声明并没有包括外界军事干涉或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等内容,而是强调支持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但前提是巴沙尔必须把权力移交给现任第一副总统。分析人士指出,美军已派出多架无人机前往叙利亚,西方“政治解决”或许只是徒有其名,先礼后兵也并非没有可能。

    与此同时,以沙特为首的一些阿拉伯国家公开提出了“向叙反对派提供各种政治支持”和“武器输入”。卡塔尔总理阿勒萨尼27日表示,他支持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以对抗巴沙尔政权。

    主持人:西方对于叙利亚新宪法草案的公投并不感兴趣,认为解决叙利亚问题最根本途径就是巴沙尔下台。这样政治解决是不是只是一个口号,而先礼后兵是西方的选向?

    张召忠:有这个道理,现在不光是西方,美国和欧盟是这个态度,海合会的一部分国家,沙特和卡塔尔是这个态度,甚至要把武器给反对派,赶紧赶下去。

    原来叙利亚之友的会,一开始开的时候90个国家,最后到底多少个国家都没弄清楚。在此之前,大家都判断会议是一个转折点,一定要把巴沙尔推翻,另外要形成像利比亚之友那样的会,国际上形成对巴沙尔统一的战线,下一步开始有步骤地支持反对派。

    支持他们武装推翻巴沙尔,最后发现也没了,结果到现在又散了,自说自话,欧盟说欧盟的话,阿盟国家现在也不团结,黎巴嫩还提起要恢复叙利亚在阿盟的地位。

    现在一时半会儿叙利亚的局势也就这样了,战争现在打不出,没人授权。

    主持人:叙利亚之友会议并没有提到所谓动武,或者是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的提法。但是为什么最近一些海湾国家好像愿意做这方面的事情,他们的想法是什么?

    殷罡:真正着急的是海合会,海合会基本是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国内面临着什叶派的威胁,而且他们认定了巴沙尔就是什叶派,就是阿拉伯世界的另类,必须要改变他。而且他们提出的条件表面看并不高,只要把权利交给副总统,什么都好说。

    这句话的弦外音是什么?副总统应该是逊尼派阿拉伯人,只要把权力交给逊尼派,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当初他们对利比亚的卡扎菲也提出过类似的要求,你只要弃权,甚至交给你儿子都好说。

    主持人:但是现在卡扎菲相关的情况和巴沙尔不完全一样。目前巴沙尔国际的孤立度并不新卡扎菲那么低,另外政权里面没有显现出倒戈潮。

    对于巴沙尔来说,如果他的改革一旦能稳住人心,他还是有生存之路的?

    殷罡:不能完全否认巴沙尔有生存的可能,因为国内有支持,国际动摇它生存的可能,完全否定宪法公投、否决他所做的一切,力量不统一。特别是俄罗斯非常支持宪法公投,认为这是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正道,中国也表示支持。

    所以叙利亚的问题可能这么拖着,的的确确会看到一定时间的纠结期,没有人敢于真正发动一场内战,叙利亚之友会属于开了白开。

    主持人:通过这样一次修宪公投,叙利亚的局势是得到了暂时镇静,还是继续拖延下去,还是西方会出现先礼后兵的局势,值得我们继续跟进观察的,今天非常感谢二位嘉宾来到演播室给我们做分析点评,谢谢。

    好,各位观众,今天的《今日关注》就到这里结束,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制片人:滕双双

    策 划:马 敬

    编 辑:刁伟华 李妹妍 高佳鑫

    监 制:马 勇

    E-mail:chinanews@cctv.com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