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叙全民公投 终结内乱还是引燃战火?(20120226)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6日 22: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f280072827b48ababb94d82af4cd27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内乱当中的叙利亚今天迎来新宪法全民公投的日子。这原本是反对派从去年3月份以来就一直坚持的诉求,然而直到今天宪法改革才到来,这迟来的“礼物”能否给煎熬中的叙利亚带来些许的希望?与此同时,外界对叙利亚局势也显得束手无策,外交斡旋止步不前,尽管西方和阿拉伯世界在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援助的问题上还没有达成一致。但来自周边的武器正在越来越多地流入叙利亚,武装叙反对派,叙利亚国内冲突正在一步一步地滑向内战,究竟谁能阻止内战,是全民公投,还是军事介入?

    就这些话题,我们今天请到两位嘉宾进行分析评论:一位嘉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副院长李绍先先生,您好。还有一位嘉宾是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本台特约评论员尹卓少将,您好,欢迎两位。

    在节目开始,请嘉宾和观众朋友们,通过一个短片先来了解一下相关背景。

    26号,穆斯林的礼拜日,叙利亚迎来了举行新宪法草案全民公投的日子。超过1400万18岁以上的民众将在全国13835个投票站进行投票。投票站从当地时间上午7点也就是北京时间下午1点起开放12个小时。

    新宪法草案删去了对确保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权力垄断地位的表述,这意味着新宪法一旦获得通过,叙利亚将结束五十年一党专政的历史。

    新宪法草案还改变了总统无任期限制的现状,新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不得超过两届,每届7年。依照新宪法,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将在2014年任职期满。而这也是外界最关注的内容。

    据记者了解,叙利亚民众对新宪法争议最大的内容是草案第三条,即叙利亚总统必须为穆斯林。

    当地民众:我和朋友们都注意到宪法的第三条,说叙利亚的总统必须是穆斯林,这很有问题。为什么要这样呢?在叙利亚大家都是一样的。

    新宪法公投被巴沙尔政府称为贯彻全面改革计划、稳定国内局势的决定性一步。但截至目前,有15个政党参加的反对派组织已拒绝参加新宪法草案全民公决。实现多元化政治和修宪,这原来是反对派自去年3月以来就坚持的关键诉求,巴沙尔政府直到现在才推动宪改,有分析认为,反对派已经今非昔比,巴沙尔政府今天的公投已经是迟到的礼物,恐怕已无力回天。

    主持人:坦率的讲,两位觉得新宪法草案的内容来看,改变大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李绍先:如果要是和叙利亚现行的体制来讲,应该说改动非常大,大就表现在刚才讲的两点。一个过去是垄断体制,现在是多元化体制,过去总统是无限期可以连任。大家都知道2000年,现在的巴沙尔从他父亲手里拿到权利。他父亲当了30年总统,去世以以交给他。当时巴沙尔是34岁,根据当年叙利亚宪法的话,总统必须是40岁以上,所以紧急为他修改了宪法,正好修改到34岁可以当。所以他就就任。从现在情况下,他可以连续无限期的连下去。但是现在这个新宪法,它只能连任一次,也就是14年最多。

    主持人: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李绍先:按照当地来讲,这两点应该说是有突破性的。

    主持人:一个是一党50年执政这个改革了,还有一个总统无限期执政改变了。

    李绍先:对,应该说是非常大的改变,为什么现在大家都不认帐呢?包括我们所看到叙利亚国内最大的反对派。国外最大的反对派是全国委员会,国内最大的反对派就是我们接触过的协调机构,它都在抵触新宪法的公投,为什么?实际上主要是这个东西确实……

    主持人:短片里边说了一句话“迟到的礼物”。

    李绍先:太晚了,这个不叫礼物,迟到的改革。如果说我们假设半年前要推出如此这样内容的,恐怕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我们去年曾经分析过,叙利亚政府要是想走出目前的这种困境,它必须在两个方面,两条腿都得应。一条腿它就得把国内的局势控制好,小心大滑向利比亚类似内战的那种状态。另一方面,它就必须得主动的改革,舒缓民意。但是迄今为止,它两方面都做得不到位。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也是来得有点晚了?

    李绍先:太晚了。

    主持人:尹将军您觉得从新宪法草案里能看出巴沙尔改变的决心吗?

    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 少将 本台特约评论员 尹卓:我觉得从他这么晚才拿出这个方案来,而这个方案并不是非常彻底的方案。应该说巴沙尔和他的统治集团还是被人推着走。

    主持人:这个诚意其实还不是很大?

    尹卓:对,非常被动的走出这一步。我们看这里头实际上它主要想得到一个什么?它想得到一个合法性。目前为止,巴沙尔就想得到对自己目前这个政权认同的合法性。

    主持人:通过全民公爵来认同?

    尹卓:全民公爵通过我的新宪法,新宪法又认为我现在可以继续执政,是我在领导这个改革,这是一个在宪法里看不出来的东西,这是他政治上的一个最大的得分。如果全民公爵顺利的通过,其他反对党参加了,西方就很难说巴沙尔政权是个不合法的政权。意思就是要下台的,而现在反对派和西方的政治诉求主要就是一条,就让他下台。

    主持人:这个新宪法草案已经完全达不到反对派的诉求了?

    尹卓:达不到。我们设想半年前,或者甚至再早一点,他拿出这个方案行不行,也不行。我很不客气的说,拿这个方案,虽然太晚了,你早点拿出来也不行,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反对派这些人已经被压制了几十年,阿萨德在台上的时候,屠杀过那么多他的反对派。这批人的诉求就是一个,怎么样想办法把你推翻。他当时提出一个修改宪法,只是拿出一个能够团结大多数的一个政治口号。当时他提出推翻巴沙尔,可能大家接受不了,但是他提出修改宪法是可以的,而西方会支持他,他用这种口号把大家冷落起来,然后他会一步一步提出更进一步的政治口号,最后的目的巴沙尔下台,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即便新宪法草案早一点拿出来,可能也很难改变目前这种局势?

    尹卓:改革不了。

    主持人:我们看新宪法草案中也有一些规定,总统必须穆斯林,必须在国内连续居住十年以上,这些条文是不是有点针对限制反对派当中某些人的味道?

    李绍先:确实是他有这个设计在里边,我觉得这个用意还是比较明显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实际上现在闹得最凶的就是在海外的全国委员会,是受到西方国家的青睐,西方国家大力给予支持,那些人很多是在西方避难的,长期流往在国外。

    主持人:他不可能长期在叙利亚居住?

    李绍先:对。而且很多他也改信了基督教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个意图也是非常明显的,这是一点。再一个,还有一个不太彻底的,实际上现在也受到广泛购并的,说总统可以连任两次,但是没有明确的讲巴沙尔怎么办?从巴沙尔现任任期来讲,他是2014年到期,但是按照理论上进,宪法公投如果过去的话,他到2014年还可以继续出面竞争,因为这是个新宪法,过去旧宪法。

    主持人:理论上讲的话,他2014年到期以后,如果连任两次的话,再干14年。

    李绍先:还可以两次,2028年。

    主持人:但是从这个形势发展的话,这个可能性大吗?基本上没有吧?但是巴沙尔会不会比如说主动提出来,说我2014年到期,我就不再参加总统选举了?

    尹卓:应该说这是一个政治上很主动的一个提法,但是他连这张牌都没有打,可见巴沙尔本人并不一定他不想打,他可能甩摊子就走的这个想法都有。但是他的执政团队,就他父亲给他留下那一个统治集团,既得利益集团不会允许他这样做。因为有那么多人的生死跟你牵连在一块儿,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你倒台了以后,整个这一批人他们手上是沾着鲜血的,这批人会被人清算,被人清算而且可能是几百万人的事儿。这几百万人他不能轻易的做出承诺,所以我想现在在利益集团跟反对派斗争里头,那是个生死斗争,所以他不会轻易为他个人做出……

    主持人:而现在对巴沙尔来讲,也不是说2014年要不要参加理论上的新宪法选举了,而是说能不能够把这个任期干完的问题了?

    李绍先:但是他如果要有一个表示的话,至少在诚意方面,他会有一定说服力。

    主持人:但尹将军说可能对他现在执政的团队来讲。

    李绍先:可能有危险。

    主持人:这个压力太大了,这个话一出来,可能马上涉及到政权执政的问题。我们也看到,与此同时叙利亚的国内冲突仍然在继续。在这种情况下,这一份新宪法的公投能不能够通过呢?我们通过一个短片再来看一下。

    为了阻挠公投,反对派武装近期加大攻势,不断袭击政府军和安全部队,并加大了对民用设施袭击和破坏力度。为了确保公投顺利进行,叙利亚政府军则加大了反击力度,并对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地区采取了军事行动。

    25号,霍姆斯交战仍在继续。而据叙利亚当地媒体报道,叙利亚政府军还在北部省份伊德利卜郊区的萨拉吉博与“武装分子”发生交火,共打死20人,并逮捕了7人。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25号援引反对派组织“叙利亚革命总机构”提供的消息说,叙利亚政府军当天与“武装分子“发生的冲突造成近百人死亡。

    与此同时,大量武器流入叙利亚反对派之手,好似火上浇油,令冲突进一步加剧。俄罗斯之声25日报道,据俄罗斯情报机关消息人士透露,大批武器弹药正通过黎巴嫩、伊拉克和土耳其等国的非官方渠道流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手中,其中包括冲锋枪、机枪、狙击步枪和掷弹筒等。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24日报道称,叙利亚境外最大的反对派“全国委员会”成员也承认,获得了境外武器,这些武器包括轻武器、通信设备和夜视设备。这些武器来自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尤其是卡塔尔。“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称,目前他们还需要对空和反坦克武器。报道还引述了一些反对派成员的担忧,他们认为这种军事化将可能使叙利亚彻底陷入内战。

    主持人:首先这份新宪法草案公投能过吗?

    李绍先:肯定能过,它这个公投是从北京时间一点钟开始的,他要投票12个小时,也就到我们做完节目几个小时之后。从我来之前,我看了一下情况,大致的来讲,投票还是比较正常的。确实是有一些爆炸,包括在大马士革和阿拉伯第二大城市都有一些事件。但是总体来讲,投票的情况还是比较顺利的,而且特别是在霍姆斯,大家担心霍姆斯正在冲突,会不会影响投票。但是我看到一些,包括CNN,包括半岛台的一些报道,从当地发回的报道,这个政府在霍姆斯也采取了些行动,甚至是强制性的,要求他们去投票。怎么强制呢?把这个居民的身份证收了,说你可以到投票站去领,你投票就可以领。

    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我相信叙利亚政府还是在意投票率的。因为它要求得合法性…

    主持人:但有人说这属于自娱自乐,即便是公投过了,其实对局势影响不大,巴沙尔也很难说真的干满这个任期…

    李绍先:确实是这样,现在的情况投票肯定是过。他明天就会宣布,明天宣布他肯定是过了,过是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反对派都抵制。无论是赞成、不赞成武力抵抗的,都抵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过了国际社会,国内的反对派都不认,你说有什么意义。所以有的人说是自娱自乐,我觉得它实质意义恐怕会大大折扣,也就是与他原来设计的是大相径庭。

    主持人:西方包括这些阿拉伯国家可能都不会承认这个?

    尹卓:不会承认,因为我们看没有任何外国观察员,包括联合国的观察员在那个地方现场监督公投。所以,所有这些过去对巴沙尔政府合法性提出置疑的,都会以这个为由,说你这个不合法。通过没通过你没有任何意义,你说通过了就是没通过,那你可以造价,没有人监督,不知道。因为没有任何反对派,其他党派都是跟你合作的一些党派,在你参加投票。

    主持人:即便这份新宪法法草案获得了公投的通过,可能也很难改变现在叙利亚国内的这种冲突的局势。甚至有可能还会刺激冲突的局势走向激化。而且我们现在看到联合国大会因为通过针对叙利亚的决议,可能也有一些武器会更多的流入到叙利亚国内。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的反对派在什么时间有可能力量会有一个明显的增长,能够和政府军进行这种直接的对抗?

    尹卓:我想这是要西方下决心了,西方实际主导的还是美国了。如果什么时候下决心,奥巴马觉得他需要这一份政治礼物为他的大选株选,他会下决心尽快把巴沙尔政权给解决掉。而解决掉,当然他可能想跟伊朗问题分割。因为现在对伊朗问题,他们刚刚又公布了个报告说,他没有明显的证据是要搞核武器。这个是个政治上非常厉害的一刀,一刀把伊朗和叙利亚切开,然后我放手可以在伊朗动作,伊朗不会有过大的反应。这样的话,中东局势也可能不会乱,他们意图这样子。这样的话,如果西方拿到这个成果,对反巴沙尔政权西方政府,整个就是一个很大的政治献礼了。

    主持人:但是可能吗?因为伊朗应该说对西方一直是非常堤防的。而且他应该也知道脣揭齿寒的道理。

    尹卓:但是如果西方采取一些,比如说我们一直在分析的就是,他采取间接干预的方法,那伊朗很难有所作为。间接干预就是他资助阿拉伯国家,或者从土耳其这个地方组织雇佣军,加上他们的一些特种兵进来。包括阿拉伯国家特种兵和西方特种兵进来作为骨干,然后加上雇佣军,裹胁一大批现在反政府散兵这些武装分子,包括叙利亚自由军等等,可能会形成一些势力,如果在大马士革以北这个地区,他拿到一个大城市,以这个大城市做一个聚点,这个时候可能性就很大了。

    主持人:所以今年叙利亚局势还是有这种突变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也看到外交斡旋其实也一直在进行,但是针对叙利亚之友的国际会议,也是因为意见不一,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叙利亚局势到底会向何处去?通过一个短片再来看看。

    “叙利亚之友”会议于当地时间2月24日晚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落下帷幕。与会各方在“组建维和部队以及是否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等重大问题上显露严重分歧。

    突尼斯总统马祖吉呼吁不要军事干涉叙利亚,他说,“我们不能向叙利亚一方提供武装,去屠杀另一方”。而沙特等国对此表示反对,坚持应设立隔离区,主张立即对叙利亚人民提供保护,而各方在是否承认“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为叙利亚人民“唯一”代表问题上也意见不一。沙特代表团随后以“会议缺乏效率”为由宣布退出此次会议。

    有媒体分析说,此次会议将为军事干预叙利亚“吹响集结号”,虽有些夸张,但也绝非空穴来风。分析认为,武装叙利亚反对派虽可以避免西方直接粗暴干涉叙国局势,但此举亦有不小风险。首先,反对派鱼龙混杂,甚至不排除基地分子潜入其中;其次,西方能为反对派提供的武装级别有限,并可能令叙利亚陷入长期内战。因此可以预见,在未来有必要时,西方直接军事干预仍将成为最终的选项。

    主持人:原来对叙利亚之友会议外界也有猜测,以为会“吹响集结号”,可能全面开始武装叙利亚反对派,但是看起来分歧还是很大。

    李绍先:分歧很大,整个是一个闹剧。整个会议会场乱烘烘的,大家争取发言,滔滔不绝,阿拉伯人讲话也是非常善于演讲的,结果最后搞的大会还没有结束,发言还没有完,很多欧美国家代表就都退潮了。

    主持人:沙特也退潮了?

    李绍先:沙特后来也是,认为没有什么效率,干不成什么事儿,也可以走了。

    主持人:那为什么呢?

    李绍先:他主要还是两个部分,一股力量像沙特这些力量,他主要是大力的推动军事干预,武装反对派,包括承认全国委员会唯一代表这些目的。叙利亚实际上原来设计是这样一个目的,但是在会议中占了很大比例的像突尼斯他是主办方、阿尔及利亚这些。他有一些阿拉伯国家,他是特别是强调反对派来干预,外来干预去年他特别提到利比亚。利比亚现在是什么结果?大家都知道利比亚现在是一个非常令人难看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是闹烘烘的,最后实际上没有达成什么…

    主持人:阿拉伯国家本身其实意见也产生不合了,完全看法不一样。

    李绍先:意见分歧非常之大。所以他实际上是没有达成什么实际的效果,无论是武装反对派,在武装反对派问题上,当然更是这样了。西方它收缩两端,那更不能公开表态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武装反对派仍然还是一个暗中操作,暗箱操作提底下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为什么西方国家这次也没有像…比如说针对利比亚的时候,法国那样的急先锋?好像也并没有表现出来那样一个很急的心态,要把马上把叙利亚拿下,西方在想什么?

    尹卓:你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实际针对这次会议的一个要害。为什么阿拉伯国家吵的不行?没有拿出个…因为西方没有一个主导,西方没有主导它是有在犹豫。我是不是说大规模的军事干预,是否下这个决心?它在看阿拉伯国家能否捏成一团?能某跟着它走?它就干。如果阿拉伯国家分散,不能跟着它走,它现在就往后推,因为它肯定不会自己打先锋。我们讲它间接干预,一定要借助阿拉伯国家的力量,借助土耳其的力量不是主要的,因为毕竟他们是突厥人。它要利用阿盟国家、伊斯兰国家进来,这是它的合法性,证明在西方干预的合法性。但是如果他们争吵不休,西方一定会另想办法,这是西方没有下决心,另外武器大规模援助以后,如果有分歧,这个武器不能排除,它会留到基地组织分子手里头。今后后患无穷,比如也门,然后到巴林,一直到沙特可能都会受到牵连,这是他们要非常小心、谨慎的处理这个问题。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其实欧盟也还是在想一些办法来制裁叙利亚。比如27号的欧盟外长会议就准备对叙利亚的中央银行来进行制裁,这个制裁的力度到底怎们样?

    李绍先:这个力度对叙利亚来讲不会有致命的一击。叙利亚实际上它已经被严密的制裁了。但是它左有黎巴嫩,右有伊拉克,背后还有伊朗。所以制裁在段时间内是控不住它的。我觉得现在西方一个是不愿以短兵相接,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军事干预。在这种情况下,退而求其次它只能等待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的成长壮大。所以这次叙利亚只有会议一个间接的目标,就是帮助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来整合叙利亚的反对派。所以要达到这个目的,恐怕会矿日持久。

    主持人:其实这个听起来又很难,你要是想让它在国内的反对派成长,你必须得给它提供武器、提供支援。但是你提供支援,又担心这些武器可能流失到其它的地方,这就变成了一个矛盾。你不提供武器,你又指望反对派能自己先成长起来,这个可能性大吗?

    尹卓:我们的间接干预它可以想办法,比如供应军,现在有供应军进去了。我们就说现在像伊斯兰战斗团像贝尔哈吉他带的一批部队,这样的人进去…

    主持人:它是有基地背景的呀?

    尹卓:它有基地背景,但是毕竟它主要是伊斯兰的极端势力。

    主持人:那它并不是西方所愿看到的介入的力量?

    尹卓:是的,但是它会壮大。如果西方控制的好,比如它的特种兵进去,另外沙特等这些国家派特种兵进去,作为骨干力量为核心,来组建武装团伙。就有可能达成像利比亚那样的结果。

    主持人:就是像贝尔哈吉这样从利比亚出来,然后又到叙利亚,这种有基地背景的力量,您觉得西方也会利用它吗?

    尹卓:当然会利用,因为推翻卡扎非他都利用了,为什么推翻巴沙尔它不利用。推翻卡扎非以后,当然它有后果,但是这个后果毕竟它认为它是能够控制的,毕竟现在它主要是要一个政治成果……

    制片人:战丽萍

    策 划:王冬妮 

    编 辑:刁伟华 高佳鑫 李妹妍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