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叙利亚危机狂澜即倒 中国特使临危赴叙(20120217)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7日 22: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75b20be73f24a0da967755ee080d38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西方与阿盟联手再次炮制的叙利亚决议草案这次终于闯关成功,在联合国大会获得通过,中国再次投下反对票,尽管无法阻止草案的通过,却再一次亮明了中国立场。虽然联大决议并不具有约束力,但决议中明确要求巴沙尔下台,并为一些国家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开了绿灯,这会不会为叙利亚暴力冲突火上烧油?被迫推动宪法改革的巴沙尔表示不会下台,内外双重重压下的叙利亚又向何处去?

    我们就这些话题,今天请两位嘉宾继续进行分析评论。一位嘉宾是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兼总干事张小安女士,您好。还有一位嘉宾是《国际问题研究》主编阮宗泽,您好,欢迎两位。

    在节目开始我们通过一个短片先来了解一下中国特使赴叙利亚进行斡旋,以及来自联合国大会的消息。

    就在叙利亚局势日益严峻之际,中国政府派出特使、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翟隽于17号至18号访问叙利亚,临行前翟隽表示,中方密切关注叙利亚局势发展。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 翟隽:我们也呼吁叙利亚政府能够认真倾听,人民要求变革、要求要求发展的合理呼声。我们也呼吁叙利亚各个政治派别,能够通过法制的、非暴力的手段来表达自己的政治意愿。

    据悉,访问叙利亚期间,翟隽将与叙利亚政府及有关方面就当前叙利亚局势交换意见,促和劝谈,以期发挥建设性作用。

    就在北京时间17号凌晨5点20分,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新决议草案,表决结果为137票赞成,12票反对、17票弃权。决议呼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并将通过提供技术和物质援助的方式,向阿盟处理叙利亚危机提供支持。中国、俄罗斯、古巴、朝鲜、伊朗等国投了反对票。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大使在表决后进行了解释性发言。王民表示,中方谴责一切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呼吁叙利亚各政治派别通过法治和非暴力途径表达政治意愿;中方敦促叙利亚有关各方立即开启不附带先决条件的包容性政治对话,不赞成对叙利亚实施武力干预或强行推动所谓“政权更迭”。

    主持人:中国特使副外长翟隽这次去叙利亚斡旋这个时机值得关注,我们也注意到正好在中国、在联大投下反对票的时候,这次的斡旋行动它有什么样的含义呢?  

    《国际问题研究》主编 阮宗泽:这次翟副部长的斡旋是受命于为难之际。因为正如你刚才讲到,联合国刚刚通过了在联大的这个决议,中国是投了反对票的,自然把很多目光都吸引到了中国代表团的身上。但是我想现在有的舆论讲,如果中国成功的话,会像中国致敬。如果中国失败的话……

    主持人:因为国家很难找到遮羞布。

    阮宗泽:我的感觉就是有的国家它是不愿意像中国致敬,有的国家就是希望看到中国失败。因为这次我感到现在这个对抗的情绪在增加。为什么这时候要去呢?中国是个大国,大国就应该要有大国的担当,中国是一定要去。我们上一次1月4号投了反对票以后,这次再次投反对票,投完反对票之后还有什么行动呢?我想中国寂要善于投反对票,又要更巧妙的利用反对票之后的空荡做劝和促谈的工作。这次也是翟副部长要做的工作,和叙利亚的政府包括它的反对派也进行接触。

    主持人:您觉得这种斡旋能取得成功吗?

    阮宗泽:成功实际上钥匙并不掌握在中国的手里,我觉得取决于很多因素,但是我想中国努力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因为它展示了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而且我们确实在叙利亚的危机上不能缺席,我们不是一个旁观者。

    主持人:但我看到一些中东的媒体说,其实中国在叙利亚的利益很少,所以中国投下反对票主要是为了组织西方为所欲为。但是也有一些阿拉伯媒体提出了一个疑问,中国这样的举动难道是为了保巴沙尔政权吗?张会长您怎么看?

    中国联合国协会附会长兼总干事 张小安:我觉得中国政府对这方面实际上已经有很明确的答复了,我们对叙利亚这个问题既不支持谁,也不保护谁,我们的立场是希望各方,包括政府、包括各不同的政治派别能够马上停止暴利,能够坐下来进行政治谈判,来解决叙利亚目前的危机情况。

    主持人:但我们也看到,有一些西方的评论说,你投反对票就是在纵容暴利,您怎么理解?中国反对的到底是什么?

    张小安:中国这次投入反对票,我个人的理解是有三点。

    第一点,就是中国一贯主张要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特别是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同时主张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预期的冲突和争端,同时也反对使用武力,这个是中国一贯的立场。我们对叙利亚这个问题也是采取了一个同样的立场。但是这个决议草案本身它的内容暗含了,对叙利亚要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的内容,这个是明显的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违反了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因此中国政府是反对的。

    主持人:所以说也有人谈到这份决议草案通过的话,可能会纵容很多国家像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反而使得暴利的这种趋势有进一步绵延的可能。但是我们也看到这份决议当中,既然说包含了一些不平衡等等这样的内容。但是为什么137个国家还是投下了赞成票?

    阮宗泽:你问的这个问题问的非常,也很尖锐。为什么?我在想有这么几点:第一个,联大的投票它也有很大它的规则和潜规则。比如说,在这次137个国家虽然投了赞成票。但是我的理解是有一些国家是在威逼利诱之下做出的决定。比如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这投票之前,有的国家甚至它没有投票的资格,因为它在联合国会都没有交齐。在这时候,有钱的国家就出钱,我帮你交这个会费,但是原则和条件就说你要投票来支持我,这是一个。问题是毕竟是这样,还是有100多个国家在支持,这时候中国投的反对票我觉得更有意义。为什么?我是这样想,票数成可贵,原则价更高。中国是在投这个票,我们是在维护联合国的宗旨和权威,我觉得这个原则是不能做交易的。

    主持人:这个原则是什么?

    阮宗泽:比如说刚才讲到,你也问中国反对什么?在这个新的决议当中,这个决议实际是上一次2月4号决议草案的延续。还加上了12号阿盟另外一些新的东西,但是在这个决议草案里头,我看了之后,我发现比如说第八条,里头清清楚楚的写着“完全支持阿盟的那个计划”,“阿盟的那个计划”是指1月22日阿盟外长会在开罗的计划。那个计划里头实际上就划了一条路线图,路线图就是说巴沙尔要下台,在两个月之内要完成政权的更替和交接,在实行新的政治改革。所以,刚才张院长讲到,它非常清楚的暗含了“政权更迭”,这是超越了联合国宪章的范畴。

    主持人:就是外部干涉,然后使得叙利亚进行证券更迭。

    阮宗泽:对,如果你在两个月之内不完成的话,它就有进一步施压的可能,就有外部干涉,你非下台不可。所以这个会带来一连串的多米洛效应。

    主持人:我们其实也知道安理会曾经否决了这份决议草案,虽然这份决议草案和安理会否决的内容差不多。张会长,这个程序是什么样一个程序?安理会既然已经否决,为什么又可以拿到联合国大会上,然后通过?

    张小安:虽然联合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安理会正在审议的有关的决议草案是不能拿到大会上来审议的。但是,实际上在历史上很多的突破,有很多的决议在安理会没有通过,就拿到大会来通过了。所以这个实际上已经就等于是早就通过了。

    主持人:这是不是意味着安理会成员五常的一票否决制,实际上好像权威性在降低?

    张小安:也不一定这么说,因为联合国大会的决议草案的效率和安理会是完全不同的。

    主持人:就是它不具备约束性?

    张小安:不具备约束性。

    主持人:现在通过的这份决议,您觉得不具备约束性的决议,对叙利亚局势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吗?比如说,会不会马上就有很多国家向反对派开始提供武器,然后开始武装反对派?

    张小安:安理会这个决议通过,它虽然没有强制的约束力,也没有执行的机构。但是它是有一个表示政治的宣誓,它在舆论上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西方这次极力推动,强行表决这个决议,实际上也是为了对叙利亚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所以我想从舆论上讲,应该还是也一定的作用的。

    主持人:对叙利亚的局势还是会产生影响的?

    阮宗泽:它另外的影响,我加一句,就是实际上是对叙利亚下一步发展,我觉得埋下了更多的火药。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有了联大这个决议以后,似乎很多国家都得到了支持,它就可以进一步向巴沙尔政权施压。另外一个,更有理由向反对派提供支持,包括资金上的支持,可能今后武器、弹药的这种支持。实际上叙利亚国内的核减将是更加的困难。

    主持人:那么叙利亚会不会进一步的走向流血冲突呢?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叙利亚目前的局势。

    16号,叙政府军开始向反对派武装占据的南部重镇德拉发动攻势。目击者称,政府军出动坦克和重机枪,对反对派武装进行追剿,巷战持续数小时,反对派自由军也发射多枚迫击炮还击。

    据半岛电视台16号中午报道,在德拉的许多街区都能听到爆炸和交火的声音。半岛电视台还报道,反对派称,15号政府军在伊德利卜和大马士革农村省以及阿勒颇等地都展开了军事行动。而如今的霍姆斯已是满目疮痍,在许多街区,武力冲突仍在继续。

    由于各自主张不同,叙利亚境内外反对派没有联合,虽然都宣称代表叙利亚全国反对派,但实际上是各自为战。由于缺乏武器和统一领导,反对派武装的战斗力与政府军相差甚远,很难正面交锋。

    为回应变革呼声,叙利亚政府近日宣布将于26日举行新宪法草案的全民公投,舆论分析此举将是叙利亚政府为平息抗议示威活动所采取的重要措施,舆论分析,此举将使叙利亚政府为平息抗议市委活动所采取的重要措施。不过若按新宪法草案规定,巴沙尔到2014年才任职到期,所以公投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主持人:我也看到海湾国家的一份关于叙利亚的民意调查说,在动荡了10个月以后,巴沙尔政权目前的民意支持率还达到50%到60%。在这种情况下,而且是海湾国家做出的这样的一个民意调查,我们不管它是不是低估了。在这种情况下,比如说现在目前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这份决议草案,能够使得巴沙尔下台吗?

    张小安:我觉得实际上海湾国家,包括阿盟国家内部有很多分歧的,有很多国家不同意决议草案的。从决议草案的提出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只有12个是阿拉伯国家,阿盟国家一共22个,所以有接近一半的国家没有参与,特别是像伊拉克、像阿尔及利亚、像黎巴嫩,像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它们是有不同意见的。

    主持人:海湾六国并不能够代表整个阿盟的态度,对吧?

    张小安:对。

    主持人:那您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这份决议草案的出台能够使得还有一些名义支持率的巴沙尔政权下台吗?

    张小安:我觉得这个决议本身并不一定能够使他们达到这个目的。

    主持人:阮教授您怎么看?

    阮宗泽:这个决议本身我同意是达不到这个目的,但是它带来消极的后果,我觉得是很严重的。比如说西方它对反对派的支持,跟它一个更好的理由,它就可以公开化,而且对反对派的支持力度更大。因为现在一个很明确的目的西方就是要搬倒巴沙尔政权,这是它唯一的目的。实际上比如说要停止暴利冲突,我觉得叫做心口不一,它是要支持加大对反政府力量的支持。然后让它抗衡,甚至最后把巴沙尔政权搬下台。这个决议本身我觉得为它贴上了一层正义,或者是合法性,或者是抢占了某种舆论的高地。

    主持人:逼巴沙尔下台其实已经占据了一个舆论的高低,为下一步的局势发展埋下一个伏笔。

    阮宗泽:而且这就是希望下一步还要加强利用两大决议的价值所在。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俄罗斯现在其实对巴沙尔政权目前还是支持的,包括一些俄罗斯的官员也说巴沙尔民意支持率还是占多数的等等。但是巴沙尔也提出来,说自己不会下台,再次重申了不会下台。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局势进行怎么样的发展,才能够使得巴沙尔下台?

    阮宗泽:当然取决于很多因素,一个当它首先是叙利亚内部,我觉得最终还是应该由叙利亚人民来决定他们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以及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在内部在讲,我们可以看到,巴沙尔它现在实际上还在加强对反对派的清剿行动,它并没有停止。而我们中国是呼吁要停止的一切暴力行动,其实也包括政府也需要采取比较克制的措施,你在创造对话的气氛。但是问题是反对派在其他外国势力的支持下,也在加大对政府的进攻和挑衅。所以我们刚才短片当中看到,实际上这个战火并没有因为各种决议的通过,并没有因为各种人去斡旋,比如说俄罗斯的外长去了叙利亚,这次翟隽副部长也去叙利亚,并不因此它的战火会熄灭。

    主持人:翟隽副部长去斡旋的目的就是,希望政府军和反对派其实都能够保持克制。但是您刚才也谈到了,可能局势的发展其实并不取决于中国的斡旋。

    阮宗泽:所以这就带来另外一个让人担忧的问题,对抗性在增加,其实有的人他是不愿意看到这种真正的和解。

    主持人:但是巴沙尔总统好像也在推动对话呀,不仅仅是好像进行这种军事上的围剿。我们看到比如说26号开始的新宪法草案的公投,2014年巴沙尔总统才下台。

    阮宗泽:这个可能对反派对,对一些西方势力来讲,做的太晚了,也太少了。他们恐怕等不到2014年。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可能还是会按照阿盟提出既定的路线路,2个月之内就得让他下台?

    阮宗泽:这是最让人担心的发展趋势,下一步,如果照这样走下去的话,冲突和战火只能会升级。

    主持人:所以我们看到,一边是包括中国的很多国家在进行积极的斡旋,但是另外有一些国家,却在不断的伺机而动做着一些军事上的准备,这使得叙利亚局势到底会像何处发展?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看一看。

    此前,据以色列“戴伯客情报网”的消息,英国和卡塔尔的特种兵已经潜入叙利亚霍姆斯,为那里的反对派武装人员提供培训和充当顾问,并为随后西方国家可能的空袭做地面引导。在去年的利比亚战争中,就有西方国家的特种部队空降到利比亚境内,进行类似的活动。

    与此同时,在侦察与情报方面,美国中央司令部为叙反政府武装提供方便的秘密行动也早已开始。有消息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秘密要求美中央司令部制定多套“叙利亚军事预案”,其中包括在美军提供情报与空中力量支援下,叙反对派武装进行地面作战。

    面对叙利亚的紧张局势,阿盟一些国家早就有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之心,17号在联大通过的决议中明确表示可以以各种方式向叙利亚提供人道援助,外界普遍认为这一内容等于给阿盟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开了绿灯,资助和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的举动从此将被合法化和公开化。

    阿盟12号还曾呼吁派遣阿盟与联合国联合维和部队,13号就得到了欧盟的积极回应,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13日发表声明表示欢迎这一提议。尽管各方认为目前联合国派出维和部队的可能性不大,但足以看出,西方和阿盟对叙利亚军事干预的冲动已经到了难以按捺的地步。

    主持人:张会长,您作为联合国问题专家,您觉得联合国在什么样情况下才有可能对叙利亚派出维和部队?

    张小安:我想联合国的为何行动它是有一个三原则。一个是当时方要同意,第二个要采取一个公正的立场,另外就是说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才能自卫,这个是维和的三元则。现在叙利亚目前的状况是没有维和的条件,首先一个当事方他不同意,另外一个它现在还在战争的、暴利的状态。所以双方应该停止暴利,有一个维和的条件以后,维和部队才能进去。

    主持人:这种条件显然是不具备的,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派维和部队,恐怕对维和部队自身的安全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那您觉得比如说西方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再次绕开联合国对叙利亚进行动武,这种可能性大吗?

    张小安:我觉得如果西方要是采取动武行动的话,他们也需要考虑动武之后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因为叙利亚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中东的中枢神经,它不像利比亚这么简单,只是一个单独的国家,它影响到整个一个地区的安全。如果动了叙利亚以后,他连带的,比如说像黎巴嫩的真主党,袈裟的哈马斯,另外当然更重要的是伊朗,他们会采取什么动作。所以这个会对整个一个地区会产生一个很大的影响,所以西方也需要考虑这方面的因素。

    主持人:但是当然西方颠覆巴沙尔政权这个决心是显而易见的。美国现在在等什么?

    阮宗泽:它叫做志在必得,对美国来讲,对西方来讲,它现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现在西方提出来,叙利亚政府军对反对派的清剿造成了人道主义灾难,所以要保护平民,所谓的叫保护的责任。其实中国基本上也赞成需要保护,但是我想同样中国的就是我们要如何更负责的来行使这个保护。你不能通过打着保护责任的的旗号,造成更大的人道灾难,这个灾难在过去我们就看到过,比如说像今天的利比亚,其实还有很多人道的灾难还有发生。但是谁也不去再关心、再关注它。这种以报治报,何时休?你刚才讲到它干预,就是一个时机的问题,我想下一步它现在只是从舆论上和外交上增加对巴沙尔政权的压力。然后从舆论上争取一种更大的优势,我要讲的话,客观的讲,在这方面中国、俄罗斯并不占优势,在国际舆论这个领域他们是强势。

    主持人:现在甚至有人说其实西方在联合国推动这样的一个决议草案,其实也是西方针对叙利亚B计划的一部分。就是把人道主义当成一张牌来打,你反对这个决议草案,就是反对人道主义,就把你逼入这样的一个境地。

    阮宗泽:所以最后似乎有的人就更加直白的说出来,今后中国要对叙利亚的这种留学,俄罗斯你要对叙利亚的留学负责,我觉得这个完全是对中国的行为在抹黑。

    主持人:所以我们也看到有些媒体也谈到了,其实一些西方人等着看中国的笑话。说你去斡旋吧,你要是斡旋失败了,你就是遮羞布。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该怎么样避免陷入到这种境况当中?

    阮宗泽:一个就是中国还是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和原则,我觉得这个是不能做交换的。因为比如说我们投了反对票,这次又派翟隽副部长作为特使,实际上在同时我们还派出多路的特使在访问。比如说吴思科大使,还有其他一些大使,都在这个地方进行穿梭。实际上我觉得它的听众是挺多的,但是有两个听众我觉得要注意,一个首先我们要针对阿拉伯国家,我们投这个反对票,其实并不是针阿拉伯国家,我们跟阿拉伯国家的关系非常好,从2004年我们建立了中阿合资论坛以后,发展的应该说是进入了一个比较好的黄金时期。我们也希望像这种,比如说中国这种反对票不会影响,我也相信不会影响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

    主持人:但我们也知道现在这种境况下劝和促谈是何等的困难。我们怎么样避免?我们怎么样对待那样一种心态?就是等着看你,我看你中国怎么着到遮羞布。我们怎么对待这种心态?

    阮宗泽:我觉得现在确实也是中国面临的一个挑战,中国现在已经在国际的聚光灯下,一言一行都可能被放大。别人都在看着你,有的人希望你成功,但是有的人不希望你成功。实际上我觉得也不能与完全是否成功来衡量中国的行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坚持的是原则。而且这个鲁尼的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因为这个结果本身它并不完全操纵在中国的手里,取决于很多地方。比如说刚才讲叙利亚问题,它不是说中国掌握着某种魔棒,一点,点石成金,它就会化开这个纠结。实际上做不到,像有的它就是加强对反政府武装的支持,就是不让发作平衡的这种信息,它只对政府提要求,而不对反对派提要求。这个时候你的斡旋实际上也是也限,所以我想一定意义上我们对翟部长的这种此行,也要以现实的态度来观察。

    主持人:美国现在是不是已经在实施B计划?通过各种外交的、政治的压力,然后把一些国家逼到绝境,到最后感觉非得请我大老来出厂收拾这个局面。

    阮宗泽:对,我估计它的路线图是这样,B计划的三部曲。第一步去就是外交和舆论上的压力,第二部曲就是对反对派的支持,第三部曲就是要求开设人道主义走廊,开设一些比如说禁飞区、安全区所谓这样的,这就跟外部的入侵,或者外部的军事干预,带来的合法的条件,我们在叙利亚问题上,其实1973号决议已经是一个证明。

    主持人:所以虽然有利比亚那样的先例,但是这种情况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在联合国大会的这种机制下,我们怎么能够把我们这种原则和立场像更多的国家阐明呢?让大家理解我们的这种做法?

    张小安:我想我们在联合国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来说明我们的立场为什么对叙利亚问题是采取这样的一个立场。实际上也有很多发展中国家他们对我们的立场是知道的、理解的,而且也是支持的。只不过……

    制片人:滕双双

    策 划:王冬妮

    编 辑:朱同合 杨威 高佳鑫

    E-mail:chinanews@cctv.com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