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新闻1+1]叙利亚问题:中国的主张!(20120209)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9日 22: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fe89f8d2f174e7383232cf90537f58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面对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中国为什么投下反对票。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李保东:同不少安理会成员一样,中方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地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

    叙利亚局势骤然升级,联合国安理会究竟应该发挥什么作用。

    俄罗斯外长 拉夫罗夫:昨天(7日)我们直接问了巴沙尔总统,他确认,已将启动全国对话的事宜。

    对于俄罗斯有关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举行对话的会议,美国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8号表示拒绝。

    《新闻1+1》今日关注:叙利亚问题,中国的主张!

    主持人 董倩: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今天的节目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发生在2月4号的三张新闻照片,第一张是在2月4日联合安理会的一个表决现场,表决是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接下来举手者是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他举手表决的是,否决票,这一张是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他在表决中投否决票,就是这两张否决票使得叙利亚的决议草案没有通过,在此之后相关涉及到的各方也纷纷调节了自己的外交行动,比如说撤回自己的大使,还有派员进行斡旋等等。

    为什么会出现接下来的一系列的变化,中国投否决票,究竟否决的是什么?

    画面提示:叙利亚业余拍摄者提供画面

    在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冲突依旧,而在叙利亚之外,俄罗斯与西方国家阿盟的政治缠斗也在进行中。

    画面提示:2012年2月6日新闻

    拉夫罗夫7号将前往大马士革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会晤,据俄对外情报消息,双方会晤期间将讨论如何通过改革,以最快速度稳定叙利亚局势。

    然而,西方国家和阿盟对俄罗斯出访叙利亚进行政治斡旋的意向并不买账,美、英已经率先召回其驻叙利亚大使,其后法国、比利时等国也加入这一行列。

    画面提示:2012年2月7日新闻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兰6号在一份声明中说,介于叙利亚国内的安全趋势不断恶化,美国将暂时关闭驻叙利亚大使馆,撤出包括大使罗伯特·福特在内的所有外交官员。同一天,英国外交大臣黑格宣布召回英国驻叙利亚大使,以进行局势咨询。

    而美国更是推动联合国框架外的叙利亚问题解决途径,从而让阿萨德下台。

    画面提示:2012年2月7日新闻

    希拉里呼吁和美国志同道合的国家,要成立一个正式组织,从而协调对叙利亚反政府方的支持,并且强调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是必须要下台的。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踏上了叙利亚的土地。

    画面提示:2012年2月8日新闻

    7号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一行抵达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并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举行会谈,拉夫罗夫在会谈时表示,俄罗斯希望叙利亚尽快恢复和平的局势。

    共渡危机,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选择了站在阿萨德一边,而针对西方国家和阿盟的近日行动,昨天,从叙利亚访问归国后,拉夫罗夫予以还击。

    画面提示:2012年2月8日新闻

    拉夫罗夫说某些国家不应该只一味强调叙利亚政府对国内抗议是非采取的行动,而忽略了叙利亚国内的暴力事件中也有叙利亚反对派的影子。

    拉夫罗夫也带回了巴沙尔,愿与反对派对话的消息。

    画面提示:2012年2月8日新闻

    拉夫罗夫说,巴沙尔愿意与反对派对话,并已经授权副总统法鲁克·沙雷召集全国对话。

    然而,俄罗斯的声明似乎并不奏效。

    画面提示:2012年2月8日新闻

    欧盟对外行动属执行秘书长皮埃尔·维蒙8号在布鲁塞尔说,欧盟将在本月27号举行的成员国外长会上作出对叙利亚实施新一轮制裁的决定。

    对于俄罗斯有关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举行对话的呼吁,美国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8号表示拒绝。

    董倩:俄罗斯外长到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进行外交斡旋,而与此同时西方表现出来的态度则是明确无误的,要求巴沙尔下台,要进行政权的更迭,接下来我们就连线本台驻叙利亚记者徐圣益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徐圣益您好,请你给我们描述一下看到的叙利亚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本台记者 徐圣益:董倩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在叙利亚看到安全的局势还是不能用乐观形容,我们收到的最新消息就是,显示在中部城市霍姆斯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交火还在持续,而且由于这样的交火已经导致近30人的死亡。这样的一个持续的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交火在大马士革的郊区也同样进入到了第五天,而且我们在9号凌晨收到的报告就显示,在大马士革郊区的马达亚和扎巴达尼地区就有炮轰的迹象,而且这两个城镇报告有18人因为炮火而死亡,而且有上百人受伤,而且里面的居民也反映这两个城镇的电力、通讯现在完全被切断,而且食品、药品及婴儿奶粉也是处于非常短缺的状态。而且我们也值得注意,在上个月扎巴达尼的政府军和反政府军双方是达成了停火协议,但是由于周五的交火,这样一份非常可贵的停火协议也就此被打破,我们看到,由于现在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交火,阿萨德政府在外部不断受到来自西方和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和外交的压力,但是在8号其外长的声明当中也显示,叙利亚政府对肃清由外国政府支持的武装团体的军事行动还是会继续,短期内我们还是会觉得,这样的交火没有停止的迹象。

    董倩:我们也了解到,在拉夫罗夫离开叙利亚之后,叙利亚政府出了一个宪法的改革,这种举措对于目前对立的双方来说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徐圣益:在拉夫罗夫和阿萨德总统会面完毕当天,叙利亚政府就宣布了这样新宪法草案的完成,这份草案其意图也是想缓解现在国内动乱的迹象,我们从新草案的新条款修改当中,我们也看出,无论是我们知道叙利亚原来的宪法是对总统的任期是无限期的,现在新宪法对任期有了一个认定,只能最多任14年,还有一个是对自由选举以及多党制有了提及,这些其实都反映了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的政治诉求,反对派我们在采访中也认识到,他们是非常欢迎的,因为他们会觉得,一个有了宪法的改革将会推动其他改革的开始。而有的反对派还是抱一个悲观的态度,就是宪法的改革是否会缓解现在国内的冲突,他们抱有不太乐观态度,觉得阿萨德从2000年上台以来是不断呼吁改革,但是很少有改革的措施有成效,另外一方面,现在我们在过去的几周内,暴力冲突是在持续升级的状态,有一些反对派也认为,他们无法接受是一边在镇压,一边谈改革,如果这样的暴力冲突持续下去,他们只会增加对政府改革以及和谈的诚意。

    董倩:好的,谢谢徐圣益给我们带回来的最新报道。

    俄罗斯的外长在叙利亚高调停留了几个小时,我们能够看到的画面就是他在叙利亚受到夹道欢迎的场面,但是具体俄、叙之间进行了什么样的接触还是不得而知,但是我们注意到,关于叙利亚当局和反对派如何进行沟通,美、俄双方却发出南辕北辙的表态,我们注意到,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访问叙利亚之后,他说了这么一段话,他说“巴沙尔确认说,他已经全权委派副总统沙雷与所有反对派进行联络,组织所有叙利亚国内政治力量参加民族对话。我们呼吁那些对叙利亚反对派有影响力的力量,尤其是那些境外的力量,敦促反对派同意展开民族对话。”这是拉夫罗夫对于双方进行对话的一种表述。

    我们再来看美国白宫发出什么样的声音,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说,在叙利亚局势的初期,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有机会同反对派进行对话,但他没有抓住机会。美国认为目前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已经没有进行谈判的机会了。美国表示出来是一种斩钉截铁的,不再进行叙利亚反对派还有执政当局之间的对话。

    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述上的南辕北辙,我们接下来连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曲院长您好,刚才我们也说了美国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支持叙利亚的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进行对话,但是为什么他们现在却不给叙利亚这样的机会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曲星:美国现在正好处于一种恼羞成怒的状态,就是说美国想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联合国安理会,在安理会被否决之后现在处于一种不理性的状态,俄罗斯提出这一方案就是说要开展政治对话,只要开展政治对话,就意味着,巴沙尔以以及他的复兴党在未来的政治架构中会有某种地位,因为对话就是通过妥协来解决问题,美国希望不仅希望巴沙尔下台,而且在叙利亚未来的政治架构中,不应该给巴沙尔其他党以任何存在的空间,这是他们目前处于尖锐对立的最根本原因。

    董倩:曲院长,您分析在美、俄之间,在叙利亚当局和反对派之间是否能进行沟通这个问题上,他们双方的最根本的冲突是在什么地方?

    曲星:最根本的冲突说到底还是一个大国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上的冲突,美国要把中东地区对美国不友好,美国不喜欢的政权彻底全部搞掉,美国对叙利亚施加这么大的压力,实际上是做给伊朗看的,就是说如果把叙利亚治服了,伊朗孤家寡人也很难再长期持久撑下去。对俄罗斯而言,俄罗斯在整个中东地区叙利亚是它唯一个硕果仅存的战略支点,如果叙利亚完全倒下去,俄罗斯在中东就没有这样的战略支点,所以是从国际上层面讲,最根本的原因。

    还有一个国内政治层面的原因,俄罗斯和美国今年都要进行总统大选,虽然在俄罗斯普京当选总统已经什么悬念,但是他也不愿意被选民们认为,自己在跟美国角力中处于一种示弱的状态,对奥巴马来说今天他的选举未知数非常多,因为国内经济状况并不是太好,所以未知因素非常多。在这个时候如果在国际问题上示弱的话,有可能被认为他的大选的时候是一个减分的因素。所以在从事这点出发,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示弱。

    董倩:好曲院长,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向您请教。

    我们再回头说2月4号中国和俄罗斯投的这两张反对票,中国投出的反对票引起的猜测很多,我们不妨回头看一下我们为什么投入这样的票。

    联合国安理会4号中午就关于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中方投以否决票。

    中国场地联合国代表 李保东:同不少安理会成员一样,中方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的复杂化。

    这是一次气氛激烈的表决,联合国安理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赞成还是反对,每一个成员的选择都会给当前的叙利亚局势带来巨大影响,2月4日,针对这份已经辩论数月的,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都投了否决票。

    李保东:有的成员要求继续就草案进行磋商,这是合情合理的,但遗憾的是,上述合理的换且未被采纳,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的情况下,强行推动表决,无助于维护安理会的团结和权威,无助于问题的妥善解决,因此,中国对这一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

    为什么投下反对票,中国政府已经在多个场合明确阐述了自己的主张,中方始终认为解决叙利亚问题不能指望一份闭门磋商出的对叙决议草案,中方还认为各国还应该遵守《联合国宪章》,应该充分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应该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和矛盾。

    李保东:叙利亚是中东地区的重要国家,叙利亚保持与稳定,符合叙利亚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中国愿同国际社会一道,继续为妥善解决叙利亚问题发挥积极和建设性的作用。

    2月6日,在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记者们提问最多的依然是叙利亚问题,而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也不断地重申着中国的态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刘为民:在叙利亚的问题上,中方并不是谁的庇护者,也不刻意反对谁,而是秉持客观、公正的立场,和负责任的态度,我们的目的就是使叙利亚人民免受暴力冲突和战火,而不是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中国为什么投下反对票,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的理解是,出国允许外部干涉,无论是伊拉克式的地面打击,还是利比亚式的空中打击,最终受害的还是这个国家和人民。而通过叙利亚自己的努力解决危机,进程可能慢一点,但付出的代价和后遗症也会少些。

    针对叙利亚局势中方还会采取哪些具体行动,推动局势走向缓和,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透露,中方正考虑近期派员访问地区有关国家,继续为推动叙利亚的政治解决发挥建设性作用。事实上,关于叙利亚问题,中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安理会行使否决权。

    画面提示:2011年10月5日新闻

    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

    俄罗斯、中国投了反对票,由于俄罗斯和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因此决议草案未能获得通过。

    相隔4个月,两次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因为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反对票,都未能在联合国安理会获得通过,面对一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面对一个复杂的国际敏感问题,中国的态度正在深刻的影响着世界。

    董倩:在中国投了否决票之后,美、英双方的反响非常强烈,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说了这么一段话,他说安理会某些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坚定地出卖了叙利亚人民的意愿,美国对此表示反感。随后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也说这是联合国耻辱的一刻,应该说他们的反映是有些强烈,而且是不顾外交上的礼仪,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我们继续连线曲院长。曲院长应该说黑格也好,赖斯也好,他们的反映在外交场合可以说是失态的,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曲星:比如说美国在安理会曾经60多次投票否决关于中东问题的提案,但是大家没有以这种外交失态的脸来对待他们,这次他们这样做我刚才讲了,实际上是他们想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安理会,然后又达不到目的以后,一种非常恼羞成怒的,甚至用俄罗斯的话是歇斯底里的态度。

    董倩:我们不妨再请给我们分析一下,中国投了否决票,它反对的到底是什么?否决的是什么?

    曲星:实际上否决的是一份有可能违背《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的草案,因为如果通过安理会通过决议决定政府哪个应该下台,哪个政府应该上台的话,这样就破坏了国际国会,迄今为止一些赖以生存的原则。第二否决是有可能合法的向叙利亚发动战争的这种可能性,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根据原来提案的草案的内容,如果被付诸实施的话,它会一步步紧逼,最后局势就会像利比亚那样最后发展成为西方发生战争的借口。同时它还否决有可能把政治协商的大门关闭的可能,因为俄罗斯一直在进行这样的外交努力,它要求西方多给几天时间,让它的外长访问了叙利亚之后根据访问的情况对草案进行修改,再进行表决,但是就这么两三天的时间,西方就是不给它,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本来可以进行外交斡旋的空间没有了,所以否决的是这么一种可能。

    董倩:谢谢曲所长,稍候还是有问题向您请教。

    我们说中国在投了否决票之后,一方面要进行各种各样的解释工作,另外一方面也在做着一些实质性的建设性的工作,我们来了解一些最新的信息。

    刘为民介绍说,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代表团,于6号至9号访华并与中方举行会谈,中方阐述了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代表团也赞赏中国长期以来,在中东地区事务中所持正义立场,表示愿与中方加强沟通,并希望中方发挥更大的作用。

    刘为民:中方也阐述了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叙人民要求变革以及维护自身利益的合理的诉求应该得到尊重,叙利亚政府应该切实兑现改革的承诺,尽快开启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的政治进程。

    在回答记者关于代表团此访是否与中国否决安理会决议草案有关的提问时,刘为民说,此次访问是前阶段早已商定的,中方与包括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在内的主要反对派组织保持着接触和联系,积极劝和促谈,为缓和局势做了大量工作。

    董倩:今天下午结束的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释放了刚才这样的信息,我们要继续连线曲星教授,因为我们注意到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注意到有这样的信息,就是与叙利亚的反对派有一个交流,叙利亚反对派而且也赞成中国的立场,曲教授,这对外释放了什么信息?

    曲星:对外释放了一种中国正在进行一种非常建设性的努力,一方面向叙利亚政府来施加一些影响,告诉叙利亚政府这是目前国内的局势,人民的改革愿望应该得到满足,目前在叙利亚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暴力行动、冲突应该停止。同时跟叙利亚的反对派接触,告诉他们只有通过包容性的政治对话,对叙利亚的人民和国家及未来,才是伤害最小的这么一种方案。同时,跟阿盟保持密切的接触,鼓励阿盟在阿盟框架内解决问题,避免给外国的武力干涉发动战争提供借口。同时中国也跟西方国家,不停地阐述自己的立场,而且在金砖国家内部来进行立场协调和沟通,所以这样是一种全方位的、积极的、建设性的外交上的努力。

    董倩:曲教授,您觉得随着事态的发展,未来这种叙利亚的局势有可能仍然通过外交渠道和政治渠道解决,而不见得一定要诉诸武力来解决吗?

    曲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西方如何看,我本人对叙利亚局势是感觉非常忧虑,忧虑就是我们前面看到,现在西方已经完全是在准备复制利比亚的模式,一方面向反对派提供援助,加大对政府的制裁,成立国际小组,同时军事上做相关准备,向反对派提供大量援助,使国内政治进程更加没有办法展开,使国内的矛盾更加尖锐,所以如果西方照着这条路走下去的话,这个前景非常令人担忧。就是说安理会通过也好,不通过也好,这样的决议,如果西方费要发动一场战争的话,就目前国际政治格局情况看,没有人能够挡住他们,伊拉克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实际上在利比亚也是这么一个例子,所以在叙利亚,说实话我本人比较担忧。

    董倩:好的,谢谢曲教授给我们今天分析的这些。

    应该说从目前的局势看,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大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但是未来局势到底会如何发展,有赖于各方推动这样和平进程的动力有多大,而且我们也希望各方能够尽最大努力进行政治展开。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