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世界周刊]视线:逐鹿“天堂”(20120205)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5日 23: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7831150cf1243ba93f0f8390241d1d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

    这是阿拉伯古书中对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赞美。

    然而在本周,“天堂”变成了“战场”,大马士革近郊传出的炮火声震动了世界。

    在乱了将近1年后,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的对峙已经逼近首都,可以说是到了一个“图穷匕现”的重要转折点。

    2012年1月31日大马士革郊区赛义德纳亚镇。

    随着叙利亚政府军的陆续开进,这里的局势趋于平静。

    但对于激战中飞向赛义德纳亚修道院的火箭弹,当地人仍然怒火未平:

    在伊斯兰教占主导的叙利亚,赛义德纳亚的大部分居民信奉基督教。

    这座与城市同名的修道院已有1400多年历史,是一个朝圣地,却未能幸免于从1月26号开始的激战。

    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交战最激烈的地方,是距此10公里左右的大马士革东郊小镇--兰库斯。

    去年12月,阿盟观察团进入叙利亚。

    此后,叙政府军保持相对克制,并释放大批被关押者。

    而反对派武装却乘机加大了袭击的力度,开始袭扰首都大马士革郊区,暴力冲突加剧。

    自由叙利亚军,成立于2011年7月,是叙利亚三大相对成型的反对派组织之一。其成员大多是陆续叛逃的叙利亚政府军。据该组织称,到1月中旬,军队人数已达4万。

    2月2号,叙利亚政府甚至派出了负责保卫总统府安全的共和国卫队投入战斗,这也是共和国卫队首次离开总统府。

    2月2号,哈马。

    政府军再次与反对派在街道上激战,此时此地,唤起了叙利亚人的一段记忆。

    1982年2月2日,穆斯林兄弟会麾下的圣战武装在哈马发动叛乱,攻占省政府和警察局,杀死包括省长在内的250名复兴党干部。

    10天后,时任叙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德下令进行报复,叛军控制的清真寺被重炮夷平,酿成震惊世界的“哈马事件”。

    30年前的“哈马事件”是执政的复兴党与宗教势力穆兄会的一次决裂与决战,从此穆兄会始终将推翻复兴党执政作为主要目标。

    30年后,在同一时间和地点发生的哈马冲突则意味着,叙利亚反对派已经由最初的要求变革,转变为致力于推翻现政权。

    逐鹿“天堂”,扮演角色的并不只是叙利亚国内政治势力。

    叙利亚有阿拉伯心脏之称,身处新月形地带核心,在阿以争端和什叶逊尼穆斯林教派矛盾中都扮演重要角色,正因为此,巴沙尔乃至叙利亚的命运,也受到众多外部势力的影响。

    说到外部势力,首推美国和俄罗斯。

    1月31号,联合国。

    就在叙国内冲突不断加剧的关键时刻,一场关于叙利亚问题争论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

    激辩的起因是,1月28号安理会紧急磋商英法德和一些阿拉伯国家共同起草的一份决议草案:

    巴沙尔应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成立联合政府并举行立法大选。

    俄《独立报》和美国《纽约时报》不约而同地将这一幕称为“在纽约的大马士革之战”。

    而这已经不是俄罗斯第一次在叙利亚问题上“出手”了:

    2011年10月,俄罗斯否决了安理会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

    此后,俄唯一的航母“库兹涅佐夫”号抵达叙利亚港口,俄最新型的T-90主战坦克也运抵叙利亚。

    不过,双边贸易,特别是军火贸易,是俄叙特殊关系的结果而非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阿拉伯世界剩下的唯一朋友。

    “如果打开地图,你会看到美军基地已出现在中东几乎所有的国家,而恰恰在叙利亚没有。”--旅俄叙利亚民族团结委员会主席 萨拉夫

    1971年,就在哈菲兹·阿萨德上台第二年,叙利亚就将塔尔图斯港向苏联开放。

    该港成为苏联在海外建立的第一个海军驻泊点。

    叙苏关系走近,让苏联在美国精心布置的“中央条约组织”防线上打开了一个大缺口。

    中央条约组织:1955年成立,成员包括伊拉克、土耳其、巴基斯坦、英国和伊朗,美国为观察员。

    冷战后,俄罗斯的国际影响力迅速滑落,塔尔图斯又成为俄在独联体外唯一的海军港口。

    2月1号,已宣布角逐下届总统的俄罗斯总理普京,请了一天假,与青年律师会面座谈。

    这一天,距俄总统大选只剩一个月。

    与美国对抗,力挺叙利亚,正是普京向国民展示大国力量的绝佳机会。

    2月4号,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否决了由摩洛哥提交的、西方国家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

    与此同时,俄罗斯宣布,外长拉夫罗夫及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将于本月7日访问大马士革,并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会晤。

    “瘦骨嶙峋的巴沙尔躺在病床上,普京拿着心脏起博器施救,电源就是‘否决’。”

    1月31号《纽约时报》一篇评论中的描绘,和美国政治卡通网上的这幅漫画一样,都传达出对俄罗斯的某种情绪。

    的确,在复杂的叙利亚局势中,俄罗斯逐渐成为决定事态进程的一支关键力量。

    不过,如果仅仅把一切看作是美俄针对叙利亚上演的一场“巨人角力”,那也过于简单化了。

    在聚焦美俄的时候,我们不能忘了,舞台上的另一个主角。

    1月31号,在安理会上演美俄“巨人碰撞”的前夕,安理会听取阿盟有关叙利亚局势的通报。

    阿盟轮值主席国卡塔尔站到了围剿叙利亚的最前线。

    对此,英国《卫报》感慨:“以阿盟的名义,卡塔尔正在将套在巴沙尔脖子上的国际绞索越收越紧。” ----- 《卫报》

    “阿盟应向叙利亚出兵,阻止大马士革政权对平民的杀戮。”

    1月14号,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成为公开呼吁”对叙利亚实施军事干预“的第一位阿拉伯国家元首,也拉开了新一轮国际围剿的大幕:

    1月22号,阿盟通过阿拉伯倡议,要求叙政府两周内与反对派对话,巴沙尔向副总统移交全部权力。

    1月23号,叙利亚明确拒绝这一倡议。

    1月24号,由卡塔尔、沙特等组成的海合会宣布,撤出在叙阿盟观察团中的海合会国家成员。

    3天后,由摩洛哥出面提交的安理会决议草案,几乎是阿拉伯倡议的翻版。

    “我们看到一个幅员只比科西嘉岛大一点点的地区大国诞生了!”----- 英国国际问题学者 莱维

    而站在卡塔尔背后的,是通过海合会整合起来的海湾君主国们。

    “如果有人要寻找世界的圆心,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它就在海湾。”

    美国前副国务卿塔尔博特曾这样公开定位海湾在美国人心中的地位。

    不过从阿盟1945年成立以来,掌控主导权的一直是像伊拉克、埃及这样的世俗国家。

    而2011年汹涌而来的阿拉伯剧变大潮让海湾国家看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所谓宗派之战,是因为在叙利亚执政的阿拉维派与伊朗同属什叶派。

    而海湾君主国则由与什叶派对立的逊尼派掌权。

    在卡塔尔、沙特看来,推翻巴沙尔政权,扶植叙利亚逊尼派上台,符合自身最大利益。

    更何况,削弱伊朗和什叶派势力也正是美国和西方希望达成的目标。

    有人把叙利亚社会特点比喻为“马赛克”式结构--

    从教派看,有逊尼派、阿拉维派、德鲁兹派等伊斯兰教派,以及东正教、天主教马龙派等基督教派;

    从民族构成看,有阿拉伯人、库尔德人、亚美尼亚人、土库曼人等。

    这样典型多元的民族、宗教结构,又身处大中东的复杂博弈中,要想不受外部势力的影响,也难。

    而这个“叙利亚悬念”将以何种结局落幕,更是牵动世界。

    2月2号,土耳其总统居尔的一番话让全世界竖起了耳朵:“只要巴沙尔提出要求,土耳其可以为他全家提供避难所。”

    这一天,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已经抵达美国6天,正准备在纽约长老会医院进行医学治疗。

    “交权走人”,这是萨利赫走出的“也门模式”。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否也会选择这样一条“全身而退”的路? 

    除了和平交权的也门模式,还有诉诸战争的利比亚模式。

    但和当初的利比亚反对派相比,叙利亚反对派尚未形成统一战线。

    马晓霖:叙利亚的反对派大概分几个派别,国内有温和的反对派,政治反对派,他们希望通过对话,通过协商来解决叙利亚的问题,包括权利变更的问题,那么还有一派也属于这种,非武装的反对派,他们之间??是希望当局下台,但是他不卷入这个军事行动,暴力行动。

    目前在叙利亚境内坚持武力对抗的反对派只有“自由叙利亚军”一家,武器基本上是士兵叛逃时随身携带的轻武器,尽管有西方和某些海湾国家帮助,但在短期内,要挑战30万叙利亚正规军并不容易。

    李绍先:叙利亚局势会不会按照利比亚的模式发展,取决于叙利亚的反对派能不能,成长到足以抗衡政府军的这种程度,只有叙利亚局势发展成内战的这种状态,它才可能,引来外部的军事干预,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还没有出现这种状态。

    不得不承认,改朝换代、强人谢幕,已成为从去年初以来阿拉伯剧变的趋势。

    从突尼斯、埃及到利比亚、也门,都以不同方式实现了政权更迭,如今,风雨飘摇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未来也充满不确定性。

    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以最少的暴力伤害和最小的社会代价来解决问题?选择的权利应该掌握在叙利亚人自己手中。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