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野田来了 中日如何直面分歧?(20111225)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5日 22: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5b0e8cff72048219d703ca7681b743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鲁健):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日关注》正在直播。

    应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邀请,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今天下午抵达了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正式访问。这也是野田就任首相以来首次访华。在访问期间,胡锦涛主席、吴邦国委员长将分别与野田会见,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经与他举行了会谈。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访华,重点会讨论哪些议题?日本意欲购买100亿美元中国国债,是象征性的示好,还是持续性的投资?中日之间又如何妥善处理两国间悬而未决的一些问题?就这些话题,我们今天演播室也请到了两位嘉宾,进行分析评论。

    一位嘉宾是日本政治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教授,您好!

    日本政治问题专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 高洪:

    你好!

    主持人:

    还有一位是嘉宾是日本经济问题专家、外交学院副院长江瑞平教授,欢迎两位嘉宾。

    在节目开始,我们请两位嘉宾和观众朋友们通过一个短片,先来了解一下野田访华的相关背景。

    今日关注:野田访华中日讨论议题引关注

    解说: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乘坐的专机,25号13时55分,缓缓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野田佳彦第一个走出了机舱,向在场的官员和记者们挥手。

    这是野田佳彦当选首相以来的首次访华,更是本届日本民主党执政以来,日本领导人对中国进行的首次正式访问。

    对于这次访问将涉及哪些内容,日本媒体都给予了高度关注。日本媒体分析,两国高峰会晤可能谈及的问题包括:重启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条约谈判、建立海上安全管理体制、放宽日本食品进口限制等。此外,朝核问题以及朝鲜半岛当前的局势,也是日本媒体预测的重要话题。

    野田佳彦现年54岁。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系,在菅直人执政时就任财务大臣。2011年8月30号当选日本首相。

    访华前,野田佳彦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中国的发展是日本的机遇,作为1984年访问中国的中日三千青年交流代表团一员,野田称自己是中日交流之子。

    主持人:

    就像短片当中我们看到,对于这次野田来访可能会和中方谈的一些议题,日本媒体好像预测偏向于乐观?比如说谈到重启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条约的谈判问题,还有海上安全机制的问题,还有放宽对日本食品进口的限制问题,甚至谈到朝核半岛的安全问题等等。以两位的预测来看的话,你们和日本媒体的看法有什么不同点吗?

    高洪:

    日本媒体对野田访华谈到的议题做了很多预测,应该说这些预测有一定的准确性。但是也有是基于日本角度、日本立场的猜度和期待。为什么说它有一定的准确性呢?因为中日关系有多个侧面,但是基本面是非常清楚的,两国要深化战略互惠关系,要共同维护两国双边区域乃至给世界做贡献这个大局,和平稳定发展,这一点是不会脱靶的。

    刚才小片里提到的那些问题,都可能成为两国领导人会晤的重要议题。当然还有一些是因为野田在访华启程前已经做了很多说明。在前期启动过程中,外长级的接触,玄叶外相到北京来,有学者说这是给野田访华对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的一些问题。

    还有的是在那之后出现的新情况,比如半岛局势,因为朝鲜领导人突然逝世出现的一些新情况,两国领导人会谈的时候,自然也会触及到。还有一些是野田本人他为了启动访华做了一些好的表态。比方说在我们中国唐山附近渤海湾的曹妃甸,节能循环经济示范区,我们一直向日方提出希望搞这种合作的示范点。野田表示全面支持,这些东西如果谈到,应该说都是积极的点。比方说曹妃甸示范区,我们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在我们院领导的批示下,也在那做的专项的五年调查,都是两国经济关系稳定发展的好的一些示范。所以,这些东西如果谈到,应该没有大的疑义。

    主持人:

    江教授,您怎么看?

    日本经济问题专家 外交学院副院长 江瑞平:

    我想补充三点。两点是具体的,具体的第一点就是在节能环保方面依然会是这次会谈的一个核心议题。在这之前中日节能环保论坛刚刚举行过,我们在这样一个论坛当中已经注意到,节能环保在311大地震之后,核泄露,这样一个对日本的能源战略带来巨大冲击和影响的事件出现以后,中日如何来进一步的加强和发展节能环保合作,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第二点,日本财务省已经明确提出,探讨日本要购买中国的国债,额度大致是在100亿美元左右,而且是分阶段的实施。

    从总体上来看,我想这次会谈可能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节点上举行的话,可能总结过去、评估现在、展望未来,或者叫策划未来,可能是这次会谈的一个核心内容。我们知道2012年是中日框架正常化40周年,那这40年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应该是进行怎么一个回顾和总结?是需要两个领导人来定位的。现状又是如何?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比如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而且日本经历了311大地震之后,中日经济的相互依存关系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之下,如何来准确的定位、评估目前的中日关系,也是一个重要的内容。更重要的是,在中日关系进入不惑之年之后,中日关系应该怎么样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应该怎么添加更新的、更高层次、更深入的内容,这些也是需要两国领导人,在更高层次上来进行预测和策划的。

    主持人:

    我看到野田他说他是1984年当时中日交流三千青年访问团当中的一员。所以他说,我也可以说是“中日交流之子”。但是,我们从他当首相4个月来的表现,尤其在中日关系上的一系列表现来看,两位觉得他是偏向于保守,还是比较积极?

    高洪:

    这个野田把自己称作,他们从那角度叫“日中交流之子”,这个话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在这前面的G20峰会上,还有东盟领导人的非正式会晤中,他见到胡主席两次。包括第一次实际时间很短,特意提到这个事儿,说当年我是三千人访华团成员之一,胡主席是中方负责接待工作的负责人,所以我是“日中交流之子”,显然有表述一种良好意愿,因为他启程前自己的说法是建立领导人之间的这种信任关系,这种努力的成分在里边。

    当然,我们也知道,民主党政府是一个新政权,总的来说尽管现在是第三届政府,也是一年一个,经验不是很多,而野田这届政府,野田本人原来只做过财务大臣,外相也是刚做外相,所以他们在外交大国关系调整上,经验不是很多。而他们开始的时候,就像他现在自己给自己定位这样,日美关系极为重要,但同时日本和中国和美国一道去维护地区问题,推动经济发展也有深远意义,这是他给这次访问的一个界定。他也要很好的去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我个人的理解,是他开始起手的时候过于偏重美国,而且跳过了中国进行了一些外交活动。

    比方说,日本外交它是一本书的话,对野田学习,他有一个总论,是他自己整个外交格局的界定。然后第一张如果是美国的话,第二张就应该是中国。但他在这之前,跳过了第二张,直接去和东南亚搞一些接触,搞一些自己外交上的布局。甚至越过中国,伸手拿印度,这些东西只是它阅读当中的跳跃。但中国的重要性不会因此下降,所以它只能在年内坚持到北京来开展这种正式的首脑外交,以取得一种日本大国外交战略的总体平衡。

    主持人:

    江教授,您可能更多的是从经济的角度去看,那您觉得他上任4个月来总体的表现来看的话,因为我们对日本可能理解政府还不仅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形。您觉得从具体的这种作为上来讲,它对中日关系的这个定位到底是什么样?

    江瑞平:

    关于野田的对华政策,我想有必然性,有这种大格局、大局势决定的。每任日本首相所必须有这样一种对华政策的一个基本的态度。另外一个,首相本人的一些个性和它特殊的背景决定的。

    刚才高先生谈到的,野田本人的一些特点我完全同意。我要讲的是,无论哪一届日本首相,现在必须主要到中日关系一个大的格局。这个格局一个重要的动向就是中国的经济地位、政治影响力都在快速的提升。尤其对日本来讲,日本对外贸易的20%,就是1/5以上都是对华贸易。对外贸易又是日本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支柱,在这种情况之下,包括野田在内的,任何一任日本首相,可能在有些具体的政策上有所摇摆、有所波折。但是总体上他必须高度的重视对华关系、对华政策,我想这是一个由大趋势决定的,大格局决定的一个基本的态度。

    主持人:

    那另外刚才您也提到一点,这次野田来可能也是要宣布,要购买100亿美元的中国人民币国债。所以也有很多的猜测,觉得这到底是一个短期的行为,还是一种长期性的投资?到底是一个主动的示好,还是说一种投石问路。这方面的情况我们通过一个背景先来了解一下,稍候请两位嘉宾继续进行评论。

    新闻背景:百亿国债投石问路礼物?诱饵?

    解说:

    2010年7月,中国买入了6408亿日元,约合76.5亿美元的短期日本国债。当时还是日本财相的野田佳彦表示,中国正在买日本的国债,而日本却不能买中国的国债,我觉得这有点反常。此次野田作为首相访华,购买中国国债的问题自然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12月20号,日本财务大臣安住淳日前透露,野田佳彦访华期间,两国将讨论互购国债事宜,日本可能最多将购入相当于100亿美元规模、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

    作为全球第二大外汇储备国,日本首次购入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将具有标志性的意义。对日本来说,这是其外储投资多元化的战略性举措之一;对中国来说,这是人民币首次成为发达经济体储备货币,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进展。

    不过,按照日本政府的初步构想,购入中国国债的规模不超过100亿美元,占其外储总额的比例仅约为0.77%,并且还将是分期购入。专家认为,目前来看,日本持有中国国债依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也不意味着日本将放弃美元和欧元资产。另有专家表示,日本购入人民币资产究竟是暂时性的,还是持续性的,目前尚不明朗。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而言,这是一个重要机遇,但过度寄望这种抛来的“诱饵”,或会失去一贯冷静立场。

    主持人:

    我也看到有一些分析说日本购买100亿美元的人民币国债,可能还不能简单的看成只是向中国的示好。说日本人肯定也是算了经济帐的,因为日本人不会干那种赔本赚吆喝的事儿。两位嘉宾您们怎么看?

    高洪:

    日本人是很实际的,而且日本决策机制,特别是重大的经济上的决策,肯定有专家长期论证过程。事实上,我听说咱们中日双方的专家,就这个洽购中国国债问题都谈了一年多,甚至时间更长,早期启动那种水下谈,可能磨合切磋时间更长。所以,这个东西它是经过计算的,它本身的外汇储备,它要分散投资,要分善债务风险。所以购买中国国债,本身它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当然这里边有一个前提,就是对中国经济形势看好。我个人觉得这事儿积极意义大概有这么几点:

    一是,前一段国际上有中国经济崩溃论。日本它敢手笔也算是比较大了,尽管它占比不到它外汇储备1%,但是绝对数量还是很大的。大幅度的买进中国国债,有正面回击中国经济崩溃论的积极作用。另外在发达国家当中它有一定示范性,因为它必须是看好中国经济前景,才敢买你的钱。就像是人与人之间,你家明天就崩溃,我今天敢把钱借给你吗?知道你日子会越过越好,我借你钱,我们相互持有债务,这就更为稳定,这个是好的。

    但是这里边也有一定的政治含义,因为毕竟是首脑正式到中国来访问,谈了这么长时间的事儿,在这个时候,如果能正式敲定,能签署,多少有一点意义。圣诞节之夜过后野田来了,总得带点礼物吧,这个也有,当然这里边有没有,还需要双方互相有一些相互权利让步,或者经济利益上的交换,这个就不得而知,但是这些东西从各个侧面来透视,都有它相应存在的价值和地位。

    主持人:

    江院长,您觉得日本算的更多的是政治帐,还是经济帐?

    江瑞平:

    刚才说到一个是礼物,一个是诱饵。我个人想这样评价,无论是礼物,还是诱饵,都会对中日关系乃至区域的和全球的各个层面上,产生多层面的积极的意义所在。第一个,首先它非常有利于日本外汇储备的多元化,有利于日本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和规避风险。

    刚才高先生已经提到了,我非常同意。日本现在有1.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绝大部分是美元,还有一部分欧元。现在无论是美元还是欧元都处在一个持续贬值的过程当中。从金融危机到现在,美元对日元已经贬值了40%,大规模的美元储备会对日本带来巨大的损失。第二个,它也有利于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可能需要两个方面重要的过程要走,一个就是作为重要交易过程中使用的货币,另外一个就是作为证券市场、金融市场主要投资的臂肘。日本作为西方七大国之一,率先迈出了这一步,这对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会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主持人:

    这当然是这个行为客观带来的影响,从日本人的角度,他可能首先算的还是经济帐?

    江瑞平:

    同时,这可能也是野田把它作为礼物的一个重要的含义所在。第三个层面上对区域合作,区域合作我们知道中国和日本在“10+3”合作当中,因为它在货币合作当中占据绝对主要的地位,比如“10+3”的外汇储备库,2/3都是由中日两国来拿出的外汇。在这种情况之下,中日加强合作,加强的财政和金融领域里边的合作,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它对推动区域的金融货币合作、财政合作都是一个重要积极的措施。

    主持人:

    您刚才是谈到从礼物的角度去理解,也有人担心,说这会不会是一个诱饵?以后日本可能想得到的利益更大。

    江瑞平:

    我想至少它有这方面的功能在里边,两国都在发行大规模的国债,尤其日本现在累计政府的债务余额已经达到GDP总量的200%,远远超出了60%的国际警戒线。在这种情况之下,日本国债的风险相对是比较高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作为一个具有巨额的外汇储备,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的国家,它是否能够因日本政府的需要来购买日本的国债。对日本国债的市场来讲,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在这种情况之下,日本主动来购买中国的国债,这对相互投资对方的国债,在国债和财政方面的合作,金融方面的合作会有重要的意义。这对日本显而易见是更加有利。

    主持人:所以我们也知道很多发达国家都是深陷主权债务危机当中。所以,中日之间,比如展开国债互购的这个方式,是不是比如对中国来说,从经济的角度来讲,风险要比日本更大一些?

    江瑞平:应该是这样讲,中国国债的安全度,在国际评估当中,毫无疑问是非常的高。现在从这几大国的情况来看,美国现在债务问题也非常严重,欧洲大家都知道,主权债务危机已经愈演愈烈,日本刚才我已提到,国债的余额远远超出了国际警戒线。在这种情况之下,两国加强合作,我们要知道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和日本的外汇储备加在一起的话,在整个全球的外汇储备格局当中占一个击打的比重。在这种情况之下,中日两国加强合作,在全球主权债务危机,或者就叫债务危机,愈演愈烈的背景之下,合作对稳定中国和日本两国的金融体系和经济稳定的发展,显而易见具有非常重要的这种基石的作用。

    主持人:

    所以我们应该还把眼界再放开阔一点。

    江瑞平:

    是的。

    主持人:

    另外可能大家也自然关心,比如野田来访以后,中日在这种军事和安全领域的交流到底会进行到什么样的一个层次?因为我们也知道三年前由于钓鱼岛装船事件,中日的军事交流一度陷入暂停。这次野田来访之前日本自卫队的护卫舰“雾雨”号正在青岛访问,所以大家也猜测,说这一次中日之间可能在军事交流领域也会有一些进展,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也来看一看。

    新闻背景:日舰“雾雨号”访华中日军事交流重启

    解说:

    19号到23号,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雾雨”号访问中国海军北海舰队的基地青岛港,随舰官兵共240人。访问期间,中日双方官兵相互参观军舰,开展了军乐队联合演出、篮球、拔河等文体交流活动。访问结束后,日舰在青岛外海与中国海军“沈阳”号导弹驱逐舰举行了通信和编队运动等基础科目海上联合演练。

    这是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时隔3年半以来第二次访华,2008年6月24日至28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涟”号驱逐舰曾停靠广东湛江港,对中国进行了为期5天的友好访问。分析称,此举暗示中日双方或欲借军事交流打开心结。

    日本海上自卫队表示:“此举将为促进相互理解和信赖关系发挥巨大作用。”事实上,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上月曾赴西太平洋训练,日本媒体曾对此多番猜测。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借为日相访华开道之名义,日本海军造访中国,旨在消弭双方猜疑。

    另一方面,日本海军的造访似乎也暗示中日双方寻求在海上问题方面取得增进双方关系的重大突破。据日本媒体报道,预计日中首脑将在会谈中就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等问题展开磋商。另据日本学者分析,目前日本最为重视的在于中日是否有可能起草签订一个海上危机预防协定,为解决未来可能的海上突发事件提供思路和框架。

    主持人:

    从野田上任4个月来的表现来看,日本在防卫安全领域是不是把中国看成是主要的对手和主要的防范对象?

    高洪:

    是,但是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因为现在整个世界发展总的潮流还是和平稳定,对抗并不是正面积极的东西。所以在中日关系多个侧面当中,用军事交流这样一个安全上非常敏感,对抗性非常明显的领域开展直接的对话交流还是很有象征意义的。因为你安全军事领域两国都能够对话,甚至提高级别的这种对话交流,确实其他领域的合作就更有坚实地基础和保障。因为中国人讲“化干戈为玉帛”。军事上都可以避免冲突,开展相互沟通,其他领域就不言自明了。

    主持人:

    关键中日之间敏感的问题太多了,比如说钓鱼岛问题,东海油气田的问题。包括日本现在又在南海的问题上可能在美国的支持之下也是指手划脚。那么针对这些敏感问题,中日之间在安全领域的这种合作,会不会也受到一些影响?

    高洪:

    海权时代到来以后,大国关系当中,海洋权益争端,不敢是岛屿领土争端还是划界的问题。还是海洋合作的问题,都变得越来越凸显出来,中日之间也是这样的。终日之间实际上是很多内容在里边,我个人觉得应该建立综合对话的这样一个机制,把各种问题“一揽子”地放在一起去思考。当然,两国关系当中,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诉求,还有要求。特别是野田政权建立以来,他们还用了一些其他的,比方说刚才提到的插手南海,进入南海,搞东亚海洋论坛,这些做法来实现他们的目的。当然这些方法也未必都奏效,刚才提到东亚海洋论坛问题就非常典型。

    日本本来想拉住东南亚各国建立一个利益一致的东西,来共同面对中国。但事实上效果并不如他预期,东南亚各国和中国有一些对立的因素在里边,也有一些合作和相互关联的不能不重视的问题。所以,日本自己后来道是有了一个改动,一个很有趣的改动。这海洋合作论坛搞过之后,外部省方面向中方的表示有一点变调。一再强调说,我们搞这个东西是要重点在于打击海盗、海上救助,这些东西并不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东西。包括两国现在在谈海洋问题上,我想比较容易达成一致的,还是海上搜救,还上救援的这种协定,比较容易拿出近期的实实在在的成果。

    主持人:

    但是我们也确实看到日本军事的调整和部署,比如说在东海的西南珠岛所做的一系列的军事部署,日本媒体也解读为是防范中国。包括日本购买F-35,日本方面也说是应对中国军队的这种强大,等等。会不会中日关系形成两条线,比如经济上是合作的伙伴,但是在安全防范领域还是把中国看成防范的对手?

    江瑞平:

    我看这个趋向是越来越明显,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两个层面上它存在着内在的联系。一个层面在经济上、在贸易上、金融上,日本是越来越离不开中国的,对中国的依存度越来越高。日本不会轻易的放弃它对中国的这种经济的诉求,在这种情况之下,经济合作成为双边合作的一个重要的基础。但与此同时,日本防范中国的这样一种倾向依然的存在。尤其是最近一个时期,亚太地区出现了一个重大的格局性的变化,这个变化被解读为美国重返亚泰,被日本是美国重要的盟国。而且就是在这个地区里边和东亚有着非常直接的这样一种关系。在这种情况之下,日本一方面有自身的诉求,另外一个也会参与到美国这个大战略的调整当中来。所以我想,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在政治上、在安全上,日本对中国的这种防范也是存在的。

    主持人:高教授,您觉得比如说日本把中国看做是经济伙伴加安全对手这样的一个模式吗?

    高洪:我非常赞同江院长刚才这个判断,就事实上民主党,特别是现在的野田宪政权,对中国是两条线,这两条线是有相互联系,互相影响的。所以这个东西,反应到它下一步对华的政策当中来,它必然是一面既要在军事安全上,靠着美国,和中国拉开一定的距离,这点大概不会有变化,因为是它所谓日本的这个国家战略利益决定的。但同时也是它的国家战略的一些根本性长远的利益,决定了它也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发展……

    制片人:陶跃庆

    策 划:朱同合

    编 辑:王冬妮 李妹妍 高佳鑫

    E-mail:chinanews@cctv.com

热词:

  • 今日关注
  • 野田来
  • 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