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利比亚反对派 掌权前的夺权战(20110907)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7日 23: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6670297b7af4274ce8336ac9489afa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

    主持人 劳春燕:

    更新一下我们刚才报道的坠机的消息,坠机发生在俄罗斯的雅罗斯拉夫尔州,是路透社报道的死,有一架雅克-42型的客机,今年晚上的8点,北京时间今天晚上的8点,在雅罗斯拉夫尔州坠毁。目前的消息是机上一共有45个人,其中有两人生还,有一名是驾驶员,还有一名是冰球队的球员,还有43人死亡。这架飞机上有一支来自亚罗斯拉夫尔州的冰球队,这支冰球队曾经三次获得过俄罗斯名球赛的冠军,球员来自多个国家,其中包括了瑞典、乌克兰、捷克、拉脱维亚、白俄罗斯、德国以及波兰,是一支多国球员组成的球队。

    坠毁的原因是什么?现在得到的消息是飞机没有能够获得正常的高度,也就是说没有拉起来就坠毁在了跑道的塔台旁边。

    更多的消息我们还会继续跟进。

    好,回来说利比亚。

    利比亚的反对派对前政权武装的围攻还是没有结束,卡扎菲家族关键成员的下落还是不明,但是反对派力量的内部似乎已经显现出了分裂的迹象。

    9月4日利比亚反对派“2月17日”旅的指挥官撒拉比要求反对派临时内阁,也就是“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局的全体成员辞职。“因为他们是卡扎菲政权的残余”,这是他的原话。这是到目前为止,反对派内部爆发出的最大的矛盾。撒拉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手下的“2月17日”旅又有一些什么样的背景呢?我们先通过一个图板来看一下。

    撒拉比是反对派“2月17日”旅的指挥官,他有一个背景,他曾经在阿富汗参加过反美战斗,被认为是一个极端派。他带领的这个“2月17日”旅据说当时在保卫班加西的战斗过程当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之前外界就对反对派之间的矛盾有很多的猜测和报道,那么现在这种分裂的迹象是不是会导致一些不可控制的后果呢,对利比亚现在的局势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现在我们马上就来连线本台在米苏拉塔的记者王梦,顺便也说一下王梦,曾经长时间的在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进行过报道,和反对派的高层也有过很多次的接触,我们一块儿来听一听她的报道和分析。

    劳春燕:

    王梦,你好。

    王梦 本台记者:

    劳春燕,你好。

    劳春燕:

    对于撒拉比我们知道的信息它是“2月17日”旅的指挥官,那么“2月17日”旅有3000人,这支部队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战斗力怎么样?在利比亚反对派内部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王梦:

    这个“2月17日”军事旅在班加西可以算得上是鼎鼎大名,因为在最初这个班加西的守卫战当中,“2月17日”军事旅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萨哈比这两天说出这样的话,要求利比亚反对派过渡委全体成员辞职,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卡扎菲的残余。而就我们所知,像过渡委当中,一号人物贾利勒他是卡扎菲之前的司法部长,二号人物吉卜里勒他是卡扎菲政权当中算得上是智库,而这个过渡委的副主席库卡他本人虽然说是班加西的一名律师,但是他的父亲是利比亚之前驻埃及的大使,这样一个成员组成的这样一个过渡委显然是让萨哈比感到不满,因为他本人是伊斯兰军团的一名军官。

    但是这个事情一出,萨哈比说了这样的话之后,会让人联想到之前发生的这个利比亚反对派最高军事将领尤尼斯的意外身亡。因为在尤尼斯死之后,最先我们听到的消息是,这个事情是“2月17日”军事旅干的。但是之后“2月17日”军事旅是否认了,而且贾利勒前两天是说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这是一个个人案件,不涉及任何的政治团队,不涉及任何的势力。

    但是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因为我们知道,尤尼斯他的身份是卡扎菲之前的内政部长,劳春燕。

    劳春燕:

    王梦,看来你那边,今年利比亚是刮大风是吗?听上去这个风声非常大,甚至有时候还盖过了你说话的声音,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可以稍微改变一下这个情况。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反对派内部据说也是山头林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会不会继续出现这种分裂的迹象?

    王梦:

    首先在这个反对派内部,它是成份非常复杂,有刚刚说到的卡扎菲的旧部,也有从海外归来的利比亚人,也有伊斯兰军队的军官,所以说他们政府内部成份都非常复杂,而在反对派的军队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反对派的很多部队都是以他们所在地的这个地名来命名的,比如说金盘,比如说米苏拉塔,都有当地的部队。而他们以当地的地名命名,也可以看得出就是反对派他的军队方面其实是缺乏一个非常有利一个统一的指挥。而在不久前,可能在一个星期左右吧,在米苏拉塔还出了一件事情,就是过渡委要委派一名官员来做这个米苏拉塔当地的官员,是遭到了米苏拉塔当地部队的强烈的反对,因为这名官员是卡扎菲的旧部。在米苏拉塔当地的部队甚至说,如果这名官员被任命到米苏拉塔,那我们在米苏拉塔的部队从此表示不效忠过渡委。

    所以可以看到在反对派内部,其实一直都是存在很多的矛盾,但是当这些矛盾,这些不同的势力在面对同样一个强大的敌人的时候,他们可以表现出很团结,可以去打击共同的敌人。而当这个敌人消失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其实会越来越明显,而这也是在考验过渡委他的能力的时候了,劳春燕。

    正在评论:“先天不足”导致反对派山头林立

    劳春燕:

    好,非常感谢王梦,顶着大风给我们做连线报道,谢谢。

    继续要请教我们的两位专家,刚才我们的记者王梦她也介绍说,现在利比亚反对派的内部山头林立,如果要划分他们的派系真是很复杂,可以按照地域来划分,比如说你是米苏拉塔来的,你可能是班加西来的,当然也可以按照部族,还有包括他们之前的身份,都可以提到有很多人,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很多人他可能都是卡扎菲这个原来政权里的老人,按照萨哈比、撒拉比的话来说就是旧政权的残余。像现在的这种情况,像撒拉比他也有一定的军事影响力,3000人的精锐部队掌握在他的手上,他跳出来有这样的一个动意,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正在评论:“枪杆子”不满“笔杆子”掌权

    专家观点:战争“功臣”要求合理分配“蛋糕”

    尹卓 特约评论员:

    我们说现在整个反对派他是分成,可以概括的说两大部分,一个是政治领导人,政治领导人他是以前高官和海归派,就是反前领导人的卡扎菲这些领导人,从西方回来的,西方非常信任的这些人组成的,他们是组成一个核心。

    那么再有一个就是反政府武装力量,而反政府武装力量这里头,应该说起最大作用的是有伊斯兰倾向的这些。比如说像“2月17日”旅,再加上伊斯兰战斗团,就最早打入的黎波里,基本上的黎波里由他们控制的。而这个“2月17日”旅是控制了班加西,这两个一南一北的两个最大的城市,就是东西两个都市,都是由这两个伊斯兰武装来控制的。而现在开始,我们说一个是他的理念跟西方完全不一样,他希望把西方支持这一政治领导的人砍下去。

    第二个,符合他自己政治上,他要上去,第二个,他们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们希望现在战争功臣出来更合理的分配战争果实、战争蛋糕,这是他们的诉求,就军事上的诉求,变成了一种政治诉求,这种说明他们反对派正在分裂。

    劳春燕:

    所以也有人评论说是“枪杆子”不满意“笔杆子”掌权,所以要出来夺权。但现在战争还没有结束内部就已经打成一片了,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会直接影响到利比亚目前的局势呢?

    专家观点:反对派内部分歧扩大将延迟外界支持


             反对派执政困难可能比预想的更大

    高祖贵 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这个对这样的纷争越多的话,可能对于在逃卡扎菲是个好消息,他们内斗越会延迟他们上台执政,而且从现在来看,他这样的问题多了之后,会表明一个信息是未来反对派要上台,他们面临的困难可能比我们预想的要多。更重要的是这个事情撒拉比这个,我注意到两个重要的信息,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死人,他当年是在阿富汗抗击美军,而且还有他批评前政权的时候,他说他反对世俗化的政权,他认为那些人不是伊斯兰教徒,所以这两个东西他更多的主张是要按照伊斯兰这个色彩是很浓的,这个因素是西方国家非常担心的,因为之前西方美国国内就有很多人表达这种关切。

    劳春燕:

    还有十几秒钟的时间请尹先生回答一个问题,就是说会不会发生火并?

    尹卓:

    这种可能性绝对不能排除,如果要强行进入的黎波里或者进入班加西,一定会发生这样的问题。

    劳春燕:

    好,我们必须要走广告了,广告之后我们继续。

    利比亚反对派内部的争权夺利,让人想到中国的一句老话就是,同患难易,共享乐难。在共同的敌人消失之后,能不能够大家团结的一起走的战争结束的那一天,这恐怕是利比亚现在面临的最大的考验。

    好,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环球视线
  • 利比亚
  • 反对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