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利比亚战局突变 卡扎菲下落不明(20110822)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2日 23: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3e18d93da4e4b91e9459fa342b3e11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 水均益: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来自利比亚的消息今天继续被世界各大媒体所高度关注,因为持续了半年的利比亚内战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兵分几路相继攻入了的黎波里,目前在阿齐齐亚兵营等多个地点双方还在激战。

    另外卡扎菲的三个儿子,据报道也相继被逮捕,卡扎菲本人目前是下落不明。

    也许很多人会有疑问,决战时刻为何此时到来?卡扎菲有没有最后的一博?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另外利比亚战局是否已经成了定局?

    演播室我们今天请到的还是两位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和宋晓军先生,我们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首先还是通过一个新闻短片了解一些相关的情况。

    8月22日,来自的黎波里的消息占上世界媒体的头条,已经持续近6个月之久的利比亚战事胶着僵局,在8月21日至22日取得几乎戏剧性的迅速变化,利比亚反政府武装一支先遣部队,从距离的黎波里大约200公里的米苏拉塔港口出发,经过海陆在21日凌晨秘密潜入的黎波里,发起代号为“奥德赛黎明”的围攻的黎波里行动,与的黎波里城内的反对派武装里应外合,随后从东、南、西三面,以合围之势相继攻入的黎波里,步步紧逼。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大批反对派武装从扎维耶方向进入的黎波里,他们基本没有遭到来自政府军的抵抗,并很快在象征支持卡扎菲的绿色广场聚集。

    当天,北约及其盟友对利比亚发动了自今年3月19日以来第7460次空袭,这场空袭无疑成为反对派武装攻入的黎波里军事行动的有效配合。面对反派对的攻城战术,21日开始,的黎波里街道十分冷清,商店均已关门,有些地区电力供应已经中断,多数民众已经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利比亚政府发言人易卜拉欣说,在过去的24小时里,的黎波里激战中已经有1300多人死亡。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委员阿布杜拉·迈胡卜今天凌晨确认,卡扎菲的长子穆罕默德·卡扎菲21日晚已被反对派控制,反对派武装正在清除的黎波里市内卡扎菲的残余部队。

    另有报道说,卡扎菲的卫队已经向反对派武装投降,但是报道没有得到证实。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乐21日在半岛电视台的短暂电视讲话中,确认卡扎菲的次子赛义夫·卡扎菲被捕,目前已将其拘押在安全的地方。

    据美联社报道,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已经控制了政府军32旅、哈米斯旅的军事基地。该基地位于利比亚首都西部约25公里,由卡扎菲之子哈米斯领导,是卡扎菲政府装备最为精锐的军队之一。

    美联社还报道,反对派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截止当地时间8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他们已经控制了的黎波里95%的区域。在反对派攻入的黎波里之后,利比亚国家电视台21日深夜,播放了卡扎菲又一次讲话录音,这是卡扎菲在24小时之内第三次发表讲话。

    卡扎菲:你们怎么能让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在经历了革命和自由之后,再次沦为殖民地呢,拿着武器的利比亚人民怎么能让一群雇佣兵、叛国者和老鼠把的黎波里城引向殖民主义。我们拒绝这样,这是危险的,如果的黎波里像巴格达一样被毁,又会有什么好处呢,我们怎么能让曾经安全、美丽的的黎波里变成一片战场呢。

    然而,随着利比亚反对派攻入的黎波里,卡扎菲的行踪成为最大谜团。目前,身陷重围的卡扎菲还没有宣布交权,反对派排除了卡扎菲已经离开利比亚的可能,正在的黎波里进行全城搜捕。

    水均益:好,其实就在此时此刻,在的黎波里依然还是有一些零星的战斗和一些交火在发生,综合我们收到的一些最新消息,我们不防来通过这个图了解一下。

    在图上,这几个都标明是交战地区,包括这个绿色广场周围、国家电视台,最新的消息是国家电视台的信号中断播出了,反对派声称他们已经控制了国家电视台;另外还有阿齐齐亚兵营被相信是卡扎菲的总部;还有这个叫Rixos的酒店,这个酒店实际上也是我们中央电视台特派记者史可为他们在目前下塌的酒店。在这个开始之前,我们实际上也一直在试图想要联系一下史可为,请他给我们介绍一下最新的情况。目前不知道是由于线路还是其它的一些有什么样的状况,我们目前还无法联系上我们在前方的记者史可为。

    另外来自班加西反对派大本营的消息,全国过渡委员会的主席贾利乐刚刚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他正式宣告,卡扎菲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有关利比亚战局出现的这样一个突变,想请教一下两位。首先,尹先生是不是会觉得有点意外?您怎么感受?

    正在评论:局势突变 反对派攻入的黎波里

    专家观点:西方的分化瓦解策略起到了重大作用

    尹卓 特约评论员:也意外,但是也不完全意外。就是说这个看出西方,我们一再说的西方分化瓦解的策略已经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因为这次反对派武装我们看进到的黎波里基本没有遇到非常强烈的抵抗。

    水均益:对。

    尹卓:就没有大规模的志士的,比如说说32旅等这些,另外它的雇佣军、特种作战部队等等他们的抵抗,这个是非常另人意外的,但是又让我们想到2003年的伊拉克,萨达姆他的下台。他主要是西方的事先做了工作,我们想起三天前,希拉里·克林顿所说的那句话,卡扎菲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意思他们心里已经非常有数了,工作已经做到了,已经有承诺,只要现在开始进攻的黎波里,他有一些武装,比如32旅可能会造反,比如说把哈米斯抓起来,或者干脆就放下武器。

    另外特种部队或者是雇佣军已经投诚,或者不参加作战了,就原地驻守部队。像类似这样的情况,另外还有一些部落领导人,原来是向卡扎菲表衷心的一些部落领导人,他们是作为利益交换的,可能放弃支持卡扎菲,而转而支持全国过渡委员会,这种可能性在金钱的引诱下,再加上威逼利诱下,他们很可能反水。

    水均益:宋先生从这个战事,现在战场上这个态势来看的话,您怎么来分析目前这个局势?是可能再有一段时间的零零散散的一些激战,然后政府军还是继续以这样的速度分崩瓦解,最后反对派彻底控制的黎波里,还是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您的感觉。

    专家观点:西方军事专家关心两个人与两个地方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的黎波里的控制并不重要,现在比如说以色列的一家情报网,它说主要看两个人和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一个是他的老家,不是米苏拉塔,是苏尔特,锡德拉湾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目前还在卡扎菲的手里,布雷加现在有一部分的工业区还在他的手里。

    再有一个就是赛普哈南部的地方,因为南部北约的空军进去有一段的飞行距离。这两个地方,两个人主要是他的五儿子,也就是说他那个特种旅的旅长,而且还干过什么私人军队,从国家石油公司敲诈多少多少亿美元。这个人是唯一的一个国家官员,他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现在他没有找到。

    再有一个就哈米斯,他的七儿子,这两个儿子他们判断很可能是跟卡扎菲在一起的。因为这两个儿子是管打理卡扎菲的军事事物的,而且他们俩一人手里有一个,一个特种旅一个装甲旅,这两支成建制的部队,现在虽然反对派的武装或者反对派通过各种媒体说都已经被瓦解,但是在画面上是没有得到。也就是说,比较谨慎的一些专家认为,这两个地方的战况和这两个人的出现,可能最终证明卡扎菲确实是完了。

    正在评论:卡扎菲可能身在何方?

    水均益:那现在卡扎菲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个当然我们很难判断,最新的一些消息,也有好多这个消息,互相矛盾的,比最新的消息说反对派人士分析说,现在卡扎菲有可能已经出逃,最新消息说逃到了阿尔及利亚,也实际上离利比亚也并不是很远。但是之前很多分析认为说卡扎菲出逃的可能性很小。

    现在两位分析一下,卡扎菲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如果继续留在利比亚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尹先生。

    尹卓:我自己见仁见智的估计,根据现在情况,首先一个卡扎菲几次电话现声都是长途电话,因为它里头有电话忙音,中断的时候都是电话忙音,这个电话忙音是有线电话的忙音,而不是无线电话的。那么就是说,他距离不是在阿齐齐亚兵营,不是在的黎波里附近,不然的话他用民用电话,因为当时的民用设施的通信状况非常良好,群众没有感到通信有困难。

    水均益:对。

    尹卓:广播、电视都是在正常运作,所以这种电话忙音,通信不好一定是长途,长途在什么地方?而且他使用的电话条件不好,可能应该说是在部落地区可能性最大,他逃出国外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现在没有一个政权,不经过正式谈判,不经过其它国际组织认可,能够私自把卡扎菲秘密接走,留存下来,这是将背一个巨大的政治责任。

    水均益:最早一个消息说有可能是南非,南非马上出来,外长包括它的政府高官说绝对没这个事,我们绝对不会庇护卡扎菲。还有刚才您说的这个意思,实际上因为国际刑警组织已经下了这个通缉令了,所以很多国家,如果是成员国也不敢去接收他。而且卡扎菲,也有人分析说以他的这种性格,以他的一贯的这种声誉,很多国家其实是不敢接他的,宋先生的判断。

    宋晓军:他有可能在最后几个小时做出自己的决定,这是美国专家的。因为他跟萨达姆是不一样的,他一开始从班加西的历史学大学生进入英国军队学习,是一个潜伏状态,对英国军队很好,然后最后再发动“九·一”革命。用西方人的说法,穆巴拉克是99%的时间都是西方人喜欢的一个独裁者,只是在1%的时间不喜欢。而卡扎菲是相当多的时间是西方人不喜欢的,但是他经常会低头,他让你喜欢的时候,他就让你喜欢。比如说2003年以后,他向美国人低头,赖斯也去访问他,又成了西方的朋友,所以说他的变化是非常多的,现在事实很难说。现在我们注意到,所有的像卡梅伦,包括都说让他放下武器投降,给他开了这个有限生存权到底多大。但是刚才说到穆巴拉克和他比,现在看来给他开的生存权的空间是非常小的。

    水均益:我听到反对派的人士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说他们想要在利比亚,如果卡扎菲被抓住的话,要在利比亚对他进行审判。如果在利比亚对他进行审判,会不会像萨达姆当年一样,因为利比亚也有死刑,到时候给你搞一个绞刑。

    宋晓军:今天有很多讨论,这个事西方是不希望在利比亚审判的。你看像他的儿子赛义夫被抓住了,海牙国际法庭就马上向反对派要。

    水均益:就介入。

    宋晓军:对,因为它是要通过正常法律,如果被他们抓住,他们用《伊斯兰法》,因为它还要立《宪法》,我们知道它是大陆的法系,它原来按照法国和埃及的法定的法律,其实卡扎菲上台的时候就给改了,比如小偷剁手等等,就把《伊斯兰法》改了。而且现在这个起义军,这个起义的反对派里边,伊斯兰色彩很强,你看他进来以后就真主万岁等等,所以西方很害怕他们去报血仇,这是一种屠杀。

    水均益:冤冤相报。

    宋晓军:对,冤冤相报。

    水均益:解不了。

    宋晓军:这个问题就很大。

    水均益:以至于再把利比亚拖入类似于像伊拉克当时那种混乱,甚至有的人说像索马里这样一种状态,尹先生觉得呢?有这种危险吗?

    尹卓:这个可能性比较小,因为现在西方军队就在跟前,就在的黎波里外海,我们见它两级攻击舰就在这个位置,它有海军、空军都在这个位置上,它不允许利比亚再陷入像索马里这样的(境况)。索马里是一个没有资源的国家,美国人可以把它放弃掉,死了一部分人它就撤走了,利比亚它绝对不会撤,欧盟更不会撤,因为那里天然气、石油主要是供给欧盟的,它需要廉价的资源。

    另外他要在这里树立一个阿拉伯之春,就是改造阿拉伯国家的一个民主形象,它要比埃及,比其它地方更好操作一点。比如说它如果成功的进行了这次武装干预的革命,然后建立一个相似的民主政权,而像西方这样一个类似的民主政权,实际上肯定伊斯兰化的,我们在这儿讲。但是西方它幻想建立一个这样的民主政权。那它这一次,不管是奥巴马也好,萨科齐也好,都是一个正分,就是下次大选就是一个正分。

    水均益:没错,刚才进来之前有一个最新的消息,或者说一种传言,说有可能卡扎菲的一些高官,甚至于不排除卡扎菲本人,现在就有可能会藏在外国记者待的酒店的地下,甚至要把这些记者作为一种某种程度的人盾或者人质在这儿。这种可能性会有吗?宋先生。

    宋晓军:我觉得如果说……

    水均益:据说卡扎菲在利比亚很多地方,特别是的黎波里有许多地下宫室,甚至有的宫室里边既可以睡觉又可以干什么,甚至于连坦克都可以开进去,这是不是传的有点邪乎?

    宋晓军:这种可能性是也不是说没有,因为现在我们看到西方各个领导人对他的态度,并没有说像萨达姆那样,我抓住就要怎么着你,而是还是有点规劝,说你为了减少利比亚人民的流血,你还是出来。这样这个空间还是有的,在这种情况下,而且卡扎菲的性格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知道他有投机性。

    水均益:比较实用。

    宋晓军:对,比较实用,等到该低头的时候我就低头,最后他有可能还藏在一个,真是在的黎波里,这个也不排除。

    水均益:所以说现在在利比亚的局势还是在瞬息万变当中,可能每一分钟都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让人意想不到的一种新闻突然冒出来,包括卡扎菲本人。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几天发生在利比亚的事情,的确是一种重大变化,或者说是一种突变。

    我们这个话题就谈到这儿,我们《环球视线》马上继续。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环球视线
  • 利比亚
  • 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