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的黎波里成孤城 卡扎菲岌岌可危?(20110818)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8日 23: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d5bd99dbe92417c2a2c5fb2e4631d3c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综合消息:据新华网消息,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在北约的军事支持下近日在多条战线取得进展。反对派军方发言人艾哈迈德·巴尼17日在班加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首都的黎波里现在已三面被围,成为孤岛。

  分析人士认为,经过数周僵持后,利比亚反对派武装虽然取得一定进展,但总体而言,政府军依然具有实力,若无重大事件发生,战局仍将维持胶着状态,卡扎菲政权不会很快垮台。

  四面皆楚歌

  在军事上,反对派近日发起的“周末攻势”使卡扎菲陷于开战以来的最大困境。

  巴尼对媒体说,反对派武装已经攻占了首都的黎波里以西60多公里的小城萨布拉塔,而此前占领了首都以西约70公里的重镇苏尔曼,以及南部的盖尔扬市,从而控制了的黎波里与西部山区之间的交通要道。他再次确认,反对派已经牢牢控制了位于的黎波里以西约50公里的扎维耶。

  扎维耶城失守后,的黎波里从西部邻国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获取物资供给的路线就被切断,卡扎菲政府的这条经济命脉也被切断,其面临的困境不断加重。

  在国际方面,北约成员国对利比亚政府军空袭不止,力度不减;此外,国际社会对卡扎菲政权加大了制裁力度,对利反对派的经济援助也在增加。

  继欧盟决定扩大对卡扎菲政府的制裁后,俄罗斯、加拿大近日也决定增加对利比亚的制裁措施。土耳其15日宣布准备向利比亚东部城市输送一船燃油,以使土耳其援助利反对派的燃油总量增加到约3万吨。

  关键看北约

  利比亚战事持续已有半年,双方在一些主要城市的争夺上展开拉锯。一些观察家指出,近期随着北约空中打击力度有所增大,尽管反对派武装在战场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不足以对战局产生决定性影响。卡扎菲依然拥有实力,反对派武装短期内恐难兵临的黎波里城下。

  分析人士认为,北约的态度对利比亚战局发展至关重要。从实力看,目前利政府军和反对派都没有彻底击败对方的能力。除非北约加强军事行动,卡扎菲受伤或者死亡,否则卡扎菲政权不会很快垮台。

  现在距北约9月底结束作战的计划期限还剩约40天时间。北约对利政府军的打击已经持续近5个月,主要参战国耗费大笔军费,但利比亚战事仍处胶着状态,雌雄未决。若9月底利比亚战局还不明朗,北约届时的态度将攸关利比亚未来局势的发展。

  埃及中东研究中心副主任穆罕默德·扎耶特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北约近期不会加快军事行动,而是仍在观察卡扎菲的举动,看内战双方是否能找到政治解决途径。北约的目的是借助军事压力迫使卡扎菲与反对派达成政治解决协议。

  扎耶特分析说,利比亚国内与“基地”有关的极端组织也加入了反对派阵营,反对派武装指挥官尤尼斯被暗杀或与该组织有关,显示了反对派阵营的内部矛盾。反对派内部除了在要求卡扎菲下台方面意见一致外,在其他诸多方面存在分歧。这也是北约对反对派的担忧所在。若加大对反对派的支持,北约担心这些支持举措会被反对派内部的极端分子所利用。因此,北约仍期望看到政治解决曙光。

  僵局何时破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卡扎菲政权看似风雨飘摇,但反对派历经半年所极力争取的“革命胜利吉日”却迟迟没有到来。僵持的时间长也正说明了战事艰难。

  关于反对派下一步的军事动向,“全国过渡委员会”二号人物古贾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反对派会尽快争取解放全国,但没有发起总攻的时间表,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战斗要看“真主的意愿”。

  进入斋月以来,战事双方都表示不会停战,但战事进展缓慢,一度陷入胶着状态。最近,在北约空袭帮助下,反对派发动“周末攻势”,在战场上取得了攻入扎维耶市这样的进展,已实属难得。

  在此背景下,西方暂时收起了对利反对派内部不团结的批评之声,美国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甚至称“卡扎菲的日子屈指可数”,鼓励反对派乘势而上,争取全国胜利。

  但分析人士认为,卡扎菲已在利比亚经营40余年,其手中的底牌与卡扎菲本人一样仍颇具神秘感。再加上卡扎菲一贯的强硬作风,迫使他屈服并非易事。

  埃及金字塔政治和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乔治·埃沙格认为,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的军事实力对比情况将是卡扎菲最后作出抉择的关键因素。尽管卡扎菲60%的军事基地已被北约摧毁,但他现存的武器装备与反对派相比仍有相当大的优势,这也使他不会轻易言败。

  埃沙格还说,卡扎菲政权目前仍得到不少部落支持,若局势不利,他很有可能会“最后一搏”,不会接受失败的结果。

 

  主持人 水均益: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今天,来关注一下利比亚局势。

  据媒体报道,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是连日在多条战线取得了显著进展,的黎波里已经成为一座孤城。利比亚战事现在看起来已经进入了一种决定性的阶段,那么反对派所期待的胜利会在三周之内真的会到来吗?另外,政府军在冲突以来,据报道首次使用了“飞毛腿”,这又意味着什么?还有美国又向战区增派了两架“捕食者”无人机,这又意味着什么?另外,被困在的黎波里的卡扎菲,命运又将如何?

  今天演播室请到两位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和杜文龙先生,一起来参与讨论。另外我们还有两组记者,在利比亚的记者,我们也会稍后连线他们,首先还是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利比亚最新的战况。

  解说:连日来,利比亚政府军同反对派一直在首都的黎波里以西50公里处的扎维耶展开争夺战,此处位于的黎波里通往邻国突尼斯的要道,拥有利比亚目前唯一运转的炼油厂。如果利比亚反对派将其占领,定可有效切断的黎波里方面的补给。

  17日,利比亚反对派军方发言人巴尼称,反对派已经夺取了扎维耶的大部分地区,但由于没有完全控制的黎

  波里通往突尼斯的道路,所以并没有切断的黎波里的西部补给线,而扎维耶的东部仍在政府军的控制之下。

  巴尼 利比亚反对派军方发言人:坦白地说,在从扎维耶到西部边境的道路上,我们只占领了部分城镇,还有一些地区在政府军的控制内。

  解说:目前,仍有近百名利比亚政府军士兵盘踞在扎维耶炼油厂内同反对派作战。

  据报道,在扎维耶,许多建筑的屋顶都成了政府军狙击手的射击位置。目前,有大量的政府军狙击手在扎维耶活动,这使得利比亚反对派的进攻受到了阻碍。

  此外,美国军方在17日透露,他们已经派出了两架“掠食者”无人机前往利比亚作战,这将提高北约方面的侦察和打击能力。利比亚反对派官员也在17日表示,利比亚军事冲突进入了最后阶段,有望在8月底前结束战斗。

  然而,在本周一晚些时候,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向外界透露,当地时间14日凌晨,利比亚政府军从苏尔特发射了一枚“飞毛腿”导弹。不过,导弹没有击中目标,落在了距离布雷加大约80公里的沙漠地带。有分析认为,卡扎菲的军火库中含有大量的“飞毛腿”导弹,甚至还有生化武器。

  目前,北约正在研究这枚“飞毛腿”导弹是偶发事件,还是标志着战争进入新阶段。而在利比亚反对派看来,发射“飞毛腿”导弹,更像是在传递一种政治信号,这意味着卡扎菲已经成困兽之势。

  水均益:

  好,接下来我们马上来连线本台在利比亚的两路记者,一路是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史可为,还有一位是在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的王梦。首先先来连线一下史可为吧。

  水均益:可为,今天关于利比亚方面有几个消息,想从你这儿求证一下。一个有报道说,卡扎菲现在已经患病,准备把权力交给另外一个人。同时说南非派了两架飞机,其中一架飞机是空的,也准备接卡扎菲和他的家人要离开,有关这个方面的消息,从你那儿能得到求证吗?

  史可为 本台记者:好的,其实在过去几天一直以来,在的黎波里,我们这边也听到非常多的不同的传言,包括刚才你说到的有南非的飞机到的黎波里,准备要把卡扎菲和他的家人载离利比亚,这个消息我们这边也有听到,甚至在过去前两天也说到了在委内瑞拉,同时也派出了飞机,也会有委内瑞拉的官员也来到利比亚,或者是在突尼斯的边境,等待随时安排卡扎菲下台做好准备。

  但这一切的消息,我们这边目前还没有办法得到一个确实的答案,今天利比亚总理马哈茂迪刚刚在两个小时前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他在会上也再次强调,利比亚的人民都非常支持卡扎菲,卡扎菲也不会离开他的人民,他表示卡扎菲和他的家人目前依然在利比亚,目前他们也没有计划要离开利比亚,主持人。

  水均益:王梦,今天从利比亚的反对派方面也有一个消息,说他们有信心要在三周之内要拿下的黎波里。想从你这儿来求证,他们何出此言?有什么理由?

  我们和王梦的信号可能不是特别好,我们现在还是回到史可为这儿。史可为,来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在的黎波里现在是一个形势?因为前两天我们做节目的时候,跟你连线曾经问过,说那儿是不是断水断电,供应等等怎么样。今天最新的消息说是通往突尼斯的重要的石油供给线扎维耶,现在已经完全落入到了反对派武装的手中,可能会影响的黎波里的比如说天然气和石油的供应,情况到底怎么样?

  史可为:好的,其实有关的消息,我们在过去几天也非常希望得到政府那边的回应,但自从在上周六,反对派开始攻打扎维耶以后,利比亚政府过去几天一直没有举行新闻发布会去回应外国媒体的提问,只到今天上午,大概两个小时前,利比亚总理在过去几天以来第一次,在跟外国媒体举行新闻发布会,也回应了外国媒体的提问。

  他有几个方面也提到。第一,可能是我们的关心扎维耶现在的情况,他说到了是扎维耶目前依然是控制在政府军的手里,他说的确在那边还有一些战斗,但是他说了在未来几天以内应该会取得进展,应该他有信心利比亚政府在未来几天能重新夺回扎维耶的控制权。他也说到了,目前在的黎波里通往突尼斯的那条主要道路上面,目前的确因为还有一些战斗,处在关闭的状态。但他也说道,有信心在未来几天内也会取得,那条通路有机会可以重开。

  水均益:也就是说从利比亚总理的嘴中,我们得不到说扎维耶现在已经完全被反对派控制的这样一个消息。

  来,我们现在马上再来连线一下王梦,王梦,刚才想问你的就是来求证一下,反对派今天的消息声称说,他们有信心在三周之内拿下的黎波里,他们有什么理由这么说?

  王梦 本台记者:其实说三周之内拿下的黎波里的这个人是反对派在法国的代表,我们在班加西其实没有听到这么乐观的一个表态,包括我们去问就是什么时候进攻的黎波里,什么时候要最后攻打的黎波里,他们都说很快,但是没有最后的时间。

  但是在17日的时候,反对派是宣布了它们的一个《宪法宣言》,这个《宪法宣言》被看做是反对派在后卡扎菲时代的一个执政纲领,或者说是一个执政的时间表,他们说就是夺取政权之后,30天之内,要建立一个临时执行局,就相当于内阁来管理国家,要在推翻卡扎菲政权之后,8个月之内重新举行大选,而且这个大选要在联合国和国际组织的监督之下进行,做到一个透明和民主。

  如果出台这样一个《宣言》的话,可以看出反对派确实是非常有信心,但是我们无论是在采访贾利乐还是在采访巴尼的时候问,什么时候进军的黎波里,他们会微笑地说,很快,但是具体的时间没有,水均益。

  水均益:好,基本上能看得出来,反对派似乎在为最后的胜利在紧锣密鼓地做准备,两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我们也请两位记者保持在线。

  现在回到演播室,请两位专家来给我们做一个点评。

  通过现在这张图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到一个态势,在图上这个红色的点,应该说都是由反对派已经控制或者说声称他们已经控制下来的。你比如说在西边是扎维耶,南边盖尔扬,在东边米苏拉塔,包括兹利坦。也就是说,从这张图上,似乎我们能看到的黎波里已经被三面围困。当然在北面的这个大海是由北约控制的。

  接下来我们这儿还有一个动态,我们请导播,我们通过大屏幕来给大家展示一下现在的的黎波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一种态势,我们请导播,来。

  现在我们通过这个画面可以看到,这是的黎波里,也是绿色的标志,然后在它的西边是扎维耶。

  最新的消息说,包括美联社和路透社的记者都已经跟着反对派武装进去了,说反对派武装已经拿下了扎维耶的一个(炼油厂),应该是这个图上这个,就是最大的一个炼油厂,而且他们大概有几百人已经完全控制了这个炼油厂,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线索了。

  另外在南部,我们看到盖尔扬,应该说基本上现在也是在这个控制,在东面像米苏拉塔,在米苏拉塔和班加西之间还有一些零星的战斗。问一下宋先生,从现在的这种态势上看,我们能不能够看到这是一种三面合围,或者说下一个定义,的黎波里已经成为围城?

  正在评论:反对派兵临城下 卡能否翻盘?

  专家观点:北约围堵舆论攻势迫使卡降低谈判筹码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从目前的这些基本情况看,做的没有说得大,而且我们看到美联社的嵌入的报道,还有其它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把这个做的要说得很大,三面合围更多的是一种理论上的三面合围,实际上是想逼迫卡扎菲来降低他的谈判筹码。

  那么相关一些,你比如说英国、以色列一些媒体,做得更加客观就是说,现在他们包括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这个,包括联合国的秘书长潘基文说的要政治解决,必须政治解决,那双方就开始谈,谈的通过中间人,卡扎菲的条件是,儿子参加政治进程他不离开,但是反对派不能接受。在这种情况下,西方也是在中间,希望能通过舆论来使得的黎波里的民众造成一种恐慌,最后让卡扎菲来降低他的谈判,你还是离开吧,求求你赶紧走吧,这样的话儿子到底参加没参加再说。总之是一种通过舆论,反对派的武装在前面放枪,刚才我们看到那个画面了,那个枪基本上是打光子弹,就是撤退的。

  水均益:而且不排除这个枪,一梭子一梭子连着发的那是为记者来表演的。

  宋晓军:对。

  水均益:因为在很多战场上,不排除有这样的这种情况。

  杜先生从军事的角度,咱们从理论,从军事角度,因为你无论是像当年的南联盟,包括后来的伊拉克和阿富汗,都曾经涉及到所谓的城市攻坚战或者是巷战这样一个层面。假如说现在的黎波里三面合围,反对派武装要最终决定,卡扎菲不投降,然后反对派武装要攻这个的黎波里,会是一种什么场景?关键在什么?

  专家观点:城市狙击 猎杀的不仅是生命

  杜文龙 特约评论员:我感觉如果有真正的一种城市进攻和防守作战,这个巷战非常残酷。现在从片子里和媒体报道,它现在这个狙击手已经大量出现了。

  水均益:对。

  杜文龙:就这种城市狙击,他猎杀的不仅仅是生命,我想这也是卡扎菲今后在未来的,就有可能爆发的城市作战中一张王牌。因为城市作战,地形非常复杂,双方犬牙交错,而且地物也很复杂,被炸的,被破坏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成为狙击手的一个隐蔽位置,我们看这么多大片。

  水均益:而且在利比亚这几次,你看米苏拉塔也好,包括布雷加和盖尔扬以及在之前的拉斯拉姆夫,实际上都已经出现了大量的狙击手。

  杜文龙:这些狙击手很有可能是雇佣,雇外的一些高级的射手。因为这些人肯定配的武器,你像刚才片子里讲的是俄制的这种狙击的枪,另外可能还有西方的狙击的枪。

  现在一个狙击手,如果按照以前二战、一战这种统计的话,一个人,好的人,在有一定的实践经验的,猎杀个百十号人没有问题,如果他伪装得非常好。

  水均益:但是它仅仅有狙击手能阻挡,假如说势如破竹的那样一种反对派的攻城吗?

  正在评论:卡扎菲为何此时首用飞毛腿?

  杜文龙:当然,这是手段之一,另外还有一种手段,就是必须要和今天发生的事情联想起来,比如说现在的“飞毛腿”导弹。

  现在既然他能从苏尔特向布雷加,对270公里的距离去发射,那么从这个位置到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也只有270公里。如果说像媒体报道的,它存有400枚到500枚,甚至200枚这种弹,如果这些弹对班加西形成一种袭城战,而且是高密度的、长期的进行,这样对反政府武装的牵制会非常大,会降低在的黎波里城市作战的强度。

  水均益:但是这个你“飞毛腿”的发射还是容易被北约发现吧?

  专家观点:飞毛腿导弹是卡扎菲“鱼死网破”的信号

  宋晓军:对,北约当然是可以发现,当然我感觉这个“飞毛腿”的发射,更多的是卡扎菲打出一张“鱼死网破”的牌。因为它发射到布雷加边上并没有打到布雷加,我们发现战争4个多月以来,所有的石油设施,13个油码头,包括炼油厂,包括输油厂,整个转移的码头都没有破坏。

  水均益:卡扎菲也不愿意把他这点瓶瓶罐罐给砸了给你来一个“鱼死网破”。

  宋晓军:对,但是大概有十多条输油管从布雷加后边的苏尔特油田输到布雷加,原来每天大概有100万桶的产量,他往这儿打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不行,咱们知道可以炸油井。

  水均益:对,给我逼急了。

  宋晓军:对,你不是就想要这块蛋糕吗,我把这个块蛋糕给毁了。而且它是从苏尔特,苏尔特这个位置我们知道是他老家,他其实大量的军火、兵力很多是存在这个地方,的黎波里更多是一个政治信号,是一个凝聚民众的一个政治信号、象征信号。

  水均益:杜先生再来分析一下,今天我们看到图上也有,“捕食者”无人机,这在阿富汗战场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甚至是定点清除主要的一个工具。今天的消息说,美国又增派了两架图上这样的“捕食者”无人机,当然之前美国到底在那儿有几架,目前也不是有很准确的信息,也就是说在战争进行到这样一个地步的时候,这条消息有什么意思?怎么解读?

  杜文龙:我感觉这个时刻把这两架“捕食者”无人机的消息透露出来以后,至少有两点可能性,你可以去分析。

  一个是现在反政府武装讲了,卡扎菲到绝路上了,有可能出逃,如果出逃就会形成一定规模或者是规律的这种车队,如果有内线回应的话,这种无人机携带的精确制导弹药就可以对卡扎菲本人进行定点清除。

  第二个,现在的“飞毛腿”导弹,它是一种机动发射的武器。在海湾战争,美军对这个非常恐惧,出动的空军的架次,三分之一是在找这种机动发射导弹,因为它四五分钟就可以发射出去,所以找到它比较难。如果不用无人机进行长时间的监控,可以对发射位置进行准确定位,而且发现以后,马上就能够攻击,它是侦察、攻击一体的这么一种武器。

  水均益:好,我们接下来再来连线本台在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的记者王梦,王梦,在这儿给你念一个英国《泰晤士报》的一个评论,也请你来做一个点评。

  这份报纸说:对利比亚来说,反对派获胜是“最糟糕的结局”。卡扎菲政权的垮台将导致权力真空,而反对派领导层目前处于混乱状态,并没有做好管理这个国家的准备。

  从你在反对派大本营这些天的采访,你的感受,你觉得它们是没有做好管理这个国家的准备吗?

  我们和前方记者栏目电话线路可能还是不太稳定,我们待会儿再尝试跟她联系一下。那好,把这个问题转给宋先生,你来判断一下。

  正在评论:英媒:反对派获胜是最糟糕结局

  专家观点:英美暗示:不要制造第二个“伊拉克困局”

  宋晓军:我觉得不光是今天的《泰晤士报》,其实很早以前,包括美国的普利策奖的弗里德曼就写过,他写过一篇文章叫做《部族的旗帜》,就写过这样一个事情,其实确实是这样。因为不管怎么说,卡扎菲在这经营了42年,它是一个现代的国家,而且是运行得比较流畅的一个国家,而且它年产大概8000万吨的石油,当然2010年它降低了一些,6600万吨。每年大概有将近上千艘的油轮从它这儿走,而且它有这么多的油田,还有4000公里的淡水的水管,因为它沿海都是海洋渗透之后都是咸水。

  整个这样一个现代城,有大批的技术官僚,这批技术官僚绝对不是西兰尼加,也就是班加西这些人,大学教授,加上这些反对派的附近的村民能够管理运转这个国家,这显然这几个月是运转不起来的。

  正在评论:卡扎菲要把首都变成大陷阱?

  水均益:那从这个,你像这个有些像简氏防务,有的专家也在说这样一个概念,说现在有人分析,卡扎菲如果被逼急的话,会把首都的黎波里变成一个大陷阱,用他的话,如果最后卡扎菲一身戎装出现在的黎波里的街头,倾全城兵力而出,我一点也不会感到意外,您觉得会有这样一天吗?

  专家观点:目前反对派不具备围困首都的兵力

  宋晓军:我觉得还没到这一天。就是反对派刚才前面确实也说了,围城等等。

  围城从军事上讲是一个非常高级的活,你现在反对派的这个水平,如果北约不派地面部队,如果说没有地面部队,他们根本就连围城这个技术活做都做不到,它怎么可能围呢。

  水均益:但是有人说利比亚跟伊拉克有点像,因为它是一个沙漠国家,就是它主要就是几条公路连接了若干个城市,主要的城市,如果说把这个周围的这些卫星城全部控制住,通向的黎波里的这些主要交通干线全部控制住的话,那的确也是某种意义上的一种包围啊。

  宋晓军:我觉得现在做不到,因为围城它自己的弹药和后勤补剂药非常多,而且它的技术安排非常复杂。

  水均益:杜先生怎么看,围城能成功吗?围城有这种可能性吗?

  杜文龙:周围这几个点全都把的黎波里都包含了,从现在看已经形成一种战略包围了,它离真正意义上的夺取城市的这种战事推进,这个中间差距还很大,目前这个态势有,这个态势会不会有所调整。你比如说现在打扎维耶了,一会儿说打下来,一会儿说没打下来,包括通向突尼斯的陆路边境切断了,有的说没有切断。整个现在反政府武装在城市作战这个环节上,恐怕问题还比较多。因为城市作战是陆战中强度最高的一种作战行动,而且在整个利比亚,主要是围绕着城市运行,那么城市攻击的难度要远远高于城市防御的难度,伤亡也是这样。

  水均益:宋先生,还是回到关于卡扎菲的问题。今天的新闻说,他可能病了,要交权,甚至说南非两架飞机准备去接他。实际上从利比亚战事以来一直不断有这样的这种揣测和这样的这种传闻,你觉得可靠性有多大?

  宋晓军:我觉得还是给卡扎菲的支持的民众一种舆论压力。实际上卡扎菲的卫生部长、财政部长,还有反对派的间接的代理人,以及普京的代理人可能都在突尼斯,包括联合国的,甚至南非的祖马的代理人,现在都在商量这个事怎么政治解决,离最后这种大规模的血拼屠城很远,现在就打了4个多月,没见过一个像样的仗,基本就是打冤家,族群之间,你要跟阿富汗比,哪怕跟今天以色列发生的这种短期的突击比,那简直就不可能算是一个军事战了。

  水均益:所以现在还无法判断到底卡扎菲是不是要到最后一刻崩溃。

  宋晓军:对。

  水均益:好的,非常感谢,我们就谈到这儿,我们去一段广告。

  好了,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环球视线》,再见。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的黎波里
  • 孤城
  • 卡扎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