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视频 >

[看见]何湘的城市生活(20120415)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7日 15: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a78b9c42bfd40a7a1576072793371a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每到特别忙的时候,批发市场里卖调料的老何,总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何抱怨:他们就是干活不积极,表面功夫做得好。你看这个时间他去干吗呢?我就问他呢,他说他在外面忙,在外面干啥?怎么不走两步来这卖货?

    老何抱怨的,是他儿子。

    儿子六年前在北京开了这个卖调料的小摊儿,后来把老何两口子从湖南邵阳农村的老家接来帮忙。不过现在,生意越来越好了,可是儿子,却经常跑得没影儿了。

    主持人:老何,北京成千上万外来打工者里,普通的一个。老何全家都在北京,他、老伴、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和孙女。老何这些年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不少,在他眼里,在外漂泊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讨生活”。不过,80后的儿子,让他越来越,看不懂了。

    28岁的何湘,老何的儿子。

    何湘:这一天呢这跳跳蛙,荡起秋千,你看它越荡越高,它看见这个白云从它的头顶飞过,你知道变成什么了吗?它变啊,变啊,变成一只白鸽子。

    这就是让何湘搁下生意的事情。

    菜市场附近的这个院子里,35个孩子在这接受学前教育。他们的父母跟何湘一样,都是菜市场里的摊主,因为户口在老家,这些孩子很难去公立幼儿园。7年前,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些教育学者和志愿者,成立了这家打工者互助小组,孩子们才有了去处。

    何湘的一对儿女也在这里。按照小组的规定,家长每周要抽出一天时间陪孩子上课,这天,正是何湘当班。

    何湘:我看谁,我让谁来?何静怡来。

    孩子:何静怡是你孩子,你肯定会选她的。

    何湘:看人家表现好。

    老师:我也看到何静怡坐着没有说话。

    何湘:对不对,大家说说?

    孩子:对。

    何湘:我走一走,我跳一跳,找个地方坐下来,快坐这,快坐这,好,好,好,停,好了。我吃,我吃毛桃。

    能够学到更多的育儿经验,育儿技巧,像跟孩子说话的时候,你得多去站在孩子的立场去考虑,或者说是跟孩子说话的时候,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别老是你站着,她比你矮,让她跟你这样,最主要是蹲着,跟她一起平等的跟他,这样让她以为好像朋友一样交流。

    何湘是所有孩子家长里,最积极热心的一个,除了陪孩子们上课,他还主动申请参与“互助小组”的日常管理。

    他说,这样做,不只是为了孩子。他更享受的,是在这里接触到了以前在老家完全没听说过的很多“很先进、很不一样”,让他自己也深受启发的理念。

    于是,不只是当班的日子,只要互助小组有事儿,他随时都会跑过来。而每当他离开,父亲,都很不满。

    老何说,其实让他生气的,不只是儿子总往互助小组跑。他想不明白的,是怎么有那么多事情,都比“挣钱讨生活”还重要:儿子好像对城里时髦的一切都感兴趣,除了“互助小组”,他还花钱报了很多学习班,学电脑、学开车,只要城里人会的,他都想学。所以每次开溜,何湘都只能让妻子帮自己打掩护。

    妻子:我们再怎么说也是80后吧,就想着多学一点还是要好点。

    何湘的妻子比父亲理解他,但每次看到父亲发火,她也只能赶紧给丈夫打电话,让他尽量早点回来。

    何湘接电话:我知道

    何湘:你赶紧的,到了吗?

    何湘:何静怡,马上安排你的东西跟我走人

    何湘:你别这样拉着我,何明杰我把你放下了啊,我不拉你了啊。

    这天,何湘在互助小组不到两个小时,接了不下十个电话。中午,他赶紧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他要趁着这点时间,把攒了一上午的活都干了。

    何湘:平时这个电话都是我接的,我老爸不太清楚。你看有时候他也不提前给你说,一个电话你就得马上送,所以我们都是没有办法,有时候我明明安排好时间去,但是人家打电话,赶紧给我送货,好,有时候就必须得去,有时候就得事先请假,耽误了,这东西不是说安排不安排的,因为我们这都是突然袭击。

    何静怡:爸爸去拿张卖钱。

    何湘:赶紧去摊位上。

    何湘说,他现在每天都这样“见缝插针”“一分钟恨不得掰成两半”地生活,因为那些父亲完全不理解的事情里面,有他的一个梦想。

    何湘从小念书念得很好,那时候他最大的愿望是考上大学,成为一个“城里人”。但因为家庭条件,高中毕业后,他放弃了高考,外出打工。最初的几年,他像村里的同龄人一样,去了很多地方,什么活都干,但攒了一些本钱之后,他执意要到北京来。

    因为我觉得在北京是最前卫的,思想是最前卫的,也能给我们提供很好的平台,像城里人一样的生活,这是我们向往的一种生活。

    何湘说,其实他的那个愿望一直就没放弃,这些年,他都在一步一步,仔细规划着自己的人生。

    我刚刚上北京的时候,我已经达到了我一个阶段的目标。我那时候是上来做,第一年赔钱了,第二年挣了几万块钱,然后我就想我要一年能挣个10万,然后到第三年的时候我马上就转了这个摊,调料摊。调料摊做了一年,刚好也就达到了我的目的,然后我你看原来在第二,第三年的时候,我就想着我得给我们家人把保险买好,这是我的一个保障,把全家人的保险买好,去年我就已经达成我的目标。我觉得我的目标还是在一步一步地按照我的想法在实现的。

    送货回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

    何家三代六口人,租住在距离市场不远的一个四合院里。每天中午,何湘和妻子还有个重要的事儿,那就是督促女儿练习舞蹈。

    妻子:你又在练劈腿吗,好好练。

    何静怡:15,16,17,18,19,20。

    记者:练多长时间?

    妻子:一个动作练5分钟吧。

    何湘:她三番五次的说了,然后才给她去报了这个,在少年宫报了这个舞蹈特长班。

    何湘:她刚去练的时候回来练这个劈腿,刚练不是挺疼的吗?她就不想练,我就跟她说,说你都跟我说了好几回,然后我再给你报了,就怕你坚持不住,鼓励她然后慢慢地,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有一个星期,练了就疼,练了她就哭。

    记者:乐乐,你为什么要学舞蹈啊?

    何静怡:我就爱学舞蹈,长大想当舞蹈家,什么舞台最大?

    何湘:什么舞台最大,上《星光大道》吧。我觉得只有她喜欢就行,也从来没有想过以后她想当什么舞蹈家,上什么大舞台去,我没那么考虑过。

    何湘:何静怡快来端你的碗吃饭了。

    和很多打工者不同,何湘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一直把两个孩子都带在身边,而参加了“互助小组”之后,他更是下了决心一定不会把孩子送回老家。

    何湘吃饭聊:那相差的太远了说实话,我们家闺女去年我们回家过年,和她一般大的孩子不管是礼貌方面,行为习惯方面差得远了。像我们这个,她都形成习惯了,吃完饭,饭前得洗手,吃完饭了,洗手,擦嘴。我赶紧吃,吃完换我老爸回来吃。

    老何吃饭聊:以我的看法我是不想在北京了,只是想让他们年轻的人来北京发展发展,我讲家里好,我媳妇儿就讲这里好,她讲的这个地方下大雨没有家里那么大,没有那个泥土的路,这个地方她讲好一点。我讲这个地方热起来太热,冷起来太冷,这个地方我不想待

    每天,何湘的母亲是最晚回家的。50岁的母亲为贴补家用,在饭店做勤杂工,每天早出晚归。老何说,其实他是知道老伴心思的,现在生活好些了,老两口都不想在外漂泊了,留在北京,老伴其实不是羡慕城里的生活,她只是,心疼儿子。

    家里也有老爸老妈,还有婆婆,都80多岁了。//我们也想回家乡,就是想着他累,我们才一家人在这里跟着他,干些活……

    今年春节,何湘把父母送回了湖南老家……

    现在,何湘在北京的生活更忙了。

    但每个周一的晚上,他都会早早收摊,因为西城区图书馆给像他这样的打工者提供了一个电脑免费培训的机会,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迟的。

    记者:今天学什么?

    何湘:今天应该是学制作电影。

    何湘:我们是农村人,我们是靠努力打拼出来,得有自己的生存技能。也许我的行为举止也许和他们有所不同,但是我的精神上面没有区别,我可以独立,我也不需要靠父母,也许好多城市里面的人他还是像袋鼠一样依靠自己的父母,但是我们可以独立,这也是我们和他们不同的。

    主持人:何湘有句话很触动我,他说:“即使再难,也一定不会把孩子送回老家。”

    他用的是“一定”。这个词,握在手里,会振奋;落在心里,有点疼。

    城市,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许,只有苦苦追求过城市的人,才明白它的含义。

    今年是何湘在北京的第六个年头,他的城市梦,也到了一个关键时刻,他要为飞快长大的女儿找一所能接收的学校。他要更努力打拼,以让自己的肩膀、能担得住孩子成长的重量。

    一座城市能容纳多少梦想?我不知道,只希望它的体量和胸怀足够大、足够温暖、足够亲和、足够公平……祝福何湘,一个在异乡寻找“故乡”的人。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