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朱伯儒:八十年代新雷锋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3日 19: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社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天深夜,阵阵雷雨惊醒了熟睡的朱伯儒。他连忙起床四处查看,发现炊事班放粮食的仓库漏雨,当即叫醒炊事班的同志,和他们一起把粮食搬到别的地方。搬完粮食,浑身都湿透了。朱伯儒的旧病复发,胸闷、咳嗽,吃不下饭。爱人催他去复查,他也不去,照常没日没夜地工作。一天,朱伯儒七岁的小儿子兵兵见到油库袁政委,凑在袁政委耳朵上神秘地说:“袁伯伯,我爸爸三天没吃饭了!爸爸不让说。”袁政委一听,眼泪止不住滚了出来,歉疚地说:“我没有尽到责任啊!”他抚着孩子的头说:“好孩子,回去吧,伯伯知道了!”

  第二天,朱伯儒被送进了医院。

  朱伯儒入伍以来,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绩。当人们赞扬他时,他说:“作为一名党员,关心党的事业,首先就要做好本职工作。”

不忘还有困难的群众

  在本职工作上,朱伯儒是个尽心尽责的干部,但他觉得,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光做到这点是不够的。他算了一笔帐:我们党有三千几百万党员,约占全国总人口的二十五分之一。每个党员至少要关心和团结二十五名群众,这是最起码的。

  十年动乱破坏了人与人之间那种亲密友爱的关系。朱伯儒却象一块炭火,燃烧自己,温暖别人。而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下去。他看到一些群众生活比较困难,就象看到自己的父母兄弟在受苦一样,总是尽力帮助他们,关心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当群众遇到危难时,他挺身而出,舍身相救,曾在武汉东湖跳进冰冷的湖水,救起一个落水青年;曾在隧道塌方的危急时刻,奋不顾身地把民工推出险境;曾在旅途中热心照顾一位突然犯病的华侨老太太,使这个在海外生活多年的缝纫工感受到了社会主义祖国的温暖……

  一天,朱伯儒上街办事,看到一位年轻的农村妇女,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小男孩在武汉儿童医院门口哭。朱伯儒想,人不伤心不落泪,便走上前问:“你在这里哭什么呀?”

  这个叫周想云的妇女哭着说:“两个月前,孩子发高烧,后来腿也伸不直了。在当地医院没治好,就来到武汉儿童医院。每个星期从孝感坐火车来着两次,治了一个多月,也没见好。今天来得晚了点,连号也没挂上……”

  站在一旁的丈夫沈东高说:“我们就这个宝贝儿子,看孩子病成这样,一家人都哭了!”

  朱伯儒想:“他们这么远带孩子来看病,真不容易啊!我应当帮他们一下。”他想了想,便领着这对夫妇到一家医院小儿科,向医生讲了他们遇到的困难,请医生给孩子作了仔细检查。医生说,孩子应当住院治疗,朱伯儒又帮助办了住院手续。

  住院期间,朱伯儒和他爱人又几次去看望周想云和她的孩子。

  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孩子的腿好了。这对年轻夫妇打心眼里感激朱伯儒,今年春节抱着健康可爱的孩子,乘火车专程到武汉给朱伯儒拜年。

  被朱伯儒帮助过的,何止一家两家!

  一九七七年三月的一天,朱伯儒发高烧正在家休息。他听说患有肺结核的临时工胡仕元突然大口吐血,连忙撑着虚弱的身子赶到工地,把昏迷的小胡抱在怀里,连声呼唤:“小胡,小胡!”小胡睁开眼睛看到朱伯儒,不禁泪如泉涌。朱伯儒把小胡背上汽车,背上火车,直奔三百里外的医院治疗。下了火车,车站离医院还有三里路,附近找不到一辆接送人的车子。怎么办?朱伯儒毫不犹豫地背起小胡,艰难地向医院走去。走着走着,小胡又吐起血来了。殷红的鲜血带着污秽吐了朱伯儒一身,又腥又臭,呛得朱伯儒一阵阵恶心。然而,朱伯儒没有放下背上的小胡,没有停下步子,一步一喘地行进着。有谁知道,这时朱伯儒因高烧,已是两餐粒米未进了。伏在朱伯儒背上的胡仕元昏迷过去又苏醒过来。他看见朱伯儒一步一喘,汗如雨下,哭着说:“朱队长,你让我下来自己走吧!”

  “没关系,小胡……”朱伯儒吃力地回答了一声,咬咬牙继续向医院方向挪动。

  为了抢救一个年轻的阶级兄弟,朱伯儒就这样走完了这艰难的三里路程。

  经过十个多月住院治疗,胡仕元病愈了。出院那天,朱伯儒替他付了短缺的二百元医疗费,又把一百五十元钱和一百斤粮票塞到他手里,说:“这钱是你的工资,这粮票是组织上给你的补助。”事后小胡才知道,那些钱都是朱伯儒送给他的。

  有一次,小胡不解地问朱伯儒:“现在有些人就想‘巴结’权势,而我穷得这样,你却‘巴结’我,我有啥值得你‘巴结’的呢?”

  朱伯儒回答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有这个责任啊!”

  共产党员,这个闪闪发光的称号,从此更深刻地印在这个青年临时工的心坎上。今天,胡仕元谈起这段往事,心情还是那么激动,他说:“从朱伯儒身上,我看到了党的光辉形象,看到了人民军队的形象,感受到了我们社会的温暖。”

  朱伯儒常常做了好事不留名,从不同别人谈起,有不少事连他爱人也不知道。他帮助湖北枣阳一位名叫王明春老人的事,是在五年之后才被人知晓的。

  那是一九八○年四月,这位老人病重了,把儿子叫到床前说:“孩子,我活在世上的时间不长了,有件永远难忘的事你记下来:一九七五年八月,我去部队探望你。回家的路上,在安阳火车站突然胸痛昏倒,浑身发抖。是朱参谋送我进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胃出血,要住院治疗。朱参谋给我办了住院手续。因为出血多,要输血。医生叫先付二百元钱。我身上带的钱不够,正在难过、焦急。朱参谋对医生说:‘他是我的亲人。我是“O”型血,输我的吧!’医生同意,就从他身上抽了三百毫升血输到我身上。不要忘了,至今我血管里还有朱参谋的血。他整整服侍了我三天。我出院,是他付的住院费和药费,又亲自把我送回家。事后还几次给我寄药和红糖。要不是朱参谋,我可能早不在人世了……他眼下在哪里?要找到他,要向部队领导反映,说我在九泉之下也忘不了他……”

  王明春老人的儿子辗转找到了朱参谋。他正是朱伯儒。原来谁也不知道的这段往事,就这样传开来了。

(本文原为新华社消息,时间为1983年7月28日,转载仅为提供资料。)

热词:

  • 朱伯儒
  • 雷锋
  • 中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