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面对面 >

《面对面》 20120603 医患之痛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3日 23: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6d5d75966884619a1358898f2a16a0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北京航天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 赵立众抚摸伤口。(视频截图)

    并不仇恨持刀偷袭者,他愿意以鲜血换来医生的尊严?

    董倩:这话是真正发自内心吗?

    赵立众:确实发自内心。

    身为一位急诊医生,他为何极力呼吁警察进驻医院?

    董倩:但是也有评论说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只会加剧病患之间的不信任?

    赵立众:他有执法权,最关键就在这儿,别的任何人保安替代不了这个作用。

    一次换位的体验,一个细节的改变,能否融化冰冷的医患关系?

    董倩:这一个像由蓝帽子、白帽子变成花帽子,能够改变的是什么?

    黄宇光:对的我们的患者,而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冷冰冰的医疗的服务。

    医生、患者,战友?敌人? 

    《面对面》董倩带你叩开医生的心扉,从另外一个角度探寻医患关系如何实现回归?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最近一段时间医生、护士被打骂被伤害的事件不断发生,但是在事发之后,他们往往选择的是沉默,最近有这样的一位北京的医生,他在被刺一个半月之后,决定打破沉默走到我们面前敞开心扉。

    董倩:您介意让我们看一下你这个伤口吗?

    赵立众:没关系,可以。

    董倩:我都有点不敢看,现在能看出来,疼不疼现在还?

    赵立众:不太疼,不是特别疼。

    董倩:没影响啊?

    赵立众:就是向往后扭头…

    董倩:脖子伸不过来?

    赵立众:现在还是受限制。

    这位被刺受伤的医生名叫赵立众,是北京航天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虽然现在伤口已经基本愈合,表面看起来并不触目惊心,但是,一个半月之前的凶险的一幕,依然像噩梦一样留在他的脑海之中。

    董倩:当时事发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赵立众:我当时确诊一个是恶性高血压的病人,另外一个是急性胰腺炎的病人,怀疑是急性胰腺炎的人。在隔壁的护士站给他们打电话,联系好了床位,回来正在给这两个病人在电脑上写病例,打住院证,正在填,周围站着五个岁数比较大的,包括病人和家属,没有时间去想别的。

    2012年4月13号晚上7时30分,也就是在赵立众正在急诊科室忙碌的时候,一名用帽子、口罩遮挡住面部的男子突然闯进来,拔出一把长约40厘米的尖刀直从背后接刺入了赵立众右侧颈部。

    董倩:那个人怎么来的?

    赵立众:其实我用眼睛余光看到这个人了,我以为是个熟人,他就直接到我背后去,我以为是个熟人。

    董倩:你没抬头看?

    赵立众:没功夫,没有功夫,没有时间。

    董倩:然后呢?

    赵立众:然后我就觉得脖子被谁猛击了一下。因为我也有这样的朋友,去了以后到你的背后拍了一下,平常也有这样的,甚至他扎完了我都没抬头,我以为是谁拍了我一下而已。

    董倩:扎完的时候不疼?

    赵立众:不是特别疼,因为它有一些神经被切断了,痛觉的这个神经被切断了,现在这个伤口还是木的。然后我是看到别的病号已经尖叫,脸部已经扭曲了,我才反应出来。

    董倩:那时候血流了吗?

    赵立众:开始流了。我自己首先,本能的反应不能让这个人跑掉,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扎我,开始不知道。另外一个,他出去还会不会伤害到病人,之后我就追出去了。

    董倩:追出去了?

    赵立众:追到我们急诊楼外了。

    董倩:跑了大概多少米?

    赵立众:有30米,后来这个人就出大门了,然后我们其余外科的大夫,包括保安随后就追出来了。

    董倩:你呢?

    赵立众:我当时也是怕这个伤口有大问题,用手一直在捂着,血已经出来了,我就回到急诊室了。

    后来行凶者逃脱,赵立众回到急诊室进行抢救。当时的诊断显示,赵立众颈部皮肤裂伤、部分肌肉肌筋膜断裂、肌内部分血管断裂、颈四椎体损伤,失血400余毫升。

    董倩:然后怎么处理的?

    赵立众:就跟处理别的病号没什么区别。

    董倩:你自己都知道,当时没什么感受?

    赵立众:对,因为别的人,有一些毕竟是自己的同事被扎了,我觉得他们比较慌,我说没事没事,第一报110,第二,那个匕首要收好,不要动,那个上面可能有指纹。

    董倩:当时头脑很清醒?

    赵立众:包括总值班,多备血,以配血型,通知我们血管外科的主任做手术。

    董倩:都是您自己安排的?非常清晰?

    赵立众:这也应该是一个急诊的一个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基本素质。

    董倩:您可能没有想到,刚入行的时候绝不会想到,自己在这一行干了十五年,处理了这么大一个事儿是自己。

    赵立众:处理自己,确实没太想这个问题。

    经过抢救,赵立众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右侧颈部软组织、血管、神经和椎体遭受了严重损伤,仍需接受重症监护治疗。就在人们还在为他的安危担忧的两天后,4月15日,躺在病床上的赵立众发表了再次引起公众极大关注的一篇微博。

    “我并不仇恨持刀偷袭我的人,只是希望通过我的鲜血来警醒社会关注医疗体质的健康以及医务工作者的尊严和生命安全。最终造福天下所有老百姓。”

    有人就问,您并不仇恨去袭击你的那个人,这话是真正发自内心吗?

    赵立众:确实发自内心。

    董倩:怎么会不仇恨呢?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赵立众:他针对的不是特定的我,他针对的是一个群体,假如说我在诊疗过程中确实给这个人看过病,不管是他所想,还是客观上我存在医疗的一些问题,他过来找我发生了矛盾,我觉得这属于叫医患纠纷,可以这么界定。但是我也说了,没有印象给这个人看病,包括监控录像调的时候,而且那天是偶然换的班,所以他过来不是针对我而来的,他有可能是针对这个医院或者是这个群体而来的。

    董倩:您个人的情绪呢? 

    赵立众:我确实想通过这件事唤醒大家一些东西,因为作为医务人员来讲,很多工作包括一些心路历程大家不是很了解,这样子尤其是这件事,我觉得是两败俱伤的一个情况。怎么样大家能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让医务人员的生命有安全保证,我觉得这是我这件事情本身的价值所在。因为我这个面对刀不是第一次,这并不是第一次,事实上之前也有,有的时候就是菜刀,有的时候是拳头,谩骂、威胁,这在我们急诊中是非常常见的情况,所以我说实在的是有心理准备的。

    对于赵立众来说,这样的心理准备是从15年前刚从事医生职业不久就开始的。1997年,28岁的赵立众医学院毕业之后当上医生刚两年时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在医院的的诊疗室里,他遭遇到了被刀砍的威胁。

    董倩:那是什么样的情况?

    赵立众:当时我是从事的外科,我记得是有一天晚上大八九点的时候,一个房东带着一个小伙子过来看病,这个小伙子当时背上被砍了一刀。遇到这种情况我马上把小伙子放在清创缝合室,按照流程就开始进行缝合,事先没有挂号,没有缴费,等我缝合完了以后,另外一拨人赶到了,大概有五六个人,其中有把他砍伤的这个人。后来我说处理完了,那剩下的程序打破伤风,拿着消炎药,你挂着号,我把这个方子病例写清楚。他说价格大概多少钱,大概190多块钱,不到200块钱。就这样,他就开始指着鼻子就骂。

    董倩:谁骂你?

    赵立众:施害的这个人,就指着鼻子骂说,你们太黑了,我当时几乎就,我能说什么,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董倩:你认为你在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他应当对你是什么态度?

    赵立众:应该是非常感谢的,从我当时值班医生这个角度我已经非常照顾病号了。

    董倩: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他当时会用这样的态度?

    赵立众:因为我觉得他当时也喝酒了,首先是喝酒了,人喝完酒会不正常的状态。也可能之前对医院有一些想法,对医疗阶层医生有一些想法,所以才会说这个话。

    董倩:你急没急,毕竟是还没到30岁的小伙子。

    赵立众:当时我跟他说了,如果是这样,您不用挂号,也不用交钱,您去别的医院接着看就好了。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就开始动手了。

    董倩:打伤了没有?

    赵立众:打到我了,当时我也因为毕竟也年轻,也急,也踹了他一脚,踹他的时候他的身体撞到了后面的墙,就从后面掉了一把菜刀掉到地上了,然后紧接着捡起菜刀就准备砍我,然后被他们的同伙开始挡住了。

    董倩:你当时的反应?

    赵立众:当时我是离他有一段距离,但是这个菜刀砍到我们的铝合金窗了,现在那儿还有那个刀印。

    董倩:你害怕不害怕当时?

    赵立众:当时会有一些害怕,怎么能不害怕。因为当时报警警察过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警察过来的时候这些人已经跑掉了。

    也就是那次险遭刀砍的经历让赵立众深深体会到了做医生的风险,他开始重新审视医生这个职业,甚至有了改行的想法。

    董倩:遇到的第一件这样的事情,对你以后的整个的职业生涯,对你从医的心态有什么影响?

    赵立众:我觉得一开始是有热情的,非常有热情的,上学的时候天天盼着去穿上自己的白大褂,给病人看病,那是一种成就感。真的你看病人来的时候充满了痛苦,然后走的时候是喜笑颜开的,这时候那种自豪感、成就感没法用语言表达。选择医生这一行的初衷应该是对这个感兴趣的。只有这样,我想他才会去选择医生一行,这是一个基础。但是真正踏到医生门槛里头,各种精力,最后造成他的心态和结果,可能又不一样了。

    董倩:渐渐的这种热情被打磨掉了,什么原因?刚才您讲的1997年那样的一次经历?

    赵立众:从我刚开始来急诊的时候是愈演愈烈。

    董倩:越来越多。而且你再往前没有说家属医闹这个词儿都没有。那会儿有那个话,就是有几个手最厉害,拿刀子的手是非常受人尊重的医生,但是后来这种情况都见不到了。无论什么人到医院都可以随意地想对医生说什么说什么,随意地谩骂。我们的一位柔弱的女大夫被堵在屋里,病房关上门,一个人在那儿暴打她,这都是真实的事情。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