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今日关注 >

《今日关注》 20120522 俄内阁换血 新人过半“80后”管传媒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2日 23: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628c75bfb3c4823b192e98df12c01a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俄罗斯当地时间21号,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召开政府会议,并宣布新一届政府成员名单。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普京正式回归后最有看头的就是组阁大戏了。21号新内阁名单终于公布,四分之三阁僚换新人,29岁小伙儿当部长,那么诸多看点反映出普京怎样的施政新思维?家里的兄弟刚摆平,门外就有人来叫阵。北约不顾俄罗斯反对,宣布正式启动欧洲反导系统。普京在扬言反制的同时,也不失时机地提出新要价,俄美反导之争越来越呈现出明里斗,暗里谈的架势。斗是为了更好地谈,谈是为了更长远地斗,俄美这一斗一谈之间,夹在中间的中国有没有利益被出卖的危险?另外蒙古最近与北约成为伙伴关系,是不是中国被牵制的新征兆?相关的话题,今天演播室两位权威专嘉宾做深入解读,我来介绍一下两位嘉宾:一位是海军少将本台特约评论员张召忠先生;还有一位是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吴大辉先生。欢迎二位到演播室参与我们这个节目,首先通过一个背景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消息层面内容,来看一下大屏幕。

    俄罗斯当地时间21号,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召开政府会议并宣布了新一届政府成员名单。新政府中四分之三的职位“易帅”,其中,增设“远东地区发展部”、八零后出任新闻部长等等,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上一届政府的部长仅有5人获得留任,包括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财政部长西卢阿诺夫、司法部长科诺瓦洛夫、体育、旅游和青年政策部长穆特科。据此前俄媒体报道,其中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财政部长维持原任是普京的指令,普京曾向梅德韦杰夫承诺,除这三个席位,将不过多干涉内阁人选。

    新内阁成员不乏首次入阁的政坛新人,有评论称,这是普京回应中产阶级政治诉求的结果。未来中产阶级将如何与“普梅内阁”同舟同济,令人拭目以待。

    此外,为了关照民众呼声,普京就任后,第一把就烧向了“公务车”。他在19日签署一份总统令,规定大幅削减国家机关车辆,这条总统令一旦生效,多数政府部门将失去“特权车”待遇。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最新民调显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率有所上升,恢复到了2010年过半的水平。分析人士指出,梅普互换角色后,留给俄罗斯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的这十年将决定俄罗斯在整个21世纪的命运,且时不我待。

    王世林:普京王者归来,归来以后发现呢,现在的俄罗斯已经不是四年前的俄罗斯了。所以呢,我们注意到有评论说新的俄罗斯需要新的普京,也就说普京需要有大的改变,才能适应这个新的俄罗斯的需要。所以我们看到普京在这次组阁的时候,是3/4的内阁的阁僚换人了,那么通过这个组阁的情况来看,反映出普京什么样的一种施政的新思维在里面?

    张召忠:我感觉这个新思维现在还不能全面解读了,从现在组阁的情况来看呢,他现在一个彻底地治理腐败,因为换了这些新人以后呢,那么以前的事就这样了。

    王世林:您就是从反腐败的角度来看?

    张召忠:反腐败这是一个,另外的话呢,就是说反腐败你看你是很多新规定嘛,配车不能搞特权车了,过去部长以上都是拉警灯、拉警车的现在都一律不行了。所以这些的话,都是从亲民反腐败这方面树立政府的新形象。另外的话呢,就是说三个职务,一个是外交、一个是军事,一个是经济,他把这三个部门抓着,如果把头比作是外交的话,那么一边是军事,一边是经济,那么他现在重点是拼经济,这个班子我看他重点是拼经济,同时军事保驾护航,这么一个走向。

    王世林:大辉作为俄罗斯问题的专家,怎么来看这次普京的组阁的情况?

    吴大辉:普京豪气盖云的纲领配了一帮锐气十足的阁僚,这是我的第一个感受。6个副总理年纪最长的不过是1958年生人,一个是70后,还有4个是60后,在他21个部长当中,有14个部长年纪都非常轻,都是70后的。另外我们看到还有一个29岁的这样一个年轻的部长主掌信息部,我们知道在普京这次总统竞选当中,遇到了他从政以来前所为遇到过的这样的一个危机,首先是他的得票率并不高,只有63%的人支持他,如果按实际实际投票人数来看呢,支持他的选民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44650多万人。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他必须要求便求变以往的大政方针没有错,但是怎样来实现这个强国梦,需要有新的变化,所以我们看到在他的执政团队当中锐气十足,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觉。

    王世林:对,张教授是从反腐败的角度来看待他的这次大换洗,你是从他的这种新思维、新的这种锐气上面来看,您刚才讲到他的这个内阁的组成,总理梅德韦杰夫是65年的。然后您刚才讲到说他的副总理里边最大的是1958年,剩下的都是60后、70后。然后在内阁成员里边有一个小伙子29岁,是掌管信息和通讯,怎么来看待他这么大胆的使用年轻人?

    吴大辉:普京在总统竞选过程当中遇到了麻烦,大家一般认为是因为他的执政团队过于僵化,多少年以来他的精英阶层处在一个固化的状态,新生的社会精英力量没有被纳入到这个团队当中来,他们必然要有一些想法,所以我们看到很多人走上了街头。那么我新打造的这一个团队呢,我就把新人纳入到当中来,我们这次看到呢,这一次重新组阁并不仅仅局限在中央,在地方的一些政府当中,也在同时进行地方政府的组阁,他到6月1号的时候要实施一个新的地方领导人指选的一个法令,我们看到普京没有去芝加哥参加峰会,但是他没有闲着,他在跟地方领导人在会务,跟这些新的阁员在会务,整个的班子的调整,从地方到中央都在进行调整。

    王世林:另外我们从他的部门的设置上来看,也有一些新的感觉在里面,比如说他这次成了两个新部门:一个叫开放政府联络部,一个叫远东发展部。说到远东发展部,张教授我们想起来了,就是在以前我们做节目的时候曾经谈到过俄罗斯对远东的开发,那时候我们关注的话题呢,是俄日岛屿之争的时候,说俄罗斯远东这块呢,尤其是它的佛拉迪沃斯科特这一块,水域东部这块开发的比较少,您当时讲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你说这儿的鱼特别多,都没怎么打过,说这鱼群聚集的时候,人都能在这鱼里边走。那如果俄罗斯将来成立这个远东发展部的话,那么它的目标是不是整个远东这块的经济的发展?

    张召忠:我感觉普京上台以后拼经济这个是主导了,在远东这块的话呢,它有个什么特点呢,远东就尤其西伯利亚这一块的话呢,就是地多人少、物产丰富,就没什么人去开发,就一片亟待开发的处女地。所以说远东这个地方,它将来作为一个重点开发的对象呢,一个是开发远东的森林、矿产资源这个种庄稼啊,这是陆地这是一块。那么样的话呢,北方四岛,北方四岛这一块下一步他可能经济上要重点开发,因为北冰洋方面,从远东这边下去,然后所有的海岭一直到北极的极点,就是说北冰洋你想象当中,将来有一半以上,50%到60%现在俄罗斯认为全是他的,那么从白令海进行以后呢,每年有3到5个月的通航的时间。再加上海里边的石油,所以这一块远东地区的开发将来潜力非常的大。

    王世林:就是说他的新思维里边对于经济的重视,通过他新设立这个远东发展部就可以看出来,他要拼经济。另外从国家发展战略上来看,普京作为总统,对于组阁他要决定一些事,他这次组阁的时候呢,他说我就定三个部长,最重要的部长,一般都是首先外交部,然后国防部,然后财政部,这个说是普京亲定的。说其他那就梅德韦杰夫你来定。怎么来看普京对这三个人选的留任和未来在国家发展战略方面对人选的使用?

    吴大辉:俄罗斯1993年实施新宪法以后有一个规定,就是说国家强力部门的领导人由总统直接来敲定,就是国家强力部门是向总统直接副负责任的,就包括国防部、外交部也包括财政部、安全部、安全局,国家对外情报总局以及总统警卫局,通信总局等等,这7个核心部被称作强力部门,还有紧急情况部,这几个部门事关国家安全与稳定的强力部门的领导人一定要由总统来直接敲定,所以这次我们看到在这些人选的问题上,普京保留了原有的班子,拉夫罗夫已经是三朝老臣了,这意味着他在外交大的方针不会有改变,国防部长也不是一任了希尔久科夫虽然对他有很多传言,认为他和新任的总理罗格金,在国防工业发展问题上两人有巨大的分歧,但是这一次也保留了他,也意味着俄罗斯军事改革将继续走下去,财政部长本身是顶替库德林上来的,本来是库德林的副手,非常熟悉俄罗斯的财政政策,这也意味着俄罗斯整个的宏观的财政政策不会有大的变化。

    王世林:前面我们讲到了现在是普京刚刚忙活完家务事,把内阁的组阁的问题刚刚解决,但是门外就有人来叫阵了,20号在美国召开的北约峰会上,北约宣布说我们要正式启动欧洲的反导系统。说到这儿我们也以想起来在前一段时间奥巴马和时任俄罗斯总统韦杰夫见面的时候,还悄悄的说到有关反导系统的事,现在美国和北约又宣布还真要启动这个欧洲反导系统了。到底怎么回事,再通过短片了解一下。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20日当晚在北约峰会上宣布将正式启动第一阶段导弹防御计划,他说北约的欧洲导弹防御系统“已成事实”,该系统将有效保卫北约的欧洲成员国不受侵犯。从此以后,北约能对成员国导弹防御的相关军事设施进行统筹管理。

    按照北约的相关计划,到2018年,该系统将覆盖北约的所有成员国。北约的整个反导系统有望2022年全面建成。

    另据外电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在芝加哥峰会上宣布,将一艘载有拦截机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地中海,在土耳其设置雷达系统,由北约方面指挥。

    针对北约的反导计划,俄罗斯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一导弹防御系统将削弱俄罗斯核威慑能力。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瓦伦蒂娜?玛特文科21日回应称,莫斯科将保留报复的权利。俄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19日曾表示,俄需要关于反导系统不针对俄罗斯核力量的硬性担保,不仅包括军事技术方面的书面担保,还包括反导导弹数量、导弹飞行速度和发布地点、信息系统等。他说,俄罗斯还坚持禁止在外太空部署武器。

    另据俄罗斯之声报道,俄国防部发言人21日回应说,俄罗斯先进的弹道导弹系统亚尔斯将很快部署在西伯利亚和卡卢加地区。亚尔斯覆盖的洲际范围达11000公里,它的RS—24导弹可携带3—4个分导核弹头。

    王世林:反导系统这事其实我们也说过很多次了,但是这次我们也注意到很奇怪就说,在北约峰会上正式宣布说要启动欧洲反导系统,什么叫正式宣布启动这个欧洲反导系统,他不是一直在建吗?

    张召忠:一直在建以前都没有协调好,没有协调好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没有跟俄罗斯达成一个协议;再一个的话呢,欧洲自己没有形成一致的目标,比如说在哪布雷达、在哪布导弹。这一次让普京去,普京也没去,结果正好他没去北约背着普京干这么一个事,就北约现在是协调好了,协调好了以后呢,现在基本上是这么几个方向,地中海方向,黑海这个波罗的海方向,另外东欧方向。就是说俄罗斯靠那一边的,欧洲那边的基本上全拿反导系统给他拦截了,反导系统拦截了以后呢,俄罗斯将来有可能会面临三个触角:一个就是说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愿意来就来,我现在搞经济,忍辱负重,这是一个,但是这个俄罗斯不是它性格;第二个,就说你拦截的概率是多少?80%,我100枚导弹你给我拦截80枚,那好我在发展80枚导弹。

    王世林:我以量取胜。

    张召忠:我以量取胜,我拼规模,这就走上前苏联那个道路了,这最后要死掉了,这最后你肯定军备竞赛的结果,这么多28个北约国家跟你一个国家干,最后你拼不过它你就死掉了;第三个,就是说你这些个导弹拦截系统都放在哪些国家?波兰、捷克、西班牙、土耳其,还有哪些国家?你们谁是引狼入室的,我就重点收拾你们这帮。就像当年2008年8月28号收拾格罗迪亚(音)似的,原来过去我们都哥们,现在你跟着北约来在你这上面布什么导弹,布雷达,还加入北约,我给你敲掉。将来俄罗斯有可能会走这步棋,你这个反导系统布置在哪?波兰、捷克还有哪,我把你们都敲掉,我跟美国是好朋友,我不得罪美国,我专门敲你们。

    王世林:就是俄罗斯面临着三种选择,这样的情况。但是美国一直也在说,说我们在欧洲布署反导系统不是针对俄罗斯,但是美俄之间一直在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现在从谈判的进程上来看呢,应该说还是停在一个要价上。原来俄罗斯的意思就是说的,我们来谈你要布也行,但是你应该是比如说在法律上给我一个保障,说你承认承诺从法律上保障,你这个东西不是对着我俄罗斯的,但是现在如果欧洲反导系统真的正式启动了,俄美之间在下一步谈判中会怎么办?

    吴大辉:它叫过度阶段初始作战能力,它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就是将现有北约成员国的导弹设施进行串联,进行连接,有效连接以后形成一个初步的一个拦截能力,它真正的作战能力,全面的作战能力按照他的计划是要到2020年形成作战能力,因为它的一个判断到2020年的时候,伊朗的洲际导弹可能会对欧洲构成威胁,所以他把设定的一个目标也是到2020年形成一个整体的一个作战能力,其实俄美之间在反导问题上,表面上我们看到的好像是非常尖锐,双方对抗,我在加里宁格勒我布署伊斯肯德尔导弹,我可以打到华沙汉堡打到里加等等,其实双方之间的合作走的已经很远,在1999年的时候,俄罗斯与北约已经建设了一个导弹数据交换中心,这个中心就在莫斯科现在依然在起作用,虽然它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的军事意义,现在的俄美之间的反导的谈判呢也依然在进行,2010年里斯本峰会已经决定双方把两个系统合成一个系统,但是怎么合的问题上,怎么能够建立无缝的连接,就北约的系统跟俄罗斯的系统如何来进行合作,俄国人认为你要保证你的系统不针对我,那你告诉我你的VBO数据,就是你的拦截弹的关机的这个速度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你的刀是这么长,你无法洞穿我的肚皮,我心里就放心。但是美国迟迟不把这个最关键的技术告诉俄国人,俄国人他自己也有底牌,他知道美国需要什么,因为他有自己的超级雷达,涡轮聂人雷达,布署在加里宁格勒,可以探测到北非地区的信号。另外呢,他在叶耳库斯科也有这样的雷达,美国的一个底牌就是如果你把这些早期预定雷达数据都给我,那么我们可以商量双方并没有到一个不可逆的一个点,双方都在说我们都有时间,我们还有机会达成一个妥协。

    王世林:那大辉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因为在节目一开始我们也谈到了,说俄美之间在反导系统这个问题上,他是明里斗,大家看到了他好像是在明里斗,但是暗里谈。但是在暗里谈的时候,是不是两人越走越近。

    吴大辉:越走越近,他以前是进行的叫2+2的谈判,由外长防长两国的坐这儿一起来谈,以前是秘密谈判,现在已经公开谈判了,谈了第八轮、第九轮,现在要谈第十轮。双方现在要拿出一个具体的数据,俄罗斯的总长马卡洛夫(音)最近也说,确实存在导弹威胁,这以往是不认为存在导弹威胁的,那么这跟北约达成一个共识存在导弹威胁,就应该建立一个这样的系统,关键是系统怎么建立的问题。

    王世林:是,你刚才说到这个问题,就是谈了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说当俄罗斯跟美国在就反导系统越谈越斗,其实走得越近的时候,他们俄罗斯和北约的关系也在走近。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中国的利益有没有受损呢?您刚才讲到了就是俄罗斯武装力量参谋总长叫马卡洛夫,他14号发表一篇重要讲话,就他讲到了,讲到了说什么呢,说承认当今世界存在导弹威胁,因为我们知道中俄之间在这个问题有过一个共识。就中俄之间认为目前在世界上不存在导弹威胁,但是马卡洛夫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中国的,原来我们达成的共识,包括中国的利益是否会受到影响?

    张召忠:我感觉这个问题是这样,就是说中国和俄罗斯的导弹在这个问题上完全是不一样的,俄罗他是什么问题呢,俄罗斯和大部分和欧洲截然,欧洲在过去防备俄罗斯的主要是地面部队的进入,北约一个过去几十年了防备俄罗斯苏联的一直是地面进攻,为了防备这个东西,美国布署了很多战术核武器在英国和德国,那么现在显然地面进攻欧洲已经不可能的事情了。以前海军元帅,原来是苏联海军总司令的时候,那个时候推行远洋进攻,海上的远洋进攻战略,要在公海大洋跟美国打一仗,那个时候它搞了三代9艘航空母舰。那么俄罗斯以后呢,就说从远洋进攻发展到倒退到近海防御,那就说我也不搞航空母舰了,现在普京也不搞航空母舰了,我以后就是近海,什么叫近海就是一百海里,顶多二百海里就这个近海,我哪都不去了,也不跟你在公海对抗,那就是美国要想跟俄罗斯在公海大洋进行海上对抗,不存在可能,他不跟你玩这个了。比方说就太平洋来讲,它不出日本海了,你怎么跟他弄啊。那就是说美国要跟俄罗斯斗什么呢,俄罗斯唯一遏制北约和美国的就是导弹,什么叫导弹,就射程打一万多公里到五千多公里这样的导弹,路基发射的、潜艇发射的,轰炸机扔的这些。美国就核心的就遏制你玩意。欧洲那个地方我说句粗话,那真叫吃饱了撑的,他都吃饱了营养过剩,他就玩这个东西了。但是在亚洲和那边是不一样的,你把欧洲这一套反导系统,你弄到亚洲来可能吗?亚洲这个菲律宾美国还卖给它海迈尔顿呢,那60年代服役的这么一个东西。

    王世林:淘汰了。

    张召忠:那个他还舍不得,还把雷达拆了,就是小心眼。几千万卖给人家一个破东西,还把那些东西拆巴了,还不给菲律宾。你看没有,这边连温饱都没解决,那边已经营养过剩了,吃饱了撑的已经开始拦截导弹了。美国想在亚洲干什么,他感觉中国海军要出第一岛链,他要跟中国玩在海上拦截中国的海军,要找点要布点,又要在金兰湾,又要在菲律宾,又要在新加坡到处在布点,布点第一位的拦截中国的海军,下一步的在开始拦截导弹,拦截导弹先从东北亚开始,从韩国从日本拦截朝鲜的导弹开始一转向就对付中国。

    王世林:所以说,通过这个俄美之间反导系统这个事呢,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警惕,也是一个提醒。另外还有一件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吃惊的消息,可能大家已经都注意到了,就是北约在开会的时候,已经正式接纳蒙古为和平伙伴关系国,参加了北约峰会。那么蒙古国呢只有两个邻国,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是中国夹在这个中俄之间的这样一个腹地,如果北约进入这样一个腹地的话,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来通过短片看一下。

    为期两天的北约峰会20号在美国芝加哥召开,此次峰会蒙古国总统带队首次以北约“全球伙伴关系”框架内的“和平伙伴关系国地位”参加会议。今年3月,北约与蒙古国正式签署了合作伙伴协议,标志着蒙古与北约关系取得重大突破,为进一步拓展双方合作关系奠定了法律基础。

    有媒体称,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蒙古国长期以来一直扮演中俄间缓冲者的角色。进入21世纪后,美国及北约在亚欧大陆上的扩张,使蒙古国具有了全新的地缘政治意义。

    近年来,美国不惜重金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建立了国际维和训练中心,并从2003年开始每年举行代号为“可汗—探索”的联合军演。 

    有专家分析指出,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与蒙古走得越来越近,一方面是由于蒙古国的资源和经济潜力,另一方面则因为蒙古国“可在中俄之间打入一个楔子”的独特战略位置。 

    王世林:大辉,如果蒙古成为了北约的马前卒的话,那么对于中俄来说是福还是祸。

    吴大辉:就这个问题俄罗斯应该比我们更关注,我们知道蒙古国长期以来是俄罗斯的盟友,现在呢,俄罗斯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依然巨大,比如说他所有的装备还是苏式的装备,他的主要的经济命脉,比如说我们知道的亚洲最大的铜钼矿,厄尔丁特铜钼矿(音)51%的股权还由俄罗人来控股,它的主要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由俄国当年为他建设的,出现这样的问题,俄国人比我们应该更担心。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客观的来看待,比如说在中亚地区,在上海合作组织内部,除了中国以外,其他成员国都是北约合作伙伴关系计划框架下的成员国。如果这样看的话,我们就说上颌的成员国都加入了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那么蒙古加入这个似乎对我们影响也不大,但是蒙古它毕竟处在中俄两个大国的之间,处于这一个核心地带。如果这一地区被别有用心的国家和国家集团所利用了,必然对中俄两国形成的巨大的重击。

    王世林:简要的评论一下张教授,您觉得这件事会有什么影响?

    张召忠:蒙古就看他走多远,他是北约的合作伙伴国,过去乌克兰也是北约的合作伙伴国,得罪了俄罗斯,俄罗斯给他断气大冬天的,格鲁吉艾也是合作伙伴国,让俄罗斯凑了一通,就看他今后走的和北约有多近。如果对俄罗斯构成威胁,俄罗斯如法炮制。

    王世林:还是要值得观察的一件事。非常感谢两位今天能到演播室,来就俄罗斯组阁以及相关的一些话题接受我们采访,谢谢。

    制片人:战丽萍

    策 划:王冬妮

    编 辑:桑瑞严 高佳鑫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