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广东省 >

深圳宝安区求解留守儿童之困 整体突破尚须合力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6日 14: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宝安有数百万外来劳务工,大量的留守儿童问题应引起社会和相关政府部门的重视。

  骄阳七月,正值暑期,宝安多了一批特殊的客人,来自全国各地的留守儿童,纷纷来到宝安与父母团聚。但他们只是“流动儿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将在暑期结束时返回家乡。

  据估计,中国农村目前约有6000万名留守儿童,他们长期与父母分离,不少在祖父母辈的溺爱中成长,性格闭塞,不合群也不乐观,学习态度和质量令人担忧,成长历程让人担忧。其实,留守儿童来到父母身边,同样面临诸多困境,如引发外来务工家庭的亲子矛盾,如学校教育环境的不适应,如融入城市进程中所呈现的安全问题、违法犯罪问题,等等。

  整合政府、企业资源,引入民间组织、社工机构专业服务留守儿童……作为劳务工集聚大区,宝安区各界试图求解留守儿童之困,其解决成效尚待观察,但解决路径可谓耳目一新。

  留守与流动的苦楚

  7月17日,40多名来自四川、贵州、河南等地的留守儿童受到沙井街道的热情款待。

  此次“宝安一日游”活动由沙井街道、深圳市畅鸿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下称“畅鸿公司”)联合组织,40多名留守儿童年龄从7岁至14岁不等,他们的父母都是畅鸿公司员工。

  “这些员工背井离乡来深务工,很辛苦也很无奈,他们最牵挂的是家中的孩子,学习成绩怎么样?有没有生病?而孩子也时时牵挂父母。劳务工为企业创造了财富,我们做企业的不能仅仅满足于给他们开一份工资,理应关心他们的疾苦。”“关爱留守儿童阳光行动”发起人、畅鸿公司总经理陈华瑞说。

  前段时间,经陈华瑞发起,公司在厂区里贴出告示,告知员工,街道和工厂将针对留守儿童联合举办“暑期快乐营活动”,由街道和企业联合出资把员工们留在老家的孩子接到深圳,参加工厂里免费的培训班,与父母共度一个快乐假期,得到了劳务工家长的热烈响应。

  在持续1个月的暑期快乐营里,畅鸿公司和沙井街道为孩子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课程,如参加军训、舞蹈、体操、绘画、朗诵、乒乓球等,并有专门的老师陪护。目前,畅鸿公司正在给孩子们准备一场集体生日宴会。

  “我们公司有场地、有条件,有必要创造条件让劳务工和家人团聚,解除他们的这份牵挂,让他们安心工作,也让孩子们了解父母在外打拼的艰辛。”陈华瑞说。

  与畅鸿公司的四川老乡相比较,在宝安西乡一家清洁公司上班的陈大姐一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10年前,陈大姐就和老公来宝安务工。“我们走的时候,孩子才两岁,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我们也不是每年都回去,两三年内回去见一见,小孩今年9月份将上初一,但性格很内向,跟谁都不愿说话。”谈到自己的小孩谢兵(化名),陈大姐有些无奈。

  有没有考虑将小孩接来宝安玩一玩?陈大姐表示也有过,但过来后让家长更担心。“小孩过来了,没有朋友,也听不懂周围人说话,有一次还悄悄跑掉了,把我们两口子吓个半死。”

  那有没有考虑将小孩接过来上学,慢慢恢复这种亲子关系?陈大姐告诉记者,首先是经济条件不允许,夫妇俩一个月工资加起来不足4000元,难以承担一个小孩在深圳的吃穿用度;其次是没有学上,公办学位很难申请,民办学校虽然容易读,但费用也不低;其三是担心小孩融入不了城市。

  “亲情关系对孩子的行为习惯、心理健康、人格与智力发展有直接而重要的影响。由于父母不在身边,留守儿童长期缺乏亲情的抚慰和关怀,往往感到焦虑、紧张,缺乏安全感,人际交往能力较差;长期与父母分离,他们的性格往往变得内向、自卑、悲观、孤僻。”深圳市妇女儿童心理健康服务中心副主任柯波说。

  专业社工机构的努力

  在宝安区沙井街道上南大街新哥弟商场的裙楼里,记者见到了深圳市鹏晨社会工作服务社彩虹计划项目负责人狄琼及她的专业团队。别看毕业于长沙民政学院的她年纪不大,却拥有丰富的社会工作经验。来深圳之前,狄琼曾在北京一家民间组织工作了1年多。

  相关资料显示,深圳市鹏晨社会工作服务社成立于2009年1月,该机构设有学校及青少年服务、家庭及社区服务、司法、卫生、企业及劳务工服务、残疾人康复服务、长者及健康服务等项目。

  狄琼表示,彩虹项目旨在深圳市福彩公益基金的资助下提供以关爱留守儿童及劳务工群体为主的公益服务。在他们眼里,只要有过“留守”经历的小孩都应该是他们的关注对象,无论是在老家,还是现已跟父母生活在一起。

  “我们这个项目先在沙井试点,主要通过以彩虹桥免费话吧、彩虹驿站、亲子游为主的特色服务,配合个案咨询、小组活动、社区服务等专业的社工服务,帮助在深工作的劳务工群体更好地适应生活,提升亲子沟通能力,加强合作,增强归属感,使其安心快乐的在深圳工作和生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狄琼说。

  据介绍,彩虹桥免费话吧借助新哥弟商场场地,为留守儿童家庭劳务工提供免费与家中孩子通话的平台;彩虹驿站通过收集留守儿童家庭劳务工家长的照片、信件并邮寄给他们的子女,鼓励家长员工和自己的子女多通信,促进劳务工家长与子女的沟通和理解;深圳亲子游招募一定数量的劳务工家庭开展深圳亲子游活动,现已报名登记300多人次。

  “个案服务和小组服务是我们的特色之一。”狄琼告诉记者,个案服务针对单个留守儿童家庭遇到的困难和压力,提供专业咨询辅导服务,帮助其走出困境;小组服务围绕健康、亲子教育、维权等主题,开展群体辅导。

  据深圳市鹏晨社会工作服务社总干事肖萍介绍,为建立企业和劳务工良好的交流平台,服务社曾于2009年派驻三名社工做企业社会工作。在做了大量调查问卷后发现,因父母都在外务工,小孩缺乏教育管理而产生问题的情况非常严重。不少留守儿童因缺少家庭温暖,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心理问题,对社会冷漠、知识缺乏,对金钱的追求迫切。

  在狄琼所接触的个案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是父母并没有真正去理解留守儿童。“我们接触了一个小孩,从老家转到这边一个民办学校来上学,老师总是跟家长反映这学生调皮,不遵守纪律,爱打架,经过我们仔细了解,发现是班上同学欺负这个小孩在先,这小孩忍无可忍才爆发的。”狄琼说。

  张雪梅是彩虹计划项目团队的成员之一,她坦承,要解决问题留守儿童并非一时之功,有的问题很严重,一年、三年甚至五年的干预都不够。

  “但我们的介入是有效果的,我们会从一点一滴的变化中感受到快乐,只有做了社工才能体会到劳务工和留守儿童的真诚与善良。”张雪梅说。

  整体突破尚须形成合力

  “在这里,在这样一个群体里,孩子们可以感受到比在学校还浓的亲情与快乐,这对于劳务工和企业来说,双向受益。一方面,劳务工的家人分享了企业发展的成果,另一方面,活动让劳务工对企业的认同感、归宿感更强。”陈华瑞诚恳地说起开展“关爱留守儿童阳光行动”的初衷。

  但在关爱劳务工家庭及留守儿童方面,并非所有的企业都有畅鸿公司老板与员工的觉悟,肖萍对此深有体会。

  “很多人没有社工的概念,包括企业都对我们的身份不认可,他们只相信政府部门。”在谈到项目操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时,肖萍显得有点无奈。据了解,鹏晨社会工作服务社最终通过求助于当地团委、街道办相关部门,彩虹项目才拿到企业的“入场券”。

  记者了解到,许多劳务工存在如动机怀疑、时间不够或宁愿加班多挣钱等想法,而给孩子吃好穿好就是对孩子好的观念也非常普遍。如何让劳务工无芥蒂地接受社工服务,认同留守儿童需要关爱的理念,也成为彩虹项目推行需要克服的一道难题。

  狄琼告诉记者,在与一些企业接洽过程中,企业比较关注能获取什么实实在在的利益,“比如亲子游活动,不少企业都表示愿参加,并且想多分配一些名额。”

  据介绍,在深入企业调研的基础上,为避免与劳务工工作时间相冲突,彩虹计划项目的社工们通常选择六七点企业员工下班后开展宣传工作,通过派发传单、礼品等宣传关爱留守儿童的重要性。并组织如“快乐迎大运·彩虹在身边” 等大型活动,扩大彩虹项目的知名度,吸引外来务工人员关注。

  “我们的方法是在项目进展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不断推进企业及劳务工对社工的了解,以促进三方更有效的沟通。”肖萍指出。

  据悉,除鹏晨社会工作服务社外,深圳还有其他社会组织针对留守儿童开展公益服务,如深圳市慈卫公益事业发展中心、龙岗区龙祥社工服务中心、深圳市信实公益服务发展中心等。

  观察人士认为,广东省委、省政府当前作出了加强社会建设的战略决策,提出培育壮大社会组织,提升其服务社会、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

  可以预见,社工机构、慈善组织等机构在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方面大有作为。但长期来看,政府针对留守儿童及劳务工家庭提供基本的、同质的公共服务职能不能缺位,只能加强,只有社会、政府、民间共同发力,才能妥善解决这一难题。

  ■留守儿童宝安游的一天

  只有快乐没有烦恼

  7月17日,40多名来自四川、贵州、河南等地的留守儿童受到沙井街道的热情款待。孩子们一起搭乘宝安地铁来到宝安体育场“竹林”参观,随后又参观了沙井蚝壳墙,听当地老书记讲述沙井这一蚝乡的过去,感受蚝乡的历史。

  为了参加活动,沙井街道畅鸿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女工韦海玲8岁的儿子匡世通早上6点多就起床了。从来没有搭乘过地铁的孩子们坐在地铁车厢里,对地铁还没有太多具体的概念。当列车从机场东站徐徐开出时,一直安静着的孩子们突然雀跃起来,大家纷纷抓着妈妈的手说:“妈妈,这地铁好快呀,地铁真是厉害。”

  从宝体站出来,步行5分钟就到了“竹林”——— 宝安体育场的西门。一路上,孩子们新奇的目光一刻不停地盯着这座庞大的建筑物。“好大的房子啊!”暑期快乐营成员章远飞惊叹不已。

  为了让孩子们能参观到宝安区重要的大运会场馆“竹林”,体育场工作人员特批这些小客人进入“竹林”参观,还安排了大运会赛场的志愿者前来为大家介绍“竹林”的概况。小孩子走进了大大的“竹林”,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几个调皮的孩子激动地撒开腿就跑了起来,一会就绕着竹林田径跑道跑了一圈。

  沙井街道步涌社区的蚝壳墙是深圳有名的文化旅游景点。活动主办方特意约上了步涌社区退休老书记江炳球来为孩子讲解。为了筹集资金建设蚝壳墙,江炳球当年多次到香港募捐。

  江炳球说,作为沙井人,他认为给留守孩子们讲解沙井蚝乡文化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这批小客人的父母为沙井的建设贡献了力量,我们要招待好。”

  听着老书记讲述蚝壳墙的来历以及建设过程,摸着蚝壳墙独特的纹路和结构,孩子们感到新鲜又特别。

  最后一站,中午11点半,孩子们来到了沙井街道麦当劳用餐。“我们希望孩子们在宝安度过的暑假,只有快乐,没有烦恼。”一路上不停张罗的沙井街道妇联主席陈红英说。用餐后,麦当劳的服务员姐姐还给每一位孩子赠送了一份小礼物。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些孩子吃完自己的汉堡包后,又悄悄打包了另外一份汉堡包,他们说,打包的汉堡包是要带回家给没有来的爸爸或者妈妈的。

  ■记者观察

  关注留守儿童 政府不能缺位

  广东省委十届九次全会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审议并通过了《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指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广东省既处于转型升级、科学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又处于社会矛盾、社会问题凸显期,必须高度重视、切实加强社会建设。

  毫无疑问,留守儿童问题正属社会问题范畴。留守儿童问题一头牵着上千万的劳务工群体,这一群体为广东的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他们目前尚不能与广大城市居民一道均享发展成果;一头牵着数百万少年儿童,他们或长期呆在家乡,或生活在城市化边缘,因缺少家庭温暖和难以融入城市生活,成长环境堪忧。这一问题若不得到重视并逐步解决,不仅将会影响到社会的长治久安,更会影响到国家的前途和未来。

  深圳市依托民间组织、社工机构专业服务留守儿童,这无疑是有益的探索。社会组织主要包括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等以非营利性为特征,以公益性或互益性为活动方式,独立于党政体系、企业之外的正式组织。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社会组织在协助政府加强社会管理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仅就解决留守儿童问题而言,社会组织亦充当了社会公共服务产品的提供者,协助政府整合社区资源,回馈留守儿童这一群体的诉求,化解潜藏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

  但另一方面,我们较少看到政府部门在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时的身影。《决定》亦提出,要逐步健全覆盖城乡、功能完善、分布合理、管理有效、水平适度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逐步把外来人员纳入基本公共服务范畴,稳步提高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免费入读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比例。这就明确要求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在解决此类问题时理应有所作为,如面向外来工子女提供更多的优质学位等,如财力有限,至少可以加大向关注留守儿童的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力度,以期“四两拨千斤”。

  总之,关注留守儿童,政府不能缺位。( 记者 黄伟 柳燕 吴永奎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何俊)

责任编辑:郭思宇

热词:

  • 留守儿童
  • 留守孩子
  • 解决路径
  • 整体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