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人物 颜可青:讨个公道(20120623)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23日 22: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f864ddc89cd46dfa63370986f61c83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6月22日,距离休渔期结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浙江温岭钓浜港口停满了渔船,颜可青的“浙台渔运32066”号船也在其中。尽管开渔的时间近在眼前,但今年能不能出海捕鱼,颜可青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颜可青:我们财产损失了很多,包括罚款、鱼货加起来,在经济上也承受不起。可以卖的话,我们就想把它卖掉,现在渔业行业很差劲,我们想撤出这个圈,也没人要,就一直的停在港里面。

    让颜可青的运输事业遭受重创的,是几个月前的那场风波。今年1月17日,颜可青作为股东之一、编号为“浙台渔运32066”的围网运输船遇到了巡逻的韩国海警,13名船员被打伤,三人昏迷。之后,韩国对该船进行了罚款,金额高达80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43万元,罪名有两项:暴力抗法、违规作业。

    浙台渔运32066船长 王小富:警察在那边登船我也不知道,没有翻译说,检查什么的。就上来打了。

    颜可青:到19号这一天我们才知道,说我们把他五个海警打伤了。据我对船长王小富的了解,他是一个老实人,根本做不了这种事。而且春节也快到了,船上12个人都是湖北的,外地的,他们也不可能春节的时候跟海警打架的,他们都是老老实实的人。

    颜可青飞到韩国,借钱交了罚款,把船员和被扣船只接了回来,自掏腰包付了医药费。在当地,出海的渔民被韩国海警围堵、殴打的事时有发生,没人敢多说什么,大都自认倒霉,交钱了事。而回国后,一直有些沉默的颜可青却突然说,我要和他们打官司。

    颜可青:就是要提醒韩国海警,一定要理性对待我们中国渔民。

    在当地渔民中,40岁的颜可青算是小有名气。他14岁就出海捕鱼,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已经变成了穿皮鞋衬衫的生意人。在2001年以前,济州岛、大小黑山附近的部分海域原本是中国的传统渔场,山东、浙江等地渔民可以在这里自由捕捞,但随着近几年韩国“专属经济区”的划定,渔民和海警的纠纷日渐显现。

    颜可青:海域是不是它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以前生产的时候都在这里生产,都没有出过什么事的。在2001年还是2002年出的,《中韩渔业协定》出了以后这个地方我们就不能捕捞了。

    对颜可青这样世代捕捞为生的人们来说,之前经常捕捞的地方,现在变成了所谓的“专属经济区”,他们需要办理繁琐的手续才能进行有限额的捕捞和运输,出了事也几乎是孤军奋战,没有任何保障;同时,韩国海警对中国渔船的搜查也越来越频繁,手段也更加激烈,致使矛盾持续升级。虽然从来没有受理过跨国渔业纠纷的经验,但是北京邦盛律师事务所还是受理了颜可青的案子,为即将到来的开庭作准备。

    刘明俊 北京市邦盛律师事务所律师:几个渔民他面对的执法警察,但在某种程度上,他面对的是另外一个,以国家作为后盾的执法机构,这样的话他的实力肯定是非常不对等,而且处于一种孤军奋战的状态。

    颜可青:以前我做过船长,我也去过里面,生产过。但是韩国的海警方对渔民兄弟们多多少少都被他们恶打,但是打的也不是很严重,所以说我们渔民一直忍气吞声,但是这一次刚好把我人打伤住在医院里面,打的这么严重,作为一个中国渔民我肯定要拿起法律的武器。

    6月15日,颜可青和随行律师一起,站在了韩国济州岛的法庭上。他提起了两项抗诉,一是韩国海警暴力执法,申请赔偿;二是对处罚不认可,提请法院重新作出处罚决定,要求追回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的“担保金”。颜可青成了第一个通过法律途径尝试解决涉外渔业纠纷的中国船东,在此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种纠纷是通过船主甘愿交“罚金”来平息的。

    颜可青:我是6月14号到达济州岛,6月15号开庭,我们去最主要是抗诉他两条,就是妨碍公务罪和非法渔货转载法庭根据双方的律师辩护的考虑,把案件推到7月6号重新开始审。

    从韩国回到温岭的颜可青,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下一次开庭。由于中韩两国律师在取证方面还没有达成一致,颜可青感到有些焦虑。为了打官司,他已经花了30多万,运输生意只能暂时停止,怀孕的妻子也早产了。

    颜可青:为了这个事,本来对我老婆就照顾不到,她怀孕的时候有些时候也让她去担心,导致我老婆早产,本来是双胞胎,两个男孩子,其中一个小的没了。她经常会哭,好像埋怨我,这个事你不用再去弄,因为是跨国官司,你何必去搞这种事?

    现在,浙台渔运32066还静静停在港口,和上千艘渔船一起,等待着7月捕捞季的到来。

    颜可青:有的几个不想干了,通过这个事他们都怕了,对渔船上的生活感觉对生命没有保障,他们都回了,在工厂里面随便打打工,养家糊口。船长至今都还在家里吃药,靠中药来调理。

    被打的船员,大都辞职不干了,受伤的船长王小富至今都没能再出海。颜可青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只是说,一定要把官司打下去,为自己讨个公道。

    因为我损失的也很多,更坚信我要把这场官司打下去。我们整个渔民兄弟,整个黄海地区,要的目的就是通过这场官司告诉韩国海警,我们中国渔民也是人,请你们在执法当中要理性的对待中国渔民。

    康辉:颜可青漫长的跨国诉讼之路,现在只是迈出了第一步。颜可青是最早申请在韩国所谓的“专属经济区”捕捞的中国渔民之一,但是,他用精明的商业头脑却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如今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韩国方面日益严苛的审查围堵、海警的暴力殴打,更有孤军奋战、求助无门的困境。为了讨回公道,颜可青要较这个真,他自掏腰包打这场跨国官司,而更多的和他一样受到伤害的中国公民的权益,又该由谁、又该怎么去保障呢?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