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 秸秆迷雾(20120616)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6日 22: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d2899c538444b0bb37e4e2363bc3ab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周刊):空气污染是目前中国的大问题,说到是什么导致空气污染,大家会说汽车尾气、工业超标排放等等。但是今天还要再加上个污染元凶,那就是田间地头烧的秸秆。有这么严重吗?近半个月来,从湖北到江苏,从河南到安徽,人们都深受秸秆焚烧之苦,武汉、南京等城市都出现严重的黄雾蔽日的悲惨场景。平日里,PM2.5最高限值是每立方米75微克,但本周,很多城市超最高限值还将近10倍呢,达到每立方米700微克以上。这还了得?中国人黄皮肤是应该的,但土黄色的空气那就太糟糕了。烧秸秆起得了这么大作用吗?农民为抢时间种地、不烧秸秆又能怎样?《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用火烧出的污染”。

   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迷雾围城
2012年6月13日 江西出现大面积雾霾天气
 “我现在是在高速公路上,因大雾影响已经封路”

    私家车主:整个高速都封掉了吗
高速交警:对对对,有大雾天气

    货车司机:(在这边滞留了多长时间)从昨天晚上3点钟开始到现

    6月9日起  安徽遭遇大范围雾霾天气

    市民:我大约6点钟左右从家里出来,看见天空朦朦胧胧的,也不知道是雾气还是什么东西

    市民:我觉得这气体有毒,可能对人体有害

    6月11日 湖北武汉全城突现烟雾

    武汉市环保局自动化检测室主任 王建民:自从雾霾从1999年开展空气质量日报以来,雾霾还没有发现像这样的天气,在同等的时期,还没发现这样的污染状况

    【江面上大雾弥漫】
航道广播:因大雾影响,请过往船只注意安全,放慢行驶……

    解说:
本周,雾霾天气从北向南快速推进,短短几天内,席卷了安徽、江西、湖北等多个地区。南京的天空变成“蜡黄天”,市区能见度很差;合肥天空雾气弥漫,粉尘颗粒漫天;安徽频遭雾霾天气,其中肥西县迎来入夏以来最大一场雾;上海持续三天污染指数超标,浦东机场大量航班延误;四川成都变成了“雾都”,空中和路面交通受阻严重,自行车比赛也被迫在这一片迷雾中举行。

    自行车赛参赛选手:就是能见度比较低,心里和喉咙都不是很舒服
选手:感觉有些闷,

    解说:
如此集中爆发的雾霾天气,让市民们很担心。江城武汉从11日本周一开始大雾迷城,最严重时城区pm2.5值超过国家正常标准6倍多,能见度极低,航路运输一度中断。当地环保部门的监测结果显示,11日是武汉市近10年来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一天。很快,坊间传闻是化工厂爆炸,氯气泄露,引起市民恐慌。本周二,湖北省环保厅表示,此次空气异常排除工业污染事件,初步分析是周边部分省份秸秆燃烧所致。

    武汉市气象局高级工程师张翠荣:一方面就是北方大面积的焚烧秸秆\\正好武汉市这几天的天气状况又非常稳定,一个下沉气流,然后扩散条件又比较差,所以就在武汉这边沉积了。

    解说:
在江苏、安徽等地出现的雾霾天气中,各地环保部门无一例外地解释称,恶劣的天气与大范围焚烧秸秆有关。焚烧秸秆不仅会在短时间内造成空气急剧污染,而且很容易与水汽形成雾霾,随风飘逸,形成污染带。6月9日晚上,受沿线秸秆焚烧影响,宁洛高速安徽蒙城段发生连环追尾事故,造成11人死亡,59人受伤,事发后境内多条高速公路入口因烟雾暂时封闭。12日,国家环保部发布全国秸秆焚烧分布遥感监测结果显示:11日一天就发现安徽、河北、河南、江苏、辽宁、内蒙古、山东、山西、天津等省(市)的秸秆焚烧火点503个。

    解说:
每年六月和十月,秸秆焚烧导致的大雾都会笼罩各省,而今年新实行的pm2.5监测,更是让公众对污染的程度有更直观的感受。南京市环保局网站9日发布的实时空气质量信息显示,当晚8时PM10指数达到478,PM2.5在PM10中占比达90%。为重污染级别,在全国120个城市中倒数第一。12日,杭州地区Pm2.5也突破了0.150 毫克/立方米,是国家标准的两倍,也是杭州公布PM2.5数据以来的最高值。

    社科院李国祥:每当农作物收获季节的时候,很多秸秆由于我们国家没有充分利用,\\农民他消化不了,焚烧又带来很严重的环境问题。所以说既是新闻又是旧闻。\\如果我们不采取有效措施,这个问题可能一直会存在,有可能还会越来越严重。

    白岩松;   
在焚烧秸秆的旺季,人们听到了这样不幸的消息:在高速公路上,由于焚烧秸秆造成能见度太低,出现多车追尾事故,导致11人死亡。由此可见,火烧秸秆弄出的污染不仅可以慢性致人于死地,还可以直接立即杀人。面对如此糟糕的后果,人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禁”,是“堵”,以至于每到这个时候,相关地区政府都是严防死守。像山东济宁就放出狠话,一旦发现秸秆焚烧的现象,乡镇党政一把手就地免职。哦?这也成了“一票否决”的项目。那么,如此严厉的“禁”和“堵”为啥还不那么好呢?

    解说:本周一,南京笼罩在一片灰黄中,陷入了当地人所说的“黄泥天”。根据监测,污染水平一度达到重度污染。南京继成都之后,“荣登”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榜首。而在南京周围,不少农田里村民们正忙着焚烧秸秆。在南京六合区的八百桥镇记者就见到了一处正在大面积秸秆焚烧。

    同期:村民 郭阿婆:每年都烧?嗯。为什么呢?不烧这个秸秆,没法种。没法种是吗 嗯,我要种稻子呢。

    解说:郭阿婆说,麦子收了种水稻就那么几天时间,这是农民们最忙的时候。和大多数农民一样,郭阿婆也知道烧秸秆不好。可是又是抢收,又要抢种的,家里的孩子又都进城打工了,她和老伴实在没有能力来处理这些秸秆。
同期:村民  梁大爷:这么多田你叫我怎么搞呢么  对不对?没法搞  嗯,不好弄  又费钱,又费人工。

    解说:梁大爷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承包这120亩田,用了3万7千5百元,今年小麦收成不好,除去柴油、人工、肥料等钱,几乎赚不了多少。如果每天还要花钱请一个工人专门回收秸秆的话就得赔钱了。所以,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在田头放把火。

    现场:一组烧秸秆的画面
同期:村民:你不烧这么多草怎么弄
同期:村民: 上级号召不叫我们烧 实际我们农民不烧没办法
同期:村干部:猫捉老鼠,我们村干部看得了这头,看不了那头。

    解说:其实,禁烧秸秆的话题在中国一点都不新鲜,各级政府对这个问题也显得非常重视,文件年年发,有些地方甚至专门成立“秸秆办”,组成巡逻队,但秸秆仍然年年烧。每年都周而复始的在这个季节用极端的天气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

    同期:李国祥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指责也好,一把手免职也好,这都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解决它的一个办法,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变废为宝
解说:其实,秸秆的用途不少,加工成燃气,饲料、用来造纸等等,在南京市江宁区,就设有很多专门的秸秆气化站,利用秸秆为原料,生产一氧化碳等可燃性气体供应。按道理说,这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可这些秸秆气化站却大门紧锁。

    同期:村民:没收,没收过秸秆 没收

    解说:据了解,秸秆气化是2008年由江苏省农林厅、财政厅牵头实施的项目,总投资高达数千万。在南京江宁区就有秸秆气化站50家,但目前已经处于半停摆状态,有10多家气化站关停,主要问题就是集中在秸秆回收率较低,运营成本与收益无法平衡等方面。

    同期:南京市江宁区秣陵街道周里社区居民:老百姓买一罐液化气是105元,但现在一个人工是80块钱,花80块钱雇人到田里收秸秆,那还不如在田里烧。

    同期:陶苏民 南京市江宁区农业局生态能源科副科长:收上来,再送到气站,现在人员的工资确实比较高

    解说:由于,政府只是负责投资建造气化站,没有明确气化站移交后的运营经费从哪里来。一些社区为了维持气化站运转,每年要额外支付4万多元的费用。高额的运作成本,低额的经济回报,导致其入不敷出,气化站如今只能成为一个摆设。

    同期:李国祥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项目一结束,往往资金就断掉了,一旦资金断掉了,地方又拿不出钱来,#市场又没有完全成熟起来,自身的问题又没有解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秸秆再利用的项目往往就会半途而废。

    解说:像这样被半途而废的秸秆再利用项目,还有八十年代在四川地区极其普及的沼气项目,当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合作项目结束后,这个能解决大部分秸秆的沼气池,由于没有了政府的大力支持,缺少资金、缺少技术让农民慢慢填平了沼气池,又重新开始焚烧秸秆。焚烧秸秆问题看似简单,却成了对政府行政能力的一次考验。

    白岩松; “禁”和“堵”也许是应该的,但谁都知道,仅仅用“禁”和“堵”,作用不会很大,还会激发干部和百姓之间的矛盾。想想看,夏收结束,农民要抢时间种下一拨粮食,田地上堆积如山的秸秆不处理又怎么能行?一味的禁,他们把秸秆弄哪儿去呢?对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秸秆如果有了不用烧的去处,问题不就好办多了吗?在今年,江苏的睢宁也深受空气变坏的影响。但从国家环保部的卫星遥感监测看,睢宁县纯属是被别人害的,因为他们县从2008年到现在,四年的时间没发现一个火点。那好了,作为一个拥有150多万亩农田的农业大县,睢宁怎么做到洁身自好的呢?

    短片三

    解说:本周,就在各地焚烧秸秆防不胜防的时候,我们在江苏省睢宁县看到的,却是农民主动把秸秆送到加工厂出售。

    问:这一车拉过来多重?

    村民:一吨多。

    问:多少钱?

    村民:130多。

    问:花了多长时间弄完?

    村民:一车也就两个多小时。

    解说:一亩地出产三五百斤秸秆,按照每吨120元的价格卖给这个加工企业,农民拿到的钱基本能抵消雇佣大型收割机的费用,再通过秸秆打捆和固化成型,企业生产的成品,最终去向就是附近的发电厂。

    问:能顶标准煤来用是吧?
睢宁某秸秆加工企业负责人:对,有一吨半可以当一吨煤了。一吨半也就五百多块钱,普煤的话现在(一吨)都卖到800多元。

    中共睢宁县委常委 宋庆科:目前为止,国家也没有出台政策对秸秆进行用电上给予特殊的政策,导致秸秆加工过程当中它的成本主要用电,由于用电的电价高,它的成本就高,当然如果成本高,他的利润空间很小的话,就没有更高的积极性来加工更多的秸秆。

    解说:在睢宁全县共有30家这样的秸秆加工企业,类似规模比较大的19家,按照现行政策,他们的用电属于工业生产用电,白天峰电约1.4元/度,晚上谷电不到0.4元/度,因此企业往往选择白天休息晚上开工。

    中共睢宁县委常委 宋庆科:为了促进企业的规模化生产,也就是让企业吃饱开足来加工更多的秸秆,我们采取了一种扶持政策,重点是根据他的生产规模来进行扶持,我们对他们的企业进行用电补贴,我们算了一下这个账,他们满负荷全天候生产,我们有200万左右的电价补贴就够了。

    解说:学农业出身的宋庆科很坦然地告诉我们,对峰电用量每度电三毛钱的财政补贴,其实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企业的成本压力,但没有国家的扶持政策和上级的配套资金,作为县级政府也只能是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而对于拥有150多万亩农田的产粮大县睢宁来说,每年产生的各种秸秆约85万吨,秸秆综合利用的形式也不止这一种,一家大型食用菌培育基地,同样也在变废为宝。

    睢宁某食用菌培育基地负责人:360一吨,因为我们收购的价格比较高,当地我们可以消化掉将近2万多亩地的秸秆.

    解说:因为用来培育食用菌,企业对秸秆的要求比较高,不能有霉变,还要色泽金黄,相应的收购价格也就比秸秆加工企业高了两三倍,而他们生产的杏鲍菇和双孢菇,可以做到每天出菇,年利润能达到两千万以上。

    中共睢宁县委常委 宋庆科:秸秆禁烧这方面,我们采取的做法是堵疏结合,以疏为主。政府要给一种指导,要给农民有一种帮助,这叫政府引路,工作的措施、综合的措施到位了,秸秆就会有出路,最后得到的结果,企业有财路,农民有销路。

    解说:从2008年至今,每年拿出约1000万财政资金对各类秸秆利用进行补贴的睢宁县,已经做到了连续几年“不点一处火,不冒一处烟”。秸秆生产沼气、秸秆混合饲料、补贴收割机加装秸秆粉碎机直接进行秸秆还田,睢宁县几乎拥有发达国家对于秸秆利用的各种形式,而在它周边的县市,却依然是浓烟滚滚。从拍摄于6月10日的这张照片可以看出,下了大力气引导秸秆综合利用的睢宁,最终也要无奈面对空气污浊的现实。如果不能全国一盘棋整治秸秆焚烧,又该让一个县级政府付出多大努力去坚持自己的决心呢。

    社科院李国祥:要解决这个农业问题,政府必须要有系统的、一揽子的、长久的解决方法,尤其我们国家,未来粮食生产、其它农作物生产越来越向专业化、规模化集中,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这么多的秸秆,它只能够再利用,只能够有下游的企业或者有收购主体把它承接下来,这个是摆在我们国家面前,尤其是中央政策制定、执行、完善决策者们一个很大的问题。

    白岩松;有堵有疏,烧秸秆导致的空气污染就会减少,但解决了这个问题就可以放心了吗?换个角度想问题,过去农民也烧秸秆,为何不如现在这般后果严重呢?是不是平时城市及周边空气污染已经很糟糕,再一烧秸秆,就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这么想,不烧秸秆的也难以做到万事大吉啊!还有,过去秸秆有很多农民身边的实际用途,比如说,进沼气池,但是现在还有多少沼气池存在呢?我们好像现代化了,但我们进步了吗?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