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神九飞天三人组(20120616)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6日 22: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effeaaff0404523895c07e9270a05e6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她是中国第一位飞向太空的女航天员。

    记者:你觉得你是踩上点了?

    刘洋:对,我觉得真的是很幸运。

    他是手控交会对接的操作手。

    记者:你个人的特点跟这件事情吻合的地方在哪儿?

    刘旺:我对我自己不好作评价,因为旁观者清吧。

    记者:能给举一个例子,你从变成航天员之后觉得压力最大的一次?

    刘旺:我没有感觉有压力。

    记者:一直没有吗?

    刘旺:因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乐在其中。

    他是中国首位两次飞入太空的航天员。

    景海鹏:“神九”我感觉像我们三个,既不是外向性格,又不是内向性格。

    主持人:发生过吗分歧?

    景海鹏: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沟通得非常好。

    他们是神舟九号航天员,他们是神九飞天三人组。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伴随着“神舟九号”的顺利升空,现在景海鹏、刘旺和刘洋已经在太空执行任务,我身后就是北京航天城航天员模拟训练中心,其实早在2008年“神七”任务顺利结束之后,所有的航天员就开始为“神九”任务做准备了,这四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到底经历过了哪些艰苦的训练和选拔的工作,最终为什么是景海鹏他们三人成为了执行神九任务的飞行梯队,而刘旺和刘洋这两张新面孔的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今天的《面对面》让我们去走近他们。

    2012年6月16日 神舟九号发射升空

    从神舟五号,神舟六号,神舟七号,神舟八号,到2012年的6月16日的神舟九号,历经十年的中国载人航天发射再次上路。

    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此次神舟九号发射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中国首位女航天员飞越太空。而就在发射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位一直不见庐山真面目的女航天员刘洋,终于公开亮相。

    陈善广:实质上在杨利伟同志第一次飞行任务结束以后,我们就收到了方方面面的信息,特别是女同胞强烈的呼声,希望中国能够有女航天员上天,这样的话我们在实施神五、神六以后,开始在策划选拔女航天员的问题。经过两三年的准备,这次终于等到这样一个机会,我们第一个女航天员上天了,我想这也是广大妇女同胞的一个期盼,也是我们男同胞的期盼。

    从1998年,1月,中国完成14名首批航天员选拔之日算起,不知直觉中,他们已经走过了15年的历程。从现役飞行员中选拔新航天员的任务,势在必行,针对女航天员首次参加载人航天任务,航天员系统结合任务需求、女航天员生理特点和训练完成情况,制定了新的训练选拔标准,涉及训练考评、医学鉴定、心理素质评价和综合素养等多项内容,而且在选拔要求上更为严格,例如:没有伤疤,没有蛀牙,最好是有过自然分娩经历的女飞行员。

    陈善广:特别是女航天员选拔,一般情况她结过婚、生过孩子的话更好一些,为什么呢?能够这样的话她在训练过程当中就较少能够被干扰,这个是很自然的事情,另外一个,就是空间太空的环境,对于人的生育方面的影响,从长期以后飞行来讲,有多大影响现在还不是说完全能够说清楚,还是在研究过程里面。基于这样的话我们在对于女航天员选拔里面,都会在婚育分娩都会有一些考虑,这是很正常的,但是也并不是说一定要自然地分娩。

    2009年,正在某飞行大队担任副大队长的刘洋和战友们一起报了名。那个时侯,刘洋已经结婚,但没有孩子。

    记者:对你当航天员你爱人是什么态度?

    刘洋:我爱人是非常支持的态度,其实从当飞行员开始,我当飞行员的时候我爱人也是跟我从事飞行保障工作的,我当飞行员的时候他就保障飞行员,。。。之所以能克服这么多困难,之所以没有被其他的任何琐事分心和家里人的支持真的密不可分。

    记者:你们讨论过关于孩子的计划吗?

    刘洋:讨论过。

    记者:怎么想?

    刘洋:等任务执行完了再说。

    记者:任务执行完了?

    刘洋:对。

    记者:也许还有下一次?

    刘洋:那就看组织安排,永远都是以任务为先。

    2010年5月,从全军近千名飞行员中,经过层层考核,最终选拔了7人正式成为我国第二批航天员,其中包括刘洋在内的两名女航天员。然而面对她的是:两年要完成首批航天员14年的课程。

    记者:当了两年多的航天员了,跟之前的想象一样吗?

    刘洋:不是很一样,像当初我们也会有转椅检查,但是我们的转椅只是坐4分钟就可以了,而且不用头动,但是在当航天员之后转椅要连续坐够15分钟,而且需要叠加头动的刺激,这对于哪怕前庭功能很好的人,你有的时候状态不好的时候也是一项很难过的关。

    记者:这我跟你有同感,因为我坐过120秒,坐完120秒像我这么一个热爱说话的人,下来就说不出话来了。

    刘洋:对,像你们可能是一种体验的过程,而我们就是要把它攻克,。。。你一定要战胜它。

    记者:记得你自己的第一个15分钟吗?

    刘洋:记得。我们转椅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5分钟好像是我的一个极限点,当他报4分钟过去之后,突然间浑身就开始冒汗,心里就像晕车那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感觉,但是你不能吐,如果你第一次吐的话,第二次你见了它就会条件反射,你的身体就会有了记忆,就很难克服,我就拼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幻想自己在美丽的海边,幻想一切美好的东西,然后把自己注意力转移出去,

    记者:那个时候你还能想到美丽的海边吗?

    刘洋:能,你一定要转移注意力,如果你想我现在好难受,这种恶心和难受的感觉会不断加剧,会成倍放大,你一定要幻想你自己不在这个时候,你要拼命地把你的思想往外拉才可以,这就完全靠你个人的意志了。因为我才坐了5分钟,只是15分钟的1/3,我很担心后面到底能不能坐完,我回去就自己跟自己说,我说只要我坚持,不管我能坐几分钟,我坚持到我不能坚持的时候,我就算胜利了,结果后来第二天的时候,8分钟坐得还是挺顺利的,一天的情况比一天要好,后来15分钟坐下来就比较轻松了。

    从8分钟到15分钟,说起来只有一句话的十几个字,其中的艰苦外人却很难真正感受,而这仅仅是刘洋从飞行员到航天员转变的一步而已。

    对于普通人来说,航天员每一个训练的科目都可能充满好奇,但对于他们特别是女航天员来说,却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艰苦甚至煎熬。而这些,原本并不是刘洋给自己的人生设计。

    从小品学兼优的刘洋,她的梦想是长大后成为一个白领丽人,然而,有时候命运不尤人,1997年,高中班主任的一个决定,让刘洋走上了她完全陌生的另一条道路。

    刘洋:恰好了高三那一年,女飞行员就到我们市,到郑州市去招生,又到了我们学校去做宣传,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是老师、班主任给我报了名,因为当时成绩不错,视力也挺好,而且身高也都符合标准,班主任一想,这多好的事,也没有跟我商量就报了名。

    记者:别人替你报的?

    刘洋:对。后来就经过一轮、两轮、三轮的体检,就这么一路过关斩将的,竟然就进入了女飞行员的队伍。

    四年飞行学院的经历之后,2001年,刘洋分配到空军航空兵某师成为一名运输机员飞行员,在空军部队飞行的9年中,刘洋先后驾驶过五种机型,安全飞行1680小时,多次执行过军事演习和抢险救灾任务,2008年,她和战友们驾机前往贵州执行冰冻雨雪灾害救援任务,2009年又投入到抗旱增雨的作业中。

    刘洋:大概是2009年的时候,到西安去降雨,我们那天飞行的时候天很不好,在武汉起飞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小雨了,当时给我们下达的命令是,如果有可能的话第一时间赶过去,实在不行你们就返航,当时我们在空中刚起来大概就50米,就见云了,飞机往前飞,那个雨就哗哗打在风挡玻璃上,过了没多久,飞机就开始结冰了。

    结冰对于飞行的飞机危害极大,不仅会影响飞机的速度,而且操作不当,还会有坠机的危险。

    刘洋:飞机速度就开始往下掉,因为我们是要有一定的速度才能保持飞机在空中飞行,飞机在空中一点都不能晃,它只要一晃就会掉高度,飞机就会往下掉,我就把着驾驶杆不停地在修正各种气流,大家就在飞机上商量,说怎么办,是返航还继续往前飞,返航大家都在西安那边等着,就盼着你过去降雨呢,不返航是前面一点希望都看不到,那个云层一直都那么厚,哪怕一丁点阳光都看不到,怎么办?大家商量了半天说,硬着头皮再往前飞一下吧,每个人都精力高度集中,就怕飞机如果结冰再加剧怎么办,如果飞机高度再往下掉怎么办,心里就想,太阳快出来吧,太阳快出来吧,往前飞飞飞,突然就感觉云层变亮了,就感觉空中好像有一丝一缕的阳光洒下来,那个时候心情豁然开朗,就觉得这个考验过去了,前面应该太阳出来了,我觉得第一次见到太阳,自己心情那么喜悦,真的云缝慢慢就开了,太阳就出来了,然后飞机上眼瞅着结着大坨大坨的冰,就慢慢融化了。

    记者:那次改变你的人生态度吗?

    刘洋:我觉得就是坚持,比如说做一些蹬自行车,坚持不下来的时候,我总是对自己说坚持,再坚持一下,也许就在你坚持不了时候你再坚持一下成功就在前面了。

    记者:可是有的时候坚持未必能等来阳光,这要靠运气?

    刘洋:是这样的,但是你只要坚持了没有遗憾,只要自己尽到最大的努力没有遗憾就可以了。

    航天员的训练包括体质训练、航天环境适应性训练、航天专业技术训练、等8大类,每一类训练又由若干不同的训练项目和科目组成,这是每一名航天员在执行任务前必须经受的,训练的难度和强度,更不会因为女性而降低标准。经过近两年的航天员训练,刘洋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航天员专业技术综合考核,2012年3月,入选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载人交会对接任务乘组梯队人员。

    记者:神五、神六任务的时候,你看着他们在太空当中,当时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他们一样吗?

    刘洋:没有,完全没有。

    记者:没有过那样的梦想吗?

    刘洋:没有,因为当时我是飞行员,我觉得当时自己已经是离天空最近的人了,我很热爱我的飞行事业,而且我也没想过我们国家会正好在那一年招收航天员,即便是招收航天员,全国这么多人热爱航天事业,愿意投身到航天事业,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幸运,一下子就被选中了,对于这种幸运我非常珍惜。

    记者:你觉得你是踩上点了?

    刘洋:对,我觉得真的是很幸运。

    对于两位男航天员,航天员大队特级航天员,大校军衔的景海鹏无疑更为公众所熟悉。2008年9月,他与翟志刚、刘伯明一起执行神舟七号载人飞行任务,获得圆满成功。而2012年3月,景海鹏再次入选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载人交会对接任务乘组梯队,也成为目前中国首位两次飞入太空的航天员。而对于另一位小伙子刘旺,人们却知之甚少,但正是刘旺和景海鹏要完成此次神舟九号航天飞船最重要的空间实验项目。

    主持人:我们最近想约您采访,可是连着几天你们都是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11点全部有训练科目,怎么会排得这么紧呢?

    景海鹏:这是这次任务的特点,实际上主要是交会对接,而且是首次手控交会对接,所以说对航天员是个考验。

    手控交会对接,就是航天员在太空中驾驶着飞船,采“人控手动”的方式,与在轨运行的天宫一号实行严丝合缝的对接,这也是我国第一次进行手动交会对接试验。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主任陈善广,把手控交会对接形象的比喻成太空穿针。

    陈善广:它的精度要求非常高,同时还有燃料控制得要很少,不能说我无限制做下去,把燃料消耗完了不行,所以要求很高。另外一个,操作的操作杆原来是一个,现在变成两个,两个手控操纵杆都要同时进行工作,另外还有加上系统有延迟,再一个在实际的飞行里面,由于在空中这种对接是一个非常具有安全隐患、风险很大的这样一种操作过程,一旦发生碰撞后果不堪设想,这样在无形当中对心理的要求也很大,基于这么多的考虑,可以看到对于人的眼、手、脑协调要求很高,还有心理的这种作用要求很高,这就构成了整个的对于手控交会对接任务的要求我们可以看到难度十分大。

    从2009年10月,航天员们就开始了备战,神九任务航天员乘组的选拔包括初选、定选和最终确定三个阶段。选拔的人选在首批航天员和第二批女航天员中进行。航天员乘组的选拔贯穿航天员训练的全过程,不仅要进行各项训练科目的考核、心理观察和测评,同时还要定期进行医学检查和评定。然而,谁最终可以成为交会对接的操作手,航天员们还要经历严酷的考核,不仅如此,训练要求也从开始的允许角度误差4度,逐渐提升到了2度。

    主持人:像你说的地面要模拟空中的手控交会对接,地面要练多少次你算过吗?

    景海鹏:你猜猜我们现在练了多少次?

    主持人:500次。

    景海鹏:恭喜你答错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平均到1500到2000次,你想想一周只能安排一到两次,到目前为止,1500次到2000次,我们可以粗略地算一下,我们要利用多少时间去练,所以好多都是加班加点进行训练的。

    主持人:为什么要练那么多次呢?

    景海鹏:像学生一样,考试前期我们叫初级选拔的时候,就先入围,这个选拔之前我们要求精度是两度。那么到期中考试的时候,要求的是精度是一度。就比如说一个高水平运动员,如果他跑了10秒,百米跑10秒,如果说你让他再跑到9秒99难度都非常大,为什么,他已经到极限了。

    记者:谁最后完成手动的交会对接,谁是在你们决定乘组的名单那一刻决定的,还是要看到天上之后的适应情况?

    景海鹏:我感觉是两方面都有,他会相对固定,但是天上的失重环境和地面,咱们经常说天地差别,在地面从来没有在太空失重环境下,模拟过,没有这种机会。失重的感觉在水槽里可以感受一下,但是目前为止的地面,还真没法模拟,我感觉这是这次交会对接任务很大的挑战,所以我们之间都会互相备份。

    经过4轮考核,最终,航天员刘旺综合成绩排名第一。

    记者:他们都说在所有的手控对接的考试当中,你总是能拿第一,你告诉我这件事情有什么特别的秘诀吗?

    刘旺:我感觉是个人,是依附个人的特点有一些,然后就是你要钻研、要研究,要善于研究,再一个就是要有一定的次数作为基础。 

    记者:你个人的特点跟这件事情吻合的地方在哪儿?

    刘旺:我对我自己不好作评价,因为旁观者清吧。

    记者:你听听你的两位队友给你的评价吧,刘阳说你是一个特别沉稳而仔细的人,靳海鹏说,说你有特别强的手眼的协调能力,你是一个特别细致的人,怎么来看他们的评价?

    刘旺:我觉得他们评价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记者:能给举一个例子,你从变成航天员之后觉得压力最大的一次?

    刘旺:我没有感觉有压力。

    记者:一直没有吗?

    刘旺:因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乐在其中。

    1998年就已经成为中国首批航天员的刘旺,现在是航天员大队二级航天员,大校军衔。经过多年的航天员训练,完成了基础理论,航天环境适应性、专业技术等8大类几十个科目的训练任务,在2012年3月,入选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载人交会对接任务乘组梯队成员,并且成为手控交会对接任务的操作手。

    记者:差不多每一个航天员在手控对接的项目当中都练了差不多是1500次到2000次,你是练到什么数量级的时候开始感觉找到了?

    刘旺:刚开始对接的时候我就感觉很顺手。

    记者:因为他同时要控制六个方向,所以会怎么样?

    刘旺:我不知道这个准确不准确,可能是天赋方面的东西吧。

    记者:所以你觉得这件事情有一定的天赋,但是还要靠你说的后期要去琢磨,需要琢磨什么?

    刘旺:一个是要琢磨手柄操作,作为工程师来讲,这个琢磨我也是要请教工程师,包括我五院设计这方面的工程师,我打过无数电话,他们设计的整个的思路,控制它的规律,他们电脑人员,包括软件都是设计好的,这自己要了解。 

    记者:你作为一个操作者,其实你只要掌握这个手感就好了,你为什么要知道那么多的设计原理?

    刘旺:原理掌握得越透彻,对你分析问题会越全面、越细致。

    天赋和勤奋,对于每一个成功的人缺一不可,而对于职业十分特殊的航天员来说,更毋庸置疑。从2010年开始,刘旺的成绩始终名列前茅,然而,就在2012年3月,神舟九号发射窗口的前三个月,刘旺的状况却出现了反复。

    记者:当时焦虑吗,因为如此接近大考?

    刘旺:有一点,但是要找到原因,就是自己可能是注意力分配,过度地关注某一方面而忽略了其他方面,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的方法就是短时间的关注,不能长时间关注。比方说你可能追求俯仰的精度,有可能偏航或者滚动你就注意不到了,就得及时调整自己的操作方法和观察判断的一些方法。

    记者:花了多长时间克服?

    刘旺:一周。

    记者:这一周除了告诉自己说,也许我要重新分配一下我的注意力,还做了什么事情来缓解你的焦虑?

    刘旺:一个是要多想,再一个就是想透彻了去练,不能光练,次数是有要求的,这个技术的提高、技能的提高必须有次数来作为积淀,但是光有次数是不够的,必须要有思考。

    记者:你现在有几成把握,在最后接近的时候?

    刘旺:百分之百。

    记者:很少有人敢说自己百分之百,因为毕竟你在做一件,即便地面训练了上千次,但是在天上还没有做过的事情?

    刘旺:我必须保证我百分之百。

    记者:拿什么来保证?

    刘旺:实力。

    记者:你觉得你有足够了吗?

    刘旺:不仅是我相信我自己的实力,我相信我们团队的实力,我更相信我们全系统的工程人员,他们细致的工作以及产品的质量,这都是给我的信心。

    训练之外的刘旺喜欢运动,更喜欢打篮球看NBA,他觉得篮球运动不仅可以体现个人的能力,而且更能体现团队精神,进入航天员大队的第一天,他就一直梦想着成为这支队伍的主力队员,15年里,无数次激烈、甚至残酷的选拔,刘旺始终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心态来面对。

    记者:篮球其实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对抗性很强的这样一个项目,但是从你的生涯来说,一直面临着一个非常激烈的选拔过程,我想知道比如说像神五、神六、神七,那几轮的选拔,当看着战友们都有机会能够去太空执行任务,这会对你的心理造成波动吗?

    刘旺:可能会有一些,因为毕竟自己没有入选,有些遗憾,那就下一次呗。

    记者:有没有哪一刻想过说,也许我不再有机会了,因为岁数一天一天大上去了。

    刘旺:只要没有接到上面电话命令之前,我觉得都有机会。

    记者:如果等到你退役之前你都没有等到这个机会呢,这不残酷吗,你所有的训练、你所有吃的苦为什么呢?

    刘旺:你做你喜欢的事情,没有什么苦的,就像是如果没有经历跋涉怎么才能能够感觉到一览众山小的那种感受呢。

    在执行神舟九号任务的三名航天员中,刘旺和刘洋是第一次执行飞行任务,而景海鹏已经是第二次,应该说他已经具备飞行的经验,这种飞行经验,可以使整个团队在技能、心理稳定等方面都会起到非常好的作用,所以,神九飞行乘组的人员搭配采用以老带新、男女搭配的模式,这种模式在载人航天工程实施以来还是第一次。

    记者:因为你曾经有过一次上天的经历了,所以你会不会把一些你上天的感受,在教科书里没有的内容去告诉你的队友吗?

    景海鹏:举个很小的例子,如果说你没有在太空中的感受的话,比如做一个实验,有可能就会很快地到实验平台,立马就上手进行实验去了。但是其实这是在太空非常忌讳的。太空要求一定要慢,慢慢地飘过去,完了以后首先把自己固定好,保证你稳定以后,才可以进行操作。在地面训练的时候,这些细节一定不能像地面一样,或者跑过去,走过去把包拿过来,不行,这就是这次安排以老带新的另一个理由之一,一定要发挥非常优势、感受和经验,这样的话在天上可以更轻松地、更圆满地完成这次任务。

    在入选神九任务乘组梯队之后,作为指令长景海鹏无一遗漏地把自己在太空的感受多告诉给了另两位航天员,不仅如此,对于航天员大队里的新兵刘洋,景海鹏也是给与特殊的照顾。

    景海鹏:我跟她开玩笑,我说你是属马的,我也是属马的,我比你大一轮。但是说太空环境不因为你是女航天员就对你网开一面,所以说其实我说这个话什么意思,言外之意你要像其他的男航天员一样投入训练,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定选以后,我们三个组合到一块儿,我感觉掌握知识非常扎实。我和刘旺也经常考她,吃完饭以后,突然就对她,你说哪个东西在哪个包里,这个包在什么位置,经常考她,她也知道我们会经常考她。

    主持人:你考她她的成绩怎么样?

    景海鹏:非常好,而且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所以我感觉跟我们在一块我也非常放心。所以我们在平时,在一些细节都会给她灌输一些我们的理念,我不能说我把我的感受给你说一下,我把我的经验给你交流一下,其实我在变相地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告诉她这就是标准。所以这也是与“神九”有关系,你想神七它的特点,说心里话需要一个外向型的,但“神九”我感觉像我们三个,既不是外向性格,又不是内向性格。

    主持人:发生过吗分歧?

    景海鹏:分歧应该是有,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沟通得非常好。

    男女航天员相互协调相互照顾,对于神舟九号的飞行任务至关重要。然而,毕竟男女有别,在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与神舟飞船在太空中交会对接后,目标飞行器就是航天员在太空中的新家。在这个15平米密闭狭小的空间里,完成13天的太空飞行,如何解决隐私问题,是三名航天员必须考虑的问题。

    记者:这么小的空间,这么长的时间,还有男女的隐私吗?

    景海鹏:有,那是必须的。

    记者:比如说?

    景海鹏:吃、喝,生活料理都在这个舱里,有没有隐私?咱不回避,我开玩笑说是必须的,工程部门已经考虑到这方面。至于说我们到天上,隐私怎么屏蔽了?当然你们也看不到。

    记者:有帘是吗?

    景海鹏:肯定有一定的装备,有一定的设备保证生活方面的私密性。我跟刘旺开玩笑,我说现在每干一件事得想一想后面还有个刘洋,真的,举一个例子,在太空要把气液要分离,气和液要分开,有这个实验。这个时候如果说三个男孩子,可能没有任何顾忌,所以说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咱们现在开始要养成一个习惯,要生活料理方面首先得考虑到咱们怎么屏蔽,首先从地面训练要养成习惯。我说刘洋,生活料理方面,有时你提醒我们两个,也别不好意思,我们俩也别不好意思,一定要心里有这个弦。

    记者:因为这次的任务是男女搭配,第一次男女搭配的空中任务,地面有针对这个部分来做一些训练吗?

    刘洋:其实没有说过多的、特殊的,因为大家是为了去执行任务,不是去为了照顾某个人。

    记者:但是那么长的时间,这么小的一个空间,三个人,要24小时相处在一起,毕竟男女有别,有一些隐私的空间,这一关心理关过了吗?

    刘洋:没有问题的,因为我们都是战斗员。从我们到部队的第一天起,我们的队长就跟我说,从今天起你们要漠视你们的性别,不要总是拿女性当借口,你们和男飞行员,和男同志是一样的。

    航天员在茫茫太空飞行,远离地球,远离家人,如何使他们在一个只有15立方米的狭小空间里愉快的生活和工作,又能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科技人员下了不小的功夫。

    张总:应该说从天宫一号给航天员提供的环境讲,第一个就是空间更大了,大的空间第一本身空间大以后给人提供一个更开阔的空间,感觉会更好。另外还有一个就是给航天员提供一些私密的空间,就像有卧室等等一些可以比较独立的卧室,所以这样的话在休息等方面可能会更加舒适。

    在航天员太空新家里,科技人员为了使航天员生活的更加舒适、可心,更是处处体现了人性化。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完成对接,组合体在轨运行,大约90分钟就会绕地球一周。也就是说每24小时航天员要经历16个日出日落。在目标飞行器的舱内,专门设计了航天员独立的睡眠区和三个睡袋。中长期太空飞行,航天员很容易出现失重生理效应,失重生理效应会带来心血管的变化,随着时间的延长肌肉出现萎缩,30天以上就可能出现骨丢失。为了有效防护航天员健康,在天宫一号组合体里科研人员准备了自行车、拉力器、企鹅服、负压筒和套袋5种产品,供航天员进行太空锻炼。

    张总:像国外有跑步机、自行车这两种方式都有,咱们这次采用的是自行车,通过蹬自行车来给航天员的下肢提供锻炼的条件,正好保证他的肌肉和这个股脂流失能够抵抗长期飞行的环境,都是给航天员提供一个比较全面锻炼的这种条件,正好来保证它能够适应长期在轨飞行的环境,

    13天的太空飞行,三位航天员的工作任务安排的非常紧凑,每天大约工作14个小时,而且24小时还有值班制度,所以,娱乐活动对于保证航天员稳定的情绪和乐观的心态非常重要,为了保证航天员的娱乐,天宫一号组合体里还专门给航天员提供了用来娱乐的笔记本电脑。

    记者:因为空中毕竟每天可能有两到三个小时的娱乐时间,会选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或者电视剧,选了吗?

    刘洋:选了。

    记者:选什么?

    刘洋:我选了一些比较好听的歌曲,选了百家讲坛,因为我们是几个人凑在一起,所以大家每个人就选了不同的一部分。

    记者:什么是你喜欢的歌?

    刘洋:因为现在很少听一些流行歌曲,就是以前的一些老歌,像《追梦人》、《军港之夜》,包括现在一些歌偶尔听到了也很喜欢,像《年轻的战场》,凡是好听的歌我觉得我都挺喜欢。

    记者:《军港之夜》、《追梦人》,你太不像1978年生的,这像是比我岁数更大的人听的,《追梦人》还差不多是我这个岁数听的。

    刘洋:因为那个旋律听起来就很优美,所以会很喜欢听,偶尔的时候听起来,年纪比自己大的人在唱,觉得唱得真好听,慢慢自己也就喜欢上了。

    记者:你准备了一些什么样的专门的娱乐项目吗?

    刘旺:我选的是一些民乐,一些交响乐,还有一些喜剧方面的视频。

    记者:你平时就喜欢这些音乐吗?

    刘旺:对,虽然我自己唱歌唱得不太好,但是我喜欢听。

    记者:有最喜欢的作曲家吗?

    刘旺:我觉得阿炳的《二泉映月》相当好。

    为了保证神九任务的圆满完成,航天员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训练、考核,再训练,再考核,紧张的工作让他们很少有顾家的时候,神九发射之前,三名航天员进入封闭备战期,训练从早上7点一直安排到晚上11点,那段时间,他们都住在航天员公寓,和家人联系只能依靠电话。

    记者:这几天你会不在家,你会给他布置任务吗?

    刘洋:没有,因为像我们学习、训练,包括平常的日常生活都是在单位,和家其实相对来说联系真的很少了,除非是训练上的一些事情,有的时候跟他探讨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有时候跟他聊聊天,不会给他布置任何任务。

    记者:就在我们交流的这一会儿,你想到你爱人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刘洋:想很感谢。

    记者:所有的在外头事业比较忙的人,其实女性都是一样的?

    刘洋:对。

    记者:你之前的梦想似乎像你说的,因为你的努力和运气,以及你正好踏上了时代的点,所以都实现了,还有什么新的梦想吗?

    刘洋:只要是我做一天航天员我就希望不断能有机会去执行任务,能够不断地去实现我自己的人生价值,能够为我国的载人航天事业做出自己应该有的那部分贡献,别的没有了,这是我对事业的一个愿望。

    和刘洋不同,刘旺最牵挂的是母亲,直到神九发射前,他的母亲还知道刘旺要执行神舟九号的发射任务。

    刘旺:我可能最愧对的是我母亲,她可能会为我担心。

    记者:聊过这件事情了吗,要执行任务的事情?

    刘旺:没有,到现在没有。

    记者: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刘旺:我就是怕她担心,因为之前其实我也是想给她做一个铺垫,她有一次打电话,可能是咱们《新闻联播》播神舟九号飞船入场,去发射场,她说你们选了没有,我说这正好是个机会,正在选,如果你儿子入选你希望不希望?

    刘旺:她只是听了半天笑着说了一声,不希望。

    记者:为什么呢,她难道不知道你奋斗了十几年,就为了这个吗?

    刘旺:但是我能体会到,她说这话的意思,虽然她笑着说,我能体会到,她希望我能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她也为我担心,这是我感觉作为母亲正常的。

    记者:但这事瞒不住?

    刘旺:对,所以这是需要我夫人做的事情。

    记者:现在你母亲在北京还是在老家?

    刘旺:在老家。

    记者:这个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您夫人了?

    刘旺:对,我的夫人,还有我的妹妹,可能到时候,提前一两天跟我妹妹再打个招呼。

    记者:所以你夫人的身上可能就要挂上两份担忧?

    刘旺:对。

    记者:她是个坚强的人吗?

    刘旺:我记得有句话,可能用在这不合适,但是我觉得有道理,女性本弱,为母则强,她可能遇到事情的时候她会坚强的。

    虽然景海鹏参与执行过神舟7号的发射任务,但是在亲情面前,他依然觉得,最愧疚的还是自己的妻子。

    记者:上次任务完了之后,您爱人有没有跟您说过,那三天三夜她有点什么感受,这次有没有准备在天上有哪些话要跟她说的?

    景海鹏:“神七”的时候三天三夜她没有睡觉,没有合眼,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神七”我们出发的时候,在西苑机场,在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个细节,她头歪过去,我的视力非常好,那么远我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虽然你可能平时见到我媳妇,但是可能不是很了解,可能跟我有点儿相像,可能也是不爱说话,心里非常有数,用行动默默地支持着我,所以一提到家里面,心里感到很愧疚,今年孩子中考,你看过完年到现在我都没有休息,很少回家,孩子学习关心很少,所以感觉在家里边包括对父母,对兄弟姐妹,对孩子,确实亏欠很多,但是我坚信,虽然说刚才说了已经上过天了,我其他朋友也说,你都上过天了你怎么还得训练,其实因为我就是航天员,这就是我的职业,你干其它的我还不会,所以我说我1998年1月份,当面对鲜艳的五星红旗我庄严宣誓的时候,最后一句“愿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奉献一切”。

    记者:没想好天地对话的时候跟她说点什么?

    景海鹏:这想好今天也不能说,想好了也不能说。

    神九发射经典画面

    记者:现在闭上眼睛能想象一个你最希望出现的场景吗,在太空中?

    刘洋:最希望出现的就是我把每一项科学实验的数据都操作得非常精准。

    记者:现在如果你闭上眼睛,在你面前展现的,你最喜欢出现的一个场景是什么?

    刘旺:没想过,我必须要等到我们安全顺利落地之后,我才觉得我的任务完成了,才能想别的。

    记者:有给自己设计一些自选动作吗,因为毕竟有13天那么长的时间?

    刘旺:因为对太空来说,我也是第一次,我还无法设计自己什么动作,只有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记者:你现在脑海里,反复会在你的脑海里出现的,你最期待的场景是什么?

    景海鹏:这个问题我真没思考。但是我现在可以在你问我问题期间,立马一个念头闪现在我的脑海里,在返回之前,在离开实验舱之前,把实验舱门关闭那一刻之前,我们三个一定会把五星红旗在太空展示出来,一定让全国人民看到我们圆满完成这次神九飞天之旅的那一刻。我想这也是我们乘组,所有航天员向祖国,向全国人民交的一份合格、满意的答卷。

    张泉灵:“神舟九号”飞船预计执行飞行任务13天,这是到目前为止,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中,航天员在太空中执行任务时间最长的一次。那么,十三天,景海鹏他们又会经历什么,首位女航天员刘洋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感受?等等,这些答案,我们将在他们三人返航后再对他们进行专访,感谢收看今天的《面对面》。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