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被拷问的死亡飙车(20120602)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2日 22: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d06cfed97ee4f9199c50648580e4ed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采访人物】

    侯 某 肇事嫌疑人

    死者张某的舅舅

    死者唐某的叔叔

    徐 某 死者唐某的好友

    张 军 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监控管理科 科长

    徐 炜 深圳市交警局副局长 新闻发言人

    邓兆凯 深圳交警支队侦查大队一中队 队长

    晏金川 “526交通事故”红色出租车司机

    林亮星 深圳市公安消防支队福田大队竹子林中队指导员

    李湘秦 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事技术处DNA科

    翁增泰 深圳市交警支队福田大队事故中队 警长

    林伟明 深圳市交警支队福田大队队长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看守所大门走出的侯某,今年29岁,来自农村,眼前的场景让他做梦都不曾想到,就在几十个小时之前,他酒后驾驶着一辆红色高级跑车造成震动全国的惨剧,而他迅速成为舆论漩涡中的核心人物。

    侯某(肇事嫌疑人):我真的记不清,记不起来,我只在一撞车的一瞬间有意识,对于我造成的一切后果,我愿尽我所能承担。

    记者:滨海大道是深圳市的主干道由于路况较好,地处市区,整个路况没有一个红绿灯,每到后半夜的时候,总是有一些车主在这里飙车。今年5月26号凌晨3点08分左右,一辆红色的GTR跑车以时速超过180公里的速度在这条路上飞奔,开到这里的时候撞上了两辆出租汽车。我们现在看到现场中间还能留下一些当时车祸的痕迹,马路边上这些被烧焦的绿植,还有那棵树上的树根、树皮被撞掉的这个场面都是整个车祸留下的痕迹,由于肇事的司机逃离了现场,那么到底是谁制造了这起交通事故?过去一周成为了全国舆论关注的焦点。

    2012年5月28日、29日、30日,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深圳市交警局为这起交通事故连续召开了三场新闻发布会,有人称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以不低180公里的速度高速行驶。

    深圳市交警局称,这场交通事故的肇事车系一辆红色GTR跑车,司机涉嫌醉驾、超速行驶,而侯某就是肇事司机。但是,这个说法一经公布便引发了死者家属、公众和媒体,对究竟谁是肇事司机一波接一波的质疑。

    记者:车谁开的?

    侯某:我开。

    记者: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侯某:我之前认识的朋友,第一位朋友。

    尽管侯某自己也再三表示他就是那辆红色“死亡飙车”的司机,但是人们却高度存疑,这位16岁从广西农村到深圳谋生,当过修车工、改装师、司机,月薪几千块钱的打工仔根本不可能是这辆高级红色跑车的驾驶者,他在为别人顶包。那么,到底谁是真正的肇事者?为什么人们不肯相信警方公布的信息?那场惨烈的撞车事故究竟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晏金川(“526交通事故”红色出租车司机):他们惨不忍睹、反正面目全非。

    36岁的晏金川至今惊魂未定,他就是车祸中两辆被撞翻的出租之一,这辆四脚朝天的红色出租车的司机,而另一辆比亚迪电动出租车被撞后起火燃烧,司机和两名女乘客死亡。

    晏金川:这几天都睡不好。

    记者:都睡不好。

    晏金川:对,都是晚上12点钟1点钟睡觉。4、5点钟就起来了,到外面去走走。

    这里就是5.26飙车事故发生的路段--深圳滨海大道华侨城路段。

    记者:还记得那天晚上发生在这儿的那个情景吗?

    晏金川:太残忍了。我当时从东往西方向走,突然听到后面马达声音,等我回过神的时候车已经翻过来了。

    记者:你当时什么反应?

    晏金川:当时在车里面晕了一下。

    记者:那等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什么了?

    晏金川:清醒的时候,看到我后面的车后面起火了,看到前面有一个红色的跑车,外面站着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副驾上坐着一个女的,然后靠近右边的这个地方,有台出租车起火了。没想到车里面有三个乘客,那两个女的乘客一个司机在这里活活被烧死了,我就赶快打电话报警了。

    (凌晨)3点44分,撞车事发30多分钟之后,深圳市交警也赶到了事发现场。

    记者:那你们到现场之后,有没有找肇事的司机?

    翁增泰(深圳市交警支队福田大队事故中队 警长):当时都有找。

    记者:怎么找的?

    翁增泰:当时我们只是发现了,红色出租车的驾驶员在事发现场以及他的乘客,然后我们再过来再找那个跑车,红色跑车的司机已经逃跑了。

    根据被撞幸存司机、消防队、交警的讲述,肇事红色跑车中的人在事故后很快就不见踪影。那么,究竟是谁驾驶了这辆红色的“死亡飙车”?警方认定的侯某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肇事司机,而跑车上的其他乘客呢?他们到底是谁?又去向何方?

    2012年5月26日11点26分,深圳交警V字认证的微博上发布了关于5.26事故的消息。但是,谁都没有料到,红色跑车、超速行驶、酒后驾驶三人死亡等关键词立刻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和联想。当天下午17点06分,警方再次在微博上发布信息,肇事司机已于当日上午10时许到福田交警大队自首。当晚,死者家属闻讯来到了福田交警支队。

    死者张某的舅舅:我们一家人来了七八个人,一家人全部都在哭,大家都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张某是一名24岁女性死者的舅舅,他和死者的父母通过辨认手机和鞋等遗物确认了外甥女的遇难,他们赶到交警支队时被告知肇事司机已经归案。

    死者张某的舅舅:那时他公布发生这个事故的时候,他就向我们公布了,顶包者已经抓到,他就是元凶,一定不会假。

    记者:这是什么时间?

    死者张某的舅舅:26号20点零几分的时候。

    记者:就是你们第一次到这儿来?

    死者张某的舅舅:对,带去看物证的时候,他就确定说做不了假,他就跟我们说司机身上安全带有伤、头上、这个脸部这里,安全气囊炸有伤,一定不会作假。

    据警方表示,当时红色跑车在撞车后气囊弹出,同时在驾驶座周围几处发现血迹,由此推测肇事司机身上,应该有明显的伤痕。

    记者:你怎么见到侯某了呢?

    死者张某的舅舅:他们交警大队的拘留室押走的时候,我听到他们交警说马上要押走了,我就跑到拘留室门口,我去抢拍了三张照片。

    记者:那是什么时间?

    死者张某的舅舅:26号的晚上24点左右。

    记者:就是第一天你们到现场的时候?

    死者张某的舅舅:对,他要押走的时候,我去抢拍了三张照片,但是当时的照片显示,侯某根本身上没有伤,脸上也没有创可贴、皮肤很好的。

    记者:你当时怀疑了吗?

    死者张某的舅舅:我当时没有怀疑,当时我拍出来以后就给新闻媒体看。

    记者:当时你把这个照片交给了哪个记者?

    死者张某的舅舅:应该全部的记者都有,几十家记者。

    当时,媒体的记者们也在到处寻找肇事者的踪迹。5月27日上午他们拿到张某提供的三张肇事者的照片后,立即赶往华侨城医院。有消息称,在事故发生后不久,曾有三女一男一起到事发地点附近的华侨城医院就医。那么,这三女一男会不会就是在红色跑车里的肇事者呢?当时,记者拿出照片向曾经接诊的医生进行求证。但是,医生告知当晚就医的男性不是手机照片里的人,而两人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就医的男性下巴受伤缝了8针。

    华侨城医院医生:当时,我跟他把那个针缝完以后。

    记者:缝了多少针?

    华侨城医院医生:本来我是想叫他留观的,但是那个病人后来他说他有急事,要先回去。

    死者家属在交警拍到的向警方自首的肇事司机,下巴上并没有伤口,但在华侨城就医的男性患者下巴上却有伤口,这个发现令人感到既吃惊又困惑。

    记者:记者说不是这个人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死者张某的舅舅:我们感觉肯定是调包了。

    死者家属的怀疑与媒体不谋而合。据了解,肇事红色日产GTR跑车排气量3.8最高时速310公里,价值150万人民币左右。

    记者:你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都是做什么的?

    侯某:爸爸妈妈在家务农,哥哥在家做装修工人,姐姐在厂里面打工。

    尽管肇事的红色GTR在跑车中算不上顶级,但是对于像侯某这样的人来说也根本消费不起。那么,到底谁才是它真正的主人呢?谁又会把这样一辆车交给侯某驾驶呢?肇事司机的背景迅速在网络上引发了种种猜测。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深圳乃至全国这些年一直都是在做这些就是抓酒驾、抓醉驾的人、抓飙车的人,为什么他们在这种时候还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抱的是什么样的心态?

    徐小姐是在车祸中去世的另外一名23岁唐姓女子的好友,当时她和人们一样也对侯某是肇事司机的说法充满了怀疑。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大家手上的钱也多了,有些人有权有势,当然在这里,我们也不是说什么仇富仇官,不是这样的心态,就是因为有了他们这样的心态,觉得自己有钱了就可以为非作歹了。

    5月27日当天,多家媒体发出了对于肇事司机是否被顶包的质疑,并很快在网络上开始扩散一个名为“@眼袋兔兔”的网友在微博中称希望能揪出真正逃逸的肇事司机,还死者家人一个公道,这条微博被转载42746次、评论8792条,与此同时5.26事故,在微博上的被关注度迅速攀升。

    侯某:上去喝了应该有四五杯之后,后面的事我就记不起来了,几点下来,开车走都不记得了,就时间是完全没有记忆,包括撞车,然后回到酒店睡觉,几点回都不知道。

    而更让深圳市交警局始料未及的是此后一周时间里,整个社会舆论对警方发布的信息开始了一波接一波的质疑。

    徐炜(深圳市交警局副局长 新闻发言人):这就是在我们28号的早晨,(媒体)已经刊登出来顶包,涉嫌顶包,然后看到网络上大量的一些怀疑的、质疑的语气。

    记者:怀疑顶包的话就等于怀疑你们警方在这里头是不是也涉嫌,参与到这个活动当中?

    徐炜:因为我们第一时间就把犯罪嫌疑人找到了,一下子公开以后,觉得和医院里面发现的很巧合的一个伤者,由于我们医生可能不是很清晰,对这个伤者不是很清晰,可能提供信息方面有点偏差以后,带来大家大量的质问。

    据警方介绍,在公众提出质疑之前,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事发后不久出现在华侨城医院的那名下巴受伤了男子,为了查明情况他们专程调取了华侨城医院的监控视频,发现那名下巴有伤的男子名叫杨明,上海人,出差来深圳,于5月26日凌晨3点左右与朋友在路边摊吃烧烤,离开时不慎摔倒导致下巴受伤。但是,杨明与当时到医院就诊的那三名红色跑车上的女子并不相识。

    警方不仅找到了撞车时间、杨明不在场的人证和物证,还发现了杨明摔伤时的监控视频。

    邓兆凯(深圳交警支队侦查大队一中队 队长):这个杨某,我们随后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上海工作的地方,我们只能通过电话。
就在这:就是那个磕下巴的那个?

    邓兆凯:对,他就简单地跟我们说了一些情况,确实不是,也把身边的人谁谁谁说得很清楚。

    随后我们又联系到了当时陪同杨明一起去华侨城医院就诊的那位朋友。

    电话采访:就开到那边去了,开到那边去了之后,然后就看到一个护士和三个女孩子,我们就跟护士说,要等她们三个做完以后再进去,然后就说OK,我就出去一趟把他送进来,然后挂了号,等她们做完以后就走了。

    公众对肇事司机是否被顶包的质疑引起了深圳交警的重视。那么,他们会如何面对这完全意料之外的情况呢?

    徐炜:带来大家大量的质问,看到这个舆情以后,我们就决定立即召开第一次发布会,也就是在28日召开第一次发布会,我们想把我们所掌握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打消大家这些疑虑。

    记者:按说这个案子不是一个特别复杂的一个交通肇事案,你们怎么想到要开新闻发布会呢?

    徐炜:这个案子有几个特殊性,第一关注到富二代,怀疑驾车是富二代;第二是跑车,跑车是很贵,价值一百多万的跑车;第三呢,又涉及到醉酒,酒后开车可能是涉及到;第四,涉及到飙车;第五,涉及到逃逸,多种因素加在起来大家非常关注。在这个关注过程中间,有些媒体就曝出了重磅炸弹,可能存在顶包,大家所有一下子把所有市民把目光引向了这个案件是否顶包,很自然怀疑他就是富二代,不是富二代怎么能夜里面和三个女性又开着靓车进行飙车发生这些事故呢?很自然。

    5月28日,在事故发生后的两天,深圳交警召开了第一次新闻发布会,除了公布对下巴受伤男子的调查结果和相关视频之外,警方还公布了肇事者侯某带伤的照片与身份信息红色跑车车主许某的信息,以及侯某与三名女子在酒吧喝酒在撞车后回到大梅沙游艇会所房间等视频,警方表示通过证据链可以证明侯某就是5.26事故的肇事者。

    那么,对于警方公布的这些信息,死者家属、公众,还有媒体会作何反应呢?关于顶包的质疑能够就此被化解吗?

    死者唐某的叔叔:肇事者司机是事故发生七个钟头以后到警察局来自首的,从这一点我们就有点怀疑。

    记者:为什么呢?

    死者唐某的叔叔:大梅沙那个会所那个游艇,路费都要几百块,你一个打工仔,你可能吗?跟你的身份、跟你的收入根本就不相符。

    据人民网舆情监测报告显示,5月28日警方召开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之后,公众对此事关注度飙升,一时间这起事件几乎占据了所有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头版头条,而对于警方公开发布的内容公众提出了更为严厉的质疑。

    记者:就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媒体质疑声不是越来越小了,反而是越来越大了,那怎么解释呢?

    徐炜:对,因为第一次发布会距离事故发生两天时间,确实我们已经派出了50多个民警去加班工作,需要调查的案件很多案件案情很多,需要找当事人证人也很多,需要调取的视频也很多,这个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特别是我们的有关视频证据材料并不是特别丰富,就我们掌握的一些证据材料,没有形成特别系统细致的链条。

    记者:这是不是多少有点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徐炜:出乎我们意料,我们以为开第一次发布会以后,第二次我们预计可能还会再开一次发布会,就我们整个案件最终的一个结果向大家公开,没想到。

    记者:反而引起了更大的质疑。

    徐炜:更大的质疑,更大的怀疑。

    邓兆凯(深圳交警支队侦查大队一中队 队长):我办案的压力就来了。

    记者:那责任就大了。

    邓兆凯:责任就大了,我这样不单是我对工作不负责任,我对我们整个交警支队的名声和我们公安局的名声,乃至我们深圳市政府的公信力都很大影响。

    当时,尽管警方公布了一系列证据和视频,但诸多质疑认为侯某上下车的关键性视频缺失,警方也没有提供指纹、DNA等关键性的证据检验报告,尤其是警方仅仅提及了红色跑车车主的姓名和身份,但车主本人始终没有露面,于是公众与媒体又掀起了新的一轮质疑。那么红色跑车的车主真正面目到底如何?在车祸发生时,他究竟在干什么?在深圳交警,召开的第一次发布会之后,顶包疑云似乎变得越来越浓重。

    这段视频是深圳交警在5月28号召开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8段视频之一,显示5月26日5点15分,侯某在位于深圳大梅沙的游艇会所走入房间8510。

    有网友指出画面中的侯某在经过走廊拐角时,头部出现奇怪的光晕,存在后期加工的重大嫌疑这一疑点,迅速成为新一轮质疑的焦点之一。针对这一质疑,深圳交警专程来到大梅沙游艇会所重现了当时的视频情景。

    张军(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监控管理科 科长):所有人走过那里都会有这种现象,只是一个,只是一个射灯,它墙上啥也没挂,本来你肉眼,如果拿自己的摄像机照上去,它就是一个白的,完全的白光,但是你反过来在录像里看,你看这里也是黑乎乎的这种情况,只是录像的一个曝光过度,在录像里显示出来就是这么一个效果。

    警方通过现场再现,排除了视频造假的嫌疑。但是,对是否顶包的怀疑依旧存在。据警方了解,红色跑车的车辆行驶证上车主叫许某辉,是一家建筑公司的管理人员。那么,侯某是在替他顶包吗?

    记者:你们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这事情是车主在开车吗?

    邓兆凯:第一时间,我们有考虑过,但是三名女性的指证非常有力度,就是在车上的,她指证的照片就是他,而司机许某辉的照片她排掉了。

    随后,警方前往车主许某辉所在建筑公司进行调查,发现侯某与许某辉私交甚笃。那么,这会是侯某为许某辉顶包的理由之一吗?

    记者:就是因为你们俩私交很好,所以大家才质疑,在这次事件中是你顶包的?

    侯某:那想问一下谁质疑,谁愿意去顶包?他肯不肯?这种不是小事,是人命关天的事。

    既然如此,那么事发时,许某辉究竟在哪里呢?他有不在场的证据吗?在许某辉家小区电梯的监控视频中,警方找到了5月26日凌晨的记录,他们会有怎样的发现呢?

    张军:凌晨3点开始调起,就没有发现这里的电梯里的出入记录。

    记者:那根据你们调查那一天他,那天他是在家里吗?

    张军:对,他是在家里。

    记者:出门是几点?

    张军:出门是(凌晨)4点23分,问他去了哪里,他是说去了汕头那里,去了半路又折返,折返回来了,就为了印证他这个,所以才调这个车辆的,他开的是这台车,26703这台车,这个是卡口数据,车牌自动识别,他走上了水官高速,这里。4点52分去了水官高速,4点56分在水官高速的下一个口这里。

    记者:这个证据给人感觉,好像是他确实像被顶包的人?给人感觉,是吧?

    张军:这个,我……

    记者:就是让那个人去投案自首,然后他自己跑了?

    邓兆凯:我们和这个车主找来也了解到,实际上这个车主也配合,但是他非常担心,他害怕被报复,他也感觉这个压力非常大,他甚至当晚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就想跑,他觉得他是车主,他会有很大问题,所以说他把他的沿路告诉了我们,我们马上截取沿途的视频。

    记者:他真想跑?

    邓兆凯:他真想回汕头避一下,他害怕,但是呢,后面他还是回来,他可能有朋友也懂说,你又没有撞人,你不用害怕,他接到这个电话他就非常放心,再回来。

    警方对车主许某辉进行了验伤,并将照片和视频向公众进行了公布。

    徐炜:我们每天都把掌握的最新的资料第一时间向媒体公开,也包括我们车主,我们也让他接受因为他不愿意面对所有的媒体,我们有组织的接受了个别媒体的采访,然后我们把他整个,让他半裸上身,向媒体展示他并没有受伤,这个发布会召开以后,我们觉得效果还不错。

    5月29日,深圳交警召开了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排除了许某辉的肇事嫌疑,同时公布了新的视频证据,其中显示5月26日车祸发生前,侯某确实去酒吧喝酒,并在酒后从停车场把车开走的视频,但是在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之后,让深圳交警没想到的是,新的信息又引起了一波新的关于究竟侯某替谁顶包的质疑?

    记者:又来了第三波疑问了,是老板,为什么呢?

    邓兆凯:侯某身份不符,侯某是在乡村,经济状况不好,群众会问为什么能够开跑车呢?他为什么能住会所呢?确实也再一次提醒我以后在侦查办案中,一定要务必把所有搜得更齐更圆。

    这次人们将焦点转向了侯某任职的建筑公司老板--许某周的身上,据网友提供的信息和一些媒体报道,这位老板才是真正有权支配红色跑车的人,而之前人们怀疑的许某辉仅仅是名义上的跑车所有者。那么,侯某是不是在为自己公司的老板顶包呢?

    2012年5月29日,在事故发生三天之后,人们将怀疑指向了对红色跑车有支配权的真正主人--许某周。那么,侯某是不是在替他顶包呢?据许某周称,5月26日撞车时,他正在珠海而非深圳。那么,他提供的信息是否属实呢?

    记者:这是你们做笔录?

    张军:做笔录,对对对。

    当时,警方前往珠海展开调查,并获得了许某周在珠海某消费场所活动的监控录像。

    张军:他是5月25号进来,从那里进来。

    记者:他是5月25号那天19点47分进来的,是吧?

    张军:对。

    记者:等于就是说在这期间,他都在这酒店里活动的。

    张军: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

    记者:你们筛查之后,就是说他自从5月25号,进入到这个大堂以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张军:侦察员带回来的信息是这样的,晚上在这里,然后至少他在(凌晨3点)46分,(凌晨)3点46分,在珠海这个地方,就在这里,那就是(凌晨)3点08分。

    记者:即便他冲到现场赶也赶不到这儿?

    张军:珠海,那离这里的话,就算飞机起飞这样都很难达得到这么一点。

    此外,警方对许某周还进行了验伤没有发现任何伤口,随后警方向公众公布了这些证据,并表示许某周并非肇事司机。

    我们电话联系了许某周,希望进行核实,但多次拨打其手机都处于关机状态。

    记者:这里是深圳市交警大队的事故车辆停放场,5.26事故发生不久,三辆车辆都被运到了这里,这一辆就是当时起火的电动出租汽车,大家可以顺着镜头往里面看:车里面现在是一片狼藉,剩下的一些金属物基本也被烧变形了。大家可以往车的后部来看,这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凹陷,这就是当时这辆汽车被后面的红色跑车撞击之后和路边的树形成二次撞击导致的结果,而就在这个巨大的凹陷的背后就是电动汽车的电池。事故中的那辆红色跑车也停在这附近,大家可以看一下,这辆车辆的前半部分破坏比较严重,但是整个车体的框架保存还相对比较完整,司机旁边的车门还都能正常打开。这个位置上在5月26号那天到底坐的是谁?在事故发生之后的几天内显得越发扑朔迷离,不久警方在这里提取了血液样本进行了DNA的检测。

    记者:你们这个DNA检测,当时这个血样是怎么采集的?

    李湘秦(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事技术处DNA科):当时血样是这样,我们来到这个肇事车辆,这里看到发现驾驶位安全气囊上有一处血迹,我们进行了提取,副驾驶位发现两处血迹进行提取,然后驾驶位这个侧门上发现两处血迹。

    记者:侧门在什么位置?

    李湘秦:一处是这个把手位,另外一处是这个门的内侧,这有一处;另外在后排座位上提取了两处血迹,在驾驶位和侧门缝隙处提了牙齿一颗,在这个副驾驶位座位上提取了纸巾盒上有一处血迹,其它地方就是说一起送检的检查,包括之前提取的人字拖鞋一双、花格衬衣一件,我们在那个花格衬衣上又发现两处血迹进行了提取。

    记者:就是根据这些采样标本,那最后检测的结果是什么?

    李湘秦:最后检测的结果就是驾驶位安全气囊上血迹以及副驾驶位安全气囊上两处血迹,还有这侧门上的两处血迹、纸巾盒上的血迹都是与这个侯某一致,这个驾驶位侧门上的血迹,两处血迹都是侯某所留?

    记者:也是侯某所留?

    李湘秦:也是侯某所留。

    5月30日,在事故发生后的第四天,深圳警方召开了第三次新闻发布会,排除了许某周的肇事嫌疑,同时公布了DNA检验结果:气囊和驾驶座位附近的血迹都是侯某的,这位29岁的农村青年就是5.26飙车的肇事司机,顶包并不存在。同时,深圳交警借助微博平台召开了一个半小时的微访谈,接受网友责问、解答网友疑惑。人民网的舆情监测报告显示,在5月30日之后,媒体的关注和质疑声音直线下降。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有打消你们一些疑虑吗?一些怀疑吗?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我觉得应该是说有打消的疑虑,但是也有不停地冒出水面的疑点,因为到今天为止,我们都没有看到就是犯罪嫌疑人他现在上车的视频,还有下车的视频,还有一直深圳都是说滨河大道是全程监控,全程录像的,为什么我们看到的视频是非常非常远距离的视频?

    在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上,警方公布的新的视频中有一段距离很远只能看到撞车后燃起的火光,另一段距离虽近却被隔离带树木遮挡,也无法看清事发过程。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问题是现在很多证据,没有确切的证据,就能证明就是姓侯的这个犯罪嫌疑人他开车。

    记者:你认为现在警方公布的所有的证据都不能证明这一点?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我觉得只能间接证明,但是直接证据没有。

    记者:那你所谓的直接证据是指?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他的上车、下车、逃离现场。

    记者:你觉得这个视频也应该拍下来?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必须要有,必须要有。

    此外,一些媒体和死者家属都曾经前往事发地勘察,他们发现在距离事发现场,大约几十米的立交桥桥面下面,每个方向的车道都有13个摄像头,理论上说不可能拍不到事发的过程。

    记者:桥底下这一排?

    张军:桥底下这一排它不是摄像头,不是摄像头,它叫做车牌自动识别,它实际上是一个工业相机,叫车牌自动识别,每一辆车辆经过的时候,它就会闪一下,就是把每台车辆经过的车辆来照下来。

    记者:那它能照到什么呢?

    张军:它照到经过的这些车辆,它可以照到这些经过的,这些车辆的这些图片,然后把它的车牌号自动识别出来,这个报到我们的中央系统。

    记者:这个平时有什么用呢?

    张军:平时就是起到一个区间测速,也就是说这里有一个识别点,前面有一个识别点,这两个识别点之间就可以通过它经过的这个时间,算它那个经过的这个平均速度。

    记者:就是测超速用的。

    那么这套车牌自动识别系统是否只有拍照功能呢?我们进行了验证。

    记者:在你们的系统里头能够找到这辆车在这个时间点拍到这个照相的照片吗?

    张军:那个记录。

    记者:那我们就在现场拍几辆通过这个路口的汽车。

    张军:21599。

    随后我们从事发现场赶到深圳市交警局,查看了中央监控系统。

    张军:粤B21599、粤B21599。选择一下时间,范围就是今天是31号,31号从8点开始吧,到现在至今,看看它的记录,那这样它的记录在滨海大道行走,经过了沙河东立交、侨城东立交。

    记者:刚才我们那个立交桥叫什么名字?

    张军:立交桥叫滨海大道、侨城东立交西行方向,就是我们所去的那个点。

    记者:能不能看到照片吗?

    张军:能看到照片。

    记者:这就是我们刚才拍的那个车。

    张军:21599车辆全景,看一下就是21599这台车,然后局部图就是这一个,就是有两张图片。

    记者:就是我们刚才看的那个,看起来像摄像头的那个。

    桥下探头拍摄的仅仅是静止的瞬间,而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连续视频。因此,家属们最期望看到的近距离的视频,通过这些探头无法提供。

    记者:当时就是每开一次新闻发布会,你总感觉好像把该说的都说了。但是呢,好像开完之后,就又掀起一批新的质疑?

    徐炜:实际上我们公安机关来侦破案件,不一定就需要像我们这个案件,那样的大量的证据、材料,比如说我说假设说这个事故没视频,它难道就不能认定了吗?

    记者:那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平时的案件没有视频材料,大家也相信了,这个出示了这么多视频材料,他们还是不信?

    张军:由于我们外界大量的这种干扰,外界特别是网络上,我认为网络上大量的虚假信息,有部分家属、受害者家属用怀疑一切的态度来怀疑我们的案件。

    在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之后,又有消息表示其实驾驶红色跑车的既不是侯某,也不是许某辉,而是一名女性。此后,人们的怀疑对象转向了当时在红色跑车内的三名女子。

    徐某(死者唐某的好友):这件事情,这三个女的一定是有隐瞒,没有说出来的事情,当然最后的这个是不是女的开车,还是男的开车这个谁都不知道。

    针对这一质疑,警方再次扩大调查范围,在第三次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他们从数万张车牌自动识别系统的照片中发现了这张照片。
记者:时间呢?

    张军:时间是2012年5月26日,(凌晨)3点08分。

    记者:那我们再看一下刚才那张照片,这张照片前排坐的两个人应该大致能看清楚的,是吧?

    张军:对,也就是说跟他比较亲密一点,在酒吧喝酒的那个女性,汪某,然后跟这一个,可以说这个女孩子坐在副驾驶位的,跟她们的口供也是一致的,开车的就不是说所谓的网上传的说是开车是一个女的,女的开车,原则上女的开车也开不了这么快。

    记者:他这个一看是花格衬衣,是吧?

    张军:对。

    警方表示,由于红色的跑车事发时没有挂车牌,所以牌照自动识别系统虽然拍下了这张照片,但无法自动查询到,直到5月31日凌晨,警方才通过人工肉眼逐张查找的方式找到了这张照片。迄今为止,这似乎是红色跑车在事发之前惟一一个能够看清内部乘坐人员的图片。

    记者:其实说到网络,其实越解释大家越不信,那你觉得这种心理是怎么形成的?

    徐炜:一呢我说主要的原因,它得来的信息并不全面;第二可能我们对公安机关,包括对我们办案的单位、交警一开始就存在不信任,内心里面感觉到不信任,所以带来了我们说什么都是不信任。

    记者:那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心理?

    徐炜:这个问题我也不好回答。

    徐炜:我觉得随着时间推移,比如说现在检察院已经介入了,检察院它把证据处理好,它进行公诉,最后法院来定案,我觉得这些东西事实毕竟是事实,我们法定的证据材料,只要能够证明他犯罪,就应该定罪,我觉得不管其他网民相信不相信,毕竟我们以严格依法取得证据,最终在法院,经过法院审理以后裁定证据、判决。

    5月28号,名为“眼袋兔兔子”的微博博主发微博说:告一段落吧,不要人身攻击不要去猜测。有网友质疑她态度的转变是因为受到威胁,甚至是得了封口费。一个小时后,她发微博回应说,我想说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为人,没有威胁没有金钱利益。至此,对5.26飙车案的质疑似乎渐渐平息了下来,但是 6月1日晚22点54分,一段视频迅速在微博上传播转发量达一万多次。

    6月2日下午4点,《新闻调查》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了深圳警方深圳市交警支队福田大队队长--林伟民说,他们找到了拍摄视频者以及出租车司机董师傅等人。

    记者:网友们就说这段视频1分40秒左右的时候,有一个女生说“不要和交警说,不要说是我,不要说我是司机”那这段视频,你们听到之后,有没有确认到底说的是不是这三句话?

    林伟民(深圳市交警支队福田大队队长):这个董师傅讲的没有听到,说不要告诉交警或者是司机这类的内容。
记者:但是现在网民啊都怀疑说这句话呢是从红色跑车这个方向传出来的,你们判断这个画面中间视频中间这个声音,到底是从红色跑车传出来的,还是其它方向?

    林伟民:我们判断应该是从停在那里的的士乘客那传过来的。

    记者:那现在看网上那段视频跟你们此前连续几次新闻发布会公布的那些证据材料之间,有没有冲突在你看来?

    林伟民:在我看来没有冲突。

    6月2日下午17点05分,事故最早的目击者之一--微博名为“小爽之”的网友在她的微博中澄清,视频中的声音是她的,她当时用上海方言喊道“我们快点跑,要爆炸了”,并已主动向深圳警方澄清了事实。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