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看见]父亲的秘密(20120520)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0日 23: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9bde27d040245b0a289b1f00d79d9b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张文驰

张文驰的父亲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19岁的张文驰,今年春天,最出名的中学生。

    今年3月底,他从湖北赶到北京,为一名4岁的福建白血病男孩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了男孩的生命,他也成为国内最年轻的捐献者。包括来回旅程,这次捐献花去张文驰整整7天时间,而此时,距离高考只剩60多天了。

    之所以必须在高考之前捐献,是因为那个4岁白血病男孩的病情,再也等不了了。于是,媒体送给张文驰这样的称呼:“最美中学生”。不过他自己说,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这只是件很普通的事情,对于突然到来的关注和赞誉,他说有点不适应、甚至有点烦恼。而对于张文驰的父亲张秋生来说,这些天,心里也着实经历了好几轮的波澜,不过这些波澜,他都藏在了心里。

    一年前,张文驰在18岁生日之后第一次献血,朋友拍的这张照片中,他手里拿着的资料,就是关于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说明。献完血,他填表加入骨髓库。

    从献血到加入骨髓库,整件事他完全没有和父母商量。直到去年年底,骨髓库给父亲打来电话,告知儿子和一个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询问是否愿意儿子捐献时,父亲才第一次知道。

    父:不是那个骨髓库的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可能到他走的时候才知道,跟社会上其他人是一样的,那我是个什么监护人呢? 

    子:反正要去做了,我爸要不同意我也得去献了,先斩后奏嘛。

    父你起码通报我吧,我要搞这个事情,是吧,他完全走到前面,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面临选择,父亲让儿子告诉骨髓库,同意捐献,但前提是时间要推到高考之后。

    子:我问了,推几天是可以,但推到6月份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父:不行要搞了,等不及了。可能还在北京。这一听我又惊讶了,我武汉的医疗条件也不是不具备,怎么要跑那么远呢?这不又是一个麻烦事。

    今年二月,骨髓库再次打来电话,告知具体方案是三月到北京捐献,确认张文驰的最终意愿。儿子接电话时,父亲一直站在床边听着。

    父:你是什么意见?他在问我。

    子:我希望他答案和我一样的,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在一个没有矛盾的状况下去。

    父:我说你是什么意见?我把这个事情甩给他去了,我说先说说你的意见我再说。

    子:但是如果答案不一样,是在有矛盾的情况下去,反正都得去。

    父:他说我已经答应了怎么办?

    张文驰:父亲的看法就是这个事会影响高考。

    张文驰:原则就是不能影响高考,但是这件事必须得影响高考。

    湖北襄阳,一座不大的城市,张文驰临时的家。

    这个每个月250块钱租来的房子,是父母为张文驰高考复习 特意准备的。

    他们的家原本在襄阳下面的县级市老河口,儿子考上襄阳一中后,曾一直独自住校。从去年开始,父亲张秋生让母亲辞掉老家的工作,来这里租房子专门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他自己每周末也都过来待上两天。这是因为父亲害怕,今年儿子的高考,再出差错。

    父:我就说这个时候你不能再有这种闪失了,没有机会了,也等不得了,你没有机会,有些机会错一步错一辈子。

    今年的高考,已经是张文驰的第二次了。

    张文驰的成绩原本一直很稳定。但是去年,就在高考前两天,他突然生病,落榜了;这一次,儿子坚持要“先救人再高考”,父亲没再勉强,只是把很多话埋在了心里。

    父:我觉得他不理解我,我说你不站在我的角度看问题,我觉得我是你的父亲,他不会完全明白我的心。

    儿子张文驰说,其实他自己也是做了充分的衡量才最终决定的,他是觉得自己今年复习得还不错,救人耽误的时间应该不会影响自己的高考。

    临走前,张文驰读书的襄阳一中为他举行了一个欢送仪式。也就是这个仪式上,父亲才第一次知道儿子,是国内年龄最小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而这也让父亲对儿子的选择,多了一点理解。

    父:那第一人最小的,全国这么大,什么事情没有发生,居然就他做到了这个事情。娃子啊,作为一个父辈,心疼的心情出来了。我说他还真是敢搞 敢做敢为。

    张父:欢送会开完以后呢,当时丁市长给张文驰开的车门,祝愿你捐髓圆满成功,我都没机会说话。正要关门那一瞬间,我就喊了他一声,文驰,加油,我做了一个动作,好多人都没注意,我还是想准备拥抱的,我觉得他不会接受的。

    儿子到北京后,父亲每天去三次网吧,查看关于儿子的各种消息。

    父:海军总医院的,他那一个副主任医师说,我们成立了应急预案。这个话我听了不舒服。很敏感,就这一个词,听了都有害怕。

    很多类似的新闻,叫我东一下西一下,心情乱蹦乱跳的,兴奋、高兴,一下又难过,一下又担忧。

    不过,所有的这些情绪,他从来没跟儿子提起。

    从北京回来后,张文驰成了当地的名人、学校里的榜样。

    这样的阵仗,他明显有点不太适应。

    知道儿子回来,父亲和母亲也赶到了学校门口,但并没有进去

    儿子匆匆出来看父母一眼,父亲就赶紧让他,回去了。

    第二天,一家人的生活马上回到以前的样子。

    早上六点半,母亲出门去医院做临时工;六点四十,儿子出门去学校;父亲在的时候,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菜场,他们要保证儿子每天中午吃上一顿新鲜丰盛的饭。

    张文驰的母亲中午下班,父亲让她练练儿子最爱吃的菜,萝卜炖排骨。

    他有点着急,儿子平常更爱吃父亲做的饭,父亲想让母亲赶紧学会自己的手艺,这样就不用等他周末过来的时候,儿子才能改善伙食了。

    做到一半,父亲还是忍不住上了手。

    今天,儿子吃得不如往常香。

    儿子回来后,父亲一直没敢给儿子看他收藏的,那些报纸。

    而其实,除了报纸,父亲还有很多儿子不知道的,秘密。

    幼儿园的手册,小学的奖状,中学的成绩单,父亲都瞒着儿子偷偷保留着。

    这是儿子小时候,父子俩的合影。从小,父亲对儿子的教育就非常严厉。

    子:我接受外面人给我的食物,东西我要经过的他的眼色,我要看他的脸色,我要经过他的同意。

    从上初中起,儿子开始叛逆,从此,父子之间的冲突开始了。

    父亲至今清晰记着,儿子有一天彻夜去网吧,彻底激怒了他。

    父:我把茶杯扔了,还有小闹钟也扔了。摔到地下去了,那次是气得狠,好像有个塑料盆子,被我踩的,踩烂了,找地方发泄,按我平常教育是不会出现这种状态,我自信啊。但是他超出我的意外,也就是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

    这件事之后,父子之间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冷战。后来儿子初中毕业,选择离开家离开父亲,到八十多公里外的襄阳上高中,父亲没有阻拦。

    儿子:他后来就告诉我,是因为他当时觉得有点管不住我了,所以才放我到这边来,让我自己发展。

    三年的高中,张文驰一个人在襄阳生活,放假时才会回到老家。

    儿子:说真的,就跟很多孩子跟父母的关系一样,除了生活上有困难,需要钱,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联系。我甚至很少回家。

    一年之前,正是张文驰高考前生的那场病,让他高烧不退,最终落榜。父子之间由此爆发了最激烈的一次冲突。

    父:我看都没看他,我把电视打开,抽烟,我一个人坐着抽烟。

    子:压抑的想哭的感觉,挺委屈嘛。

    父:我不管那些,我只看结果 我当时就想我只看结果。

    子:就是当时一下把那些火都发出来嘛,就说你自己看你,高考前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在全心全意的复习?//然后我就说那好吧我不上学,我就出去打工,工作吧。

    当时儿子说要去打工,父亲冷静下来,想了一晚上,写了一张只有三行字的道歉信,由母亲转交。

    张父:爸爸态度也不好,不理智,在此向你道歉,对不起。

    从那以后直到今天,父亲改变了很多,父子之间一直,小心翼翼地相处着。

    去年年底,儿子和老师发生了一些争执,父亲专门从老河口赶来和老师沟通,回到家里他给儿子发去了一条几百字的短信,并把他记在了一个本子里。 

    我这辈子就是一个普通人,文化不算低的,但缺少勇气,缺少拼搏的精神,所以说到近五十还是一事无成,正因如此我在你的身上无论从物质和教育上应该说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寄希望您能成人成才,不然我就不会送你到襄樊来学习,并不是说我做得多好,但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我们是尽心尽力了,我有很多的遗憾,希望你不要步我的后尘

    这是父亲张秋生年轻时的照片。父亲1979年参加了高考,但他没有考上,进入了县城一家国有的水泥厂工作。两年后,他考上了电大,但工作了三十多年,始终还是一个普通职员。父亲说,现在他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明天是清明,父亲要回趟老家,看看张文驰的奶奶,也给他的爷爷去扫扫墓。

    父:他毕竟是我们家里的一个小孩,对她奶奶来说孙子辈的,也让她分享张文驰成长的快乐吧。她总认为他是个小孩,我觉得他,长大了,他们应该高兴了吧

    关于捐献的这些报纸,父亲说,总会有一天 拿出来给儿子看

    临走前,父亲最后把儿子刚换下来的衣服,都洗了。 

    洗衣服的时候,他提起儿子去北京时给他买了条红短裤的事。其实今年并不是儿子的本命年,父亲说,买个红短裤只是为了吉利。而这件事,他事先也没敢告诉儿子。

    张父:我塞到他箱子里他不知道。我知道他可能要反对的

    记者:他后来在北京穿没穿您知道吗?

    张父:我知道,洗过的,那是肯定的,心里我知道,洗过的,看得出来

    记者:但是事后这个事情您也没问问?

    张父:没有没有。那问他干啥,那就没有必要了,是个意死,你再问的话就是当事了,不问就是不当事,是吧。

    凌晨6点,父亲出门了,除了箱子里的报纸,他手里还捧着儿子从北京带回来的鲜花。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