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看见]我该不该拯救你(20120520)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0日 23: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73cca5110f8423288843334d124033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这是一个15岁女孩,和自己母亲的合影。

    不过,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女孩其实还完全不知道,旁边微笑着搂着她的,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而不久之后,当女孩得知母亲真实身份的时候,却再没有了亲昵和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惊慌、无助、整夜的哭泣,以及时刻伴随的,大人们的争吵和敌意。

    养父:100块钱的人民币,拉一个车皮来,我都不同意。

    母亲:就是怕我跟女儿讲实情么,我说我是来求你救我儿子命的,我并不是说来向你讨回女儿的。

    养父:说我要敲他竹杠,我要敲她竹杠,我说我不会要你的钱。

    母亲:我说,那我都不如,把我自己的女儿要回头了。

    养父:我就说,打过官司再来谈救你孩子吧。

    母亲:我们也考虑了我女儿的感受,肯定是不好那个的,不能接受的,但是没有办法。

    主持人:今天带您《看见》的,是个让人心绪复杂的故事。一个涉及到两个家庭、三个成人、两个孩子之间,纠结伦理和情感的故事,一个原本由爱而生、最终却伤痕累累的故事。

    整整半年了,江苏淮安的陈玲夫妇,一直处在痛苦和矛盾之中。

    半年前,他们唯一的儿子得了重病,急需做骨髓移植手术,否则性命堪忧。

    陈玲知道,要想救儿子也许还有一个办法,但那会触碰到一个,夫妻俩16年都不愿面对的,秘密。

    陈玲:当时我老公就讲,说我们不去打扰人家,觉得人家现在生活也挺好的,就是说小孩现在也小,你打扰他的生活,将来好像自己心理上说不过去。

    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血液病房,这就是陈玲夫妇14岁的儿子,扬扬。

    扬扬得的病叫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也被称作,白血病前期。

    半年里,扬扬不得不服用大量激素以避免病情恶化,这使他体重急剧增加,入院前他只有70斤,现在,110斤。

    病床上的扬扬面对摄像机一直不愿意多说话,情绪低落。

    扬扬现在本来应该念初一,但半年了,他几乎没离开过病床。

    扬扬的病只有一种彻底治疗的方法,就是骨髓移植。骨髓移植您可能知道,同胞兄弟姐妹之间如果能配型成功的话,移植成功的概率是最高的。本来扬扬还有一个18岁的姐姐,但很可惜、配型没成功,于是陈玲夫妇就赶紧向中华骨髓库申请骨髓捐献,不过他们心里也清楚,骨髓库配型成功的概率更低,而扬扬的病情已经,等不起了。所以,这对夫妇不得不重新面对那个,两人16年都不愿意提起的,秘密。

    陈玲:我说现在这个事情是比较大了,不去找她也没有办法,我说我们去找她,去试试看。

    这张16年前的照片中,陈玲怀抱的,是她的二女儿。

    14岁的扬扬和他18岁的大姐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中间,父母其实还有一个孩子。

    1996年,陈玲和丈夫结婚的第三年,他们又生了一个女儿,连着两个女孩让长辈们非常失望。陈玲说,他们老家苏北农村重男轻女严重,如果家里没男孩,在村子里是抬不起头的。长辈们要求陈玲夫妇一定要有个儿子,所以他们提出,把刚生下来的二女儿,送人领养。

    陈玲的丈夫:他们(老人)待到我们那边也不走,一直等你这个事情搞定了,他们才回来就是这个意思,可仍用村庄空镜等。

    在长辈的压力下,陈玲夫妇最终同意把二女儿送人。他们找到中间人,很快联系妥了抱养的人家。

    陈玲的丈夫:说白了吧,像我是男人也有自尊的,一个小孩子给人家,说句老实话,也抬不起头在村里,我哪里是养不起是吧,说句实话我真的对不起我女儿。

    就这样,二女儿在出生还不满一百天的时候,被送走了。

    转年,陈玲第三次怀孕,这次他们终于得到了让整个家族皆大欢喜的,儿子。

    江苏常熟,距离淮安300多公里。今年春节前,陈玲夫妇来到这里。

    45岁的张建洪,就是当年抱养二女儿的人。时隔16年,陈玲夫妇的出现,让他很意外。

    张建洪:陈玲坐在我这边,我坐在这里,她母亲在后面,她当时哭着求我。

    张建洪靠养殖虾蟹为生,他和妻子有过自己的三个孩子,但先后都不幸夭折,所以当年才决定抱养一个孩子。7年前,妻子和张建洪离婚了,之后他独自抚养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在这个家,女儿的名字叫娜娜。

    张建洪:我想想我自己有三个小孩,都病死了,我想想就带女儿验血吧,我同意女儿来捐。

    张建洪说,陈玲夫妇来了之后,他理解他们作为父母的心情,但他也有,担心的事情。

    他最担心的,是女儿知道自己的身世。当初抱养的时候双方就说好再也不见面,现在,女儿16岁了,正在上初三,过几个月就中考,他不想女儿这个时候被打扰,他更不想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影响他们父女的正常生活。

    于是,他向陈玲夫妇提出了一个条件,决不能和女儿相认,也不能和女儿单独见面。

    陈玲,答应了。

    今年正月初五,张建洪带女儿到苏州的医院做骨髓配型,当时陈玲夫妇也在场。这是16年后,陈玲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二女儿,于是有了那张,她和女儿的照片。

    陈玲说,尽管16年后再次见到女儿心里很复杂,但为了救儿子,她始终保持着承诺,一句话也没多说。

    半个月之后,骨髓配型的结果出来了,这是个让陈玲一家激动不已的结果,娜娜和扬扬姐弟俩的配型,成功了。事情似乎出奇地顺利,14岁扬扬的生命,即将被他从没见过的二姐拯救。

    不过,最终,这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并没有出现,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谁也没有料到,甚至越来越,失控。

    张建洪:那个车皮装100快的人民币,拉一个车皮来,我都不同意。说我要敲他竹杠,我要敲她竹杠,我说我不会要你的钱。

    说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张建洪气不打一处来。而导致这个结果的是因为一个字:钱。

    陈玲:你要准备一笔钱,当时我就跟他讲了,我说我大概准备多少钱,他说这个数目不少,可能是个天文数字。

    钱,是张建洪提出来的,而且“天文数字”,是张建洪的原话。

    陈玲说,当她拿着配型成功报告单再次找到张建洪的时候,就听到了这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话。

    而张建宏这样解释自己的“突然变挂”。他说,当事情真的到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又打起了鼓:一方面,女儿毕竟只有十六岁,他不知道捐了骨髓会不会给身体留下什么隐患?更关键的是,他担心以后两家来往多了,女儿早晚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他说他很怕失去女儿。所以他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希望陈玲夫妇用一笔“天文数字”,来保证自己父女俩不受伤害。

    张建洪:放笔钱在这里,押在这里,我放在第三方那里,她就火了,那个口气就不一样,拿到那个纸和以前哭哭哒哒的求我不一样了,然后他就说我要为孩子和你打官司了,当时我就火了。

    陈玲:我说张大哥,你如果说你跟我要天文数字,我肯定是拿不出来的,我说再说了,我如果说拿出这个天文数字,我说那我都不如把我自己的女儿要回去了。

    张建洪:(我就说)打过官司再来谈救你孩子吧。

    张建洪说,陈玲要回孩子的话刺到他的痛处,因为这是他自始至终最担心的事。 

    而在陈玲看来,张建洪这分明是在敲竹杠、刻意为难自己。

    陈玲说,自从儿子生病之后,家里的积蓄已经基本上花光了,而为了筹措骨髓移植的手术费用,他们早已经债台高筑,所以“天文数字”,完全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为了不让刚刚寻获的希望就这样消失,后来陈玲向张建洪所在村的村委会寻求帮助。村委会的多次调解下,张建宏后来同意让女儿去做捐献前的身体检查,保证金的事暂时不提了。

    但之后双方又产生了新一轮的争执:做完体检后,张建洪向陈玲提出,让女儿在离自己家近的苏州进行捐献骨髓。因为当时正是蟹塘育苗的关键时刻,这样他可以一边照顾女儿,一边照顾自己的蟹塘,这样也可以让女儿少些奔波、同时少耽误中考复习。

    但这个要求,又把陈玲一家逼到了死角。

    陈玲:我说苏州这一块,比我们苏北费用高,我说大概最起码要贵到十几万,同样的手术。

    张建洪:我是帮你呀,对不对,你总归要照顾一点我吧,是不是。

    这次争执过后,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很大让步的张建洪很是气愤,于是他再提“天价”保证金的事情,并且这次给出了明确的数字:50万。

    之后,陈玲夫妇希望做出让步,双方就保证金的数额和方式谈了多次,。

    张建洪:最后一次就是说,你马上去筹到,15万到20万的钱押在这里,她就说了,我要直接去认女儿了,我说你作为母亲不能这样、 

    陈玲: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

    双方最终不欢而散,而后来,陈玲的一个极端举动不但彻底激怒了张建洪,也让整个事情陷入了无可挽回的僵局。

    常熟堂市乡中学,娜娜上学的地方。

    今年3月6号,陈玲没有告诉张建洪,直接来到了这里。

    陈玲:(想让她知道)她救的是自己的弟弟,就是因为她的养父,坚决跟我们要这么多钱。

    学校保安:孩子从学校跑出来,他们就往车里拽,想强抢孩子。

    张建宏:她们打电话给我,在抢小孩了,那么我过去,小孩浑身颤抖了那时候已经。

    当天,双方在学校门口发生的激烈冲突,惊动了110。双方都被带到了当地派出所。

    陈玲:我跟派出所讲,我不是来抢女儿的,我们也不是来做犯法的事情,我只是想跟女儿说明情况。

    张建宏:陈玲对她说,我是你亲生妈妈。小孩说,我不认你的。陈玲说要她捐骨髓,小孩说,我不捐。孩子在派出所里浑身颤抖的,坐在我腿上面,晚上哭了一晚上。

    而这天,离陈玲与娜娜母女16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合影仅仅一个月。

    陈玲:我们也考虑了女儿当时的感受,肯定是不好,但是没有办法,如果说他张建宏能给我们一点点空隙的时间嘛,我们都不会这样去做的

    但这,还没有结束。

    第二天,一张指责张建洪父女的公开信,贴满了娜娜学校所在镇子的大街小巷。

    这天,镇上所有人都看见了对张建洪父女的指责,所有人都知道了娜娜的身世。

    校长:反正是很不好的,对这个学生肯定有影响,有好多人看了以后,拿过来给我们学校看,问你们学校有这个事情吗。

    张建洪说,陈玲的行为给女儿的心理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所以,现在女儿不愿意再去捐骨髓了。

    张建洪说,女儿即将中考,他不希望再有任何事情干扰孩子的学习和生活。

    我们也没有去打扰娜娜,学校的校长跟我们介绍了她的近况。

    校长:到目前为止,心情还是比较稳定的,那么惟一的影响,就是可能知道这个关系之后,对她的心灵上产生一些起伏吧。

    母亲:这样吧,老张。你那个活停一下吧,我们是不是再聊一会。

    养父:没有什么好聊的,你这个人素质太差,没有人格的,你这种人,你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

    母亲:我跟你讲老张,不管是我有没有人格,或者是你有没有人格,我们并不是说凭你和我两个人讲的。

    在我们拍摄的时候,这天,陈玲再次来到常熟找到张建洪。

    陈玲说,其实那天贴完公开信,她就后悔了,她想今天过来,请求女儿的原谅,也想为儿子,再争取一次机会。

    养父:小孩子在派出所里也跟你说过了。

    母亲:小孩子在派出所里也跟我说过了,那是在很气愤之下,对不对,但是平时这么长时间了你从来不给我跟小孩接触的,你也不给我跟小孩单独交流,你说是不是啊?

    养父:你跟小孩要接触吗?有没有接触过。

    母亲:我跟小孩接触过么?跟小孩接触的时候,不都是在你的安排之下吗?

    养父:我安排了吗?

    母亲:对啊。

    养父:我把小孩当自己孩子看待的,抚养成人,成家,你这样对小孩是不公平的,你从小丢弃现在我就一句话,这种女人,农夫与蛇,一个好心当初才答应她了。

    母亲:跟人家讲事实,你就跟人家讲事实,为什么一开始你是帮我们的,最后你不帮我们了,你跟我们要了多少钱

    但现在,双方的矛盾似乎再也无法调和了。

    这些天,扬扬已经回到了家里,在家里等待骨髓配型的消息。

    陈玲说,她不怨女儿,因为毕竟做为亲生父母,她愧对女儿。把女儿以往平静的生活搅乱,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4月9日,医院传来消息:在中华骨髓库里找到了一位,骨髓配型成功的捐赠者。

    主持人:尽管有着冲突和争吵,尽管充满撕裂和伤害,我还是认为,这是一个母爱和父爱的故事。正是由于爱的强烈、爱的艰难,人性才面临更大的考试。母子、父女、姐弟,希望在这已有的一组组的爱之间,能找到另外一组东西,一个温暖的处方,为两个悲伤的家庭消炎止痛,让两个无辜的孩子免受连累。

    祝福扬扬,祝福娜娜,希望你们在长大之后能读懂这个故事,读懂自己的亲人们。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