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 “安全岛”:弃婴不弃!(20120516)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6日 22: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ea7b575315c4d5f9a595e37285052d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安全岛”恒温婴儿床 视频截图

    换气扇、保温箱、报警铃,这个只有2.5平米的小屋子,就是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

    韩金红 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院长:被遗弃在偏僻之处,对孩子的二次伤害很重。

    保护那些被遗弃的孩子是否会纵容遗弃的家长?

    刘月照 石家庄市民政局局长:不管社会上有什么争论,我们就是照顾弱势群体。

    大多身有疾病的孩子,收留之后是否就已经安全?

    韩金红:我们接受弃婴的流程,实际上延误了时间。

    关爱弃婴,又该如何减少弃婴?

    韩金红:弃婴现象,它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德伦理问题。

    《新闻1+1》今日关注:“安全岛”弃婴不弃!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我们先来看一张图片,我身后图片上这个角落里面的小房子就是座落在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口的婴儿“安全岛”,它是从去年6月1日开始搭建。从它开始搭建的那一天起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面,激烈的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人说它是放纵这些遗弃婴儿的父母在犯罪,有人说它是体现了社会的文明与进步。在将近运行了一年的时候,我们不妨走进去,看看它一年的运行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字幕提示:2012年4月27日河北石家庄

    本台记者:郭丹丹婴儿“安全岛”就被安置在离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口不到5米的地方,其实这个婴儿“安全岛”并不大,最多也就2.5平方米左右,在这个岛里有电灯、换气扇,还有最关键的两样东西保温箱、婴儿床,在这个保温箱上贴有一些标签,它们是用来给那些家长指导他们如何开启这个保温箱的,这个保温箱被恒定为27摄氏度,在冬天对于一些早产儿或者患有重大疾病的孩子来说,能起到非常好的保护作用。这个报警铃直通的是福利院的保卫室,当它被按响以后,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会出来把孩子转移。但是它被按响的几率并不多,因为遗弃那些孩子的家长,担心他们按下报警铃以后会被人发现。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还告诉我,大多数情况下,那些家长会选择在深夜里把孩子放到安全岛里来,所以当时他们会大多比较紧张,所以他们可能顾不上把孩子放进保温箱,而直接放在了地上,为此后来福利院又添置了这张婴儿床,目的就是防止孩子被放在地上以后着凉。

    作为我国第一个专门针对弃婴接收的临时庇护设施,婴儿“安全岛”2011年6月1日正式运行,直到今天这里已经接收了68个孩子,婴儿床上的这个小男孩正是他们当中的一员。4月22日晚上10:14分,当工作人员在婴儿“安全岛”里发现他时,他才刚刚出生42天。

    杨莉 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保育员:我去接的,跟另外一个同事过去抱的,半夜里。在传达室,我们过去的时候,已经在传达室的桌子上放着,屋里挺暖和的。当时孩子睡得倒是挺香,抱过来以后,他也没叫唤。

    郑书萍 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保育员:一开始来挺不好喂的,还有点漾奶,就是从昨天稍微好一点,一天比一天好一点。

    小家伙被确诊为先天性愚型,也称为唐氏综合症。根据需要,他将在福利院的隔离室接受24至40天的特别照料,之后会被转送到正常的护理室。如今小家伙的身上仍穿着从家里穿来的新衣服。而在他被遗弃时的随身物品中还有一张字条。

    字条内容:男婴叫念念,2012年3月10日出生,患有唐氏综合症,其它身体一切正常。医生说要多喝水,家里实在是无能为力,走投无路才把孩子送走,我们也很痛苦、很无奈,拜托了。

    也许为孩子写下一张字条是这些孩子的父母最后的努力,现在念念有了一个新名字叫做石庆海。像很多被送到这里的孩子一样,他将在福利院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而像念念这样的孩子,如果不是被送到这样一个安全岛,他们还可能遭遇到离开父母后的再次打击。

    韩金红 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院长:从我们工作实践中发现,很多家庭把这个孩子遗弃在街头巷尾、公园、厕所这些偏僻的地方。冬天这些孩子很多已经被冻得奄奄一息,甚至冻死。夏天猫狗啃咬,有些孩子已经被咬掉耳朵、鼻子,惨不忍睹,还有的被蚊虫叮咬,所以这样的一种现状,使我们产生建立婴儿“安全岛”最初的设想。

    为被遗弃的孩子建设一个“安全岛”,让他们不要受到二次伤害,这样的新鲜之举让很多人感动,但同时也遭遇到了争议。有人就担心,弃婴是违法行为,设置专门接受弃婴的设施,会变相地纵容弃婴行为,甚至可能导致弃婴数量的增加,如今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掺杂着担心的温暖尝试究竟运转如何呢?

    刘月照 石家庄市民政局局长:不管社会上有什么争论,觉得从我们民政系统自身的性质出发,我们就是照顾弱势群体,因为弃婴这是一个社会存在,也是最弱势的群体,民政部门就是管这一块的,所以我们觉得承担一点风险也无所谓。

    主持人:其实在刚才的短片中也提及到这个问题了,人们之所以对于弃婴“安全岛”这个问题有很大的争议,就是人们特别担心,由于有了一个弃婴的去处,会不会使得遗弃婴儿的父母这样的行为有所增加呢?在过去的一年终,这个数字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

    接下来我们就连线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的韩金红院,韩院长,您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数字对比,去年6月1日到现在一年时间里,和它过去的一年相比,这个弃婴的数字是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变化?

    韩金红:整体上来讲,婴儿“安全岛”建立以后,弃婴的总数量基本平衡,今年前四个月我们接收了80名孩子,2011年同期我们接收的是75名,2010年同期接收的85名,2009年同期接收的是100名,所以整体上基本平衡,增减数量不大。

    主持人:韩院长,为什么事实上没有出现社会普遍担心的弃婴数量激增的现象,您分析原因是什么?

    韩金红: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由于这几年医保范围的扩大和医疗水平的提高,像原来占很大比例的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等一些疾病的患儿,现在大幅度地减少,这恐怕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韩院长,不知道您怎么看,因为我看到一个法律学者说,你们福利院设置这样一个“安全岛”本身就是一个叫做社会道德的正面引导,因为它可以向社会释放出这样一种信息,就是你不管这个孩子、你不负这个责任,我来负,这样一种做法,其实可以激发人们心中的这种责任意识,不知道您是不是同意这种看法?

    韩金红:我同意,而且我赞赏这种看法,因为婴儿“安全岛”本身就是一个人性的显示。

    主持人:韩院长,在过去一年中,面临社会种种对于设置弃婴“安全岛”不理解的时候,你有没有尝试跟外界解释你们为什么这么做?有没有对外界进行宣传?

    韩金红:没有。

    主持人:为什么?

    韩金红:确实产生了很多质疑、非议、担忧,但是从我们看,认真地想想,保护弃婴、救治弃婴,让所有的孤身儿童享有生命权、受保护权和发展权是福利院和福利院院长的天然职责,所以从死神手中夺回一个个弱小的生命,也是婴儿“安全岛”的使命,职责所在,使命释然,所有的质疑、非议,所有的担心,也只能使我们更加尽职尽责,把工作做得更好。

    主持人:韩院长,在弃婴“安全岛”已经一年的时间,在这样一个节点上,您有没有关注过,社会的这种议论,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

    韩金红:我觉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近我也看到一些媒体,包括我们网上网民大家整体上来讲,对于婴儿“安全岛”的理解,它是人性化的举措,是尊重生命、珍重生命的体现,所有的孩子、所有的生命都应该得到珍重,所以我觉得这个变化是大大地出乎我们预料的。

    主持人:谢谢韩院长给我们介绍这些情况,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

    由于有了石家庄社会福利院门口这样一个弃婴“安全岛”,使得这些被弃的婴儿有了暂时的安全,但是进入“安全岛”之后,他们以后怎么办,他们的以后又能否安全呢?

    石同虎是婴儿“安全岛”最早一个收到并存活下来的孩子,去年7月1日,同虎的父母因为他的唇腭裂,而将他遗弃在“安全岛”里。

    杨莉:第一次见到他,也不大,就这么一点吧,皮包骨。一开始来,我们给他换尿布,我就不敢挨着他,太小了,太瘦小。

    在小同虎来到福利院的10个月时间里,经过细致的照顾,他已经从一个皮包骨变成一个能吃、能睡的壮实孩子了,而他也在福利院的安排下,即将接受唇腭裂手术,从而变成一个完全正常的孩子。然而,像同虎这样患有轻微残疾的孩子还是幸运的,因为目前在福利院每年接收到的弃婴中,有80%以上都是重残儿童。接近一年的时间里,在“安全岛”总共接收的68个孩子中,存活下来也只有44个。

    高彩霞 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儿童保健医生:你想一家有一个孩子,家长都不愿意看他(离世),你说我们做大夫的,我每天都面对这些孩子。

    然而既使是面对这样的压力,救治,特别是为重症患儿及时救治仍是福利院全力以赴的首要工作。但是在救治之前,一些所必经的接收流程却阻碍着救治的及时性。目前按照规定,所有单位、个人发现弃婴后,首先要报警,经过警方调查,无法查找到父母,并确认为弃婴后,再由警方移送福利院,福利院根据弃婴身体情况,再进行隔离、检查、抢救,遇到病情严重的孩子,需要及时送往医疗机构救治。

    韩金红:这个流程弊端很大,一个就是使我们对弃婴生命健康保障的时间延误了这个时间。

    石庆娣今年3月被福利院接收,接收时庆娣只有三个月大,并且身患重病,而她所患的疾病是在他来到福利院近一个月后才被河北省儿童医院确诊。

    刘鲁英 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儿童中心主任:从外观上看特别的健康,看不出她有哪个残疾,但是通过给她喂奶发现,她就是吃进去的奶,她就吐,我们带她去市六院做检查,给她检查消化道什么的,检查说的也是没有问题,但是她还是吐奶。我们又送到省儿童医院,进一步地确诊,然后检查出来,她有食管裂孔疝这个病,还是一个大手术。

    方江顺 河北省儿童医院管床医生:因为她这个呕吐是比较严重的,长期地呕吐必然会导致一个严重的营养不良,如果她能更早地来医院的话,那么她的身体状况可能会比现在要好一些,她对手术的耐受能力,可能会提高一些。

    实际上像小庆娣这样的例子,在福利院中并不少见,而目前对于捡拾到的弃婴首先送到福利院的操作模式,已经超出了福利院所具备的医疗能力及社会功能,为了改变这样的弃婴接收方式,石家庄市的福利院及民政局正在计划展开一种新的弃婴救治联动机制,及警方确认弃婴后,直接将孩子送往指定医院检查治疗,经医院救治后,再将已度过危险期的孩子送到福利院。

    韩金红:我们就是和死神赛跑,能够争取这个抢救时间,对孩子生命来讲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韩院长刚才也说了一句话,接受弃婴的流程实际上是延误了拯救孩子生命的时间,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看一下他们接受流程什么过程,发现弃婴之后,要经过警察确认之后,再送回到福利院,福利院要养一段时间才能发现他到底是正常还是病重。但是福利院由于不是医院,很难在短期判断,到底是处在一个身体的什么状态。现在石家庄市准备采取上海早就在2004年已经实行的这种流程,在警方确认之后,直接送到医院,由医院直接做出判断,这个孩子如果是病重的话,送到市级定点医院,如果身体正常,再送回到福利院。其实我们通过上海这样一个流程也看到,其实在接收弃婴的过程,不仅仅是福利院,涉及到民政局、公安局、卫生局、财政局,甚至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等等,因此,有了这样的“安全岛”其实不仅仅给弃婴一个遮风避雨的空间,更重要的是有了这样一个“安全岛”,要伴之以接下来后续管理的创新,我们继续往下看。

    3月19日,福利院接到这个叫一菲的孩子,如今叫石庆芬,陪着她一起来的是长达四页的分别信,其中有不舍、自责、懊悔,也有无奈。

    信件内容:我的宝贝叫一菲,生于2009年12月13日,半岁时去医院检查,做了许多检查,结果是晴天霹雳,基因突变,她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缩。她的状况可以说是每天都在退步,越来越差,只能在梦中看到她活蹦乱跳的样子,这个家庭就好像处在风雨中飘摇不定,很无助,暴风雨一旦来临,这个家不费吹灰之力就会倒掉、散掉,把宝贝送走,是我最最最痛苦痛心的抉择。

    高彩霞:感到他们(家长)又可怜又可恨,其实也挺同情他们,有个这样(疾病)的孩子,那没办法,事来了,摊上了就是摊上了,孩子就是债,你把孩子推给社会、推给国家,我觉得也不是太合适。

    就在弃婴事件屡屡发生的背后是我国每年80万至120万名缺陷儿的出生,根据《人民日报》2010年9月13日一篇报道中提到,我国是出现缺陷高发国家之一,平均每30秒钟就有一名缺陷儿降临,其中30%至40%的患儿在出生后死亡,约40%将成为终生残疾。

    韩金红:所有这些疾病都需要大额的医疗费用,而这块费用实际上是相当大的,很多家庭如果有一个残疾儿童的话,一个家庭会陷入贫困状态。

    出生缺陷已成为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我国出生缺陷监测和残疾儿调查结果显示,到2010年累计有近三千万个家庭,曾生育过出生缺陷儿,约占全国家庭总数的近1/10。

    王建明 河北省儿童医院心外科主任:我们基本上现在一个月能完成先心病手术一百多例,这里边有50%以上的病人能够走大病救治这个项目,孩子或者孩子的母亲有新农合,到我们这儿来以后填表格,再回当地新农合去盖章,这种病人只交30%的钱,所以这样的话极大地减轻了病人筹款的过程。

    王建明,河北省儿童医院心外科主任,在他救治的对象当中,绝大部分都是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先天性心脏病也是我国出生缺陷排列第一位的疾病,发病率约为出生活产婴的千分之七至千分之八。而王建明所提到的大病救治项目,源自于2010年6月,国家卫生部、民政部下发的《关于开展提高农村儿童重大疾病医疗保障水平试点工作的意见》,意见中对急性白血病和先天性心脏病两类重大疾病展开保障工作,这对于那些符合条件的家庭最高的补偿比例,可达到限定费用的70%左右,而这些医疗的救助展开,在缓解病残儿家庭负担的同时,也让弃婴的状况发生变化。

    韩金红:随着国家医保体系建设,或者社会体系建设,纳入到大病治疗或者是社会救助范围的这些家庭,遗弃的数量相对在减少,特别是像唇腭裂和先性病明显减少。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下数字,在我国新生儿的出生缺陷里面,排在前三位的种类是先天性心脏病、多指(趾)、总唇裂,这几种病往往都是可以治愈的,而且完全可以康复。再来看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儿童的这种情况排在前三位的病是什么,脑瘫、智障,还有先天愚型,从这几种病可以看到,这种病会跟这些孩子们终身,而且一旦一个家庭摊上了这样一个孩子,恐怕这种负担也是一个终生的负担,那么面对这种情况,福利院又会怎么做呢,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韩院长。

    韩院长,刚才我们说到排在前三位被遗弃的病因的时候,可能会花费很多钱,现实情况中,你们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韩金红:对于这些孩子,我们民政部有一个“明天计划”,主要是对福利机构的残疾病患者,给予救治,那么我们通过医疗专家进行筛选以后,对适用的儿童进行治疗。

    主持人:另外,韩院长,在遗弃儿童的这些原因里面,穷、家庭情况不能支撑这些医疗费用,肯定是主要的。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什么其它原因,导致父母能够把自己的孩子给遗弃掉?

    韩金红:弃婴现象实际上是原因很复杂,既有未婚先孕、非婚生育,也有超计划生育,还有的因为伤残被抛弃,有的因为贫困而抛弃,不能一概而论,既有经济原因,也有道德原因。

    主持人:抛弃的种类是多种多样的。

    韩金红:对。

    主持人:谢谢韩院长给我们介绍这么多情况,我们今天通过看石家庄市福利院提供这样一个婴儿“安全岛”的模式,我们可以看到,福利院给这些弃婴搭建了一个2.5平方米的“安全岛”,这跟以前没有相比,这是一个进步,但毕竟这样的一个岛实在是太小,我们希望这样一个“安全岛”最终有一天,它能够成为一片安全的陆地,它的面积能够不断地扩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那些遗弃的婴儿的健康能够得到真正的保障。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