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真相调查:“偷肾”悬疑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5日 20: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b4958f914cb437499e4506d5aafdaa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小海身体左侧有明显的手术疤痕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近日江苏南京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就一起网上风传的一个小伙子"被偷肾"的案件进行了宣判, 判决结果如何?小伙子"被偷肾"的情况真的存在吗?记者对此展开独家调查。

  今年2月,一个自称叫小海的青年被偷肾的故事开始在微博上流传,微薄上说:一个叫小海的小伙子。晚上被老板带到一家卫生院,他喝了一杯护士送来的水,就睡了过去。醒来后十几个医生正在给他做手术,拿掉了他一个肾。老板消失,给他留了三万块。小海回到公司讨说法,才知道公司的同事大部分都被卖肾,然后留下来接着帮老板骗其他人。

  此消息一出,在网上引起广泛的关注,一部分网友认为喝杯水就可能会被偷肾,这样情节让他们胆颤心惊,另一部分网友则表示微薄上的这个说法实在太离奇,根本不是事实。

  那么这个关于偷肾故事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首先找到了小海,通过照片我们看到他的身体左侧的确存有手术后缝合的伤口,小海也确认微博上发布的偷肾故事的确是他的亲身遭遇,而且从他到这家公司一直到肾脏被切除,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但是按照医学原理,在肾移植手术之前,肾移植的供体和受体双方必须进行复杂的配型体检,否则肾脏被摘除也没有任何价值,而这样一个复杂的体检过程,小海如果说毫不知情似乎令人难以相信。对于这一点,小海说,自己刚到苏伟杰公司时的确被带到医院做过一次复杂的体检。

  记者:只是抽血和验尿做了?
  小海:还有ECT,心电图,这些都包括在X胸透里面,体检下来要三个多小时。

  据小海说,他认为那次体检就是在进行手术前的配型,但当时自己并不清楚体检的真正目的。小海说他真正意识到自己被偷了肾是在手术醒来之后。

  小海:当时我心里已经醒了,但还说不了话,嘴里有呼吸机之类的东西,手脚被固定,但动不了,但是我眼睛可以看到操作这些东西,我看着有人在缝这个伤口。

  那么小海这种说法是否属实?小海的肾脏摘除手术过程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来到了徐州。

  记者: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小海当年进行手术的徐州火花社区服务中心,我们试图来寻找当年参与小海手术的医护人员,但是来到之后我们发现这间社区服务中心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医疗设备都已经不在了,目前大门紧锁。

  由于这家社区医院根本不具备肾移植手术的行医资格,属于非法给小海进行了手术,所以手术过程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病历资料,目前这家医院的负责人朱咏梅也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拘留。最终我们通过电话联系到了一位当时参与小海手术的医生。

  记者:他知道自己是要做肾脏手术吗?

  医生:这个我跟他说过,他说他知道。

  方记者:他当时怎么说的呢?

  医生:他说是自愿捐肾。就自愿提供这个肾去救人家的。

  对于这次肾脏手术,参与手术的医生与小海给出了截然相反的说法,为了进一步求证真相,我们找到了当年小海第一次到公安机关报案的笔录,笔录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段叙述:我在网上通过QQ聊天了解到卖肾信息,对方(中介)网名叫"佛前枯草",说好卖肾价格是六万块.10月25号苏伟杰带我到徐州火花社区医疗服务医院做了肾脏摘除手术。小海的报案笔录显示,小海的左肾并非如他所说是被偷的,而是他自己主动卖的肾。但对于这份笔录,小海在采访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小海: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应该没有。

  记者:你从来没有说过吗?

  小海:我应该没有,我如果是说过的话,那也是第一次报案可能情绪比较激动,有口误,但是我没有看过那份笔录。

  记者:那当时手印是你按的吗?

  小海:是我按的。

  虽然小海试图以未认真阅读为理由推翻自己报案时的笔录,但记者在公安部门的侦查卷宗中又看到了他一段时间之后的第二份笔录,这份笔录上依然写明"因为想赚钱,同意卖肾了"这样的说法。

  不仅如此,我们又发现了一个令人感到奇怪的疑点。小海进行左肾切除手术的时间是在2010年的10月25日,而他正式去公安机关报案的时间却在那年的12月24日,中间相隔了两个月。假如小海的肾真的如他所说是被别人强行偷走的,按照常理他应当选择在第一时间报案,为何他没在手术后第一时间选择报案呢?

  小海:我当时没想过报案不报案,我只想见到我家人,我没有想过其他的。

  记者:那你当时跟家人联系了吗?

  小海:我就给我姐打,我说我去出差,去徐州,然后被车碰了一下,现在在医院,我姐特别着急。就说是没啥事,要不然我过去看看你,我说没事,我就怕我家人过来。

  记者:那时候第一状态不是就想见到家人吗?

  小海:对啊,我姐在上班,我肯定不会让。

  据小海说,手术后他既没回家,也没有跟家里人讲述自己的真实遭遇,反而在手术后第四天返回南京去找苏伟杰。

  记者:你回南京联系苏伟杰的目的是什么?

  小海:就是我在临出手术室,就是说下午三点,第一天出手术室,我看那个信息,他说给别人都是四五万,我给你六万块钱,回来再给你补偿。

  小海说,当他手术醒来后在手机上看到了一条苏伟杰发给他的短信,说是要往他卡里打6万块钱,但他在自己的银行卡里只看到了3万元。

  在南京的看守所里,我们见到了小海的老板苏伟杰,小海说他就是偷自己肾脏的罪魁祸首,但苏伟杰表示小海是自愿卖肾,而且自己从来没有向小海做出过六万元的承诺,按照他们黑市的行价,一个肾就是4万块,他付给小海的除了卡里的三万块以外,还给小海支付过一万元的现金。

  苏伟杰:我已经在我没抓进来之前,这个钱已经全部一分不少地还给他们了。

  据小海说,他曾想方设法让苏伟杰给他剩余的钱,但一直没有拿到,两个月后,苏伟杰竟然找不着了,于是小海最终选择了报案。在小海第一次的报案笔录中也曾经这样说过:我来报案,我被人骗了,我在网上认识黑中介要我卖肾可以得到一笔钱,答应给我6万,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一张银行卡,最后卡上只剩下3万元。

  就在2010年12月24日小海向公安机关报案后,他又向多家媒体讲述了自己昏迷后被偷肾的故事,一时引起了众多的社会关注。但是由于这起案件还牵涉到多个相关人,一直处于侦查阶段,直到2011年12月23日,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检察院以出卖人体器官罪把苏伟杰告上了法庭。

  今年2月,又有媒体对小海被偷肾的故事进行了采访,并出现微博上,也再一次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甚至恐慌。

  3月7日,江苏省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公诉人向法官提交了小海和苏伟杰等人的多份笔录。

  公诉人:在第一次的报案材料,他(小海)与其他报案人的证言相同,均证实了自己是自愿卖肾,并且在卖肾之前自己也同意卖肾了,但是没有得到苏伟杰所承诺的数额的费用,以上是证人赵的证言。

  检察机关认为,鉴于小海在公安机关前后三次的笔录均承认自己是自愿卖肾,而且小海的笔录和苏伟杰等其它证人的笔录都互相吻合、互相佐证,证明存在人体器官非法买卖,所以在检察院向法院起诉时小海并未被列入被害人.此案在4月20号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苏伟杰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判决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诸多证据显示,小海因为属于自愿卖肾,未能通过法律获得相关的赔偿。至此,我们可以发现,小海所谓被偷肾的说法难以成立,由此引发的很多人对于"偷肾"的恐慌,其实只是在不了解事件真相情况下的一种想象,而非法的器官买卖,终究也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编辑:林楠  孟超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