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 在岗位】地铁“空姐”:十米高台“起降人生”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30日 16: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9bc97cb5b86436097c8a861df4e5d6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湖北省武汉市在建的地铁2号线,是我国第一条穿越长江的地铁线路,经过近五年的建设,这条线路已经进入最后一公里的铺轨阶段。劳动节前夕,本台记者来到了武汉地铁2号线广埠屯铺轨基地,带大家一起认识这里的龙门吊女司机,因为在十米高的驾驶室里工作,她们被工友们亲切地称作“空姐”。

  范萍就是铺轨基地里四名“空姐”之一,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开着龙门吊,一点点的往下放着轨排。

  龙门吊的驾驶室悬在10米高的半空中,面积不到两平米,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坐下。站在范萍的身后,我突然发现,轨排进入井口后,竟然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完全看不见了,难道这就是“盲吊”?想着井下的工人,看着范萍严肃的表情,轨排还在往下放,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10分钟后,轨排稳稳地落在了地下20多米深处的轨道车上,我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我很好奇,整整20多米的距离,一点都看不见,这“盲吊”的本事怎么练成的呢?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听清口令,口令如果不清楚的话就不能吊,不能有动作。但是我们因为长期沟通,有的时候有默契。

  当班班长 张化平:就是指望我们在下面指挥,下面不指挥都不行,那她怎么看得见。

  原来,这需要井下的调度员和龙门吊司机特别默契的配合,稍有闪失,就可能砸着井下的工人。范萍告诉我,“盲吊”时间长了,自己也总结了一些小经验,除了精神高度集中,仔细听口令外,她还经常会去寻找参照物,这能让自己心里更有底。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那上面有一个“新”,然后旁边有一个焊接点,有个焊缝,就放在这个位置,就是在这个平板的正中央。

  原来,在龙门吊横梁上的大字,给了范萍启示。“新”字下面就是地下施工现场右线的中央,正好可以对应轨道车的位置。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刚开始我不知道中途起勾不能停顿,然后我们一个老师傅,他就说这个吊钩就不能停顿,要一次起到位。然后他教了我,我就觉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你看钢丝绳在晃动啊(这意思是什么?)意思是快到底了。

  因为广埠屯铺轨基地位于武汉市的主干道上,为了尽量少的占用城市路面,工地的宽度就刚刚够两台龙门吊正常运行。这样一来,工人们在地面上架钢筋、建轨排,范萍就开着龙门吊在工人们头顶上方吊轨排;范萍手上的8个按钮,一个方向盘,不仅指引着吊钩上10吨重轨排的起降,也肩负着龙门吊下工友的安全。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还是有点紧张,有一点点紧张。因为这个竖井很高,要落很半天,然后,不知道,你心里面没个谱嘛,看不见。下班的时候,跑到那个井口看一下,底下是怎么个设施,是怎么布置的。

  现在,范萍的技术是四个姐妹当中最好的。由于“盲吊”这活尤其需要耐心细致,所以在地铁工地上,龙门吊司机大多都是女性。目前,在范萍所在的地铁2号线上,12名龙门吊司机全是女的。范萍说,开龙门吊就像绣花一样,一针一线,一起一降,都不能乱。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那如果光我们在上面干活,底下没人,也干不了;如果底下好多人,上面一个人没有,也干不了,是不是,是吧,互相配合嘛。我还经常跟他们开玩笑呢,他说他饿了,一上午没吃啥呀,饿晕了。我说给你们空投一点食品呀,要不要啊。

  就这样,不知是哪位工友先起的头,给十米高台上的龙门吊女司机们,起了个美丽的代号——“空姐”。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我说我们哪是空姐啊,学历不够,个子不够,身高气质都不够,怎么也跟空姐搭不上边啊。

  范萍吊下的轨排,由轨道车运到位于长江隧道里的铺轨现场,再经过焊接、粗调、精调、浇混凝土等许多道工序后,才可算初步打通。地下的铺轨工作是24小时不停歇的,这就意味着地面上龙门吊的工作也不能停。在广埠屯铺轨基地,4名龙门吊司机轮流倒班,每个班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在当班的12个小时当中,除了上厕所,范萍是不能离开驾驶室的。初夏的武汉,我站在小小的驾驶室里,不一会,就觉得闷热难熬。驾驶室右边玻璃上的泡沫板,挡住了大部分直射的阳光。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泡沫板是我自己弄的,晒得脸上都疼,遮一下,适当的遮一下,不能全遮,影响工作。

  12个小时里,等待下一个吊装任务的时候,只能一个人坐在小小的驾驶室里,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唱自己喜欢的歌,打发时间。范萍说,在这样的时候,她时常会想起在老家的女儿。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不能给她一个健康完整的童年。我现在没有想到她会不会理解我,只要她还认识我,知道我是她妈妈,我就觉得很满足了。

  10多年前,技校毕业的范萍分配到中铁十一局,当起了龙门吊司机。西藏、云南、陕西、辽宁,范萍参与建设的铁路遍布全国各地。常年漂泊的生活,让她和4岁女儿见面的时间特别少。从去年辽宁盘锦疏港工地到今年武汉地铁2号线铺轨基地,2年多的时间,范萍只在家呆了一个晚上。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我说,歆怡,妈妈回来了。她不理我,然后我说那我是谁妈妈呀,她拍拍胸脯。我说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妈呀!我好高兴啊!

  这一次是她第一次回到湖北老家,参与家乡的地铁建设。虽然离家近了,可繁忙的工作让她还是很少能够回家,我原以为范萍会随身带着女儿的照片,想的时候能拿出来看一看,可她身上却一张也没有。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我觉得我看了心里会更难受,我不愿意拿出来看。因为你想也回不去嘛,我就觉得干脆最好不要有这些影像。想更痛苦,痛苦就受折磨。

  和范萍在一起时,我们发现她特别爱笑。工友们说,她是整个工地上的“开心果”。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高兴也是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笑比哭好。

  范萍说,在工地上修路架桥已经快要15年,可她从来都没有走过自己修好的路,自己铺成的桥。她希望等到武汉地铁通车的时候,能够带着自己的女儿坐一坐自己在家门口参与修建的武汉地铁。

  中铁十一局吊车司机 范萍:原来修的那几条铁路,就是没等它通车,我就到别的新的工地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坐自己修的铁路。然后这个武汉地铁,我想以后应该还是有机会来乘坐,因为它离家很近嘛,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带上我的家人,一起来乘坐2号线地铁。告诉他们,我参与了修建2号线,我是其中劳动者的一份子。我觉得我会心里很高兴,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成就感。

       编辑:邓喜婷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